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50章 针锋相对 燕祁中招

鬼医郡王妃 第050章 针锋相对 燕祁中招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永久网址,请牢记!

    云染打马直奔马道的尽头,她的马还没有赶到马道尽头,*郡主的马已经回来了,*郡主高坐在马上,得意的笑了起来,两匹马插身而过之时,云染手臂一动,一抹药粉洒在了白马的马头之上,她诡异一笑,拉马疾射而出。【本书由首发】

    既然你对我使诈,我又如何不还你一招呢,我云染向来是睚眦必报的,而且今日之事我记住了,日后定然会给你们一击。

    云染疾驶到马道尽头的时候,后面响起了*郡主惊慌失措的尖叫声,还有马场外围此次彼落的惊呼声,吵闹成一团,她笑意明媚的打马回转,一路狂奔而来,很快驶到了*郡主的身边,此时的*郡主有些狼狈,满脸惨白,发丝凌乱,再不复先前的张扬洒脱,她身侧定王楚逸霖正安抚着她,若不是定王楚逸霖及时出手,只怕*郡主今儿个非死即重伤。

    云染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一脸关心的打着招呼:“*郡主,你没事吧,幸好有定王殿下英雄救美,要不然郡主定然会摔成重伤的。”

    定王楚逸霖和*郡主二人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本来楚逸霖今儿个英雄救美的对象是云染,没想到现在却变成了*郡主凤珺瑶,他不由得心中生起恼恨,*郡主的脸更是说不出的黑沉,本来想恶整云染的,没想到最后吃亏的竟然是她。

    *郡主不禁怀疑起来,自已的马从来没有出过事,怎么今儿个竟然出事了,想到云染明媚灿烂的笑脸,*郡主直觉上认为,云染动了她的马,对,一定是这样的,要不然她的马怎么会失控呢。

    *郡主愤怒的对着前面驶远了的云染大叫:“云染,是你,一定是你动的手脚。”

    云染唇角一笑,驾的一声打马直奔前方,是她又怎么样?那也得有证据,先前她的马不是也失控了吗,如若不是她们先动的手脚,她还不至于如此鄙卑呢,既然他们鄙卑无耻,她又何需客气。

    云染最恼恨的不是*郡主,是定王楚逸霖,当楚逸霖看到她的马失狂,抢先一步冲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马匹失控的事情不仅仅是*郡主一个人的事情,还有定王楚逸霖的事情,没想到这男人如此不要脸,竟然想搞一出英雄救美,当着所有人的面落定她是他的人,先前如若她真的被他救了,坐他的坐骑回来,那么她不嫁给他,别人会怎么说。

    难怪她查不出她的马哪里有问题,这事里原来掺合了定王,她也知道了他们把药下在哪里了,抹在了马蹄上,先前她被马甩出去的时候,闻到了马蹄上的味道,是一种燥性草药,所以她的马才会失狂。

    云染一边想一边疾奔回到了马场边,人群里爆发出了欢呼声,唐子骞秦煜城蓝筱凌夏雪颖还有安乐公主等人都凑了过去,欢呼起来。

    “云染,你赢了,好样的。”

    “是啊,我赢了三千两银票。”

    “我也赢了,我也赢了。”

    相较于这边的欢呼,另外一边却安静得多,江袭月和赵清妍等人面面相觑,一起望向不远处驶过来的*郡主,*郡主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不过并没有发作,因为先前定王楚逸霖已经警告过她了,不要再提这件事,如若提这件事,就会纠出云染马匹失狂的事情,若是把这件事扯出来丢的可是大长公主的脸。

    所以*郡主虽然心中恼恨异常,不过等她驶到马场边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安静了下来,脸色恢复如常了。

    不少人冲了过去围着她,关心的询问:“*郡主,你没事吧。”

    “是啊,有没有哪里受伤啊。”

    另一边云染和身边的人一一打招呼,她的眼光无意的滑过马场,看到不远处的燕祁燕郡王正懒散的歪靠在椅子上,看到她望过来,一脸的遗憾,似乎为没看到她落马而遗憾着,云染忍不住瞪这贱人一眼,骂一声白莲花,然后掉头和安乐公主等人往一边走去。

    安乐公主想到之前的情况,一脸的受惊,望着云染说道:“长平,先前是怎么回事?你的马怎么会失控抓狂呢?”

    云染回首望了一眼身后的定王楚逸霖,此时楚逸霖正好望了过来,云染笑意灿烂的朝着楚逸霖点了一下头,楚逸霖看她的神情,分明是知道马匹失控的事情和他有关的。

    这个女人太精明了,这样的女人若是不能为定王妃,那么他就留不得她,楚逸霖的眼神忽地射出狰狞的光芒。

    不过云染已经收回了视线和身侧的安乐公主说话。

    “没事,可能是我刚骑,操控不当才会让马失控,好在后来它又温顺了下来,才让我赢了*郡主。”

    “真是吓死人了。”

    夏雪颖吐着舌头轻呼道,蓝筱凌爽朗的笑道:“不是没事吗,有惊无险,还让我们赢了银子,云染,回头我吃你请饭,给你压惊。”

    “好,记着欠我一顿。”

    一行人一路进了马场边的房舍,云染进去换了衣服,出来后众人一路说着话往马场东边走去。

    *郡主也领着人换了衣报,和江袭月赵清妍梅若晗等人跟在云染等人的后面,*郡主笑容满面的在后面叫了一声:“长平郡主。”

    云染停住了脚步回望过来,身侧的蓝筱凌和夏雪颖紧张的盯着*郡主,*郡主不会找云染的麻烦吧,这场比赛可是她说要比的,她的马失控和别人没什么关系,所以她输了比赛也和别人没关系。

    *郡主一点也没有发脾气,笑容越发的温和,明媚娇艳。

    “先前我说了谁输了就向对方道谦,现在是我输了,待会儿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道谦的,我们之前的恩怨一笔勾消了,以后我们是朋友了。”

    *郡主看上去挺真诚的,明艳动人的面容上温和的笑意,似乎真的想和云染化解前隙,做好朋友。

    但是这件事换一个人做,效果也许会好的,但是换成*郡主,明显的让人惊悚。

    *郡主身为大长公主的女儿,一向骄纵,嚣张跋扈,什么时候这么温和充满善意了,有眼的人都猜测着,*郡主不会是恼羞成怒的想出什么法子来对付长平郡主吧。

    云染笑容悠然清雅,淡淡的开口:“好,既然*郡主说了一笔勾消,那么我们之前的种种全都一笔勾消了。”

    *郡主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在心中怒骂,贱人,你给我等着,我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的。

    “走,我们去长春轩吧,宴席差不多要开始了。”

    “嗯,走吧,”一众人簇拥着往长春轩走去,*郡主和云染两个人领先,其她人尾随着她们的身后,一路说着话进入了长春轩。

    不少贵妇惊奇,先前看*郡主和长平郡主两个人势如水火,怎么去了西边的马场一圈,两个人有说有笑,十分友好的样子。

    *郡主招呼了众人在院子一角的小花园边坐下,自已吩咐手下的丫鬟:“去倒杯茶来,我要亲自向长平郡主敬茶道歉,希望以后我们和睦相处,做一对朋友。”

    小丫鬟应声飞快的走过去倒了一杯茶过来递到了自家郡主手里,四周围坐在一起的人皆看着*郡主,有些摸不准*郡主的意图,郡主这是真的打算向长平郡主敬茶道歉吗,这实在太不像*郡主的作风了。

    只有赵清妍江袭月还有梅若晗这样的人才了解*郡主绝对不可能向这女人示弱的,她这样做,肯定是算计长平郡主,至于究竟是什么,她们拭目以待好了,相信很快有好戏看了。

    几个人一言不吭的端着茶看热闹。

    安乐公主楚青奕微眯起眼睛,有些担心的望着云染,同样的她也知道这个表妹性子跋扈,绝对不可能做这种赔礼道歉的事情的,她这样做肯定有她的目的,至于目的是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四周所有人都望着*郡主,她笑容灿烂的端着茶走到云染的面前,温柔的开口:“长平,以前的事情是*的错,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计着*错处,今日*向你道歉了,喝了这杯茶,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云染同样温融的笑意,望着*郡主:“*郡主都诚心道歉了,我若是再揪住不放,倒是我枉做小人了,好,今日这杯茶过后,我们两个人就是朋友了。”

    她的鼻子轻闻着茶水的味道,是茶没错,没有任何的毒。

    另外再看茶里的颜色,也没有被下药什么的,茶杯上也没有。

    云染不禁错愕,这女人怎么可能不动手脚呢,她这种人怎么会真心向她道歉敬茶赔礼呢,肯定是有别的目的的,云染想着,伸手去接*郡主手里的茶,不想*郡主手一松茶杯竟然直接的掉了下来,云染一惊,难道这女人是打算用开茶烫她报复,可这是不是太小儿科了。

    云染一避,避开了茶杯,并没有被烫到,但是茶杯里的茶水还是溅到了她的裙子上,湿漉漉的一片。

    *郡主立刻满脸歉意的取了帕子出来替云染拭裙子,连声的说道:“对不起,长平,我不是有意的,我是太高兴了,所以一个没拿稳,竟然打了茶杯,长平你千万不要怪我,都是我的错。”

    云染望着身边的*郡主,眸光深邃幽暗,唇角的笑意加深了,淡淡的说道:“没事,没事,换一套衣服就是了。”

    *郡主又连说了几声对不起,然后一脸关心的问云染:“长平你有带衣服过来吗,我那里有衣服呢。”

    云染笑意更浓烈,如酒一般。

    “带了,我让丫头去取来便是了,劳烦你吩咐个丫鬟带我过去换一下。”

    这些大家小姐赴宴的时候,一般都会带备用的衣服,以防宴席之上脏了衣服,而且每家府邸设宴的时候也有专人的房间让小姐们换衣服,所以云染一开口,*郡主唤了一个丫鬃过来:“来长平郡主去换衣服。”

    “是,郡主,”小丫鬟恭敬的领命,请了云染去换衣服。

    云染和安乐公主还有蓝筱凌夏雪颖等招呼了一声,自去换衣服,身后的安乐公主和蓝筱凌等人总觉得事情怪怪的,安乐公主不放心,趋身在蓝筱凌的耳边小声的嘀咕几句,让蓝筱凌待会儿找个机会去看看,一定不要让长平受到伤害,蓝筱凌微微点头,记在了心里,另一侧的*郡主和赵清妍等人同样在小声的说着话,几个人挤眉弄眼的,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长春轩西边有**的殿阁,是用来让宾客整理仪容的地方,云染跟着大长公主府的下人走进了殿内,令小丫鬟自去忙事,她在这里等自个丫鬟送衣服过来,大长公主府的丫鬟应声走了出去。

    房间里云染眸光若有所思,唇角是阴暗的冷笑,本来她以为*郡主会在茶中下药的,但是这女人根本没动手,她倒是挺聪明的,若是她在茶水里下药,她定会当场拆穿她的把戏,但是现在她并没有动手,这说明什么,说明有另外的人会动手脚,这个人是谁。

    云染想到了先前采儿禀报的樱桃和落幽居的宝蔷见面的事情,难道她们想借樱桃的手来动手脚。

    殿内云染正想得入神,屋外有脚步声响起来,她轻声问道:“谁?”

    荔枝的声音响起来:“郡主,是奴婢。”

    “进来吧,樱桃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郡主,”门外樱桃爽朗的声音响起来,难得的没有任何的不开心,荔枝飞快的从外面走进来,扬了扬手中的包袱,轻声的说道:“小姐,她们果然在衣服上动了手脚。”

    “那你把衣服给她们换回去了吗?”云染挑高眉,冷冷的开口。

    荔枝沉稳的点头:“奴婢按照郡主的意思,悄悄的把衣服和她们的掉了包。”

    原来之前云染看到夏玉珍一直注意着她,这事分明有古怪,所以多了个心眼,暗中命令了龙一把夏玉珍的包袱和自已的包袱掉了包,所以云染马车上包袱里的衣服其实是夏玉珍的衣服,她们若是不动手便罢,若是动手了,吃亏的是夏玉珍,而不是她。

    没想到她们竟然真的动了手脚,真是自找死路。

    宴席上,夏玉珍一看到*郡主失手打翻了茶杯,害得云染身上的衣服被打湿了,她立马也不小心的打翻了茶杯,这样她就有理由让自已的丫鬟去取衣服,然后再在路上假装不小心和拿衣服的樱桃撞了一下,小丫鬟乘机把药下在了云染的包袱上,不过她们不知道云染早就防着她们了,让荔枝一直盯着她们的动静,所以小丫鬟动手脚的事情,荔枝是瞧得一清二楚的,荔枝按照云染的意思,同样不小心的撞倒了夏玉珍的丫鬟,乘机把那下了药的包袱换到了小丫鬟的手上,而那原来就是夏玉珍的衣服。

    除了这些事情,云染还暗中命令了龙一,半道拦截住阮霆,给阮霆下了药送进了夏玉珍换衣服的地方。

    “干得不错,”云染唇角勾出笑意,赞赏的开口,荔枝笑着摇头,都是主子策划的,她只不过执行主子的命令罢了,要说聪明,主子才是真正的聪明,荔枝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小声的说道:“郡主,奴婢一直瞧着樱桃的动静,她并没有和夏玉珍她们同流合污,她没有动手脚。”

    云染眉微蹙起来,难道是自已把樱桃想坏了,事实上她并没有背叛自已,如此一想,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是她想多了,真不该怀疑樱桃,看来她还是有救的,自已只要好好的调教她,还是不错的。

    云染一边想一边动手换衣服:“这件事你别和樱桃说。”

    以免她知道心里过不去,既然她没有背叛她,那她以后不会轻易再怀疑她的。

    荔枝飞快的点头:“奴婢知道怎么做,郡主别担心。”

    两人正换衣服,外面响起了樱桃急切的说话声:“郡主,有人过来了。”

    云染眉一挑,有些奇怪,龙一不是去拦截阮霆了吗,怎么又有人过来了,谁?

    樱桃已经从外面推门而进了,飞快的走过来:“郡主,我们快点换衣服,有人过来了。”

    云染本想呵责樱桃,但想到之前自已对樱桃的怀疑,心里倒底有些过意不去,就没有责怪她,两个丫鬟手脚俐落的帮助她穿衣服,很快穿戴整齐了,荔枝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才笑着开口:“郡主,没事了,我们走吧。”

    云染点头准备离开,忽地她的鼻端闻到一股淡淡的若有似无的薄荷香,味道极淡,如若是寻常人根本闻不出来,但是云染尝过百草更闻过各种各样的草药,她的鼻子天生灵敏异常,稍微有一点的味道她就会闻出来,所以这薄荷香绝对不是她身上的味道,而是刚刚才有的,这是一种让人迷失心性的香味,其中还掺杂了一点点的yin一香,云染心陡的一沉,尤如被钝嚣碾压过一般,樱桃倒底还是背叛她了。

    她先前还为自已怀疑她而愧疚,可是后一刻她真的背叛她了,很显然的,她背后的主子并不是落幽居的那一位,那么她背后的指使人是谁?

    云染想着手指往脑门揉去,有些虚弱的说道:“我头晕。”

    荔枝一听不由得担心了:“郡主,好好的怎么会头晕呢。”

    樱桃一脸关心的说道:“郡主,要不我们去拦住来人,你在殿内休息一会儿。”

    云染抬眸望向樱桃,唇角是凉薄如水的笑,她的眼神太清太亮了,樱桃忍不住手指颤抖了起来,心里慌慌的,郡主那么看着她干什么,云染的笑却浓烈如酒,她伸出手拉了樱桃一下:“好,记着守住任何人,不要让人进来,我睡一会儿。”

    樱桃更不安了,为什么她觉得郡主的话那么令人毛骨悚然呢。

    另一侧荔枝不放心的说道:“郡主,要不要召大夫,奴婢立刻去找大夫过来替你检查一下吧?”

    本来郡主好好的,怎么忽然就不舒服了呢,而且先前郡主因为樱桃没有背叛她而高兴,这会子她却能感受到郡主身上浓浓的凉薄的气息,郡主分明是伤心的,这是怎么了?

    荔枝想不透,樱桃却已经拽了荔枝的手,把她往外拖去:“走吧,让郡主休息一会儿,我们别打搅她,我们拦住外面的人,我一个人怕拦不住,若是有哪个男人闯进来,不是坏了郡主的声誉吗?”

    荔枝还要说话,但是被樱桃拽走了,身后的云染眼底一抹阴暗冷寒,周身笼罩着怒火,没想到自已真的救了一只白眼狼,竟然联合别人的手来算计她,她分明是自找死路,背叛自已知道自已太多秘密的人,她是不会让她活着的,因为若是让她落到别人的手里,倒霉的就会是自已。

    这背后的人倒是聪明,竟然拉拢了她身边的丫鬟对她动手,樱桃先前急急的进来,就是为了换她身边的一个荷包,她在帮她换衣服的衣服,偷偷的藏起了原来的那个荷包,给她另换了一个装药的荷包,云染动作俐落的服了解药,很快,心跳加快的症状不见了,幸好此人怕她发现,所加的yin一香不重,若是重的话,根本没有解药可解,只能男女合欢方解。

    云染冷笑一声,望着大殿外面,现在她倒是好奇那个背后指使樱桃的人,究竟许诺了樱桃什么,竟然让她背叛了自已。

    殿外有脚步声远远的传过来,云染飞快的寻找隐藏的地方,这一找才发现华丽的大殿内,能躲藏人的地方并不多,都是很容易让人发现的,真正能藏人的是头顶上方的梁柱,殿内共有十二根的圆柱,圆柱之间有横梁搭建着,这横梁又粗又圆,若是人躲在上面,根本没人会发现。

    云染心中一喜,飞快的寻找了最角落的一处横梁,可是这时候她发现一件事,她上不去,龙一被她派出去拦截阮府的二公子了,龙二被她派出去查西雪国的恭敬王世子萧北野了,她自已的内力还没有恢复,所以现在她要想上横梁是不可能的事情。

    云染不禁呆了,不过就在她一抬头的时候,她更是彻底的石化了,因为横梁之上,此时正优雅的歪靠着一人,清风晓月,昭华若水,墨黑的发顺着肩倾泻而下,精致的面容在浓黑的发丝之间仿若一朵晕开在黑雾之中的白莲,精致而华美,他看到完全石化了的云染,优雅的挑高了眉,一脸温雅的招呼。

    “原来是长平郡主啊,好巧。”

    云染已经反应过来了,飞快的掉头望着不远处屏风后面,想想之前自已就是在那里换衣服的,而这个人竟然就这么歪靠在这里观看,那他不是把她看光光了,一想到这些,云染忍不住尖叫:“啊,”

    不过很快她反应过来,外面有人过来了,赶紧的伸手捂住嘴,脸色阴沉而难看的抬头望着横梁之上的燕郡王燕祁。

    “燕祁,你个贱人,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燕祁听了云染的话,眉紧蹙,瞪了云染一眼,不过看到云染难看的脸色,心情又好起来了。

    “自然是你进来的时候,本郡王就进来了。”

    “你个**下流胚子,衣冠楚楚的禽兽,竟然躲在这里偷看女人换衣服,喔,对了,你一定心理不正常,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正人君子的样子,实则上心里黑暗,用心险恶,龌龊又肮脏,没事喜欢偷看女人换衣服,你是不是还喜欢偷女人的内衣,没事在背后自我陶醉,”

    云染越说越兴奋,眼睛睁大了,为自已的大胆猜测而喝彩,对,一定是这样的。

    上首的燕祁燕郡王呆了,为某个脑洞大开的女人言词所折服,真想瓣开她的脑袋瓜看看,这是咋长的,竟然能脑洞开成这样啊,不过说实在的她那栩栩如辉的神彩说不出的璀璨,如明珠一般潋滟的眼神能照亮最黑暗的夜,举手投足散发出来的风华掩盖了她那平凡的面容。

    上首的燕祁看着这样子神彩逼人的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人来,正是先前在凤台县救了他的人,两个人的形像越看越吻合,因为他还从来没遇到过如此不一样的女人。

    燕祁精致如玉兰的面容,神情未变,唇角笑意清浅,一动不动的望着云染,云染看他不动,越发的兴奋,好像抓到人家的把柄一样。

    “看来我猜对了,你真的心里阴暗龌龊,说不定就是个变态,喔,对了,难怪你负责的监察司里全是太监,原来主子就是个心理变态的。”

    燕祁先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的,后来便有些听不入耳了,再让她说下去,他恐怕成了全天下最变态阴险龌龊的小人了,这女人真是什么都敢想啊,燕祁的眉微微的蹙起来,一抹嗜杀的寒气溢于瞳底,寒气弥漫在整个大殿内。

    云染一看他生气的样子,不由得得意的开口:“被我说中了吧,哈哈。”

    燕祁身形一动,从横梁之上飘然而下,旋转如一朵白色的出水芙蓉花,清华雍雍,那深邃的瞳眸好似曛了一池浓烈的酒,幽香逼人,却又带着迷幻人心的煞气,他清润如磁的声音徐徐的在云染的耳边响起。

    “长平郡主,你发现了我的秘密,你说我要不要杀你灭口呢?”

    他笑得如花开,一笑好似昙花怒放,最美也不过是刹那的风景,可是倾国的笑颜之中,拢着的是阴风飕雨,雷霆闪电,阴森森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弥漫了开来,云染的牙齿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脚步后退一步,同时想咬自已的舌头,怎么这么贱呢,现在这里一没人二没鬼的,若是他杀她灭口,再奸她的尸咋办?脑海中各种杀人灭口,死后奸尸,剖腹割胸的变态画面一一的闪现在云染的脑海里。

    人说越美的东西越毒,眼前这一朵更是又美又毒,她这分明是找死啊,不过既然躲不掉不如先下手为强,云染念头一动,身子朝前扑去,同时手中捏了一枚绣花针,朝燕祁身上致命的穴位刺去,这一次目标明确,毫不迟疑,绣花针直奔燕祁的下身而来。

    “你要我的命,我先废了你,看谁狠得过谁。”

    和这样的贱人,只能比狠,拼毒,要不然就是死无毙身之地。

    燕祁眉色一动,袍袖一抬,一道强大的内力包裹着他整个人,云染是上刺下刺,左刺右刺都刺不进去,这一次连攻下盘的招数也不管用了。

    不过云染并没有放松,绣花针依然上点下点,左点右点的,仿似群魔乱舞一般,燕祁忍不住眸色幽暗了几分,忍不住开口提醒这家伙。

    “你还是别废那功夫了,乖乖的受死吧。”

    云染睁大眼,忽地明媚而笑,笑脸就像早晨天边升起的旭日,说不出的美好,她一改先前的狠辣,温润如水。

    “究竟是谁受死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燕郡王就没有半点感觉吗?”

    燕祁眸色一暗,陡的一收手,身子退开三步,待到他落定,仔细的一闻,才感到空气中的气味有些不一样,很显然的这女人下毒了,而他中毒了,至于这女人先前的一番群魔乱舞,只不过是为了迫使他使用内力罢了,他一用内力,这毒流窜的很快,待到他发现,已经中毒了。

    “你竟然下毒,立刻把解药给本郡王交出来,”

    燕祁身形一动,飘然闪到了云染的身侧,速度奇快无比,修长如玉的手捏住了云染的脖子:“交出解药来,如若不然本郡王杀了你。”

    云染眸光一闭,一副老子不怕死的神情:“杀吧杀吧,反正有燕郡王给我垫背,我不白死,咱们两个人不是有仇吗,正好下了黄泉之下慢慢算。”

    燕祁眸光微微的眯了起来,唇角的笑意加深:“这样,本郡王与你做一笔交易。”

    “说,”云染脸色不动,心里却已是意动,事实上这殿内早被她下了无声无味的一种yin一香,这种香并不致命,眼下燕祁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到他反应过来,她可就失了先机了,说不定还会遭到他的蹂躏,所以还是乘早交换条件的好。

    “你把解药给本郡王交出来,本郡王不杀你。”

    云染小脑袋一仰,十分不屑的开口:“这算什么交易,我可以给你解药,但是你必须带我上横梁。”

    云染已经听到有人推殿门了,若是再不躲起来,待会儿恐怕有麻烦,所以她先前就动了让燕祁带她上横梁的打算,现在正好提出来。

    “好,解药,”燕祁悠然的答应了,并没有过多的刁难云染,云染冷哼:“先带我上去,再给你解药。”

    燕祁手指一松,身子飘然后退,袍袖之中的玉索一卷云染的腰身,两道身影飘然而起,直落到横梁之上,只不过两个人之间足足保持了两米的距离,燕祁一收玉索,优雅的开口:“解药。”

    云染同样难得的没有为难他,手指一动,一枚解药抛了过去,燕祁手一伸接了过去,仔细的闻了闻,忽地手一动把药丸分成了两瓣,一瓣朝着云染飞了过来,云染正想甩头避开,可是那药丸就好像长了眼睛似的,直直的朝着她嘴里飞了过来,那迎面而来的强大压力迫使得她张开嘴巴,把药丸给服了下去。

    对面的燕祁,面色如常的打量着她,直到确定了云染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才放心的服了下去,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这女人太阴险狡诈了。

    云染嘴角撇了撇,满脸不屑的冷哼:“燕郡王,你的胆子可真小啊,竟然要别人试药,当真是枉做了男人。”

    燕祁眸色幽暗,唇角的笑意绵长悠然:“对付小人自然要用小人的招数,真男人是用来对那些坦荡之人的,不是为了对那些阴险狡诈之流的。”

    “真不知道谁才是那个?”云染话没说完,殿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了,她一下子停住了说话,飞快的朝大殿门前望去,这一望,云染的嘴巴都忘了合拢了,满脸的错愕,她一直猜测着樱桃背后的人究竟是何人,可是她再怎么猜,也不会想到樱桃背后的这个人竟然是定王楚逸霖。

    云染唇角勾出冷讽阴暗的笑,没想到楚逸霖竟然是这样鄙卑无耻之人,先前在马场那边,他和*郡主在她的马身上下了药,这会子竟然买通了她身边的人,给她下药,他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她身败名裂,最后不得不嫁给他,他可有想过,一个女人若是婚前失贞了,以后一辈子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即便嫁给他做定王妃又如何,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只有野心,为了权势,什么都可以利用,什么都可以放弃,若说之前她对他这个人失望,但现在是彻底的鄙视他。

    云染一言不吭的盯着大殿下首的楚逸霖,楚逸霖并没有发现殿内被人下了一种yin一香,他只顾着一路直奔大殿后面的屏风,不过很快他失望了,因为琉璃屏风后面并没有云染的身影。

    定王楚逸霖脸色难看了,阴骜无比的握紧手指发着狠。

    “难道那个贱人骗本王,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他说完转身往外走去,准备去找樱桃算帐,人还没有走到大殿门口时,便感觉周身有些热,忍不住伸手去扯衣领,这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殿内有古怪,只是以为自已太过于愤怒才会如此热,不过等到他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定王楚逸霖并不是无知的人,很快意识到自已中了别人的谋算,不由得暗骂一声,该死,是什么人对本王动了手脚,若是被本王查出来,本王定然要让她死无毙身之地。

    但是现在,他还是赶紧找个人解掉身上的药性。

    定王楚逸霖脸色红艳,飞快的闪身奔了出去。

    大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云染冷讽一笑,回头便看到燕郡王一脸古怪的盯着她,不由得伸手摸自已的脸,没好气的开口:“怎么了,我脸上长花了。”

    燕祁盯着云染,这女人实在不同于寻常的女子,刁钻阴险,又诡计多端,为何现在他看她,总是会把她和凤台县那个随行所欲我行我素的女人重叠在一起呢,这世上有一个女人如此阴险狡诈就够例外的了,难道还会有两个。

    燕祁疑惑,不过脸上神容不变,笑如出水的芙蓉,优雅而清新。

    “原来本郡王中的是yin一毒,根本不是什么致命的毒。”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先前即便云染不给他解药,他也没事,不会死的。

    这女人竟然一点声色也不动,害得他还以为这殿内真的下了什么大毒呢。

    云染听了他的话,明媚的一笑:“恭喜燕郡王,你答对了,不过答对也没有奖。”

    “你真是够阴险的,”燕祁幽然的冷哼,云染笑意更浓烈,兴致极好的说道:“要说阴险,这天下谁能比得过你燕祁啊,小女子自叹不如啊,若是我的阴险比得过你,我会三番两次的吃你的闷亏吗?所以说来说去,厉害的那个人是燕郡王才是。”

    “你好像很恨我很恼我,”燕祁眸光微动,云淡风轻的开口,事实上是步步为棋。

    “是的,不是一般的恼,是十分的恼。”

    云染恶狠狠的说道,一点也不掩饰对这家伙的恼火,这话落到燕祁耳里,他的眼神清亮了,诱惑的开口。

    “你好像恨不得食我的肉喝我的血。”

    “是的,您又猜对了,恭喜恭喜啊,”云染皮笑肉不笑的的认同。

    “这样说来的话,一定是本郡王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燕祁盯着云染,不等云染开口,又说道:“究竟是什么呢?本郡王想不明白。”

    “你还有脸说,你?”云染冷讽,不过及时的煞住了脚,睨着一双眼睛望着对面的燕祁,好啊,这家伙竟然一句一句的引她入钩,想套出她的话,做梦吧,不过刚才她差点下意识的说出了,她在凤台县救了他命的事情。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说出这件事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让这家伙好好的反省反省,她救了他,他还退她的婚,这就是忘恩负义,这就是一头白眼狼,不过云染前思后想了一番,她并没有想让燕祁知恩图报,她只不过是气不过他对一个女人如此的薄情寡义,就算不想娶,想退婚,至少两个人说一声,采取一个完善的方法,而不是直接的砸一道圣旨下来。

    至于别的,她压根就没有想,若是她说出救燕祁的事情,这件事牵扯出来很多东西,当日燕祁前往凤台县受了重伤,还惊动了淮南王府的人,这说明燕祁前往淮南王府,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会受重伤,她若是泄露自已当初救燕祁的事情,那么很可能招到淮南王府的报复,还有宫中的皇上是什么态度,这种种利害得失,一时她还真没办法盘算,所以还是不要说的好,。

    云染笑着白了燕祁一眼,又接了刚才的话题。

    “燕郡王你真是好没有意思,你退了我的婚,害得我在大宣梁城的贵族之间丢尽了脸面,这还不足以我恼羞成怒吗?”

    燕祁听了云染的话,眉轻蹙,瞳眸之中满是若有所思,难道真是他想多了。

    他正想着,殿门再次的响起来了,两个人飞快的望过去,又是谁过来了?

    只见一道高大的身影从殿外拽了一个女人进来,这高大身影不是别人,却是定王楚逸霖,而女子是云染的丫头樱桃,此时的樱桃和定王楚逸霖一样满脸的燥红,两个人十分的热情,定王抱着樱桃,樱桃已经控制不住的去剥定王的衣服了,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脱着衣服,一直往大殿里面的屏风后面走去。

    燕祁一看这样的画面,正打算闪身离开,很快想起一边的女人,飞快的掉头望云染,只见这女人脸上拢着似笑非笑,正望着那一对扒光了衣服的人,燕祁一看到这女人的神情,下意识的想捂了这家伙的眼睛,是不是女人啊,这种画面都看得下去啊。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只不过没用手捂,而是素手一扬,一道劲风吹过,掀动了大殿一角垂挂的纱帘,纱帘漫开,挡住了云染的眼睛。

    云染忍不住发火:“你做什么?”

    “是女人吗?看这个看得这样入神?”

    燕祁凉凉的鄙视云染,云染冷哼,瞪着燕祁:“这有什么不能看的,这是人肉版的春宫戏,有钱看不到的玩艺儿,你还矫情,是男人吗?”

    “要不要试试本郡王是不是男人?”燕祁忽然一本正经的问云染,云染恼火:“流氓,**,信不信我一针废掉你的?”

    她的鸟字还没有说出来,燕祁一惯优雅清雍的脸有了一些龟裂,他就没看过一个女人动不动,鸟啊,废下身的,他是男人都没这女人的脸皮厚,赶紧的出言打断她。

    “你确定自已是个女人?”

    “货真价实的女人,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能看春宫图,不能说鸟,不能废你啊。”

    云染咄咄逼人,对面的燕祁在她一连串的攻势下,实在是受不了这女人的言论,清雍的面色更是染上了一抹异样的红,抬眸冷冷的瞪了云染一眼。

    “既然你喜欢看,就留下慢慢看吧,本郡王不奉陪了。”

    他身形一动飘然而起,准备离开,云染一看他要走,下意识的扑了过去,拦腰抱住了燕祁精壮的腰肢,燕祁的身子瞬间僵硬住了,两个人此时已在半空,身子陡的下坠,燕祁一提气,两个人再次飘落到横梁之上,而此时云染依旧牢牢的抱住人家的腰,一脸不妥协的发怒火。

    “你走了,我怎么下去啊,要走也把我一起带走。”

    燕祁周身漫起寒意,手指一握,下意识便想把这女人一巴掌挥出去,可是低头间看到云染那亮如星辰的眸子,手指生生的僵住了,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你确定不放。”

    “不放,除非你把我一起带出去,”把她一个人扔在这横梁上,她怎么下去啊,既然是他把她带上来的,就要负责把她带出去,她后面还有事情要做呢。

    定王胆敢拾撺樱桃背叛她,就要承担她的怒火。

    云染眸光深暗下去,头顶上方的燕祁,唇角勾出似笑非笑,袍袖一抬,竟然朝着云染的脸上擦去,眨眼的功夫便把云染脸上易容的东西给擦了个干干净净,露出一张灵秀异常的容颜来,不是凤台县所见的那张秀丽的脸,而是一张灵动俏丽的脸,眉纤细如柳,眼睛大而亮,好似黑夜之中耀眼的明珠,挺直的小鼻子,下面是樱花一般粉嫩的唇,吹弹可破的润滑肌肤,即便隔着衣衫也能感受到她的细腻光滑,燕祁呆愣住了,没想到易容之下的长平郡主,竟然是如此灵气逼人的一个美人,三千粉黛怕也比不过她周身的这份灵气,此刻望着他的瞳眸带着一抹儿恼羞成怒,一抹儿阴狠,一抹儿灵动。

    从来视女人如无物的燕祁,呆愣了一下,云染已经恼火的冷哼:“燕祁,你个混蛋,擦我的脸干什么,你不是有洁癖吗?”

    他不是有洁癖吗,竟然还用袍袖擦她的脸,她不说还好,一说燕祁回过神来,周身笼罩上了冷寒的气流,先前只顾着查清楚这女人究竟是不是凤台县救他的人,现在才想起自已洁癖的事情,立马周身不舒服起来。

    “松开,”燕祁黑眸拢着森冷阴骜,瞪着云染,云染依旧紧抱着他的腰,生怕他弃她不顾,完全顾不得男女之嫌,燕祁控制不住的想抽这女人,他是男人好不好,一个女人竟然这样堂而皇之的抱住男人,知不知廉耻啊,燕祁一抬袖便想把这女人给扇下去,云染一看到他的动作,陡的朝大殿不远处叫起来:“定王殿下,燕郡王?”

    她的声音一起,燕祁飞快的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他的手带着一股清新的幽莲香气,润滑柔软,令人十分的享受,不过很快云染想起这人可是她的仇人,她怎么能陶醉呢。

    “带不带我出去,不带我出去,我就告诉定王,今儿个他之所以会中招儿,是你给他下药了。”

    云染不怕死的威胁着,燕祁眸光沉了沉,阴骜无比的说道:“信不信我杀你灭口。”

    “杀吧,燕郡王,我相信只要你杀我,我就有办法让你中毒,反正我死你是肯定要死的。”

    云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流氓神情,燕祁瞪视着她,两个人对恃,最后燕郡王败下阵来,身子一动揩了云染,两个人好似一道流光疾射出去,落到了正殿侧面的长廊之中,而殿内的定王楚逸霖因为全身心的投入到男欢女爱之中,并没有发现殿内横梁之上的动静。

    燕祁带着云染一落地,直接的一抬手以袍袖拂开云染的身子,一脸嫌戾的开口:“离本郡王远点。”

    “你以为我想抱你啊,要不是怕你扔下我,送我我也不抱。”

    云染没好气的说道,随之想起先前燕祁看她换衣服的事情,脸色又不好看了。

    “还有我还没和你算偷看我换衣服的帐呢。”

    燕祁眸光深邃,幽暗无比,望着对面的云染,灵气逼人的面容,大眼睛耀满了光辉,使得她整个人都灵动异常,就好像山间的一只白色小狐狸,险险狡诘,刁钻又胆大,这样的女人从来都是很少见的,他竟然见过两个。

    不过对于偷看她换衣服这件事,燕祁可不承认:“本郡王若是想看,什么样美好的身材没有啊,挑中你啊。”

    他的眼神充满了鄙视,从云染的头上望到脚上,神情赤一祼一祼的告诉云染,这一副干扁四季豆的身材,有什么可看的,云染一听他的话就想发作,不想燕祁更快一步的开口:“本郡王先前正在大殿内换衣服,不想你进来了,所以本郡王避开了。”

    这句话解释了他为什么在大殿中,不是为了看云染换衣服,而且人家在换衣服,碰巧她过来了,所以不巧的看到了。

    “那你看到本郡主在换衣服,不会离开啊,竟然一直待在横梁上。”

    燕祁哑然,事实上他本来是打算离开的,后来看到进来的是云染,便想看看云染是不是凤台县的那个人,她脸上易容的东西会不会去掉,所以才待了下来,而且云染换衣服他并没有看,只是现在似乎有些说不清了,而且他感受到身上有热气窜出来,看对面的云染更是妖娆万千,忍不住深呼吸,这一呼吸,燕祁的脸色变了。

    “你又给我下药了。”

    云染一听他的话,脸色微暗,掉头便走,以免落到燕祁的手里,被他给大卸八块了。

    云染一边跑一边说道:“燕郡王,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啊,就是下了一点点让你意乱情迷心跳加速,看谁谁美的药啊,你还是快点去找个女人解药吧,对了,若是没有女人,男人也行,后面的菊花正好借来用一下。”

    ------题外话------

    燕祁这货中招了,只能泡冷水澡了……。

    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