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45章 染儿的诡计

鬼医郡王妃 第045章 染儿的诡计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唐子骞和云染二人听到他的话,脸色同时黑了,唐子骞怒骂:“放你妈的?”

    他骂人的话没骂完想到一件事,人家刚才可是帮了他的。

    云染一眼便看出唐子骞的神情,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唐子骞这种人,不是燕祁这个狐狸,一眼便能看到他心中所想的事情。

    “你怎么不骂了,你不会以为他是老好人吧,先前皇帝之所以打算把我指婚给你,可都是因为这位郡王大人提起的。”

    云染一提,唐子骞怒了,抬起一只手凌厉的朝着走到身侧的燕祁袭击了过去,一拳呼呼生风,挟风带雨,云染一看,身子后退,她现在没有功力,可不想被内劲袭击到。

    不过唐子骞凶猛的拳势刚到燕祁的身边,便被燕祁轻轻挥袖隔开了,他抬起流云一般的袍袍,轻轻的一挥,便是一道强大的屏障,压得唐子骞脸色陡变,身形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再看燕祁,人家已经风雅的举步离开了,那背影宛若松柏,更似出水的雪莲,傲骨清凛却又幽香阵阵,看得后面的两个人牙痒痒的。

    云染收回视线望向唐子骞,见他脸色难看,不由得怜悯的伸手拍了拍唐子骞的肩膀,柔声细语的说道。

    “唐大人,你这武功实在是不咋样啊,回去好好的练练吧,我相信你,你早晚有一天定然会打败那个妖孽的。”

    唐子骞因为云染的话脸色再次难看一分,正想说话,身侧的云染领着小丫头轻飘飘的离开了,那背影同样优雅,袅娜至极。

    最后面的唐子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慢慢的想着,蓦地想明白了,今儿个这一出指婚事件,分明是云染把他给拉下水的啊,她就是个鄙卑无耻阴险腹黑的家伙啊,他竟然还被她给绕了进去,说她是好人,好个屁啊,唐子骞气得在后面大吼:“云染,你个妖女。”

    可惜云染早上了软轿,坐着软轿慢悠悠的离开了上书房,。

    唐子骞在后面气得胃疼,同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他觉得云染这个黑心的妖女和燕祁那个混蛋分外的像呢,一样的黑心,一样的阴险狡诈,无耻至极。

    唐子骞心里两个黑心黑肺的货此时在外宫门口碰上了,云染笑意盈盈的望向对面马车上的燕郡王,眉含笑,眸含威,。

    “今儿个谢谢燕郡王的出手大礼了,看来改明儿本郡主要好好的备一份大礼相谢了。”

    燕祁眸光幽然,唇齿吐香,淡淡而语:“彼此彼此,长平郡主先前不是送了一份大礼给本郡王吗?本郡王又怎能不回一礼给郡主,若不是郡主的大礼,本郡王又如何得到皇上的赏赐呢,所以本郡王一定会促成郡主和唐大人的婚事的,郡主放心吧,不要担心嫁不出去。”

    锦绣车帘徐徐放下,掩住了那绝色的风华,燕王府的马车缓缓的离开了外宫门,后面的云染差点吐出一口血来,她本来想用一本春宫图陷害这男人一把,让皇帝记他一个殿前失仪的罪名,谁知道最后不但没让这家伙获罪,竟然还让他得了皇上的赏赐,尤其是他刚才所说的话,竟然说她嫁不出去。

    “燕祁,你才嫁不出去,你们一家子都嫁不出去。”

    云染啪的一声甩下帘子,吩咐外面的太监:“回云王府。”

    “是,郡主。”小太监赶紧的应声,他们可不敢招惹长平郡主,云王府可是实权派的王府,就是皇上也要顾忌三分的。

    马车之中,云染脸色难看的呼气,一侧的荔枝柔声劝她:“郡主,何必为了别人气着自个儿,这不值当,还有燕郡王身为皇帝面前的红人,说明他是极聪明的,又如何那般轻易对付得了的,所以咱们不急,慢慢总能寻着法子收拾他的,郡主这是着急了,所以才会连连的失利。”

    荔枝的话落,云染的心绪平定了一些,想想也是,自已是急燥了一些,自从知道燕祁是自已救过的人,竟然还退了自已的婚事,她便心急的想收拾他,不过燕祁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是她急燥了一些。

    “嗯,确实是我急燥了,也太轻敌了,从现在开始我若再做,定然会好好的盘算的。”

    云染安静下来,恢复了淡定幽然,荔枝松了一口气。

    她可不希望郡主被燕郡王气坏了身子。

    马车里主仆二人正说着话,忽地外面有破风之声接近马车,那熟悉的气息让云染脸上的神容一动,不过很快她感受到暗处的龙一出招了,云染赶紧的命令:“龙一,住手。”

    龙一生生的收拳退回了暗处,来人从马车之外飘进了马车,笑望向云染。

    “师妹功力虽失,可是敏捷的感觉更胜从前了。”

    一个身着青衫,俊雅温和的男子笑意盈盈的望着云染,眉梢轻挑,眼眸中满是温柔的光泽。

    这男子乃是流花堂的人,云染的九师兄秦流风。

    “师兄,你怎么来了?”

    云染惊喜,看到师兄心情变得大好起来,秦流风伸出手摸了摸云染的头,宠溺的开口:“是师傅让我过来的,最近凤台县有人在找你,所以师傅命我前来告诉你一声。”

    “有人找我,谁啊?”

    云染很奇怪,她在凤台县不显山不露水的一直很低调,谁会找她啊,忽地她眼神一暗:“难道是淮南王府的人不成?”

    “其中有一拨是淮南王府的人,不过另外一拨人却不是,师傅让我带几个人仔细的查了,那些人来自于京城,拿了你易容后的画像,四处在找你的下落。”

    云染眸色一暗,挑眉深思,京城谁会找她啊,还是她易容后的样子。忽地她想到一人来,燕祁,定然是燕祁,他找她做什么,报恩吗?还是要杀人灭口,不过后一种可能性被她给掐灭了,因为当日她并不知道燕祁的身份,所以他没理由杀她灭口,那么就是前一种了,报恩。他这样的人恐怕生来是不喜欠人的,自已救了他,没有不报了这恩的理由。

    云染想到了燕祁,便想到如何收拾这家伙了,忽尔意味深长的一笑,望向秦流风。

    “师兄,帮我一件事如何?”

    “你说,”秦流风温和的开口,对于这个小师妹,他可是很疼爱的,当她是亲妹子一般的疼着。

    云染笑意莫测的说道:“师兄,这世上可是有和我人皮面具相像之人的。”

    “呃,怎么会?”秦流风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有人和师妹人皮面具相像的人啊。

    云染笑了,燕祁,这会我要送你一份大礼了,她望向秦流风,笑得风霁雪月,明媚灿烂:“怎么不会,等你看到她你就知道了,这样你跟我回云王府,我写一封信,你给我送过去就行了。”l3l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