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40章 冤家路窄

鬼医郡王妃 第040章 冤家路窄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云染瞳眸幽暗,不过脸上神色未变,缓缓开口:“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女没有嫁人的打算,若是臣女有想嫁的人,定然会请太后赐婚的。”

    一言使得上首的太后脸色不悦起来,眸光深幽。望向下首的云染,这丫头难道不懂她的意思吗?不,她相信她懂,那么她依然如此冷静的回拒了,这是说她不想嫁给定王吗?

    定王楚逸霖先不知道这件事,本来听到母后提起,还不赞同母后提这件事,但是听到云染如此回话,心里不由得郁结,云染这是看不上他吗?楚逸霖只觉得这事有些滑稽,他娶云染,云染不该是睡着笑醒吗?他品貌出色。身份贵重,是大宣的亲王,嫁给他,可是一生荣宠无忧的。

    说实在的,若云染不是云王府的嫡女,。他是看都不会看她一眼的,她本就生得平凡,即便有些聪慧也不足以坐上定王妃的位置,可是现在这个女人竟然面不改色的婉拒了,这让楚逸霖觉得纠结,面色微暗的望向对面的云染。

    大殿内母子二人皆心情不悦,本来云染的声名就不大好,现在又被燕郡王退婚了,这指婚按照道理,她该欢天喜地的才是,没想到到最后她竟然还不同意。

    太后和定王有些无法接受。

    太后的声音再次的响起,不过这一次少了一些温和,多了一些威仪,。

    “长平,这可是你的好机会,若是错过了这机会,可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没有了燕祁还有别人,我大宣皇朝有多少将相王候青年才俊,很多人不比燕祁差,还有很多人身份品貌可是比燕祁高贵得多的,哀家说了,今日只要你说一声想嫁,不管是谁,哀家都会给你指婚的,哀家这么做,是为了对得起先帝爷。”

    太后虽然脸色依旧温和,可是瞳眸之中一闪而过的凌厉,她分明是动怒了的。

    不过云染并不会因为她的动怒便有所折服,她没意思嫁给定王就不会嫁。

    即便这个男人容貌出色,身份贵重,她也不嫁。

    云染沉稳不卑不亢的开口:“回太后娘娘的话,云染眼下还不想考虑自已的婚事。”

    太后脸色越发的暗了,她这分明是推拒,都十七岁的大龄了,怎么不考虑,很多女子在她这种岁数都嫁夫生子了。

    如此说来,云染是真的瞧不上她的儿子霖儿了,这样一想,太后心中火大不已,正想发火。

    大殿一侧的定王楚逸霖飞快的站起身,恭敬的说道:“母后,长平不想嫁人是因为眼下还没有喜欢上谁,若是她喜欢上谁了,定然会请母后指婚的。”

    定王说完,回首望向云染,眨了眨眼睛,温声亲昵的说道:“长平你说是吗?”

    云染自然没有忽视楚逸霖的眼神,这时候她还没打算和太后抗上,所以点了点头应声:“是的,若是臣女喜欢上谁,定然会请太后娘娘指婚的。”

    楚逸霖和云染的一唱一合,并没有让太后愉悦,太后身为高高在上的太后,自然是说一不二的,她给云染指婚,是她的荣幸,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推拒,不过太后想想云染身后的云王府,总算收敛了一些怒火,神容淡淡的开口:“既如此,等到长平喜欢上谁,定要进宫来请哀家指婚。”

    “是,太后娘娘。”

    云染应声,她知道这一刻太后娘娘心里定然是不喜自已的,同样的她也不喜欢这个女人,莫名其妙的要把她指给定王是什么意思啊?太后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目的,这目的是什么。

    云染正想着,殿外又有太监走了进来,飞快的回禀:“禀太后娘娘。皇上听说长平郡主进宫来了,派了夏公公过来宣长平郡主去上书房。”

    “喔,”太后挑眉,望了一眼云染,声音微冷的说道:“既然长平想找一个自已喜欢的人,那么哀家等着你来请哀家指婚,皇上宣你去上书房,你就过去吧。”

    “是,太后娘娘,”云染恭声退出了大殿,身后的定王望向上首的太后,不满的说道:“母后,这件事你怎么不和儿子说一声呢。”

    “哼,没想到长平竟然是块硬骨头,本来哀家以为她会感恩戴德的谢恩呢,没想到她竟然推拒,好,真是太好了。”

    “母后,这件事儿臣知道怎么做,”定王沉稳的开口,太后没说什么,望着下首的儿子,自个这个儿子,太后是很满意的,容貌俊美,身份贵重,头脑又很聪明,府上的女人也不多,这定王妃的身份可是多少人梦魅以求的,她真是想不通,长平为什么推拒。太后的眼睛忽地攸暗下去,难道长平的目标是当今的皇上,她想嫁给祺儿为妃。

    太后如此一想,脸色冷冽而难看,云王府的二十万兵权不就落到皇上的手里了,不,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太后森冷的开口:“哀家给你机会,若是你不能让她改变心意,哀家可就要另用法子了。”

    “是,母后。”

    楚逸霖点头,恭身应命,他定会让云染嫁他的,而且是死心蹋地嫁他。

    清安宫外,云染坐了宫中的软轿一路前往上书房,软轿外面跟着几位太监,为首的太监正是皇上身边的当红太监夏明,另外一侧是云染的贴身丫鬟荔枝,一众人直奔上书房而去。

    云染端坐在软轿中,认真的想着太后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给她指婚,她有这么好心吗?按照道理她嫁谁与她无关啊。

    云染正想得入神,软轿忽地一颠停住了,轿外夏公公细软的声音传进来:“奴才见过燕郡王。”

    “起吧,”清悦好似琵琶之音的动听话语传进了云染的软轿里,她的眼睛瞬间乌光灼亮,劈叭作响,她想起了那变成纸化成灰的四万五千两的银票,燕祁,你个混蛋,云染听到那清风晓月般动听声音,有一种想咬他一口的冲动。最好咬断他的脖子。

    她呼的一声掀帘往外张望,正好看到那半面轿帘之后的神容,若隐若现如光华四射的温软美玉,绮丽幽美,喷薄潋滟,天生的好相貌,又身份尊贵,还深得圣宠,一举手一投足都折射出他的风华无双来,周身上下实在是找不到一点的暇疵,就连那声音,也有着最好的音色,简单的一句话,尤如空谷幽兰,轻轻的吐香,更似瑟琵筝萧弹琴出来的清悦美纱之音,这样一个心地阴险的小人,老天怎就这般厚待了他,云染在心中吐了一盆的血,她几次和他交手都失利了,让她心中有恨啊。

    有恨不能朝对面的男人发火,只能朝一侧的夏公公发火。

    “夏公公,不是说皇上宣我吗,你没事和阿猫阿狗的打什么招呼啊,快走吧。”

    啪的一声甩下帘子,阴森森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又响起来:“阴险狡诈,黑心黑肺的小人,”

    云染骂完,忽地听到一道轻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柔如润滑的软玉。

    “彼此彼此。”

    ------题外话------

    这两货又撞上了,下面会发生什么事呢?敬请期待……。l3l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