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26章 警 告

鬼医郡王妃 第026章 警 告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唐子骞一听这话,整张脸都黑了,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娶云染,虽然先前看她被燕祁欺负,他看不过去,可是让他娶她,他却是不乐意,此时火大不已。

    “燕祁,你退了人家的婚,还有脸说这种话?”

    一侧的秦煜城眸光微闪,想到了之前被云染骂的事,她火冒三丈的样子一直留在他的脑海里,害得他到现在还忘不了,先前看到云染落湖,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现在听到燕祁的话,更是没来由的火大,秦煜城被自已种种的情绪给吓到了,难道说他喜欢云染,喜欢上那个女土匪了,这怎么可能呢?她那么霸道不讲理,又喜欢欺负他,长得也是一般般,还被退了婚,秦煜城努力的在心里数着云染的缺点,可是心口还是扑通扑通的跳着。

    不过没人发现秦煜城的异常,燕祁依旧笑容浅浅的说道:“看来唐大人真喜欢长平郡主,这样吧,为了勉补本郡王退婚给长平郡主带来了伤害,本郡王负责进宫替唐大人向皇上求得一道旨意,让长平郡主嫁给唐大人,相信皇上定会乐见其成的。”

    唐家若是娶了长平郡主,云家一脉可就被拉到皇上这条船上了,皇上自然会乐观其成的。

    唐子骞的脸色蓦的变了,指着燕祁大叫:“你敢?燕祁,你若是怎么干,我不会放过你的。”

    燕祁眸光微动,一脸你也不过如此的样子,气得唐子骞更是跳脚,一侧的秦煜城一直没说话,不过脸色也不比唐子骞好看多少,他是被自已的发现吓到了。

    不要啊,他不要喜欢那个女魔头啊,他为什么要喜欢一个欺负他的女霸王啊,早知道之前他不去算计云染了,竟然会因为她一骂而喜欢她,因为她骂人的时候,那双眼睛亮得像宝石,华丽耀眼,面容上的神情生动而灵活,整张脸都活跃了起来,虽然平凡,却绝对吸引人。

    唐子骞此时完全没有形像的指着燕祁骂道:“燕祁,你他妈的太不要脸了,你退了长平郡主的婚事,便想让别人娶她,你就是个小人。”

    燕祁身后的逐日和破月二人身形一动窜了出来,两个人同时出手对付唐子骞,这两人身手十分的厉害,一出手便逼得唐子骞很狼狈,秦煜城赶紧大叫起来:“住手,燕祁,让你的手下住手。”

    可惜燕祁面如冠玉般的优雅,浅浅微笑,好像没听到似的,而他的手下也毫不客气的攻击向唐子骞,唐子骞越发的狼狈,连连的后退,肩上还被逐日给袭击到了,疼得直咧嘴。

    唐子骞的两名手下从不远处闪了过来,飞奔而进加入了打斗。

    一时间这里打斗成一团,不远处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而赶了过来,最先赶到的男子高大俊挺,尊贵霸气,刚毅立体的五官上剑眉如刀削斧刻而成,星目充斥着冷冽的寒潭之气,高挺的鼻子下面是凉薄透着性感的唇,周身上下优雅贵气,举手投足更是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他是定王楚逸霖。

    楚逸霖冷硬如刀锋的声音响起:“住手,好好的在云王府打什么?”

    燕祁优雅的一挥手,不远处的逐日和破月二人收回手,退到了自家的爷身后。

    唐子骞此时有些狼狈,肩上和后背分别受了伤,好在不重,事实上是逐日和破月下手有所保留的原因,唐子骞的身份不同常人,没有主子的命令,他们不会下重手,不过他敢骂他们主子,自然要教训一番。

    定王楚逸霖望向燕祁,面色温融,声音温润:“燕祁,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燕祁挑了一下眉,简单的一个动作,却透着极致的风雅,声音更是如珠落玉盘一般的悦耳,不远处偷偷观看的女人一个个的心动不已。

    “没什么,只是和唐大人有些小误会罢了。”

    楚逸霖眸中若有所思,摆明了不相信,望向唐子骞的时候,唐子骞只是耸了耸肩,他才不会说是因为长平郡主才和燕祁打起来的,若是让这些人知道,还以为他对长平郡主有意思呢。

    定王见当事人谁也不愿说,便也懒得理会了,沉稳的开口:“好了,都走吧,宴席差不多该开始了。”

    虽然长平郡主落水昏迷了,但是众人既然来了,这宴席就没有不吃了再走的道理,所以众人一路往花芜轩前面而来,身后三三两两的闺阁千金,一脸倾慕的望着前面风华各异的男子,只觉得眼前无限风光骚动,撩动得她们春心荡漾。

    茹香院里。

    云紫啸度了真气给云染,又命了大夫替云染检查了一遍,直到她醒过来喝了大夫开的汤药才放心,想到燕祁这个混蛋,他便怒火狂炽,这个混蛋真是太过份了,先是退婚,然后又害他的女儿,他定要和他好好的算算这笔帐。

    云紫啸让云染安心休息,自已领着人离开了茹香院。

    房间里没有了下人,樱桃和荔枝二人扑到床前。

    “郡主,你吓死奴婢了,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要掉进湖里去啊。”

    云染挑了一下眉,无奈的开口:“我本来想借云挽雪的手恢复自已的名声,再乘机把她按在湖里喝喝水的,没想到会碰上那个混蛋。”

    一提到燕祁,云染便觉得心中血气搅动,喘息都急促了起来,她自认自已是个好脾气的人,可是遇到燕祁,生生能把人逼成疯子,她和他这笔帐有得算。

    云染眼神冷冷,樱桃和荔枝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开口:“郡主,没想到上次我们救的人竟然是燕王府的燕郡王,他竟然还退了郡主的婚事。”

    “是啊,今儿个他还害郡主,明明可以救郡主上岸,竟然把郡主在湖中泡了好几回。”

    荔枝一惯是个沉稳又内敛的,可今儿个燕郡王所做的,实在是让她恼火。

    樱桃心急的开口:“郡主,要不然我们把你救了他,他忘恩负义的事情说出去,让别人都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小人。”

    云染却不赞同了,提醒的望向樱桃,警告她:“这件事千万不要泄露出去,这其中干系太大了,若是泄露出去,只怕我们小命不保了,不说淮南王府的人找我们算帐,就是燕祁和皇帝只怕也不会放过我们,这其中可牵涉到不少朝政上的事情。”

    “奴婢就是太生气了,明明郡主救了他,他竟然还退婚,还害郡主。”

    云染淡淡的说道:“他又不知道我就是救他的人,而且我也没有挟恩让他回报的意思,只是生气他所做的事情,直接一道圣旨砸下来,太不把女人放在眼里了,完全可以采取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件事,还有今儿个我本来想借着他的手,让他背上一些不好的名声,他完全可以不做理会,明明是他有错在先的,可是他倒好,当场报复了我,所以说这个男人心胸气度实在是太小了。”

    云染狠狠的说道,樱桃和荔枝二人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樱桃想起一件事:“小姐,你说他会不会认出你还有我们两个来,然后知道你就是当初救他的那个人啊?”

    “不会,当时他受伤了,本来就没有多少精力,再加上这个人太傲了,对女人更是漠视得很彻底。何况当时我给你们简单的易了容,和现在完全不是一样的,他不会怀疑到的,至于我,一般易容后没人会发现,不但戴了人皮面具,还改变了嗓音,他怎会知道我就是救他的人呢。不过你们两个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l3l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