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06章 京城来人

鬼医郡王妃 第006章 京城来人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水榭小筑往里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山间竹屋,这里便是云染师傅住的地方。

    此时竹屋的窗户里散发出朦胧的灯光,小屋四周有不少的手下隐于暗处,这些都是流花堂的人,樱桃和荔枝也在不远处等候着。关于流花堂的事情,这两个丫鬟并不清楚,她们两个是云染从别人手里救下来的,后来跟随了云染,云染给她们起了名字,并教了她们武功。

    小屋中,一张竹床上端坐着一个身材矮小,黑衣白发的老婆婆,老婆婆虽然年岁不小了,但是精力旺盛,瞳眸中的光芒深邃而睿智。她就是云染的师傅,流花堂第六代堂主苗枝。

    此时苗枝满眸疼爱的望着房间一侧坐着的心爱弟子,想到她将要离开凤台县,不由得心中不舍,她这一生都只为流花堂尽忠职守,对不起自已的丈夫孩子,本来以为一生孤苦无依,没想到却遇到了染儿,她实在是个好孩子。

    房间里云染自然看出了苗枝变幻莫测的神色,坐到她的身边:“师傅,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苗枝伸手握着云染的手,笑望向她:“染儿,为师先前用龟壳测算,算到云王府已经来人接你回京了?”

    云染脸色一暗,随之没好气的开口:“师傅,我不回去,我留在水榭小筑这边陪你。”

    若不是师傅,就没有今日的她,师傅现在年纪大了,还到处被人追杀,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离开师傅的。她的内力之所以丢失,也是因为师傅的经脉被人震裂了,所以她为了帮助师傅修复经脉,才会内力尽失的,不过她一点也不后悔。

    苗枝听了云染的话,心里软软的,不过染儿不属于她,她有自已注定的路要走,她又如何会困住她呢。

    “染儿,师傅一直没有和你说流花堂的秘密,今日师傅把流花堂的秘密告诉你吧。”

    苗枝说到这个,眼神深邃而暗沉,好似无边无际的汪洋之海,云染看出了师傅神情的凝重,所以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的听着。

    “这事说起来要牵扯到前朝了,前朝信奉道教,道士盛行,随处可见的道庙庵堂,更甚至于发展到后来,谁敢招惹道士,便会招来灭顶之灾,百姓苦不堪言,道士抢掳杀无恶不做,可是皇帝却只顾着炼丹修道,对于朝堂内外的事情一概不理会,御吏大夫死谏都没有用,百姓的生活水深火热,日子越来越过不下去了,偏偏在这时候,皇帝还下令全国各州各省,每个地方的官员以及富商都给当时皇帝信奉的大道士云阳子送一件生日礼物,若是不送便要斩首示众,各州各省一接到这道旨意便大肆搜罗各地的奇珍异宝奉上,如此一来,便有了大批的生辰纲。”

    苗枝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云染奉上了一杯茶,她此刻满头雾水,不知道师傅说起这些前朝的事情干什么?

    苗枝喝了几口茶又接着往下说:“前朝最后一代皇帝,有一个小儿子,这小儿子天性喜欢练武,武功高强,而且专喜欢行侠仗义,一直在民间游走,看到百姓生活潦倒,卖儿卖女苦不堪言,偏自已的父皇还整出什么生辰纲的事情来,这小儿子便十分的憎恶,组建了一个江湖组织,劫了生辰纲。不但如此,后来他还领着这帮人,专门的收拾道士,但凡是全国各地有名道观中的道士,他们便杀了这些人,抢了他们手上的宝贝,这样一来各处更乱了,无辜的百姓更是身受其害,就在这时候,前朝三大家联手推翻了前朝,建立了如今的新朝代大宣国。”

    “大宣国的开朝先祖是一代明将,夺了前朝宝座后,亲君臣,体万民,减赋税,安抚百姓,这样一来,虽然前朝被灭,但是百姓倒是人人敬奉新皇帝,国家很快安抚了下来。”

    云染听着苗枝讲到这里,不由得关心起前朝皇帝的这位小皇子,这个人是个英雄,不知道他最后的结局怎么样?

    “师傅,那个行侠仗义的皇子呢?”

    “他啊,虽然心痛前朝被灭,但是看到百姓过上了好日子,也就彻底的心安了,后来他杀掉了组织里的所有人,以免有人泄露出他的身份,引起不必要的混乱,至后他建了流花堂,把那批宝藏偷偷的运出来,藏了起来。流花堂真正的忠旨是守护一批宝藏。找到天下有为明君,待到明君现,便把宝藏交予此人,方能稳定天下。虽然大宣国从前朝荒唐的皇帝手中解救了百姓,可是这位皇子已经猜测到最多不过百年,天下仍然会乱,因为现在的东炎国,南璃国和西雪国的前身,本是前朝龙浣国的蕃王分支,他们又如何不借着这样的借口逐鹿天下呢,这些年之所以不动,只不过在休生养息,百年之年之后的现在,各国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了,只怕天下要乱了。”

    云染听到这里,既为那位仁义侠胆忠心的皇子自豪,又有着天下之乱的忧心,更甚至有着惊愕,没想到流花堂的真正忠旨竟然是守护一批宝藏,原来师傅手里竟然有这么一批宝藏。

    若是被人知道,只怕师傅她?云染惊出一身冷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师傅。”

    云染担心的开口,苗枝望着她,看出她满眼满脸的担心,似毫没有为她手里的一批宝藏心动,不由得心中欣慰,她没有看错染儿。

    “染儿,师傅之所以让你下山回云王府去,就是让你帮助师傅做两件事?”

    苗枝满脸的凝重,云染想了想点头,若是师傅让她下山,她肯定会下山的:“师傅你说。”

    “第一件,帮师傅下山查明谁是那个有为明君,胸怀天下,仁义至孝,亲臣亲民亲天下。”

    云染一听头有些大了,这怎么查啊。

    “师傅?这如何查啊?”

    “昨夜师傅夜观天像,测出一些模糊的影子,天下局势中,群雄迭起,首当其冲的要算西雪国的恭亲王世子萧北野,其次是东炎国的太子姬擎天,南璃国的小明王秦文瀚,至于大宣国内,眼下除了新登基的皇帝楚逸祺外,还有定王楚逸霖,另外还有一位厉害的人物,燕王府的燕郡主燕祁,这些人实力都不凡,胸怀雄才大略,睿智非凡,你此番下山便是从中找到一位盛世明君,以威摄天下,方可平定天下之乱,而我们流花堂守护的宝藏,将助其一臂之力,让天下百姓免受生灵涂炭,这也是流花堂祖师爷一生的宏愿。”

    云染听到这里,瞳眸暗了暗,没想到她此番下山竟然担负着这样重要的责任。

    “师傅,那另外一件事呢?”

    “我们流花堂流传至今,代代尽忠职守,偏就在我任第六代堂主的时候,门下出了一个叛徒,”苗枝说到这里,周身笼罩着厚重肃穆,神容幽暗,瞳眸之中隐有痛苦,最后咬牙说道:“你若下山后,必要找到这个叛徒,他知道流花堂的秘密,若是让他泄露出去,只怕这宝藏之事便要流传于天下了,必然引起天下混乱,幸好这十年他什么都没有说出去。”

    苗枝说到这里,从袖中取出一幅画像递到了云染的手中,云染仔细的观看了几眼,记在心里,现在她总算知道为什么过一阵子师傅便要出去,原来她是下山找人的,先前她下山的时候竟然还受了伤,经脉全都被人震碎了。现在就让她来查这件事吧,只是她走了以后师傅她就一个人了。

    “师傅,可是我走了后,你一个人在山上我不放心。”

    苗枝伸手摸了摸云染的头,当她是自已最疼爱的孩子:“傻孩子,若是你真的心疼师傅,便替师傅办好这两件事,若是你能替师傅办了这两件事,师傅死也瞑目了。”

    “师傅?”云染抬眸不满的瞪向苗枝,苗枝立刻笑着拍拍云染的手:“染儿,你别担心,师傅会小心的,师傅会在这里等你的。”

    “好,我有时间会回来看你的。”

    苗枝点头,想到了染儿暂时失去内力的事情,柔声叮咛她:“染儿,你眼下没有内力,回云王府后一切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大意,这云王府的水也很深,你回到了京城,暂时不要着急办师傅的两件事,先立下脚来再做知道吗?”

    云染点头,刚想说什么,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师徒二人停下说话声,流花堂的秘密事关重大,不能泄露一点蛛丝马迹,外面樱桃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小姐,刚才有人过来禀报,京城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