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03章 惊变

鬼医郡王妃 第003章 惊变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迷离的灯影之中,燕祁眸色暗了几分,唇角的弧度勾勒出来,这就是传说中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吗?他身为大宣京都的的显赫之臣,燕王府的燕郡王,跺一脚京城都要抖上一抖,这些年掌管着监察百官的监察司,那些朝官看到他就像老鼠看到猫儿,吓得四处逃窜。别说朝官,就是王孙贵族,看到他也是陪着小心的,可是到这里,竟然受到一个女人的奚落,而他还不能说什么,因为这个女人是他的救命恩人。

    燕祁玉兰一般精致的面容上神色未变,很多念头也是电光火石般的从脑海之中滑过,他微哑的清悦声音再次坚定的响起:“请你给我准备一些水来。”

    云染看他一副执着的神情,偏不想如了他的意,淡淡的明媚一笑:“我负责救人,可不负责帮你去准备沐浴水,对了,看你精神不错,你可以自已起来去准备,这屋子外面便是湖水,一点都不费事的。”

    她说完转身离去,似毫没有帮燕祁准备沐浴水的打算。

    燕祁暗咬牙,果真挣扎着起身,掀起薄被准备起来打水沐浴。

    可惜他高估了自已的能力,先前他不仅仅是受了刀伤,还失血过多,最重要的是他还中毒了,这一连番的打击使得他整个人很虚弱,根本没有力气下床准备沐浴水,他这一动,不但拉扯到了伤口,还头晕目眩的撑不住,直接咚的一声跌倒了地板上,碰的一声,脑袋好巧不巧的境在床柱上,他一个下意识的伸手拽床上的锦被,哗啦一声的把床上的东西全扯了下来,然后华丽丽的昏迷了过去。

    屋子外面的云染,听到身后一连串的响声,碰碰咚咚,哗啦声响不停,不由得错愕,本想不加理会的,想想倒底还是不放心,又回身走进屋子。

    这一看直接张口结舌了,这人是破坏体吗,她这就是出去一下,整个房间便被他祸害成这样了,满地的狼籍,床上的东西,连带床前小几上的瓶瓶罐罐都被掀到地上了,那床桃红锦绣芙蓉花的锦被铺阵而开,而他玉体横阵,墨发飘散成一朵墨莲,白晰的面容上眉微微的蹙了起来,即便昏迷过去,似乎还能感受到伤口带来的痛楚。

    身上的白色中衣,此时尽数的敞开了,露出了曲线完美的肌肤,白晰得好似美玉,灯光之下闪着莹润的光泽,漫延出无限风情,胸前那隐于衣衫之下若隐若现的两点红梅,好似盛开在一片雪海之中芳香扑鼻的傲骨寒梅,魅惑天成。

    云染脸颊噌的一声红了,脚步竟然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可是看那男人睡在地上,不由得担心,他的伤口只怕裂开了,想到这清醒了过来,赶紧的走过去伸手扶他,不过望着那闪着润泽,光滑好似丝锻一般的胸膛,眼睛控制不住的往上瞄,同时心里有一种渴望,想摸摸看是不是真的如看到的那般好,她是这样想的,手指也下意识轻轻的摸了过去。

    这一摸不由得惊叹,老天还真是不公平啊,这男人长相好,声音好,连带的身材也好,这触手可及的手感,光滑有弹性,让人摸了还想摸。

    耳边响起一道微磁幽暗的声音:“好摸吗?”

    “柔滑饱满,弹性十足,不错不错,”云染赞叹,随之想起什么似的飞快的抬首,一眼望进一双深邃明澈的瞳眸,似霜雪般冷冽,又似深潭般幽暗,云染一瞬间心惊,手指下意识的一抬,伸手去捋耳边的秀发,干笑两声:“手滑啊,本来想扶你起来的,没想到扶错了地方,呵呵,既然你没事了,那你自已爬起来吧。”

    她说完飞快的起身,也不去管地上的燕祁了,直接掉头便走,身后的燕祁瞳眸中一闪而过的幽冷,好似隐藏的利剑,他不习惯别人碰触,一般人若是这样碰他,只怕铁定是死路一条,可是这女人摸他,他倒还能隐忍,看在她救了他一命的份上,他就暂时不追究了,不过?

    燕祁抬眸望着那落荒而逃的女人,好歹摸了他,是不是该给他准备沐浴水啊。

    “你摸了我,帮我打点水总可以吧?”

    云染脚步一趋,差点栽倒地上,呼的恼火起来,很想大声的反驳,谁摸了,谁摸了?我那是不小心好吗?不过倒底有些心虚,回头望地上的男人一眼,好吧,不就是打一盆水来吗,她打就是了。

    “好,我去帮你打。”

    云染转身拉开门,只见门外两道急急的身影奔了过来,正是樱桃和荔枝两个,两个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同时她看到她们身后的密林之中耀起了无数的火把,幽光明灭。

    樱桃心急的开口:“小姐,不好了,有人搜查到这边来了,怎么办?”

    云染飞快的张望了一下,随之回头望了房间里的男人一眼,再打量了一下狭小的房间,没有衣橱箱柜可藏身,更没有地道和密室之类的地方,这一排几间屋子都是建在湖中的,四周都是湖水,就算现在送他上岸已经来不及了,搜查的人眼看着就要过来了,樱桃和荔枝心急如焚。

    “小姐,现在怎么办?”

    云染望了一眼已经踏上平桥一路走过来的人,当机立断的关门,并沉稳的命令外面的两个丫鬟:“拦住他们,就说我睡觉了。”

    “是,小姐。”

    暗夜之中,一队手执火把,身疾如风,沾地无声的黑衣人,眨眼便到了小屋外面。

    荔枝冰冷的喝声响起来:“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擅闯我家小姐所住的地方?”

    可惜没人理会她们,只见来人一抬首,直接以内劲炸开了门,轰的一声巨响,朱红门应声而碎。

    两道身影徐徐从外面走进来,为首的男子身形高挑,乌冠束发,一袭绣青竹滕蔓的玄色锦袍映衬得清俊的面容上满是肃沉,让人一眼便可看出他的冷酷无情。

    他身侧另外一个男子身材略矮一些,身如雅竹一般,一袭白色的锦袍,袍摆绣着海水纹,此人的面容较之前面的男子,更显清俊,同时温润如暖玉。

    两个人一进来,飞快的打量着房间,只见房间很简洁,不需要大肆搜查,一眼便可看出房间里是没办法藏人的,而此时醉枝罗汉床上,正坐着一个睡眼醒忪披头散发的女子,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一脸不满的瞪着从门前的两人。

    “我当是什么人半夜不睡觉拢人清梦,原来是淮南王世子和林公子啊?你们这是唱哪一出啊?”

    这两个男人云染是认识的,前面身材略高一些的阴沉男子乃是淮南王世子容逸辰,后面的男子名林凤章,凤台县皇商之家林家的嫡长子,没想到这两个人倒是搅合到一起去了,半夜不睡觉来抓人,真是好雅兴。

    容逸辰和林凤章二人一听云染的话,微眯起眼睛,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认识他们。

    不过想想便又释然,他们一个是淮南王世子,一个是凤台县首富林家的公子,若是这女人说不认识他们,他们倒要怀疑了。

    林凤章报拳:“这位姑娘,先前有贼子刺杀淮南王世子,我们正在抓捕刺客,得到密报,那刺客闯进了这处别院,所以我们在搜查刺客,若是打扰到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

    “搜查刺客?”云染微眯眼,心里叹口气,没想到自已救的人竟然和淮南王府的人牵上了关系,若是让人知道她救了这么一个人,会不会找麻烦,还是现在把这家伙交出去?不过也就是想想,懒洋洋的又打了一个哈欠:“既如此,快点搜吧,半夜扰人清梦,可是罪大恶极的。”

    林凤章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望了望身侧的容逸辰,容逸辰一双深沉的眸光盯着床上的女子。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眼前的女子不是个寻常人,面对他们,竟然气定神闲,一点也不惊慌害怕,或者有任何的不安。

    容逸辰一挥手,外面进来两个手下,飞快的在房间里搜查了一圈,连床下面都搜查了,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世子,没有。”

    “没有,”两名手下禀报,容逸辰一挥手两个手下走了出去,云染不客气的撵人:“好了,搜也搜了,现在是不是该让我睡觉了,走吧,不送。”

    她一言落当真一拉锦被往床上一躺,直接的睡觉了,门前两个男人眸色暗了几分,不过倒是没有再为难云染,直接的退了出去,门前的两个小丫鬟松了一口气,同时满眼迷惑,她们先前救的那个人呢?

    屋外,一众黑衣人眼看着要离开了,忽地一道乌光闪过,为首的淮南王世子脸色陡的变了,飞快的掉头冲进了房间,樱桃和荔枝的脸变了。

    ------题外话------

    猜猜染染把燕祁藏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