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几个人发现,场中空着的座位都是在大后排,而且位置也不大好,都是靠近最远端的对角线位置。

云莱看了看身后还在陆续进场的人们,叹了口气,心说一会再不找地方坐下来就只能站着看了。连忙推着南茜找了一个相对还算近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会场中的座号要到决赛圈的时候才会正式出售,初选时是不会限制人群进入的,虽然如此,但云莱看到观众还是很有素质的,互相之间谦让有礼,没有争抢座位的情况发生。

会场内温度适宜,比较凉爽,云莱跟南茜笑着说是不是大多数人都是为了避暑才进到这里来的。

科利福德却认真的点点头插嘴说在驭灵大会期间,驭灵城其他跟驭灵会无关的产业都会放大假的,这也是驭灵城专有的一个特殊假期,这期间很多人都会来会场内看热闹,同时也图个凉爽。

几个人正聊着天,云莱就看到附近的评审台上走来了三个男人,最年长的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其余两个人稍显年轻些。

三人坐定后,就有工作人员送上来三个木箱,分别打开放到三位评审面前,里面是一排排的驭兽师徽章。又有一名美女工作人员上前来给三人分别放置了一杯果汁。

云莱一边咬着科利福德买来的坚果仁,一边跟南茜聊着天。

“今天你说了好多奇怪的话,是你的家乡话吗?”南茜没有吃坚果仁,此时正叼着一根青白色的脆笋条慢慢咬着,这是萨米特地给她带上的小吃。从云莱这个角度看去,南茜红润饱满的嘴唇微微嘟着,腮部还时不时的鼓起一个个小包,配合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云莱大流口水。

“唔,哪一句?”云莱咽了口口水问道。

“比如那句‘相逢即是有缘,何必计较是否曾经相识’,还有那句‘助人乃快乐之本’,我都是第一次听说呢,感觉好有道理的样子。”南茜笑盈盈的看着云莱说道。

“嗯。”云莱考虑了一下说道:“这个么,确实是我的家乡话,不过用奥玛大陆的通用语来说就少了那么点意境,嘿嘿,你要是真想体会这些句子呀,就要先学会我们的家乡文字。”

“我知道,中文嘛,你还答应过要教我的。”

云莱愣了一下:“是啊?”

南茜眨眨眼:“是啊。”

两人正聊着,评审席上的三个人也交头接耳的聊了好一会,然后中间那个年纪较大的端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拿过面前的扩音魔核咳嗽了一声,顿时满场的嘈杂声音小了很多。

然后就听这位评审说道:“斗兽初选继续进行,选手准备好可以上场了。”

云莱和南茜也停止了交谈,向场中一望,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场中多了些东西。只见在宽阔的场地中央摆放着三道拱门,对应第一道拱门的的后面是几根低矮的木桩,每个木桩间隔两米左右,木桩的下面都摆有一些东西,有的是一块肉,有的是一条鱼,有的是几块不知名的小颗粒。木桩之间的地面上画有指引方向的箭头。

第二道拱门后面就比较吓人了,是一块插着许多倒刺的钢板,钢板宽约一米,长约二十米,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

第三道拱门后面立着三根柱子,柱子由细到粗排列着,第一根柱子看起来是木质的,一人高。第二根柱子比较像石柱,更粗些,但高度一样。至于第三根柱子就黑漆漆的看不出什么材质。

云莱正观察着,南茜拍了拍他的胳膊,指了指上空,云莱抬头才发现在空中吊着一些大小不一的圆环。

这时第一名选手从甬道中走了出来,这选手四十五岁左右,一脸浓密的胡子,身穿无袖短褐,他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一只金色的短尾金猴。

短尾金猴是丛林中的一种稀有魔兽,云莱在北罗哈森林时偶尔会看到,这种魔兽有着罕见的风雷双属性,加上不输于人类的智商,是极其难以捕捉的魔兽。

短尾金猴是独居魔兽,只有在发情期才会出双入对。虽然本身等级不高,但这类魔兽有着其他魔兽所没有的极强的学习能力,少数异类还会自我调整以便进阶,据史料记载,曾经见到过八级的短尾金猴,加上异常灵活的身体,这种魔兽在丛林是如鱼得水,少有天敌。

云莱当年也曾经追逐过这种魔兽,奈何短尾金猴不管从等级上还是战斗能力上都比云莱强了太多,遇到短尾金猴不死已经是算他命大了。没想到在驭灵城还会见到驯化了的短尾金猴,让云莱大感好奇。

照例,选手要先证明自己的身份,然后才开始初选测试。

评审告诉选手,场中的三道拱门,只要选手控制魔兽通过其中的一道就算过关。

规则是,第一道拱门,魔兽必须按照箭头所指的方向来绕过木桩直到最后一根,其间尽量不要让魔兽吃掉木桩下面的食物,如果魔兽吃掉两种以上食物就算失败。

第二道拱门虽然比较恐怖,但也简单的很,要求魔兽不管用什么办法从钢板上走过即可,飞禽飞过的除外……

第三道拱门则比较暴力,要求魔兽依次破坏掉三根柱子以证明实力。这三项考验都是有着时间规定的,时间为五分钟。

这位选手听完介绍后想都没想,回头冲着短尾金猴扬了扬下巴,看样子是示意短尾金猴自己选择。

短尾金猴几乎没有犹豫就走向了第一道拱门。评审席上的一位评审把面前的一个沙漏倒过来开始计时了。

观众席上的观众都轻声嘘了一下,以短尾金猴这种智商,过第一道门简直就没啥悬念了。

果然短尾金猴用两条后腿站立着,晃晃悠悠的顺着箭头的方向绕木桩走了起来,虽然短尾金猴外形上很像人类,但毕竟在丛林里生活,四肢着地的情况比较多,前肢也很长,此时学着人类走路有些可笑的样子。很快,短尾金猴就绕过了四根木桩,这时它突然停了下来,弯下腰来用前肢在身前的木桩下拿起一物坐在地上吃了起来……

观众一愣,继而有人哈哈笑了起来。云莱也不禁莞尔,看来这短尾金猴还有些贪吃,不过他看了选手一眼,发现那人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抱着肩膀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短尾金猴。

短尾金猴正在吃的是一条鱼,只见它利索的把鱼头揪掉,一手拿着鱼尾把整条鱼都塞进了嘴里,然后就见短尾金猴的腮帮子快速的蠕动着,不一会,等短尾金猴再把鱼拽出嘴巴的时候,只剩下了一整根鱼刺……

观众席上笑声更响了,这家伙吃鱼倒是轻车熟路。

短尾金猴吃罢了鱼,把手指挨个吸吮了一遍,然后在身上蹭了蹭,这才大摇大摆的把剩下的木桩绕完,走到了终点。这时候,沙漏才堪堪漏掉一半。

看来这短尾金猴是故意吃掉了那条鱼……以表达对出题人的鄙视,

云莱也看的好笑,这畜生看样子明显没有七级,但已如此通晓人性,七级以上的短尾金猴还不知道要妖孽到什么程度。

评审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过这位选手的徽章说道:“你过关了,过来拿徽章吧。”

伴随着观众们起哄声和掌声,第一位选手接过徽章从甬道又走了出去。

“下一位。”评审对着扩音魔核喊道。

话音刚落,一道红色的身影从甬道中激射而出,快得只看得到一条红色的梭形身影,红影窜出了甬道之后急速的向上飞去,在场地上空像失去控制的炮弹一般绕着不规则的形状。

叮叮叮叮——

场地上空吊着的圆环被红影碰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音。

哗——场内观众顿时有些骚动起来,因为这道红色身影还会时不时的掠过观众席。

云莱看的很清楚,那是一直火红色的长尾魔禽。对于魔禽,云莱了解的不太多,因为他总觉得这些天天不着地的魔禽不够接地气,在陆地上动作笨拙,当然了狮鹫除外。还有就是云莱觉得只有女孩子才会喜欢鸟啊雀啊之类的魔禽。

刚想到这,甬道里就走出了一个同样一身火红色长裙的女人来。云莱嘴角一翘,心道果然……

这女人相当年轻,二十岁左右,头发编织成了一个异常复杂的夸张造型,远远看去头发比脸大多了……

两条眉毛似乎刻意化了妆,又细又长,眼睛倒是不小,但目光中透着一股子倨傲。双唇鲜红,像刚生吃了人一样。总体看来是个美女,只不过造型让云莱觉得很不舒服。

评审席上的一位评审皱了皱眉,用手指敲了敲面前的扩音魔核,发出咚咚的声音,然后说道:“这位选手,请你约束一下自己的魔禽。”

红衣女人撇了撇嘴,举起右手打了个很随意的指响,那红色的魔禽嗖的一下飞到了红衣女人的头顶,然后拍了拍翅膀,落到她的肩膀上。收起羽毛后这魔禽四下扫了一眼,居然闭上了眼睛,高高的抬起了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