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云莱像早知道狂雷鳄要放大招一样,从它张嘴的一瞬间就已经迅速的画好了几个隐约可见的透明符号,符号飞舞着撞击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黑色的空间门,云莱没等狂雷鳄酝酿完毕就一头钻了进去,狂雷鳄呆了一下,口中汇聚了自己全身雷电的一颗雷珠已经形成,眼前就不见了那个人类的身影,正自纳闷,云莱出现在了狂雷鳄的身侧,顺手从脚下抱起一块接近球形的石块,用力转了半个身体,借助惯性将石块投进了刚刚转过头来的狂雷鳄嘴里,同时脚下猛蹬,向还在空中翻滚的小小掠去。

轰——

雷珠毫无悬念的在狂雷鳄口中爆炸了,巨大的力量引发一阵不小的气浪,伴随着大量的碎石和鲜血向四周喷溅,云莱挡在小小的身前,布下一道光盾抵住了气浪。一手放出一股风团托着小小慢慢落到地上。

云莱没去管狂雷鳄的下场,死透了是一定的!自从云莱学会了魔法开始就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天天吃饱了饭就往北罗哈森林里钻,那时候身具从来没接触过的魔法,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在林子里各种作死,见到魔兽便不知好歹的冲将过去。那些魔兽自然不会惯着云来的臭脾气,好几次差点把云莱当了加餐。

可随着云莱逐渐的成长,实力增长倒是其次,战斗经验却以几何速度飞快的增加着,很快的,方圆几十里的魔兽都知道了有云莱这么一个煞星,凶猛一些的魔兽见到云莱就拼命的跑,包括那只险些要了云莱小命的五级烈火虎……倒不是云莱实力强大,而是云莱惊人的机变和反应能力,杀不死你也要折磨你个底朝天。

这只狂雷鳄遇到云莱也算倒霉,现在的云莱以层出不穷的手段和战斗智慧可以轻松的越级杀死一些智力低下的魔兽。

地上的小小抖了几下爪子,小嘴一张喷出一股黑烟,然后甩了甩头站了起来,伸出舌头舌忝了一下那只拍到雷电的前爪,白了一眼旁边咧嘴大笑的无良主人,浑身一抖,根根直立的毛发平复了下来。

忽然地面一阵颤动,四周的石子杂乱的滚动起来。是地震了么?云莱吓了一跳,脚下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连忙抱起小小飞上半空。

地面的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猛然间,狂雷鳄身边的地面拱起一个大包,一只浑身亮白色的鳞甲,头部尖尖,比狂雷鳄小不了多少的魔兽钻了出来,跑到狂雷鳄的尸体旁边一口咬在剩下的躯干上,后脚飞快的向两旁挖着石块,眨眼后半身就钻进了乱石堆里。原来这魔兽是想将狂雷鳄拖回地下!

接连两个土包在旁边鼓起,另外两只同样的魔兽钻了出来,咬住狂雷鳄的其中一部分向后拖,三只奇怪的魔兽站成了一个三角形,互相咬住尸体不放,都想争夺这具新鲜的尸体。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谁,僵持在了原地。

云莱眼睛一亮,这全身白色鳞甲的魔兽又是一种非常稀少的物种,云莱也只是听说却没见过。这魔兽叫银鳞犬,是土系魔兽的一种,样子很像地球上的穿山甲,只是要大的多。全身覆盖着银白色的鳞甲,遇到危险时鳞片可以月兑离身体攻击敌人,鳞片异常的坚硬锋利。它们平时居住在地下,嗅觉发达,生存能力强,但实力较弱,属于三级魔兽。

这种魔兽的稀少原因也是因为怀璧其罪——虽然是三级魔兽,但体内已经有了魔核,银鳞犬的魔核比较特殊,可以化解八级以下的任何土系魔法效果,比如石化。同时魔核还可以制作成特殊的挖掘道具,一般的矿脉用这种道具可以轻易的剥离下来,是挖掘稀有矿石的神级道具。

现在这三只大家伙互相角上了力,根本没把始作俑者的云莱放在眼里,云莱不禁好气又好笑,看到它们抢夺食物,云莱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不能让它们抢走自己的晚餐……嗯,应该是晚餐罢,云莱此时还有闲暇望了一眼头顶似乎永远不会暗下去的天空,然后抬手三道火球扔了出去。

三只银鳞犬原本没在意上空的云莱,从气息上感知只不过是个弱小的生物而已,哪知那个弱小的生物却发出三道火球来,银鳞犬吓了一跳,连忙松开狂雷鳄跳了开去。跟所有魔兽一样,除了天生火系魔兽外,其他类别的魔兽似乎天生惧怕火,虽然这火球术不能破开银鳞犬的防御,但被烤一下的滋味也不会舒服,银鳞犬当然不会硬抗。

可让银鳞犬放弃到嘴的美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三只银鳞犬似乎商量好了一样对着上空的云莱放出了背后的鳞片。十几道银光打着旋飞向云莱,鳞片表面银光闪闪互相辉映,一时间竟然也有种铺天盖地的声势。被当做靶子的云莱竟然还有工夫惊讶鳞片到底是从哪里反射来的光,这明明没有阳光直射的呀。

飞旋的鳞片瞬间攻到了云莱的身前,云莱玩心大起,身子在空中左扭右摆,一一避开了鳞片,顺手还伸出食指和中指夹住了一片,将武侠小说里的武林高手做派学了个十足十,可惜身边没有其他人观赏……

鳞片飞出的力道极大,否则也不能成为银鳞犬的杀招,云莱刚刚夹住时在手指间还蹭出去几厘米,险些没抓住,云莱的手指一阵火辣辣的疼,定睛一看,两指内侧都被蹭掉了皮……

耍帅不成还受了伤,怀中的小小半眯着眼睛看了看云莱,鄙视的表情暴露无遗。

云莱没心没肺的嘿嘿一笑,一团火焰在手中的鳞片上燃起,向着其中一只银鳞犬回敬了过去,三只银鳞犬见杀招落空,知道眼前的人类不好惹,一瞬间就放弃了狂雷鳄,前爪像钻头一样扒开地面潜了进去。

云莱一见急了,好不容易见到的银鳞犬怎么能轻易放跑?猎奇心态大发,连忙对着火鳞片攻击的那只银鳞犬释放了一个重力术,虽然对银鳞犬身下的石块之间紧密程度不起太大作用,但银鳞犬的动作不免慢了下来,待云莱冲到近前时只剩下了一小截尾巴露在外面。云莱一手抓住银鳞犬的尾巴用力向外一拖,丝毫没动!云莱急了,左手放下小小,迅速的画了一个蓝色的符号拍在了银鳞犬的尾巴上。随着符号的消失,银鳞犬从尾部开始结了一层透明的冰晶,并迅速的蔓延到了大半钻进土里的银鳞犬身上,银鳞犬终于不动了……

云莱将冻成一坨的银鳞犬从石堆里拽了出来,铛的一声扔在旁边的石块上。小小似乎也对银鳞犬比较好奇,绕着冰坨走了一圈,还伸出舌头舌忝了一下……一秒钟后,云莱爆发出了一阵震耳的狂笑——小小的舌头粘在了冰块上……

小小向后缩了一下脖子,舌头被拉的好长,对这种现象小小只是感到奇怪,前爪按在冰坨上,五根尖锐的弯钩从爪缝里伸出,稍一用力,将粘住自己舌头的那一小块冰剜了下来。舌头卷住冰块缩回嘴里,凉凉的挺舒服,小小咔嚓咔嚓的给嚼了。一边嚼冰,一边还伸出前爪又贴住冰坨,再拿下来,似乎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爪子就不会被粘住。

云莱将捡来的笑话笑够了,走到狂雷鳄的尸体旁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把刀先取了狂雷鳄的魔核,然后卸掉了后面的两条后腿和尾巴准备当做晚餐,又仔细的把狂雷鳄背上比较完整的鳞甲剥掉扔进了空间戒指。这是云莱在同乔修尔等人一起狩猎时养成的好习惯,任何有用的东西都不要随便放弃。想起乔修尔、约翰等邻居,云莱心底又是一黯,不禁叹了口气。

一个小时后,云莱回到了最初的那片树林边。不是云莱想回来,找不到可以生火的东西云莱也可以忍了,大不了奢侈一点用魔法烧嘛,可烧了没一会天空中就出现了几只连云莱都不认识的魔禽,那魔禽身躯庞大,形状怪异,头部像羊又像狮子,竟然相似巨龙。这魔禽给云莱的感觉相当危险,可能是被烤肉的气味引来的。没想到看似荒芜平静的乱石岗中竟然危机处处,看来想好好吃一顿饭得找个安全的地方,于是云莱只得原路返回到森林中。

森林几乎是一切大型魔禽的克星,狭小的空间里魔禽根本无法做出流畅的动作。

走进树林,那种平和感觉又涌上心头,很舒服。虽然这安全感来的有点莫名其妙,但云莱很喜欢。

搬来几块石块搭了个建议的火灶,将一根狂雷鳄的后腿穿在树枝上架在火灶上慢慢的烤了起来。说起来云莱本是个急性子,但对于吃这一项上却相当有耐心,一边不断的翻转那只后腿,一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盐巴和香木树汁。其实这也是在用急火烤焦了无数块好肉之后云莱才学会的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