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好想弄死她!(GL)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妹妹你晃晃头哦,哥哥还在旁边把你搂。

方靳田觉得自己的脑袋如果能冒烟的话,它可能已经烟撒人间,她今晚本来对左沁的期望还挺高的,心想着好歹几天不见,那人见了她虽不说笑意盈盈好歹也是和颜悦色吧,说不定还邀请她一起睡觉,对那天晚上吼她骂她的事情进行深刻反省和道歉,想到这个她的心就蹦蹦跳,当然,现在她的心也在蹦蹦跳着,好一个贱男痴女,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狐狸精你脸上那是什么表情!

方靳田这一瞬间产生的情绪,除了委屈愤怒还有……幽怨。

左沁也在进门的第一瞬间发现了方靳田,说实话要是没发现她还真是挺难,方靳田本身穿了个骚包的大红色衣服就够显眼,关键是人那表情还相当咬牙切齿,看向左沁以及她表哥的样子特别狰狞,说具体点,那人盯着表哥搂住自己的手整个一黑面煞,活像谁模了她**一样,这倒不能怪人左沁这么不文明,实在是方靳田曾经豪情万丈的模着自己**说过:我的**,全世界最漂亮!一般人我可不让他模。左沁还记得那晚的灯光特别明亮,说话间方靳田还拿那“全世界最漂亮的**”蹭了蹭她的手……

左沁也是好几天没见她了,没想到一见面那人就这么凶的盯着她,本来以“同行竞争对手”的身份坐在她这里吃烧烤的行为就很可疑,再加上方靳田可疑的表情神态——左沁心里对她也没啥好看法,回头对她那远房表哥笑笑,两人还是保持情侣般亲密的动作——男的搂着女的肩膀,女的朝男的甜蜜一笑——朝着里面走去,左沁路过方靳田身边的时候还轻轻笑了笑,对她点了点头以示“欢迎”,再然后,那脸上的表情就变得相当淡定可谓滴水不漏。

说起来左沁和这个远方表哥的关系倒还是真的很好,这是她爸三妹——她三姑家的独苗儿子,三姑小时候也住这县城里,她一个人拉扯着一个儿子做些服装厂的手工活,生活过得挺拮据,倒是左沁爸时不时都会让她们到自家吃饭做客,总的来说,三姑算是和左沁家一直保持着来往里关系最好的一家人了,左沁爸妈都是做水果生意的,他俩起早贪黑支撑着一个六七十平方的水果店,每年也能挣点小钱,真要算起来的话,左沁小时候也算是小康家庭了。到了左沁上初中的时候,左沁爸还让自己的三妹和自己一起合伙做生意,两家人的关系——特别是左沁和表哥的关系越发好起来,一直到左沁十六岁的时候,她们一家人过得都很幸福,谁知道到了她十七岁生日时,她三姑和表哥突然要搬走了,据说是她那个几乎没见过的三姑爷一直在外地工作,说是今年终于下定决心定在市里边儿还买了房,要把娘母俩马上就接过去。

那个时候的左沁左谦还为此伤心了好久,没想到更让人伤心的事情在一个月后发生了,就在她十七岁生日后的第二天,那天的雨下的特别大,她的右眼一直跳一直跳,很想给去外地进水果的父母打个电话让他俩等雨停了再走——可那个时候不仅没有手机,连传呼机也是很少人才有的,左沁爸倒是为了生意方便买了一个,但左沁空手空脚的也没法联系上他,只是着急的撑着雨伞往家里赶,想着看能不能借隔壁邻居家的传呼机使使,就在她心急如焚赶回家时,准确的来说就在她刚掏出钥匙开了家门放下书包时,有人敲响了她家的门,给她带来了此生第一个让她眩晕心痛的消息。

“请问是左沁同学吗?我们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穿着深蓝色警服的两位同志表情也很严肃:“你父母行驶的牌照为xxxx的车在高速路段超速行驶,已经确认在xx路段翻车,目前反馈回来的消息说是男方已经确定当场死亡,女方重伤现在正在xx医院做紧急抢救,请你跟着我们走一趟。”

天空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塌陷的。

左沁那个时候已经快要走不动路,两位警察一手一个胳膊把她扶起来,表情沉重说了些安慰她的话,左沁惨白着脸赶去医院看了她妈,到了医院她只看到了她妈妈的眼睛——那整张脸已经被白色绷带包裹了一个全。头脑一冲左沁当场晕倒了,晕倒之前满脑子都是她妈妈的全身血淋淋……

左沁醒来后就一直守在重症病房的外边,一直哭一直哭,出来的医生对她摇了摇头,嘴巴张了张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左沁就一直在那儿等,等她妈妈重新睁开眼睛,告诉她爸爸并没有离开,她也只是小伤,会很快好起来……但是左沁并没有等来这样的奇迹,从小就失去了外公外婆爷爷女乃女乃的女孩,在失去父亲的两天后又失去了父母。

那一段时间左沁几乎快把自己的眼睛哭瞎了,她也只有十七岁而已啊,几天前她还是爸妈心中的好孩子同学喜欢的好女孩儿,几天后,她已经变成了左家全家上下唯一的顶梁柱,左谦那个时候还在读小学,什么都不懂,屁大点儿的孩子知道了父母都不在了的消息还一时没反应过来,只知道害怕的跟在自己姐姐身后,还指望着左沁养他教育他。不幸中唯一值得庆幸的一点是父母死后没有给她留下外债,剩下来的是一个还剩两个月房租正准备续签的水果店,三万块现金,一套六十平米的二手房——一个再也住不全人的三居室。

父母的葬礼是大姑三姑二姨一起合力办的,办完葬礼后几家人围在一起商量左沁左谦的去留问题,商量了一上午,得出的结果也比较让人头痛,虽说收留两个孩子不是太大的事儿,可是自己还有家要养自己家也还有孩子还要看丈夫同意不同意……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让左沁左谦在几家人之间轮流生活,每个家庭养半年,这是她们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她们带着满脸的沉重告诉了左沁这个消息,问她愿意先去哪一家,左沁看了看她们关心真诚的脸,有些感激,但还是将思考了一晚上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想留在这里,住爸妈留下来的房子,等几天我会把水果店盘出去,办葬礼花了你们一些钱,我等下就去银行转账还给你们。大姑二姑,姨,我很谢谢你们愿意让我和弟弟到你们家里去,但是……以后你们偶尔来看下我们就可以了,我想和弟弟一起留在这里继续生活,这辈子……我无论如何也要供弟弟上大学。”

那是爸妈共同的希望。

至于我的希望……应当为成全别人的希望,挚爱的人的希望……让它变个模样。

从那个时候开始左沁就一边上学一边负责起了自己和左谦的生活,她在十七岁之前只会做蛋炒饭,在十七岁之后,她已经可以做出一满桌子让人叫好的菜,父母留下来的钱能够支撑她们这一两年的生活费和弟弟上大学的学费,但是……左沁在十九岁读完高中时,在班主任的叹息中,手握全县语文第一总成绩六百一十三分的成绩到了隔壁市里面打工。

但是才十一岁的弟弟要谁来照顾呢?左沁自打一离开后就开始不放心,工作也做的不踏实,在第三天晚上她终于忍不住搭着末班车赶回家里时,左谦嚎啕大哭向她扑了过来——那一刻左沁的心很痛,从第二天开始她就到县城里买了一辆电瓶车,准备每天在市里和县城里往返。县城到市里每天需要坐两个半小时的汽车,她那时候找了一家面包店帮人家卖面包,店里生意不错,基本上每天她都要七八点才能下班,她现在每每回想起来,都还记得每天下了班就急忙骑着电瓶车往家赶的日子,那些日子她每天五点起床骑车到市里快八点,七点下班骑车到家快十点,她给左谦做好晚饭给他检查作业,睡觉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的一两点……

那些日子就是这么一天一天走过来的,那几年里她换了好几份工作,唯一的要求是能在晚上七点前下班——她是必须要回家的,左谦没她在家睡不着觉,她也放心不下左谦的学习,她的电瓶车换了两三辆,存折上好歹有几个零了,她松了一口气,终于决定回县城里找事情做。

那个时候的左沁二十三岁,带着十五岁的弟弟开了人生的第一家店——纸上烧烤。

三姑家的表哥刘远在左沁人生中最困难的几年一直支持着她,时不时给她姐弟俩寄吃的送穿的,偶尔还大老远跑来看他俩,给左谦一些零花,给左沁说些支持的话,在逆境中陪伴在身侧的人总是能带来特殊感情,所以说左沁和刘远表哥的关系是真的很好,刘远今年二十七岁了,就在隔壁市里面上班,一个月能来县城里那么一两次,每次左沁都会亲自去接他,就好像今天晚上刘远来晚了一些,左沁等了快四十分钟还是在车站出口接到了他。

方靳田看到她俩的时候,正是刘远开心的搂住他表妹,问他表妹有没有婆家的时候。

那一刻左沁有些脸红,所以捶了刘远一下,在方靳田眼里这行为可相当“娇滴滴”,一直板着脸的人实在忍不住站了起来,走起猫步来到左沁身前简直笑容满面:“老板你好,我是来你家吃烧烤的,但是作为一个消费者我很想表达一下:这个店里有些人非常影响食欲。就好像你旁边的这位,请问这位是,老板你夫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