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好想弄死她!(GL) 第六章

第六章

这梁子是结大了!

方靳田再也没了心情卖那最后两只破鸡,踢了竹筐一脚收拾好东西往家赶,得啦,这鸡啥的也别卖了,回去就把她们像宰那个王八蛋一样宰了就好,王八蛋叫啥来着,左,左,左亲?吼,谁要亲你!这是有多缺爱啊,这是她最辈子听过的最难听的名字,没有之一!狐狸精的脸狐狸精的心,一看也不是啥好货色!虽然方靳田并没有见过狐狸精到底长啥样,但这并不妨碍她在心里已经将那尖嘴猴腮狐狸样子的女人视为了头号天敌。

挡我财路者,杀!毁我名声者,斩!既挡我财路又毁我名声者,真的留不得呀……

一路阴着脸回到靳有田的杂货铺子,方靳田每走几步几乎就要踢一下路上的石子,但想到自己怀里揣了一兜的百元大钞,方靳田的脸渐渐的开始回晴,她本就是个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的人,想到自己还有点闲钱可以拿给方花,她的嘴一扯,将胸前的头发全部拨到后背,一时间连带着听鸡叫也觉得好听了许多。

靳有田忙着招待客人也没来得及管她,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自个儿妹妹背着两只鸡越过铺子走进了里屋,看着方靳田那被汗水打湿的青色衣裳,他有些心疼,心疼得就快抛下客人招呼他妹妹去了,谁知道这个时候方靳田突然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倒是瞪得他莫名其妙的……也把他的心拉回正轨,又开始专心的招待顾客。

方靳田回到屋子一刻也不能歇息的放下竹筐掏出钱来,大钞小钞都被她的汗水沁得有点湿,方靳田对待宝贝儿似的将那些钱一张张展平,点了好几遍,虽然还有两只鸡没有卖出去,可她手上已经有了六千四百五十一块三毛钱,这倒是比预计的多了好几百,她将钱分成两叠,一叠五千块是自己拿来做买卖的钱,另一叠……她轻轻放到抽屉锁了起来,打算明天一早就给方花汇过去。

手里握着五千块钱可以做些啥呢?方靳田洗完澡往床上一躺,倒是一下子多了些烦忧,她也只不过是过腻了乡下日子,想找个由头进城里呆呆,倒也没想好到底自己要做些啥,不过……有钱的感觉真美好啊,但是能钱生钱就更好啦,怎么才能让钱生钱呢?要不让她剩下的两只鸡仔啃一啃,像下蛋一样吓两张红票子出来?估计那俩鸡仔对她有着卖鸡求荣杀亲之仇,钱倒是能吞下,就是再也吐不出来……

吃过晚饭方靳田打着“考察市场”的名义丢下了她哥一个人到城里瞎逛,河边上的风徐徐吹来,打在了她朝气蓬勃的脸上,她走啊走的不知道怎么就迷路了,这里一堆人,那里一条路,咋看咋一样,方靳田吹了吹刘海笑了笑,倒也不恼,反倒将手插在裤袋里特悠闲的瞎逛,走了一路,她发现一到了晚上这街上的人倒是很多,这城里和西北村不一样,村里是一到晚上就黑灯瞎火的,城里是越到晚上人好像越多,她看着周围那勾肩搭背的男男女女,仔细琢磨了下,要不咱也在晚上做买卖?

至于做个啥样的买卖……这可就要好好想想了,她手里的钱不多,找个铺子肯定是不现实的,光是租金啥的可能就会花光她的钱,想来也只好做个流动人口,在这街角街头找点事情来做,赶明儿可以去买辆三轮车,她琢磨着大抵是要卖点啥,不过卖啥还没想好,先买辆车再说,卖点啥回家给哥哥商量商量,他对这城里熟,听听他的意见倒也无妨。

打定主意,方靳田就准备晃悠悠的回家了,正在她转过身准备绕进另一条稍显熟悉的巷子时,一个女声突然从远方突突的叫起来:“抢劫啊,有人抢我钱包,抢劫啊!”

方靳田转过头,一个男人正朝着她这边跑过来,看样子是想穿过她这条巷子逃到另一边去,她想也没想下意识的伸出脚,“嘭”的一声,男人被绊倒在地,她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远处的女人大着声叫:“啊,就是他就是他,还我钱包啊!”

那女人倒也胆子大,为了个钱包敢追着一个大男人跑,只是女人的距离离这里大概还有三四十米远,一下倒也过来不了,被绊倒在地的男人迅速爬了起来,丢下一句“少管闲事”就想开跑,方靳田想也没想就迅速绕到他的身前,说话的语气带着商量:“喂哥们儿,钱包留下,你走,你看人家也怪不容易。”

“少说废话,滚开!”

男人推了方靳田的肩膀一下,想要把方靳田撂倒自己自己赶紧跑,可他那想得到一个女人的力气竟然可以如此之大,他推了两下硬是没把方靳田推动,方靳田本来也不是个会多管闲事的人,本打算随便说说那男人不给那也算了,倒是男人那句“滚开”一下惹恼了她,她的手迅速出击朝着男人的手臂上招呼,清脆的骨折声在黑夜里特别明显,方靳田踢了那男人一脚一把夺过男人手里的钱包,生气的吼了一句:“去你爷爷的,你才是赶紧给老子滚!”

要是靳有生在这里估计要七窍生烟,好啊小王八羔子,你可以啊,竟然跟老子学老子……

男人的手明显是被方靳田弄骨折了,下边又紧接着被来了一脚太过吃痛……人群渐渐围了上来,那男人见势不妙“呸”了一口赶紧跑了,方靳田拿着钱包的手在黑夜里晃了晃,对着已经跑到她身边的女人笑:“你的钱包。”

“谢谢你。”

女人接过钱包赶紧打开看了看里边的东西,方靳田见她那样撇了撇嘴,刚想走又被拉住了手臂,那女人一脸抱歉的看着她,像是在解释:“不好意思啊,我只是想看看我的证件丢没丢……真的特别谢谢你,我请你吃宵夜吧。”

“宵夜?”

她一个农村人可真没这习惯,方靳田摇摇头说了句不用,那女人却硬拉着她的手不放,说是要谢谢她帮了她这么个大忙,方靳田被弄得没有办法,被迫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名片,一边被拉着走一边听着身边的女人给什么人打电话:“阿亮你在哪儿呢?哎呀你赶紧过来,刚才有人抢我钱包呢……别别别我好着呢,有女侠救了我,我给你说你赶紧过来和我一起给人家道个谢,哎你先别叫你那帮兄弟免得吓着人家……嗯嗯好……我们在金源街,我打算带女侠去那家纸上烧烤,限你二十分钟给我赶到。”

“啪”的一声,翻盖手机被合上,方靳田的手被那女人挽着,往哪儿搁也不是,总之特别尴尬,而且那女人怪自来熟的一口一个女侠的叫她……方靳田很想告诉她:你还是叫我田姐吧,我村儿里的人都这么叫我,但看样子这女人比她大不少,看样子有三十二三岁的样子,她脸皮虽厚,却也没好意思叫一个刚认识几分钟的老女人叫自个儿姐姐。

方靳田是第一次遇见这么热情的女人,心想也不至于吧,我不就是随手一搭把你的钱包抢了回来……跟着那不知名的女人来到一家叫做“纸上烧烤”的小店,方靳田还来不及开口,就看见那女人拿着菜单叫了一大堆她听也没听过名字的东西,倒是在最后叫喝的时候征求了一下她的意见:“女侠你喝点什么?你看这里有橙汁,牛女乃,可乐,雪碧,还有……”

方靳田挥挥手打断她,对着跟桌的服务员扬起笑脸:“给我上两瓶啤酒吧。”

“…………女侠真是爽快!”

再回头时那女人看方靳田的眼睛一下亮了不少:“说了这么久还没给女侠你做过自我介绍呢,我叫李丽娜,就在这县城里开了家自来水公司,这些名片上都有,女侠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方靳田实在是被那一口一个的女侠雷得不行,心里不大耐烦,却也没表现出来,只得小声的报了自己的名字,那女人倒是挺热情,听闻方靳田比自己小时立马一口一句小方小方的叫了起来,趁着菜还没上的时候拉起她唠家常,方靳田虽然对这女人没什么好感,但见她热情坦诚的样子倒还不讨厌,到了后来也时不时的回应了几句,她喜欢和这种没什么心眼儿的人打交道,大大咧咧的人交流起来不累,虽然她自个儿也有些心眼……

菜上过来的时候,叫李丽娜的女人突然朝着门口招呼起来:“阿亮,这边这边。”

方靳田回过头,一个手臂上印着刺青的光头男走了过来,方靳田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莫不是黑社会吧……还真叫她说中了,叫做赵亮的男人还真是黑社会,手下有着一帮兄弟,算是个小头目,不过人家还是有正经职业的,在县城里一个小贷款公司当……当主管?没错,他是这么说的……

赵亮是李丽娜的男朋友,两人谈了一两年了,打算下个月结婚,他们倒是也不避嫌自己的身份,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告诉了方靳田,方靳田第一次见识黑社会长啥样,倒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赵亮一边给她敬酒一边用粗狂的男音说道:“今晚真是谢谢你了啊小方,居然有不长眼的崽子敢抢丽娜的钱包,要我知道是谁不找人揍死他才怪,这杯酒我先干为敬,以后你要是有啥困难只管找我,我赵亮能办到的绝对不推辞!”比如说打个人啦,收点债啦,借点钱啦……

方靳田眼睛转了转,心里琢磨了一圈儿又一圈儿:“那我就先谢谢你们啦赵哥李姐,来,这杯我先干。”

有点人脉办事儿总是容易一些的,方靳田一边吃肉一边对着李丽娜笑,她喝了口酒随意的往收银台上方的时钟处看了看,打算最多再呆二十分钟就回家,就在她想要回头不经意的往收银台一瞥时,一个女人刚好转过头看向她这里,两人的视线一相撞,一个似笑非笑,一个睁大了眼满脸不可思议。

天,她绝对是酒喝多了看错了,那个人不可能是……那缺爱的狐狸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