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二章

说起小混蛋不跟着他姓,靳有生虽然心里有颇多怨言,倒也不敢在家里老媳妇儿当女主人的家里唱反调,他只恨自己为什么要叫做靳有生!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他曾经问过家人,自己到底为啥要叫做靳有生,这名字一点也不英俊潇洒嘛,听他那早就归西了的老爹说,他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名儿是希望自己以后成家立业了,家里最好是能生一大堆娃,靳有生,靳有生,最好生出来的娃能像他家小时候那猪栏里那对白白胖胖的猪,有事儿没事儿像猪一样叫叫,生活如此多鲜,有猪叫的人生多么不寂寞呀……

甭管大猪小猪,在当时那可都是靳有生他爹稀罕得不得了的宝贝。

靳有生的爹也没啥文化,审美难免有点扭曲粗糙,靳有生活了二十多岁讨了村里挺有名儿的村姑做老婆——方花,当年方花还号称西北一枝花,算是称霸了西北村儿的村花儿有一段历史,俩人结婚不到半年,得,方花的肚子开始大了起来,靳有生那个时候一下就体会到了做爹的快乐与痛,每天围着方花的肚子转啊转,一会儿想这是个男娃子多好,以后挑水砍柴后继有人,也不用自己的媳妇儿这么辛苦,但看看方花还算是美人儿的脸,靳有生转念一想,咱媳妇儿生个儿闺女也不错哪,长得像她娘一样以后也能卖个好价钱——错,是收好一点儿的聘礼,靳有生的念头一天之内能转换个百八十次,就是没想到他就是生了个闺女,这辈子也没见过聘礼长啥样……

当然,这是后话,咱暂且不表。

回到当初方花还挺着大肚子嗑瓜子儿的那个年代,靳有生围着方花转圈转了十个月后,终于在方花艰辛的“嚎叫”下见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他来不及注意那娃儿到底有多丑,条件反射的在那娃儿第一声“呱”的时候把视线投向了那娃儿的下面,顿时,靳有生的老脸开始泛起了红光,不错不错,带把儿的,虽然把儿有些小有些丑,但好说歹说还是有把儿,靳有生重男轻女的思想第一次得到了满足,一时高兴的傻乐,抱着他那刚出生的儿子使劲往自个儿媳妇儿身前凑:“方花,这孩子虽长得丑,但好歹以后能帮咱家挑水遛马,”看了自己娃儿那丑陋样子,靳有生在心里安慰自己说这都是暂时的:“你说,咱给他取个啥名儿好?”

方花挺尸般的躺床上,刚生完娃哪有力气和他唠叨,看也不看自己刚生出来的娃,她难得大劲儿的挥了挥手:“带着你那娃,给老娘滚!”

赶明儿要多嗑瓜子儿恢复力气才是……这是方花昏睡前的唯一想法。

靳有生被唬住了,那不知明儿的男娃也被自己的亲娘唬住了,预感到自己的亲娘也不是啥良母,还没有名儿的男娃着急委屈的大哭,靳有生一听这声音,吓得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将他往外边儿抱,出了门路过自己门口的大田,靳有生突然嘴角一扯,这男娃儿的名字突然从天而降:“瓜娃子,老子为你取个名儿得多不容易,靳有田,靳有田,你随老子的辈分,占了八辈子便宜了你,哎。”走了一路,靳有生还是爱怜的将女乃娃儿抱紧了一些,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靳有田,靳有田,以后你娃长大了可要给我争气多弄点田,有了田咱啥也不怕,饿不死就成,你长大以后可要和我一起,帮你娘挑水劈柴,哎你娘啊可是个好媳妇儿,我娶了她也真够长面儿……”

靳有田的小腿突然一抖,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自家老爹那肉麻语气麻的,或者是上……被自个儿的名字帅哭了?不管怎样,自此,方靳田哥哥的名字,就此光荣诞生。

靳有生挺自豪的,好长一段时间后才抱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女乃娃往自个儿老媳妇儿身边凑,见方花睡得挺沉,他说话的声音小了许多,还是忍不住抱着自己的娃在自己媳妇儿耳朵前唠叨:“方花,今个儿真是难为你了,不过好在取名儿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刚才已经给咱家的娃子取好了名字,靳有田,靳有田……”

方花的耳朵动了动,在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她奇迹般的翻了翻身,虽然看起来还是病怏怏的,但是说起话来靳有生还是感觉到了她的中气十足:“好吧,咱家娃就叫靳有田,不过既然你已经给咱家娃子取了名儿,那下一个娃的名字自然是让我来取。”

靳有生虽然有点惊讶方花的恢复速度,但听到自家媳妇儿这样说,他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既然咱第二个娃的名字是由我来取,那这娃就跟我姓了,放心,你也不吃亏,我还是会把你的姓放我后面的,只不过顺序稍微改了一下,方靳田,不管男娃儿女娃儿都可以用,咱家的娃以后都有田,靳有生你看怎么样?”

“………………”

靳有生嘴巴张了张,试图找点儿可以反驳自家媳妇儿的话,想了半晌,他的喉结来回动了好几遍,一个稍微有气势点儿的词儿也没从他那里蹦出来,抱着娃坐在小矮板凳上,靳有生看着自家媳妇儿再次翻过身背对着他挥挥手,他明白今个儿的一切都是自个儿咎由自取:反对方花,那是肯定无效的。

好在靳有生皮也不薄,倒是没觉得自个儿孩子跟着媳妇儿姓有啥不好,最多有点奇怪就是了……但当他看见自个儿的第二个娃从方花肚子里蹦出来的时候,他一如既往习惯性的朝下面看了看,得,这回是个没带把儿的,这个娃媳妇儿说她叫啥来着?方,方靳田,对了,就是方靳田,靳有生模了模自己的鼻子抱过方靳田,认命般的扯了扯嘴皮:“我的闺女,我的靳,靳田……”

后来据方靳田自个儿说,她在出生的第一天就感觉到了命运对她的爱与恨……被亲娘爱着被亲爹嫌弃着,这是人家正常人家八辈子遇不到的事儿,她也该在生下来的第一天就大哭数小时以表满足……

既然自个儿和哥哥都是生来带田注定有田的人,方靳田小小年纪就知道自个儿不用太努力,“田”是注定有的,她要运用她有限的一生投入到无限的追求真善美的快乐途中,用功?那是不必的,追求?那是哄小孩儿的,啊,靳有田的人生太过死板无趣,写作业的时候竟然那么认真……五岁的方靳田皱着眉头决定了,她要将他那七岁的哥哥从歪门邪道上往回赶——叫你写作业不陪我玩儿!

靳有田打小受自个儿亲娘指使,噢,不对,打小受自个儿亲娘教导:“靳有田你吃啥呢?记得给你妹妹留点,你快别吃了——靳有田你今个儿出去玩怎么没带着你妹妹?你妹妹哭好半天了,你快去哄哄她——靳有田你怎么还在写题?快停下,你妹妹刚才可委屈了,说她想在睡觉前听你讲讲熊外婆的故事——靳有田你要记得保护你妹妹知道吗?男娃子就是要保护小妹妹的,昨天你妹妹给我说,隔壁小牛老是爱偷偷拉她手,你赶明儿和你妹妹去看看,他要是真模你妹妹,你别客气,给你娘和妹妹好好的揍揍他,你四岁了还揍不过三岁的?——靳有田,靳有田……”

靳有田从小受她老娘的影响太深,对他家的两个女人自小就养成了言听计从的好习惯——当方靳田拽着他让他逃课陪自己玩儿的时候,靳有田深深的犹豫起来……三分钟的犹豫过后,靳有田咬咬牙下定了决心,任由自家妹妹拖着自己的手往外走去。

日子一久,倒是觉得不上课的日子无比有趣,靳有田转眼也到了十岁,方靳田也到了八岁,他俩刚好还在一所学校,天天狼狈为奸的机会比较多,注意方靳田是那个狼,靳有田倒是挺狼狈,方靳田让他一起去滚铁环儿,他就把手里的画片儿往包里塞,和小伙伴们的约定也取消了:对不住啦,我妹妹要我陪她去玩儿铁环,赶明儿再和你扇画片儿啊。

兄妹两人的童年过得还是比较开心的,靳有生和方花天天干活儿,倒是不怎么管她俩,忙啊,又要种田,还要喂鸡喂鸭,两个小混蛋身体也还不错,有啥好操心的哪,人家多自觉,每天放学还知道回家写作业——老两口觉得特别欣慰,那个时候也没有啥家长会不家长会的,靳有生和方花只是在开学的时候将那些旧年代的零钞往俩孩子包里塞,千嘱咐万嘱咐俩人一定放好,说起来也荒唐,两人竟然是从来没有去过孩子学校。

生活在谎言的世界中总是比较容易快乐,当然,那是谎言没被揭穿的时候,直到有一天,方靳田拖着跑烂了的鞋子支支吾吾的站在田地前,想了半天才咬咬牙对着靳有生说道:“爹,我那老师让你去开个家长会。”

这是读书几年来学校第一次召开家长会,方靳田怨念丛生,算了,自认倒霉,要不是她家比较独立也没个儿近亲啥的,她老早拖她亲戚去了,要是让靳有生知道……

快乐即将转换成痛苦,让我们共同闭眼期待奇迹速速道来……

开完家长会回来的那个晚上,方靳田跪在地上,手臂和手掌生平第一次被打出来了红印。

乍一看,旁边跪着的……是脸已经开始被揍肿了的靳有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