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044章 太后现身

丝霜更是脸色巨变,她知道过去老爷一向不待见小姐,但是虎毒不食子,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这样向自己的亲生女儿出手啊!

眼看着掌风马上就要扑过来了,丝霜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往前一挡,可是,还没等她站出去,一只柔软的小手就将她轻轻地一推,她立刻就摔到了一边。

洛馨冲她一笑,上一次容栩已经为她受过一次伤了,这一次,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丝霜为她受伤。

与此同时,洛正鹤的掌风已到,“砰——”的一声,洛馨的手掌与他在空中对接,发出了一声巨响!

洛正鹤吓得身子踉跄地后退了一步,而洛馨,却是面色不变地站立在原地,脸上没有一丝惊惧之色。

大堂里的人,全部都震惊住了。

震惊最大的算是洛正鹤,刚才洛馨与他对接的那一掌,竟然迫得他向后退了一步,他身为一名大将军,从小就醉心于武学,一身武功自然不在话下,在战场上,他浴血奋战,一人横扫千军万马,披荆斩刺,鲜少有对手。

而刚才与洛馨对接的那一掌,竟然让他觉得此生遇上了最大的敌人,也让得他有了一丝敬畏感。他这个女儿,从小就养在深闺,几乎没见她习过什么武,怎么会与他拥有几乎同等的身手?竟然击得他后退一步,而她本人却丝毫都没有损伤?

第二个反应最大的是邵翼瑾。他同样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洛馨,那天在将军府,他早就就见过她那奇奥无比和高深莫测的身手了,今天再次一见,又给了他一次极大的震撼!

自从自己退了她的婚以来,她就对自己步步进逼,不仅对他毫不留情,而且对自己的老爹也同样不留手,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在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锋芒。

她过去难道真的在隐匿自己的锋芒,而现在终于不再隐忍了?

邵翼瑾想到这里,心底下慢慢地漫过一丝伤痛,对她的看法,也开始有了重新的认识。

洛正鹤吃痛看着自己的手,指着她喝道:“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

洛馨冷笑,这就是她的父亲?做父亲的怎么会如此仇视自己的女儿,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出手杀她?

都说虎不食子,可是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这种杀女行为,他竟然能做得出来!

若不是她已经拥有了前世的身手,今天她和丝霜都将会在这里死无葬身之地!

洛馨眼中也同样射出了一道冷冽凛然的目光,父女俩就这样对视着,大堂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十分僵滞。

“太后驾到!”忽然,又是一阵嘹亮的喊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大堂里的人脸色齐变,太后这些年来都在吃斋念佛,对外面的事情从不理睬,今天怎么会来大理寺呢?

听到喊声,丝霜快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到洛馨的身边,小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衣袖,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小姐,太后来了,我们怎么办?”

从前,因为水蓉公主是太后养女的原因,所以太后一直就是小姐的靠山,那时候即使水蓉公主已经去世,因为有太后的关照,府里的其他姨娘小姐也都不敢欺负小姐。

可是在大少爷去世之后,太后忽然就不待见小姐了,使得这六年小姐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所以现在太后突然出现,竟是吓得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洛馨看着她紧张的神色,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只是她在这个身体的记忆中对太后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所以感到很奇怪,太后来这里干什么?

“参见太后!”随着一队威严的仪仗队走进来,大堂里的人全部跪伏在地。

洛馨可受不了这种繁锁的礼节,只是跟在人群的后面,微微弯了一下膝头。

“太后,那个人是水蓉公主吗?”跟在太后身边的陈嬷嬷蓦地看到人群中站立着一名娇俏的少女,那少女身披一袭轻纱薄裳,面容端庄秀丽,气质也十分高贵淡雅,只是人长得比较瘦削,脸上毫无血色,显得异常苍白。

陈嬷嬷愣了愣,脑子中立刻就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水蓉公主!

“这……”太后听了神色一怔,便随着陈嬷嬷的目光朝洛馨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位长相与水蓉极为相似的少女,她仿佛觉得自己的眼都花了,水蓉,怎么可能,她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啊!

“太后!”陈嬷嬷察觉到太后情绪有些变化,急忙扶住了她的身子,水蓉公主当年去世之后,太后便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所以看到眼前这位与水蓉公主长得很像的少女,神思未免有些恍惚。

“皇祖母,那个是小馨,是水蓉姑姑的女儿。”邵翼瑾忽然来到了太后的身边,指着洛馨对她介绍道。

虽然之前曾经退过洛馨的婚,还和她闹了那么大的矛盾,但是在太后的面前,他并不想失掉礼节,便主动地向太后介绍起洛馨来了。

“原来是馨儿啊!”太后愣了一下,之后竟是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真的是洛五小姐,跟水蓉公主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陈嬷嬷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对太后说道,“太后,你看,洛五小姐都长这么大了,长得越来越像水蓉公主了。”

“是啊,真的很像。馨儿,快点过来让哀家瞧瞧。”太后一边说着,竟是一边不由自主地向洛馨走了过来。

洛馨有些微愣,虽然过去六年太后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对她那么照顾,但是现在从她与陈嬷嬷的一言一行看得出,太后还是非常疼爱她的,好像让她找到了一种久违的亲情。

不过,想到自己与她并不怎么熟悉,她还是站立在原地。

“馨儿,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太后让陈嬷嬷扶着她来到了面前,当看到她那枯瘦的小脸,腊黄的肌肤时,竟是不由得一阵心酸。这六年期间,她每年都从宫里派人去将军府慰问她的生活,派去的人都说她过得很好,可现在见到人了,为何她如此消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