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独占之豪门惊婚最新章节 - 第148章 早产

独占之豪门惊婚 第148章 早产

作者:锦衣夜行书名:独占之豪门惊婚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报纸上并没有专门写出艾丽的名字,或许是执笔的人重点只是唐骓,艾丽不过是和其他年完全女人一样是装饰罢了,但是她有机会出现在唐骓身边,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

    内容写的肯定不会好听,反正一眼看去全是娱乐媒体最擅长的编故事,所谓豪门秘辛,趁妻子孕期泡妞之类的,叶扶桑抿了抿唇,伸手把报纸合了起来。

    其实她知道,这种娱乐报道的真实性有待考究,她一张参与公众宴会的合照都能被人拿出来做文章,何况是这种左拥右抱的事?谁知道是不是又是断章取义的报道。但是,她怎么就这么难受呢?

    唐骓曾经那段双飞经历再次被人扒了出来,不管后续的澄清报道有多少人看到,每次媒体在翻旧帐的时候却始终不提相关的澄清报道,拼命用劲爆的标题来吸引读者。

    在这则报纸里,叶扶桑是被人同情的那个,唐氏少夫人怀了双胞胎,因为唐家长孙被人劫持意外动了胎气,一直在医院秘密疗养这消息很早就传了出去。如今唐骓被人爆出娇妻怀孕他却酒吧泡妞,叶扶桑的形象瞬间楚楚可怜起来。

    金晓兰见她就看了一会就不看了,笑着:“是不是眼睛看着不舒服了?那就别看了。”

    叶扶桑点点头,随手把报纸放到一边,掀开身上的毯子,嘴里说了句:“张姨,我有点饿了,让我吃点,吃完了我出去转转。”

    叶扶桑如今的生活就是睡觉,吃饭,散步,锻炼性走路,估计没有多少孕妇比她更辛苦,别人没受过的罪她都过了一遍,脚肿的不能走路,腿站一会就码,张阿姨差不多天天按摩,这状况没减轻,反倒随着她肚子越来越大以后更严重。

    肚皮上的血管都快能看到了,所幸胎儿很健康,胎位也正,这让她稍稍放心不少。

    金晓兰扶着她出去,扭头跟张阿姨说了声:“阿姨,你有事忙呗,我照顾扶桑姐就行。”

    叶扶桑慢慢的走路,人家看到她肚子大的出奇,纷纷扭头看她,因为吃的好,又不常运动,叶扶桑如今的脸上真是胖了三圈,双下巴都快出来了。她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那种光吃不长肉的类型,现在她看到镜子里那张圆润的脸,突然发现原来上了年纪的女人,还是很容易发福的。

    金晓兰结婚早,孩子已经七岁,都上小学了,她本人比叶扶桑还要小两岁,刚辞职没多久,原来是在工厂打工,后来发现工厂打工以后,车间里的机器太吵,她的听力严重下降,才知道是环境造成的,为了不让以后老了有后遗症,就辞了工作,暂时也没打算出去找工作,倒是清闲,家里是老公赚钱,她心安理得的当全职太太,这也是为什么她这么有时间照顾受伤的金陵的原因。

    院子里都是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叶扶桑这样的孕妇倒是不是,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叶扶桑表情恹恹的看着周围,身材没多远的长椅上一对年轻的男女正拿着报纸在评论:“嫁进有钱人家里的女人最可怜了,看看,让她当初不擦亮眼睛,现在知道不是东西了吧?还怀着孕呢,亏他做得出来这事,爹妈是怎么教育出来的啊?”

    男孩不屑一顾:“人家有的是钱,教育什么教育,拿钱砸出来的呗。没看那个什么赌王的,好几房太太了,不定唐家也这样……”

    女孩好奇:“这种人家挑老婆怎么挑啊?是不是找漂亮的?”

    男孩不在意的说:“肯定啊。”

    女孩叹气:“把人家娶回家了又这样,算什么啊?”

    男孩点着头说:“其实男人都那样,刚开始觉得挺新鲜,那孩子发点小脾气撒撒娇那是情趣,要是结了婚你再使小性子,男人就会烦。等着看吧,不定哪天就离了,这种人家,结婚离婚比买菜还普遍……”

    女孩生气的说:“怎么这样啊?讨厌死了,我开始挺喜欢他的,网上不是有专门的粉丝团吗?还说他痴情什么,屁啊!”

    两个年轻事不关己的说着故事一样的八卦,甜甜蜜蜜的腻在一起,女孩穿的是病号服,看精神状态很好,后来听对话才知道是阑尾炎手术,下午就能出院。

    叶扶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如果说没感觉,那肯定是骗人的,只是她在人为的抗拒那则报道的内容,刻意的不去想,可她的脑子里,还是出现了一些让她在意的画面。

    她呼出一口气,本想放松下心情,不想却让自己的心里更加难受,喉咙口的气出不来,堵的太紧,紧的她有点喘不过气,呼吸瞬间加重,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眼泪已经模糊了双眼。

    “晓兰!”叶扶桑好不容易喊了一声出来,声音嘶哑含糊,她说:“晓兰我有点不舒服……”

    她的声音变了调,金晓兰扭头就看到她脸色苍白,手护着肚子,额头皆是汗,嘴巴一张一合,却什么声音没发出来。

    金晓兰一声尖叫,赶紧过去扶着她平躺,嘴里朝着周围拼命:“来人啊!救人啊!”

    她这一喊,周围就有医护人员跑了过来,不多时就有担架跑了过来,直接把人抬走了,金晓兰吓的直哭,跟着担架后面追:“扶桑姐,扶桑姐你别吓我啊!”

    张阿姨也听到了动静,她赶紧通知唐家人,自己跑去打听怎么回事,张阿姨吓坏了,叶扶桑可是她在照顾,要是照顾出了什么事,她可就惨了。

    丁素素在家里,正打算把今天中午的饭装好送过来,结果听到张阿姨说出事了。丁素素吓的手里拿着的保温壶直接摔在地上,她回头,哆嗦着手,赶紧跟身边的人说:“快!快去通知阿骓,就说他媳妇出事了!”

    这时候丁素素肯定不会管唐骓和叶扶桑发生了什么事,叶扶桑要是真的出事,唐骓肯定要第一个到才对。

    负责打电话的人给唐骓打电话,结果电话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夫人,少爷不接电话啊。”

    丁素素急忙说:“那你给他家里打,他肯定是要带肉肉的。”

    电话打到家里,家里的阿姨倒是接电话了,但是阿姨在电话里说:“少爷昨天晚上和小少爷没回来啊!”

    丁素素顿时傻眼了,没回来?没回来去哪了?

    唐璜已经被通知到,他正被报纸上的事气的半死,满世界的找唐骓,最后直接找到了皇少泽:“少泽,知道阿骓去哪了吗?他一晚上没回家,肉肉也被他带的不知去哪了。”

    皇少泽点头:“昨晚上在我那,肉肉也在,不过一大早他就送肉肉上学了。怎么了?”

    唐骓冷着脸,又问:“昨晚上你们去哪喝酒了?”

    皇少泽有点不自在的说:“我们以前五个人,一起出去聚了聚,阿骓心情不怎么好,稍稍喝了点酒,唐叔叔,你别怪阿骓,他最近心情一直不好。”

    唐骓对他示意了下:“我打电话他不接,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马上来公司一趟。”

    皇少泽点点头,然后唐璜的电话响了,丁素素打过来的,带着哭腔说了句:“老公,不好了,刚刚医院来电话,扶桑出事了!我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太害怕了。”

    叶扶桑出事,就意味着孩子可能也出了什么事,唐璜的顿时就觉得手脚发麻,一大家子老老少少盼着呢,可千万别出什么事。他直接说了句:“我马上就到,别怕,扶桑这孩子心里很坚强,肯定不会有事的。”

    皇少泽跟着问了句:“唐叔叔,叶扶桑怎么了?”

    唐璜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暂时还不清楚,你务必联系上阿骓,让他赶紧去医院。”

    皇少泽一边给唐骓打电话,一边往人事部走,电话打通之前跟人事部主管说了句:“张姐,我有急事要临时请假,你要是不方便操作你就当我旷工。”

    不等人回答,已经直接冲了出去,唐骓的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唐骓的声音有点感冒后的鼻音,“喂?少泽,怎么了?”

    皇少泽问:“你在哪?”

    唐骓吸了吸鼻子,一边走一边说:“刚送了肉肉上学,准备回去,怎么了?”

    皇少泽说:“阿骓,你赶紧去医院,叶扶桑出事了。”

    唐骓的脑子就像被人一棍子打下来一样,突然之间就蒙了,他呼吸有点急促,半响他问:“谁?”

    皇少泽回答:“你老婆叶扶桑,赶紧去医院!”

    唐骓伸手合上电话,撒腿朝着车跑过去,“开车!去医院!快!”

    司机快速的启动车辆,唐骓的手脚发麻,甚至在微微发抖,他眼睛木木的看着前方,无意识的催道:“快点!快点!”

    车前放着一叠报纸,唐骓的视线落了上去,隐约看到大大的“唐氏”两个字,他突然探身,伸手抓了过来,司机没敢拦,唐骓拿在手里,打开一看,标题冲击着他的眼球,他伸手抓了把头发,慌乱的翻看上面的日期,果然就是最新的日期。

    他掏出手机打电话,咬牙切齿的说:“是我唐骓,给我去治一个人,具体我会让人把信息发给你,只要不闹出人命就行,你就治到他不能胡言乱语,不会胡编乱造打听老子家的事为止!老子这次就要杀鸡儆猴,你他妈要多少钱老子都给!”

    他挂了电话,抬脚对着前车座踢了一脚,骂道:“会不会开车?怎么还不到?!”

    司机哪里敢在他气头上说话,什么话没敢说,尽量快的开车。

    车在医院门口停下,还没停稳唐骓已经冲了出去,他奔跑在医院的走廊里,抓着每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追问叫叶扶桑的孕妇现在在什么地方。

    唐骓赶到的时候,门口站在一堆人,叶青铜也是气喘吁吁的在现场,他刚刚给叶宪和苏蕙也打过电话了,叶宪和苏蕙今天正准备过来,知道叶扶桑怀孕,只是都知道孕产期没到,周围照顾的人又多,压根没人想到会出事。

    丁素素坐在椅子上担心的直抹眼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晓兰也被吓的不轻,一个劲的回想:“早上扶桑姐特地给我打电话,说要看桐城日报的报纸,然后她吃了点早餐和水果,再然后她跟我说要出去散散步,还说医生让她多锻炼锻炼,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活动活动,这样便于以后生孩子……然后我们就坐在哪里,再然后她就喊我说不舒服……”

    叶青铜突然过去,抬手对着唐骓一拳就打了过去,“你满意了是不是?你满意吧?混蛋!畜生!是你害我姐的!”叶青铜自己心里也自责,如果不是他太笨不会演戏,能让他姐怀疑要报纸看吗?

    叶青铜突然发难,吓的周围的人一跳,丁素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正担心里面的人门外面已经乱成一团。

    唐骓从地上爬起来,他伸手过去拍手术室的门:“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叶青铜伸手把他拖过来,“你有病吧?我姐在里面!”

    唐骓靠在手术室门口,慢慢的坐在地上,目光怔怔的看着脏兮兮的地面,一言不发。

    丁素素也没怪叶青铜,毕竟里面躺着的人是他姐。

    叶青铜把耳朵贴在门上,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状况,所有人都心急如焚,就盼着里面能传出点动静。

    不多时,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手术助理出来:“产妇的亲属是哪位?”

    丁素素急忙过来:“我们都是!”

    医务人员改口:“我的意思是孩子的父亲是谁?”

    唐骓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来:“我!”

    医务人员看他一眼,声音没有多少波动的说:“早产了,两个男孩,其中一个情况不是很稳定,产妇平安。”

    就像专门出来通知一样,说完,医务人员重新进屋。

    唐骓呆呆的站在门口,突然伸手拍门:“让我看看我老婆!”

    里面再次没有任何声响传来,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手术室的门开了,叶扶桑被人推了出来,身边没有孩子,丁素素赶紧问:“医生,孩子呢?”

    其中一人解释:“孩子早产了一个月,有些器官还未发育完全,暂时不能抱走,需要保温箱养护。”

    两个小时后,唐家人才在保温室内看到两个小小的小家伙,又瘦又小,哥哥的体重是五斤四量,弟弟只有不到四斤,小小的两只。

    叶扶桑处于深度麻醉状态,孩子是破腹产,她开始还坚持要自己生,结果医生跟她说,如果再耽搁,孩子就危险了,她这才同意手术。

    唐骓没敢去看孩子,他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病床旁边,红着眼圈一言不发。他伸手轻轻握着她的手,心里难受的无法言语,他缓缓呼出一口气,低喃道:“对不起,对不起老婆……”

    也是在孩子出生以后,丁素素才知道叶青铜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把她儿子打了一顿,丁素素气的冲进来对着唐骓就打,声音也不敢大,就是压低声音一边打一边说:“你先害死扶桑是不是?女人怀孕本来就幸苦了,你还气她干什么呀?你自己千辛万苦求来的老婆,你不对着好就算了,怎么能气她啊?”

    唐骓一动不动,任由丁素素打,丁素素真是被唐骓气哭的,本来好好的,结果被气的早产,唐嘉敖特地过来说了,双胞胎里的小的那个已经被移到重点观察的保温箱,孩子太小了,在叶扶桑肚子里的时候多少都被哥哥欺负了,哥哥比他强壮也比他壮,本来还能有时间多吸引点营养的,结果因为妈妈的情绪波动太大,直接让他失去了这个机会。

    唐璜赶紧把丁素素拉出去:“你别在这里说,让叶扶桑休息休息。”

    丁素素被气的直抚胸口,“他像话吗?他像话吗?哪个女人知道自己怀孕生孩子的时候老公出去鬼混能高兴?”

    唐璜点点头:“我明白我明白!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丁素素也知道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的事情一团糟,叶扶桑手术完需要静养,两个孩子都在保温箱里观察,小的那个还随时有生命危险,她儿子外面还有风流债,甚至闹上了报纸头条,这以后的事有多棘手还不知道……

    叶宪和苏蕙到了下午才来,谁都没提那茬事,叶宪听说叶扶桑生了两个男孩,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他就认准了一个,他闺女又生了两个儿子,这唐家儿媳妇的位置坐的更稳了。

    叶宪想看看孙子,人家只让他在保温室的外面看了一眼,叶宪也不知道这看起来高大上的东西是什么,没敢问,心里还嘀咕有钱人家的事真多,儿子不带在妈身边,往屋子里放。

    叶扶桑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她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眼睛有点睁不开,她动了下,然后就觉察到有湿润的东西在她嘴周围拭擦,似乎在给她润唇。

    “桑桑!”

    叶扶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头也跟着动了下,那棉签跟着也追了过来,继续在她嘴上擦:“桑桑,你嘴唇太干了,我给你擦擦。”

    叶扶桑慢慢睁开眼睛,就看到唐骓的脸在她面前晃,她声音也发不出来,身上还没力气,就只能躺着任由唐骓摆布。

    唐骓眼睛通红,满脸疲惫,盯着她的眼睛看:“桑桑,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叶扶桑只是动了动,然后她重新闭上了眼睛,排斥和抗拒的意味明显。

    唐骓举着棉签的手顿在半空,然后他低声说:“报纸上的事,我可以解释。我知道你可能会不信,但是我还是想说,不是报纸上写的那样……”

    “……不用跟我说这些……”叶扶桑突然开口,声音哑的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气息弱的不行,声音几乎发不出来,“我想休息会……”叶扶桑知道孩子的事,手术过程中,她一度听到医生说“不行了不行了”,她当时被吓的想哭,什么不行了?谁不行了?然后她就听到医生说“保温箱保温箱!”

    她受了麻药之后,外界的人说什么她都听得见,只是没办法反应。

    她刚做完破腹产手术,心里憔悴,也确实不想谈那些让她更加无力的事,她现在关心的是孩子,她那两个还躺在保温箱里的孩子,现在才是她关注的重点。

    唐骓干坐在旁边,突然沉默下来,他看着叶扶桑的背影,整个人像被人掏空了一样的无力,“我知道你不想听,但是我还是要说,除了你之外,我没碰过别的女人。从来没有……”

    叶扶桑安静的闭着眼睛,脑子里浑浑噩噩的,耳边是唐骓嗡嗡的声音,没多久,她再次陷入昏睡。

    叶扶桑再醒来,唐肉肉已经被人接了过来,小家伙围着叶扶桑的病床打转,“妈妈!妈妈!肉肉看到小弟弟了。弟弟很小很小。”他兴奋的比划了一下小手,说:“弟弟只有这么大一点点,比肉肉小很多很多。妈妈,肉肉能和小弟弟当好朋友吗?”

    叶扶桑轻轻点头,“可以啊,但是肉肉是哥哥,是大孩子,所以肉肉要保护小弟弟们,知道吗?”

    唐肉肉点头:“肉肉知道,爸爸也说肉肉厉害。”

    唐肉肉好奇妈妈的肚皮怎么就憋下去了,老想掀开被子看,屋里都是照顾叶扶桑的人,唐骓被人挤在角落,他低着头坐一边发呆,眼睛盯着某个点,一动不动。

    整整一周,唐骓天天都来,唐肉肉被丁素素带回家了,唐骓晚上就和阿姨一起陪夜,他差不多一直在,就是和叶扶桑之间没说几句话。

    叶扶桑生产期的情绪一直很差,意外的生完孩子以后,情绪倒是慢慢好了起来,有唐肉肉陪着她,还有叶青铜和宫小婉带着小豌豆三天两头过来,叶青铜是真的关心叶扶桑,他现在谁都不恨,就是恨唐骓。

    叶青铜其实更觉得是自己的错,怎么他就非要跟唐骓打完架就去看他姐呢?她姐想起要报纸看,根本就是受了他的启发。但是把他姐害的早产的罪魁祸首就是唐骓,出去问问,有几个人老婆怀孕生孩子,男人还在外面花天酒地的?那就是个渣货!

    什么痴情公子?什么专情少爷?全他妈的狗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