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独占之豪门惊婚最新章节 - 第067章 找别人了!

独占之豪门惊婚 第067章 找别人了!

作者:锦衣夜行书名:独占之豪门惊婚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叶扶桑什么也没跟叶青铜说,她还真开不了口,叶青铜现在整天兴致勃勃的关心的就是他的工作,晚上回来电视也不看了,专心在网上看那些跟他工作相关的资料,买了好几本笔记簿,就是为了研究记录。

    她难不成要去破坏他好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心和干劲?

    可惜这些话跟苏蕙说不通,坚持强调工作家庭两不误,她就不想想,叶青铜现在的工作究竟是什么样的工作。

    叶青铜从来没跟叶扶桑说过他工作的内容,反正就说打杂的,叶扶桑的理解还真就是打杂,送送文件之类的东西,可叶青铜说的真是打杂,办公室用品完了他要买,还不能买贵,买贵了就是超值,同事有人想要喝咖啡,大家凑钱让他去买,公司地面脏了,而清洁员阿姨每天打扫过一遍后又脏了,他还要伸手。

    本来就是新人,又没有突然的本事,不让他干活让谁干?要不然发那份工资给闲人干嘛呢?

    叶青铜这些都没说,每天穿的光鲜的出门,到了公司就大方的挽起袖子干活,他私底下有情绪,但是当着人面还是做的挺好,让人觉得这小伙子脾气好,好说话,不像以前其他那些毕业生那样,三天就走人。

    叶扶桑心里多少有点数,叶青铜的衣服洗完大部分都是她收的,第一天收的时候是这样,三天以后收的时候就是那样,淡蓝色的衬衫,两只袖口和胸前的围着愣是被染成了灰色。

    叶扶桑什么话都没说,新人,摆脱不了的宿命,到哪新人都是这样,除非是那些特别出类拔萃的新人才跟其他人不一样,而她知道,叶青铜并不是这些天才里的一员。

    走出社会第一步,就是这个社会会磨掉新人身上锋芒毕露的棱角,把他打磨的光滑圆润。

    叶青铜衬衫旧调他也没说要买新,叶扶桑也没提出再买新的。

    姐弟俩心有灵犀的什么都没说。

    苏蕙在家里急的团团转,现在顾不上叶扶桑也顾不上丁桃,就盯着叶青铜,就好像要是错过这周,叶青铜就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老婆似得。

    她不知道可叶扶桑知道,叶青铜之所以能干干脆脆到桐城,就是因为他受了情伤,人家姑娘父母瞧不起他的家庭,出生,瞧不上他的思想,特别是他拒绝继续读研,选择工作以后,他已经知道跟对方没缘分了。

    人家是怎么说都好听的书香门第,他算什么东西?普通的农村家庭,说好听是寒门学子,按现在人常说的网络用语其实他就是凤凰男,山窝里飞出去的男凤凰。

    叶青铜不说,对方女孩不说,可对于人家父母来说,他就是那样的。

    趁早分了更好,快刀斩乱麻,那个女孩也哭的半死,本来大学里是发誓不谈恋爱的,可到底没抵挡住少男少女之间相互的好感诱惑,初恋本来就难能可贵,没想到他们是因为最原始的因素分手。

    苏蕙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也体会不到,什么难受,转个身就往的事,有什么好难受?分就分吧,重新找更好的。在现在的苏蕙眼里心里,千金小姐配给叶青铜她都看不上,她的青铜可是本科大学毕业,现在又有工作,她干嘛让青铜找个大小姐整天侍候她?

    叶扶桑这几天又不接她的电话,顺带着谁的电话都不接,家里没那么好的条件养人,还要让叶青铜毕业就准备结婚,青铜不趁着现在年轻被人折腾几年,真到了结婚的时候他要怎么养活老婆孩子老人?

    她这几天什么都不顺,新设计的稿子审核没过,苏蕙整天蹦达,叶青铜的工作也不顺利,唐骓那边还整天让她把叶青铜赶走。

    现在唐骓打电话都成子职业病了,有时间就打,拿起电话就问叶青铜的走了没,叶扶桑挂过几次电话,可每次挂完唐骓再打就是道歉认错对不起,回头老毛病继续再犯。

    叶扶桑终于被他逼的不耐烦了:“唐骓,你要是再这样闹,我就不接你电话,我还真发现新手机里面有黑名单。”

    唐骓顿时就急:“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拉黑,桑桑,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你这话说了多少次了?”叶扶桑叹气,“我还敢相信你说的?我说了,那是我弟,不是别人,我怎么可能会让陌生男人住到我家里?我自己的亲弟弟我都不能照顾,都不能让他住在我房子多余的房子里,凭什么呀?哪有这种道理的?”

    唐骓不吭声,他就是不喜欢,就是讨厌有公的生物和人比他还要靠近桑桑,他现在离她那么远,凭什么叶青铜可以住到桑桑身边?这话他不敢说,他要是说了桑桑估计又要不高兴。

    叶扶桑说:“你没话我就挂了!”

    “我有话说!”唐骓赶紧强调:“我真的有话说!”

    叶扶桑开口:“那你说。”

    于是唐骓开始说:“桑桑,我想你了。”

    听腻了,叶扶桑完全没感觉,有什么好想的,这一天一个电话,打的她都不耐烦了,还有什么好想的?“我知道了,还有呢?没有我挂了。”

    这话唐骓也听了千百遍,这一阵打电话他没做功课,一直做功课内容也重复,找不到新意桑桑还是烦,所以他就不做,这样还可以偷懒,本来这一阵的电话目的就是为了赶走叶青铜。

    “桑桑,每次都是我跟你说话,你都没有话跟我说?”唐骓突然就觉得委屈了,说好打电话的呢?怎么她就打了几个都没打,后来还是他打过去的,怎么能这样呢?

    叶扶桑直接说:“我忙,没有时间。”

    身边有个叶青铜,她肯定以自己弟弟为主。

    等挂了电话,唐骓就抱着电话发呆,桑桑说她没话跟自己说。为什么他的其他同学能抱着电话说上一晚上,就他跟桑桑没话说呢。

    唐骓一个人躺着,心情无比的难受,委屈的不得了,不高兴,真是一点都不高兴,都没话跟他说。

    唐骓又不是笨蛋,叶扶桑跟他没话说,只能说明一点,她不关心他,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要不然怎么就他整天都想着给她打电话,而她就不是这样的?

    唐骓一整天都心情不好,拉着脸,就连班上的美女过来说话他都没心情,摆摆手不耐烦的说:“没空,不去!”

    皇少泽伸手搂着他的肩膀,笑着说:“阿骓,别这样啊,难得娜妮邀请,一起去呗。不过是喝杯酒,又不是干什么别的坏事。”

    唐骓拉着小驴脸看了眼皇少泽,半响又点点头:“去就去!”又郁闷的想,反正桑桑也不管他,又给她发短信:“老子去跟女人喝酒了!”

    皇少泽和其他小五人帮成员点头:“对嘛,早就应该这样。”

    唐骓等着她的短信,一会功夫以后,果真受到了叶扶桑的短信,他迫不及待的打开:去吧,玩的高兴点。

    唐骓一伸手把手机砸在地上。

    吓的周围的人一声尖叫,皇少泽急忙对大家摆摆手:“没事,他手滑,手机摔了。”

    唐骓在他们学校和班级上都挺低调,但是他做的事就是出风头的事,比如他是学校篮球对的成员,他是篮球队里进球率最高的球员,很少有人看他抱着书本念书,可他的成绩就是优异,总能讨老师欢心,再比如他长了一张极具吸引来的脸,阳光帅气俊朗无双,笑起来的时候单纯无垢,发自内心。

    当然,他和他的篮球技术一样,打架也是他的强项,篮球场上的斗殴更是家常便饭,因为一个篮板就能跟人家打的头破血流,幸亏他不是职业球员,要不然不知道都被禁赛多少次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偏唐骓这样的爱打架的暴力男更招女生喜欢,这也是他比小五人帮其他人成员更吸引女孩的原因之一。

    对于叶扶桑不把他当回事唐骓很愤怒,琢磨了一天也没琢磨出什么来,气狠狠的跟其他人出去玩。

    不是说美女请客喝酒嘛?谁不去的是孙子!

    第二天一大早,叶扶桑在上班路上就接到唐骓的电话,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叶扶桑接起电话就听到唐骓对着电话喊着说了一句:“叶扶桑,你给老子听清楚,老子找女人了!”

    叶扶桑觉得这人一大早就发疯了,只回了一句:“哦。”

    唐骓追问:“你不难受?”

    叶扶桑皱眉:“没什么好难受的。”顿了顿又说:“对了,注意别染什么传染病就行……”

    “叶扶桑!”唐骓的声音立刻又提高了一个分贝,“老子没跟你开玩笑,老子真的找女人!”

    “我信,”叶扶桑手撑着头,淡淡的说:“记得要找那种身家清白的好女孩,这样才配得上你……”

    唐骓伸手挂了电话。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叶扶桑把手机塞到了包里。

    她说真的,虽然唐骓脾气不好喜欢打架,但是人很单纯,好女孩配他,才容易影响他往好的上面发展,纠正他一些后天养成的坏习惯。

    她不适合,她不喜欢他,更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对他。

    这个电话以后,唐骓终于消停了,接连半个月都没有骚扰她。

    叶青铜每天还是按时上班下班,接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他高兴的捧给叶扶桑看:“姐,我第一个月的工资!”

    放在一个信封里,看不出有多少钱,叶扶桑也不可能拿过来数,笑着跟他说:“嗯,第一个月的,很有纪念价值,你打算用这个买什么?”

    闻言,叶青铜敛起脸上的笑容,低头想了一会,说:“姐,我想搬出去住。”

    叶扶桑知道他心里一直有想法,送饭阿姨的表情就很伤人的自尊心,可人家什么都没说,就是那样看着他,就好像说这么大男人就跟吃软饭似得,还要自己姐姐养,有自尊心的人都受不了。

    叶扶桑没说别的,点点头:“行,那么晚上下班或者是这个周六周末去找房子,看看这小区里有没有,别搬的太远,我懒,去找你不方便。”

    叶青铜点点头,“嗯,我知道。”

    两天后就是周末,叶扶桑陪着叶青铜,她真不愿意叶青铜搬到太远的地方住,她是姐姐,就是不放心,万一被人欺负怎么办?万一沾染了一些不良恶习怎么办?所以她选择了最笨的办法,在这个小区里从第一幢楼房挨户人家问,有没有房间出租。

    一个中午问下来,两人都累个半死,没问到什么信息,两人买了点东西将就着吃了点东西,趁着休息日中午家里都有人,赶紧又挨户人家问,眼看着就要问到最后一幢楼了,还没什么效果。

    叶青铜拉拉叶扶桑:“姐,要不然算了,我到其他小区也一样,大不了我以后经常来看你,你不过去就行。”

    叶扶桑摇头:“不是还有一幢房子,就不信我们运气怎么不好,这多户人家,连出租房屋的都没有。”

    叶扶桑本意是找合租的,就是套房立马几个房间单独出租,叶青铜不太想和人家合租,以前在宿舍是运气好,大家性格都不讲究,能相处的好,其他宿舍那些处不好的,猪头都打成狗头了,动刀进医院的都有。

    叶青铜其实是不够自信,有点害怕跟人相处,如果人家跟他一样惨,他不愿意有同病相怜这种感觉,如果人家比他好,他心里会失衡,他怕自己最后变的不是自己。

    这是毕业生摆脱不了的命运,好的春风得意,差的自卑沉默。他现在不好,所以他自卑,不想跟人接触,公司里的那些人,每个人都比他强,他已经差到了底,他不想让外面更多的人知道他现在的狼狈。

    一个正准备上楼的老太太端着刚择好的菜进来,打量了他们一眼:“不是这个楼的吧?”

    叶扶桑赶紧笑笑,说:“阿姨真厉害,竟然能看出我们不是这个楼的。我是隔壁楼上,到这里来问问有没有房子出租,想帮我弟弟找房子,刚毕业的学生,没多少钱,想找个便宜的。我们这就走。”

    叶青铜低着头,有点尴尬,因为他姐说道这些都有点那个,让他觉得自己很丢脸。

    叶扶桑没想那么多,她多说一句,就能让对方多知道一点信息,不定就有合适的房源。

    老太太上楼的脚步停下:“小伙子一个人住?要便宜的?”她走下来,“我们家有个不用的小车库,要不要看看?”

    叶扶桑喜道:“能带我们看看吗?”

    老太太往楼上指了指,“等我下,我去把菜拿上去。”

    姐弟俩在楼下等,叶青铜偷偷问:“姐,车库一般是在一楼吧?”

    “肯定啊,”叶扶桑示意他不着急:“我们先去看看,看不上就算。”

    一会功夫以后,老太太手里拿了一把钥匙从楼上下来,“就在后面,绕过去就是。”

    出了楼房,绕过到楼后面,有一排木门,有的是锁起来有的是住了人的,老太太走到一个落满灰尘的地方门跟前,打开门,立马一股霉味扑面而来,老太太自己也闻到了,不好意思的说:“一年多没用了,我儿子媳妇搬走以后就没用上,我一个老太婆又不会骑车,这车库小,也不值得去找中介挂着出租,就一直空着。”

    叶扶桑皱着眉头,跟叶青铜摇摇头,这霉味这么大哪能住人呢?

    叶青铜探头进去看了看,除了水管连着水龙头和水池外,别的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问:“阿姨,这车库多少钱一个月?”

    老太太自己顺手一指,“人家那边都是五六百一个月……”

    叶扶桑过去人家那边看了一眼,回来说:“他们那有马桶空调,里面都是全的……这还得自己买床买桌子。”

    老太太自己也知道啊,这里什么都没有,当然不能跟人家比:“我这确实旧了点,打扫打扫也挺好。你要想住,不多要,就给两百五吧。”

    叶青铜觉得挺便宜,刚要开口答应,叶扶桑拉了他一把,她捏着鼻子探头看了看,“阿姨,两百行吗?我跟我弟都是外地在这打工的,他又刚毕业,实在没钱,两百行吗?这房租下,我们还得往里面填东西。又得花钱,工资本来就少的可怜,再花钱,吃饭都成问题了……”

    叶青铜顺势跟着说:“阿姨,便宜点吧。本来我们都不打算在这找,碰上您了就是缘分,我现在都是吃我姐那点工资,我一个大男人……您就少点行吗?”

    结果老太太很大方的点头,“小伙子会说话,碰上就是缘分,刚毕业的孩子不容易,两百就两百,我又不指望靠这房租过日子。”

    付三押一,叶扶桑给了她一百块钱订金,叶青铜第一个月的工资压根不够付房租的,叶扶桑帮他垫了房租,拿下去给了老太太八百块钱,姐弟俩开始在小车库俩打扫。

    叶扶桑就差跪在地上擦水泥地了,她一边擦一边说:“青铜,这房子小,还没有厕所,不能买东西多,就买张床和小的布衣柜,不穿的衣服放姐姐那……”

    叶青铜正把洗出来的泥水往外扫,嘴里说了句:“姐,还有桌子也要,要放电脑。”

    叶扶桑想了想,“要不把你现在住的小房间里到东西搬过来?这样就什么都不用买了。”

    叶青铜摇摇头:“那是跟家里一套搭配的,搬过来多浪费?这屋子里不要太好的东西,”他伸手拽了拽门锁:“这门也不安全,放值钱的东西也怕被人偷,破东西谁要?”

    想想也是,叶扶桑点点头:“那就听你的。”

    小车库打扫好,叶扶桑又把自己之前卧室里用的那些剩余的墙纸都拿过来,在周边贴了一圈,一直把门打开晾味道,反正现在里面空空的,还潮湿,也没什么东西怕丢,又出去买床。

    叶青铜为了省钱什么都要买旧的,叶扶桑叹气:“青铜,你不用为了省钱,我好歹还有,没到那地步呢。你就当姐姐愿意借给你的就行。”

    叶青铜在前面走,嘴里说:“我都借了你房租,怎么买东西的钱还要借你的?再说这些东西我也不打算以后带走,旧的扔了不心疼。”他回头,笑的阳光:“姐,你别指望我一年以后还是这样啊,我总的混的更好才行吧?”

    叶扶桑没办法,笑着点头:“好,你说了算。”

    二手的东西不好买,两人转了一圈到处找,只找到一家新店,愣是没找到买二手的东西,叶扶桑摊手笑:“青铜,这可不是姐姐不听你话,这是实在没办法。”

    叶扶桑在一个小店买的床和一张桌子,质量当然算不上多好,只能说将就用。

    塞进去以后小车库立马显得有人气了,地面晾干墙纸也贴起来,看着还挺温馨,最起码比叶扶桑当初在外面住的时候要好,那时候她只有一个人,高婧还没买房,她就只能一个人租车库,连帮忙的人都没有。

    周末两天的时间,终于把叶青铜的住处弄好,两人回到楼上洗了澡睡了一觉。

    叶青铜想现在就搬过去,叶扶桑觉得里面的味道还没三尽,买了一盆植物放在里面,坚持让他下个星期再入住。下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开门透气,晚上到叶扶桑这里吃饭睡觉,那小房间里的味道总算少了不少。

    叶青铜自己有时间就闷不吭声的把东西一点一点拿过去,反正他东西也不多,被子褥子都是叶扶桑原本就有的,其他东西也不用买。

    只是后期又添了电热水壶和保温袋,现在天气冷,又没有暖气,叶扶桑也没开始就买那么多,而是一点点添进去的,这样循序渐进,叶青铜也没过大的反应,温水煮青蛙似得,没感觉了。

    叶青铜的住宿问题就只能先这样,叶扶桑自己做自己的事,工作的事只能自己去解决。

    叶青铜第一个月的工资,都用来吃饭了,男孩子吃饭多,他的一半钱都花在吃饭上,人家其他人都是家里带饭的,他没办法带,就只能自己买。

    而知道赚钱难的叶青铜在发现自己工资全花在吃饭上以后,也知道开始省钱。

    叶青铜这个年纪虽说不是长身体的的时候,可他年轻,而且本身运动量大吃的也多,叶扶桑发觉以后,自然而然就担心了。

    她在网上查看了下桐城的公交路线,发现公司门前的公交车站离叶青铜的公司附近的站台有七站路,上车以后到下车,一共才十五分钟,就算等车要十分钟,一共也才四十五分钟。

    这时间对她来说足够充分,她想给叶青铜送饭,这种事是她照顾弟弟,她也不好意思让赵司机跑腿,再说赵司机人也要吃饭的。

    她挑了个中午,给叶青铜发了个短信,让他先别吃饭,得到叶青铜的回复以后她就直接实行了。

    早上去公司的时候带了一个饭盒,时间一到她就去吃饭,打了双份饭,吃完了就出发,第一天运气还行,到了站台没两分钟她等的车就来了,中午人少车顺,只花了十三分钟,她在车上算着站台,还有一个站台的时候给叶青铜发短信,她刚下车就看到叶青铜从公司里面跑了出来,有点傻眼的看着叶扶桑问:“姐?你怎么来了?”

    叶扶桑把饭盒送到他手里:“给你送点吃的,我公司的饭,好吃又便宜。”

    叶青铜愣愣的捧着饭,低着头,半天没说一句话,叶扶桑伸手推了他一把:“去吃饭吧,傻站着干什么?你新人,别让人说你。”

    叶青铜抿嘴,“姐,不用你给送……”

    叶扶桑笑道:“你以为我白送的啊?要给饭钱的。猜这顿饭多少钱?”叶扶桑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指:“一共才八块。不能白吃,记得跟我月结。”

    叶青铜低着头点点,吸了吸鼻涕说:“嗯,月结……”

    叶扶桑伸手楼主他,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啥,怎么还哭起来了呢?被我感动了吧?你别感动,我这以后可是指望回本的,千万别让我失望,知不知道?”

    叶青铜连连点头:“知道,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叶青铜不知道别人的姐姐是不是都是这样的,反正他知道他姐对他好,从小到大都好。

    叶扶桑自己其实没什么感觉,从小一块长大的,她比叶青铜大两岁,总归会照看到,感情自然是有的,而且叶青铜从小就没有什么恶习长的眉清目秀很招人喜欢,姐弟俩相处的很好,叶扶桑也很喜欢他,小时候出门人家给东西吃,她也会让给他。

    和叶扶桑说话说的有点晚,叶青铜吃饭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吃过了,只有三三两两在餐厅里用餐,他的饭还有温度,他也没热,直接坐下来吃,人家看他带饭,就笑着问:“哎,小叶也还带饭了?”

    叶青铜抬头,抹掉脸上的米粒笑嘻嘻的说:“不是,是我姐给我送过来的。”

    同事好奇:“小叶还有姐呢?”

    叶青铜还是笑眯眯的:“有啊,我姐可漂亮了。”

    他这样说,人家又没看到真漂亮还是假漂亮,也就是听听,“那下次让你姐过来溜溜,让我们见识见识。”

    叶青铜笑笑继续吃,吃完了自己把饭盒冲了下装好,晚上下班要带回去,刚打算坐下休息一会,那边有人举着胳膊喊:“哎,那个新来的小叶!”

    叶青铜立马笑嘻嘻的跑过去:“刘哥,什么事您尽避开口。”

    几个年轻人凑齐钱塞到他手里:“去帮我们买几杯咖啡回来,下午还有大战,犯困了可就赔了,喝点咖啡提提神,都要原味的,不用你记种类。”

    叶青铜摇了摇钱,麻溜的答应,临走还往四周问了一圈:“还有谁要?我一起帮捎来,不过零钱自备哈。”

    同样是一个公司的同事,人家做的是正经事,他干的全是打杂的活,什么时候能转正还是未知数。

    叶扶桑到公司以后还有十分钟时间休息,顿时觉得满足了,最起码,能帮青铜省一大笔开支。

    至于唐骓,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打电话过来,叶扶桑也没觉得有什么妥不妥当的,他那样年轻,在外面就应该认识其他和他般配的年轻女孩,跟她算怎么回事?

    她不信唐骓心里没数,她根本就没打算跟他发展到结婚那步,如果唐骓能在他回国之前找的自己喜欢的女孩,那最好不过。

    只是,叶扶桑这个想法没有机会维持很久,电话断了联系的两个月后,叶扶桑重新接到了唐骓的电话。

    她看着屏幕上唐骓的名字一直在震动,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起来:“喂。”

    唐骓在电话里说话有点含糊不清,说了一长串的英语,叶扶桑一句都没听懂,“唐骓?你说中文吧,我听不懂。”

    结果唐骓开口冒出的还是一长串的英语,虽然没听懂他说的话,不过叶扶桑听出来他似乎喝了酒,时不时的吸鼻涕,就跟刚刚大哭了一场似得。

    叶扶桑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唐骓,你喝酒了?”

    话筒里冒出来的还是流利的英语,就在叶扶桑打算挂电话的时候,话筒那端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跟着皇少泽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喝醉了。”

    叶扶桑沉默了一下,才说:“那我先挂了。”

    “叶扶桑,”皇少泽突然嗤笑一声,说:“你矫情什么呢?”

    叶扶桑没搭话,只说:“我先挂了。”说着,她伸手挂了电话。

    结果唐骓的手机跟着就响起,她拿在手里,扭头看向窗外,伸手按了不接,不等再次打过来,直接关机。

    半秒钟后,另外的旧手机却又响了起来,再看还是唐骓的名字,她伸手按了挂断以后,手机再次响起,她接听放到耳边,直接问:“你到底想说什么?说吧!”

    皇少泽冷笑:“我想说什么?很简单,别跟唐骓玩心眼矫情的要死,他现在确实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别他妈给我玩那些有的没的,装什么高贵冷艳?说白了还不是出来卖的?你要真有骨气,就有骨气到底,你选他就尽职到底,要不然当初就别跟他指望,你现在算怎么回事?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课不上了,天天抱电话等你打过来,喝酒喝的进了两趟医院……”

    “跟我有什么关心?”叶扶桑问:“我让他喝酒了?我让他等我电话了?我就是喜欢矫情,就是喜欢装高贵冷艳。就算是卖的,也不想卖给他!如果可以选,我一定不会选他,他比谁都知道为什么。我认识你吗?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对我指手划脚?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从今天开始,只要是你们那边的电话,我都不会接,唐骓就算死在国外,跟我都没关系!”

    伸手狠狠挂断电话,叶扶桑憋在心口的那股气呼不出来,眼泪却低头那口气流了出来,一滴滴滚下脸颊,被气的胸口发闷,一句话都说不出。

    赌气的拿起两个手机,把那部新手机直接调成静音,往衣柜的角落里一扔,跟着又把旧手机拿出来,气狠狠的把里面跟唐骓有关的人联系方式全部删除,也直接调成静音,谁打电话过来都不接!

    做完这些,她翻身趴在床上,一边使劲捶床,一边放声嚎啕大哭。

    一个人哭了有十几分钟,觉得心里舒服了才坐起来,到洗手间一看自己眼睛红红的,赶紧低头洗脸,一会青铜肯定要过来。

    送饭阿姨过来的时候叶扶桑把她喊住,直接开口:“阿姨,我跟您说件事。以后您别给我送饭了,我还有弟弟在,我以后一起带他出去吃就行,您也没道理一直给我送饭,唐骓又不在,所以以后您别送了,您回去打个招呼,多谢您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照顾,但是我真的很困扰,我不知道是应该自己一个人吃,还是不吃,我弟弟跟您半点关系都没有,您之前给送了我都不好意思,如今他不在这住……”

    反正关系就是这样,她也不可能让他们再送叶青铜的饭,说不过去,可让她自己吃好的,叶青铜每天大饼油条,她舍不得,只有她每天带着他一起吃饭,他才能吃的好还不用花太多的钱。

    送饭阿姨见她眼圈通红,好像刚哭过,也没说的别,点点头:“那行,我回去打个招呼看看……”

    “阿姨,”叶扶桑笑笑:“您要不介意,把钥匙还给我就行,这样免得您下次再跑一趟。”她拿起饭盒倒进盘子了,把饭盒洗干净送到送饭阿姨手里:“阿姨,您别生气,我一直不敢说就是怕您生气。”

    送饭阿姨笑笑,她本来就是替人打工的,回去说一声就行:“没事,你这样直接说出来反倒好,不然我也不知道。”

    到底是把人送走了,想到以后自己家没外人出入她就一阵放松,虽说这样对不起送饭阿姨,可她真的接受不了叶青铜住在自己姐姐还要看别人的脸色。

    外面传来爬楼梯的快速又矫健的脚步声,一听那脚步声就知道是叶青铜,年轻运动阳光,敲门:“姐!”

    叶扶桑去到自己屋里把边框眼镜戴上,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开门:“来了!”

    叶青铜进门,看她还戴着眼睛,惊讶:“姐,你什么时候还戴眼镜了?”

    叶扶桑笑笑:“晚上在家画图的时候我会带,其他时间没戴,难道你还第一次见?”

    叶青铜承认:“我还真第一次见。”自己拿了饭盒去洗,“姐,你送饭到我那,要多少时间?”

    叶扶桑说了自己算出来的时间,见他一脸愧疚,不由安抚道:“这什么表情啊?我是你姐,我不疼你谁疼你?你以为我辛苦?拉倒吧,我本来中午也要消消食,你说我天天画图设计,中午还要对电脑,我总得要活动啊?”

    叶青铜还是没吭声,最后他握拳站起来:“我以后,一定要当我姐的靠山。”

    毕竟是年轻人,姐弟俩感情好又没代沟,叶扶桑比苏蕙更让叶青铜喜欢,特别是在他叛逆期的时候,给了他最多帮助的是叶扶桑,而不是苏蕙又哭又喊的叫骂声。

    儿子总会嫌老娘唠叨烦尽说些没营养的话,叶青铜正是最年轻又最怕被人翻的时候,苏蕙因为他伤透了心叶青铜也没什么感觉,倒不是有没有良心,而是每个男孩子差不多都会这样,只不过有人会隐藏,有的人很外显。

    姐弟俩吃完饭,叶青铜急吼吼要回自己那,其实他就是要回去看书和操练实战技巧的。

    叶扶桑不留他,等他走了自己在网上搜索菜谱,决定从明天晚上开始,她要开始学做菜,这样以后她弟和她就会有饭吃,而不是一直在外面买,吃一肚子的地沟油。

    赵司机还是如常的出现在她楼下,下班以后又请赵司机去了趟书店,买了一本菜谱带回去,赵司机跟她开玩笑:“叶小姐这是打算改行了?还专门买书?”

    叶扶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总的学着做,不然以后饿死怎么办?”

    因为去了书店,回来就有点晚了,冬季天黑的快,正是天暗路灯却没亮的时候,赵司机却在小区门口把车停了下来,叶扶桑奇怪:“今天小区不让车进?”

    “不是,”赵司机疑疑惑惑的说:“叶小姐,那边站着的,是不是小少爷?”

    叶扶桑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下才知道他说的是唐骓,四处看了看,问:“哪呢?”

    赵司机伸手一指,小区大门口的位置站着两个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一个靠墙站着,一个笔直的站在接近大门的位置,车灯打过去,还能看到他嘴里呼出的热气。

    赵司机仔细看了看,顿时惊讶的说:“叶小姐,还真是小少爷和皇少爷两个人!”

    “叶小姐,请下车!”他赶紧下车拉开车门,叶扶桑只能下车。

    她刚下车,唐骓扭头就认出来,抬脚朝她奔了过来:“桑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