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腹黑王爷的天价弃妃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六十八章北堂妍蕾的挑衅,下跪求饶

腹黑王爷的天价弃妃 第一百六十八章北堂妍蕾的挑衅,下跪求饶

作者:南湖微风书名:腹黑王爷的天价弃妃类别:穿越小说
    跑到门外的时候,她眼尖的看到客栈的掌柜和小二警惕的守在一楼门口,浑身散发着冷然肃杀之气,和之前的热情谦卑判若两人,她这时候总算明白了,娄飒早就算好了在这里设计她。

    她狠狠心,转身朝着楼上雅间跑去,从娄飒的口袋里找到她的发簪,将里面的毒药弄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朝着楼下跑去。

    “站住!”

    乔装易容的凤一和凤二长剑掏出来厉声喝道,不让钟晴出去,钟晴脸上流露出怯懦的样子,眼睛里溢满了泪水,“楼上的男人昏过去了,你们快点去请大夫啊,会出人命的。”

    那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趁着这个分神,她将药粉直接洒在了凤一和凤二的眼睛里,只听见嗷的一声痛苦的惨叫,两人眼睛里冒出了紫黑色的血,狼狈的捂着眼睛乱窜,钟晴已经趁着这个时候飞快的跑了出去,顾不得外面的倾盆大雨,解开马厩里的缰绳,翻身上马以最快的速度在雨幕里狂奔,直直的朝着京城的方向赶去。

    此时皇宫里,南宫墨被南枫叫到了一旁,在他的耳畔说了两句什么,南宫墨眼睛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像是要将南枫撕了一样,“你们怎能能将她弄丢了,怎么可以!”

    “是属下的疏忽,求王爷恕罪。”

    南枫愧疚得差点自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南宫墨忏悔。

    “让碧落阁所有的杀手出动,不管花费怎样的代价,一定要将她安然无恙的带回来,她若是有什么差池,你们也不要活了!”

    南宫墨残酷寒冷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冒出来一样,让人遍体生寒。

    南枫不敢再耽搁,爬起来去找人去了。

    南宫墨忍着锥心刺骨般的疼痛,回到御书房里,沉声对皇上说道,“皇上交代微臣的事情微臣一定竭尽全力做好,微臣现在有些急事需要暂且离开,请皇上恩准。”

    难得看到这个外甥眼睛里布满了焦灼和担忧,上官青挥了挥手,“那你先去吧,等你解决好了再回来。”

    南宫墨飞快的应了一声是,脚步凌乱的朝着御书房外面走去,忧心如焚,在心底默默的说道,“晴儿,你一定不要有事,一定等我!”

    “父皇,儿臣也先告辞了。”上官锦看到南宫墨失魂落魄的样子,一猜就猜到了他为什么会这样,也急忙向皇上告辞,追了上去。

    “南宫墨,是不是钟晴出了什么事情?”

    上官锦的眼睛里有着浓得化不开的忧虑,颤抖着问道。

    “让开!”南宫墨哪里有心情理会上官锦,直接从上官锦的身边绕了过去,却被上官锦拦住了,“你告诉我,是不是钟晴的事情?她究竟怎么了?”

    “你让开!”

    南宫墨浑身笼罩着波涛诡谲的气势,不客气的将上官锦推到一边,足尖点地施展轻功朝着前面跑去。

    上官锦不甘示弱的追了上去,在南宫墨骑马朝着睿亲王府狂奔的时候,也穷追不舍。

    “王爷!”管家看到南宫墨被雨淋得全身都湿透了,整个人却像恶魔一样,心里不由得咯噔一跳。

    “王妃回来了吗?”

    “还没有。”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到自家主子的脸更加黑了,两腿一哆嗦,差点倒在地上,娘呀,王爷这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召集所有的死士跟本王过来!”

    管家战战兢兢的领了命令下去了,上官锦这时候才听出来了一些门道,瞪着南宫墨咬牙切齿的怒道,“钟晴失踪了是不是?南宫墨你究竟是怎么照顾她的,怎么能让她失踪了?”

    “你闭嘴,钟晴是我的妻子,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麻烦你让开,不要来档我的道!”南宫墨快步走进王府里,很快就带着死士骑着马朝着京城郊外的方向赶去,一颗心紧紧的揪成一团,“晴儿,你一定要等着我。”

    整个京城,以及由熙瑶公主安葬的陵墓为中心四处发散的地方,都被南宫墨的死士和碧落阁的杀手全力出击了。

    南宫墨带着人赶往钟晴失踪的客栈途中时,看到骑在马上瑟瑟发抖,浑身都被雨水湿透了的妻子,吓得差点从马上摔倒下来,“晴儿。”

    钟晴握着缰绳,在雨幕中怔怔的看着几丈开外的男人,温热的泪水忽然涌上心头,将她的视线都模糊了。

    南宫墨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样子,翻身下马,直接将她抱在怀里,像失而复得的宝贝。

    钟晴整个人松懈了下来,嘴唇不停的哆嗦着,“墨,带我回家,现在就带我回去。”

    南宫墨抱着瑟瑟发抖的妻子,马鞭拍了一下马儿,直直的朝着睿亲王赶去,以最快的时间回到了家里。

    再次泡在温热的水里,钟晴埋藏在心里的恐惧终于慢慢沉淀了下来,惨白的脸也多了一丝血色。

    南宫墨帮她找了干净的衣裳过来,跳进浴池里按着她,让她贴在他的胸前,用景控股颤抖的声音说道,“晴儿,你真是吓死我了。”

    “墨,那个男人真的来了。”钟晴闭着眼睛,从嘴里吐出来的话语却是那么寒冷,寒冷之中又带着深刻的痛恨。

    南宫墨身体一僵,却什么话都没有说,深邃的瞳孔里一片幽寒,静静的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真是好笑,他竟然说他最爱的是我,不能没有我,想让我回到他的身边。”

    钟晴嘴角嘲弄的弧度是那么的强烈,“他怎么能厚颜无耻到这样的境地,在害我丧命之后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呸!”

    她睁开眼睛之后,南宫墨直直的看了她半晌,最终说道,“他若是敢再纠缠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晴儿,我派人去那间客栈里看过了,可惜都已经人去楼空,没有人再留在那里。那个男人的画像你能画出来吗?”

    南宫墨握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涨,敢觊觎他的女人,简直是找死。

    “画倒是可以画出来,可是我不敢保证那是他在这里最真实的样子。他和我一样是学医的,医术和我不相上下,当时的情况又太紧急,我没有看清楚他究竟有没有易容过。”

    钟晴会想到那双志在必得的眼睛,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娄飒,他在这里究竟是怎样的身份,从他的衣着和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那种气势,看得出来应该是出自世家贵族的,只是不知道是怎样的人家。

    “这一次真是吓死我了,以后我再也不敢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了。如果我有事,你就待在王府里好吗?”

    南宫墨不敢想象,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把她掳去了,那他要怎么办。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轻举妄动的。”钟晴轻声的应道,她也害怕了,关键娄飒在暗,他们在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大意,这一次差点被掳走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

    南宫墨不再说话,帮她梳理长长的头发,等到浴池里的水凉得差不多了,直接将她抱起来用毛毯裹着,亲自帮她换上了干净的衣衫,弄得她脸烧得通红。

    一切弄完了之后,他又拿着毛巾帮她将头发擦干净了,抱着她到床上坐好,才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端进来,“喝点姜汤去去寒。”

    钟晴听话的端过碗将那碗火辣辣的汤水给灌了下去,全身冒汗的躺在床上。

    南宫墨脱了鞋翻身上床,怜惜的将她抱在怀里,“这两天南渊,西凉,海国的使者就要进京参加皇上的寿宴,等过完寿辰之后,我们就去江南吧。”

    “好。”钟晴轻声应道,京城她也有点待腻了,想要离开这里,更何况,她不知道娄飒那个混蛋藏身在哪里,若是她们动身前往江南,或许可以来个引蛇出洞。

    “墨,你觉得娄飒会是谁?他现在究竟藏身在云国的哪个角落里?”钟晴蹙着眉问道。南宫墨的人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找到他,那就说明他一定是经过易容了。更何况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从客栈里面离开,并且完全没有留下蛛丝马迹,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这件事情你交给我,我一定将那个男人引出来,以前他伤害你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他算账呢,他还敢从我的身边抢走你,是可忍孰不可忍!”南宫墨真是快要气疯了,若不是钟晴的血也是剧毒,趁着那个男人不备摆了他一道,现在晴儿说不定被他掳到哪里去了,让他再也找不到。

    钟晴担忧的看着南宫墨,想了想,她说道,“墨,想办法让人将轰天雷和火枪的威力弄得厉害一些,随时多准备一些。娄飒那个男人做事情从来都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而且心机深沉,稍微不慎就能中了他的计,你一定要小心谨慎。等明天我多弄一些毒药暗器给你带着防身。”

    南宫墨将她搂得更加紧密,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晴儿,我一定能够保护好自己,同时也能保护好你,你不用担心。今天折腾了一天,你也累坏了吧,睡吧。”

    钟晴靠在让她安心的怀抱里,困意阵阵袭来,她忍不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深沉,雨也渐渐的停了下来,一间客栈里,凤一和凤二的眼睛被纱布包着,狼狈的跪在地上,北堂逸清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恨不得弄死这两个没有脑子的混蛋,“等眼睛好了就去受罚吧。”

    “是,主子。”

    两人如蒙大赦的松了一口气,赶紧退了下去。

    北堂逸清,也就是娄飒脸上忽然浮起了强烈的痛苦,眉头紧紧皱着,捂着心口的位置,噗的一声吐出了大口的鲜血来,血管里的血液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烧得他痛苦得恨不得死去。

    钟晴看来真的是对他恨之入骨啊,竟然用这样的毒药对付他,若不是他这两年吃了不少解毒丹,让身体能够抗拒了不少毒药,恐怕早在客栈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就在这时,客栈的门咚咚的响了起来,娄飒咬着牙硬生生的将喉咙里腥甜的血给咽了回去,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进来。”

    “王爷,被剧毒折磨的滋味怎么样,好不好受?”

    妖娆妩媚的女人扭着纤细的腰肢走了过来,朝着他暧昧的笑了笑,甜腻的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徐莲香,少在本王面前搔首弄姿。”

    娄飒一张脸沉了下来,丝毫不掩饰他的嫌恶。

    “早就跟你说过了,钟晴是鬼门谷圣女的女儿,你对付她一定不能大意,现在着了她的道了吧。你现在中了剧毒,她如果不心甘情愿,根本没有办法解开。”

    鬼门谷长老的女儿徐莲香正经起来,想到钟晴的暗器落在她的身上,让她饱受折磨了那么久,她恨不得将钟晴杀了。

    “这就不牢你费心了,你们只要听从本王的差遣就好了,你放心,答应你的本王绝对会做到,到时候钟晴掌握的所有鬼门谷毒药和解药的药方,都会落到你手里,你想要将鬼门谷发扬光大,本王也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娄飒转过身去淡淡的说道,“你们想办法对付南宫墨就好了。”

    “那我就等待王爷,不对,王爷现在已经荣升为太子殿下了,祝太子殿下早日抱得美人归。”徐莲香笑语嫣然,将鬼门谷珍贵的药材摆放在了桌子上,“这些是殿下需要的,放在这里了,祝殿下好运。”

    徐莲香说完直直的走了出去,眼底却闪过狠戾的光芒,钟晴害得她承受了那么多,她也一定会让那个女人吃尽苦头才行。

    娄飒从那些药材里捡了一些扔进了药炉里,自己煎药起来,钟晴嫌恶的面容在一起浮现在眼前,让他心里一阵刺痛,他咬着牙在心里默默的说道,晴晴,你现在痛恨我不要紧,是我伤害你在前,你任性我能够包容,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来,到时候再也没有伤害,让我们相爱一辈子。

    他煎好了药,将难喝的药硬生生的灌进了肚子里,笃笃的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进来。”

    “殿下,皇上的密信。”

    娄飒接过信,让暗卫退了下去,然后打开信看了起来,嘴角勾起轻蔑的笑容,西凉皇倒是很大的野心,竟然想要将云国吞并了,为废掉的太子报仇,想要称霸天下。只是他有那个能力吗,当真以为他真的那么好控制摆布的吗?如果从南宫墨手里抢到了钟晴,他倒是可以考虑一番。

    看完了信,他直接放在火上燃烧了起来,很快就化成了灰烬,明天,明面上西凉的使者就进京了,他也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云国皇宫的接风洗尘宴会上。

    想到又可以看到心心念念的钟晴,娄飒寒冷的脸上流露出少许的柔情。晴晴,不管你现在有多么恨我,到最后你一定会是我的,我们才是最契合的爱人,夫妻。

    翌日,南渊,西凉,海国的使者同时进京,南宫墨和上官衡负责接待所有的使者在各国的行馆安顿下来。

    晚上的时候,云国皇上在宫里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欢迎各国使者的到来。

    太子上官霖不在,上官衡,上官锦,和南宫墨陪同皇上出席宴会。悦耳的丝竹声响起,舞姬们踩着热烈的节拍,跳起了优美的舞蹈,欢迎来自各国的使者。

    西凉的使者有北堂逸清,公主北堂妍蕾,北堂妍月,四皇子北堂逸荣,护送他们出席的是大将军黄同,大国师白萧。

    海国的使者里面有海刹同父异母的王爷海陵,大祭司唐龙,丞相的女儿楚夏夏,九门提督的女儿杨依依。

    南渊的使者是太子安远,向家的当家人向浩渺和名门望族的游家公子游宏朗,京城的第一美人周素素。

    一曲终了,云国皇上上官青脸上挂着温和得体的微笑,朗声说道,“各位远道而来,朕心里实在是非常高兴,祝各国使臣在云国的这段时日过得开心,尽情的体验云国的风土人情,享受云国的美食。”

    美酒飘香,精致又冒着热气的菜肴源源不断的端了上来,整个太和殿一派热闹,构成了欢乐的海洋。

    北堂妍蕾敏感的察觉到旁边的新任太子若有似无的目光落在钟晴的身上,心里不由得轻笑出声,靠近他的耳畔嘲讽的说道,“太子皇兄莫非看上了南宫墨的女人了?如果真看上了,倒不妨想办法把她带回西凉当侧妃或者侍妾,想必父皇应该也没话说的。”

    她想到就是这个女人狠狠的挫伤了她的颜面,害得她回到西凉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就恨得连杀了钟晴的心都有了,这次她之所以前来,就是想让钟晴失去所有,成为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北堂逸清笑容没有一丝温度,就那么瞪着北堂妍蕾,“你自己技不如人,怪得了谁呢?有本事赢过她啊,这样面子里子都找回来了,你觉得怎么样?”

    “你等着瞧,我绝对会让她讨不了好。”

    北堂妍蕾磨着牙恨恨的说道,忽然猛的站了起来,浅笑盈盈的说道,“皇上,素来听说睿亲王妃名动天下,才貌双全,是不可多得的奇女子,不知道本公主有没有机会和王妃来一场比试?天下盛会的时候本公主输在了王妃的手里,可是心里依然很不服气,想要再来一局,如果这一局本公主再输,我也心服口服。”

    她说完,明媚如水的目光落在钟晴的身上,带着些许调皮的意味,“王妃,不知道能不能再和你比试一场?”

    上官语欢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个女人是存心来捣乱的吧。

    钟晴从北堂妍蕾带笑的目光下捕捉到了蚀骨的恨意,她轻笑出了声音,真是好笑,以前是手下败将,难道一年过去了,她就能反败为胜吗?

    “不知道公主想比什么呢?”

    她温婉的开口问道,像是没有察觉到北堂妍蕾的敌意。

    “骑马!这一次西凉送给云国皇上的礼物里面就有一项是十匹汗血宝马,本公主从中挑选出三匹,睿亲王妃从云国的宝马里面挑选出三匹,和本公主比试,看究竟谁赢?王妃意下如何?”

    北堂妍蕾微微挑起下颚,带着骄傲的味道。

    “既然是比赛,就应该有赌注。皇上,西凉怀着很大的诚意和云国联姻,您和吾皇通信之中,也强烈透露出想要和西凉开放边境贸易,互通往来,让两国维持和平。本公主在这里斗胆和皇上请求,若是本公主赢了,本公主要以平妻的身份嫁给睿亲王。”

    钟晴听到那些嚣张的话语,只觉得一阵阵好笑,毫不客气的戳她的心肺,“妍蕾公主,难道你想嫁给睿亲王,就能嫁吗?你怎么没有问问,睿亲王愿不愿意娶你?”

    想跟她抢男人,先照照镜子看看有没有那个资格。

    南宫墨幽深的眼眸淡淡的扫了北堂妍蕾一眼,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本王不愿意!”

    北堂妍蕾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拒绝,艳丽妩媚的脸青一阵紫一阵,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所以很抱歉了公主,我家王爷并不想娶你为妻呢,估计你的愿望要落空了。”钟晴笑眯眯的说道,想把她当成软柿子捏,她算是找错人了。

    北堂逸清站了起来,俊美如玉的脸上带着清风明月般的笑容,朝着皇上和南宫墨拱了拱手,略带歉意的说道,“皇妹年幼,做事情难免考虑欠佳,还请皇上和睿亲王不要放在心上。”

    “无妨。”皇上大度的说道,对于这种丫头的挑衅,他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不过,皇妹在西凉的时候心心念念一直想要和睿亲王妃比试一番,整个人都快要走火入魔了,在下真的很担心她会不会憋出病来。所以,皇上看在她执念这么深的份上,能否成全了她的一番心意?”

    北堂逸清温文有礼,风度翩翩,一副爱护妹妹,对她的精神担心至极的样子,若是钟晴再拒绝,就是太过冷血无情了。

    “如果我赢了如何,如果她赢了又如何?”钟晴可不是那么容易上套的,淡淡的问道。那个女人分明是来找茬的,她若是笑嘻嘻的把脸凑上去让她打,自己岂不是脑子坏了?

    “王妃赢了,西凉愿意为云国送一百匹天蚕丝制成的绸缎。”

    北堂妍蕾率先开口说道,挑衅的说道,“为云国争光,王妃该不会是胆怯了不敢了吧?”

    “那如果公主赢了呢?”钟晴再次问道。

    “本公主如果赢了,请王妃向我下跪!”北堂妍蕾眼底迸射出寒冷的光芒,恨意在心底酝酿灼烧着,她当初承受的屈辱,也要让钟晴这个贱女人尝一遍。

    而且,只要钟晴这个贱女人答应了她的比赛,她有办法将钟晴送上死路。

    “钟晴姐姐,不要答应她,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来找茬的!”上官语欢扯了扯钟晴的袖子低声说道,什么比赛,她敢肯定,这中间一定有猫腻。

    “再加上一条,如果我赢了,妍蕾公主不仅要双手奉上一百匹天蚕丝锦缎,还要亲自向我下跪道歉!”钟晴直视北堂妍蕾,“如果答应,就比试,不答应,就算了。”

    “好,我答应你!”北堂妍蕾咬了咬牙答应下来。

    “皇上,那现在可以让我们去挑选马匹了吗?晚上赛马,应该更加惊心动魄呢,希望睿亲王妃能赢。”北堂妍蕾冲着皇上笑着说道。

    上官青眼底涌动着幽暗不定的光芒,似笑非笑的看着北堂妍蕾,“希望你不要后悔。”他还没见过谁欺负钟晴有好结果的。

    “来人,摆驾马场!”

    话音落下,使者和大臣们全都往马场去了,反正这样的宴会也确实是让人无聊,整点新奇的东西让人大开眼界也不错。

    到了马场,北堂妍蕾从西凉的宝马里面挑了骑术最好的三匹,骄傲的挺直脊梁瞪着钟晴,西凉的马匹是天下都出名的,难道钟晴真的有滔天的本事不成。

    钟晴不紧不慢的从马厩里同样挑选了三匹最好的马,握着缰绳站在北堂妍蕾的对面,翻身上马。

    “晴儿,万事小心。”南宫墨走到妻子的身边,低沉的声音里有着掩饰不去的担忧。

    “我一定不会有事的,你放心。”钟晴嘴角咧开浅浅的笑容,她势必要再一次将北堂妍蕾狠狠的踩在脚底下。

    “都准备好了吗?”

    裁判清了清嗓子问道,看向骑在马上的两个尊贵的女人。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给了裁判肯定的答案。

    “预备,开始——”

    话音落下,北堂妍蕾率先将鞭子拍在马背上,朝着终点的方向狂奔着,很快就将钟晴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钟晴奋起直追,然而她的马明显比不上北堂妍蕾的,第一局,北堂妍蕾胜出,她得意的握着缰绳在终点的地方看着钟晴,这个女人也不过如此。

    “你输了!”

    “还有两局呢,公主,你未免高兴得太早了。”钟晴面不改色的说道,“我的马的确比你们西凉的差了一点点,不过凡事没有绝对,不是吗?”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嘴硬,到时候向本公主跪下求饶可别哭出声音来。钟晴,若不是你,我不会被西凉的人轻视唾弃,这是你欠我的。你加诸在我身上的耻辱,我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北堂妍蕾恶狠狠的说道,她不单让钟晴下跪道歉,还要让她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接下来是第二局,北堂妍蕾英姿飒爽的骑在马背上,钟晴嘴角噙着淡然的微笑,握着缰绳低着头,像不胜娇羞的水莲花,看得云国的人急得头上都冒出汗来了。王妃,现在需要表现的是你彪悍勇猛的一面,而不是你温柔似水的样子,你搞错了,别到时候输给西凉公主,要下跪道歉,那不仅仅是丢了你的脸面,也丢了皇室的脸面啊。

    裁判一声令下,钟晴骑着车以风驰电掣的速度跑开,硬是将骑着汗血宝马的北堂妍蕾一下子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不单是北堂妍蕾惊呆了,西凉那些信心满满的使臣,还有云国提心吊胆的人完全惊呆了,他们的王妃竟然那么轻易就赢了骑术堪称一绝的西凉公主。

    只有南宫墨和北堂逸清一脸镇定,完全没有意外的样子,钟晴原本就应该是出类拔萃的,谁能比得过她呢?

    北堂妍蕾恼羞成怒,血液里的血都沸腾了起来,“本公主真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等本事。”

    “是公主承让了呢。”

    钟晴娇娇软软的说道,那样子更是让北堂妍蕾气得跳脚,她再次牵来了第三匹马,转身跨了上去,藏在衣袖间的暗器整装待发,心里一个强烈的念头划过脑海,如果她再次落后,她一定会对钟晴出手,无论如何,她都要赢!凡是钟晴拥有的一切,她都要毫不犹豫的抢去,她才是明艳无双的公主,值得世间最好的一切,哪怕是男人。

    南宫墨现在不是不想娶她吗,没关系,她一定会想办法让南宫墨离不开她,哪怕她并不爱那个冷若冰山的男人,但是如果能让钟晴痛不欲生,她嫁给南宫墨又何妨呢?

    这个念头就像是疯狂的杂草一样在她的心底蔓延开来,让她眼瞳绿油油的,充满了侵略性。

    第三局又开始了,北堂妍蕾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明明是西凉最好的汗血宝马,她的骑术也属于上乘,她却被钟晴甩在了后面。

    风儿呼啸而过,她甚至能感觉到钟晴和她拉开的距离越来越大,北堂妍蕾额头上渗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一双眼睛却迸射出狠戾的光芒,她咬了咬牙,藏在袖子里的暗器在夜色的掩护下飞了出去,直直的刺入了马蹄之中。

    马儿吃痛的嘶鸣一声,疯狂的朝着边上乱窜,朝着旁边围观的人群奔去,北堂妍蕾笑容寒冷而潮湿,继续朝着终点跑去。

    “晴儿!”

    “钟晴姐姐!”

    旁边的人群发出惊恐的叫声,眼看着钟晴就要从马上摔下来被马儿踩死,然而钟晴硬是咬着唇,面不改色的勒紧缰绳,硬生生的调转了方向继续朝着终点狂奔,原本得意洋洋的北堂妍蕾却忽然手脚发软,猛的从马上摔倒了下来,马儿朝着终点跑,她却站在了距离终点三丈远的地方,遍体生寒。虽然有惊无险,最后依然是钟晴率先到达了终点。

    云国人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声。

    钟晴走到北堂妍蕾的面前,“公主,你输了,记得将一百匹天蚕丝锦缎送上,还有,公主似乎应该向我下跪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