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腹黑王爷的天价弃妃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一章 碧瑶遇险,钟晴冒死相救

腹黑王爷的天价弃妃 第九十一章 碧瑶遇险,钟晴冒死相救

作者:南湖微风书名:腹黑王爷的天价弃妃类别:穿越小说
    钟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带着几个丫鬟朝着门口走去,然而才出了大门没几步,就碰上了像是在寻找什么人的海刹和海升,她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意外。最新更新:风云小说网

    “钟晴姑娘,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四十多岁的国字脸,眼睛很亮,精神很好的男人?”海刹走上来急切的问道。

    他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在除夕当天竟然要跑到护国寺来,来了就来了,她和海升稍微分神了一下,就看不见他了,急得他到处乱找。这里可是云国的京城,师父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发生了意外怎么办?

    钟晴听他的描述,很像是大殿里面那个男人,她刚要开口说话,男人从殿里走了出来,“海刹,你找我什么事情?”

    “师父,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不到你都急死了。”

    海刹几步走上来站在男人的面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师父没事。”男人的脸色缓和下来,眼睛里的难过已经褪得干干净净。

    钟晴朝着海刹微微一笑,就要带着几个丫鬟离开,她走了没多远,海刹忽然拍了一下额头,想起来了,激动的说道,“师父,你看,钟晴姑娘是不是你的心上人?你说的深爱的妻子?”

    怪不得他觉得钟晴面容熟悉,原来是在师父那里曾经见过她的画像,“海升,我就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钟晴姑娘吧,现在看来没错吧。”

    海升满头黑线,少主真是的,大事上精明得跟什么一样,这时候怎么这么迷糊,钟晴姑娘看着就像师父的女儿,比他小了二十多岁呢,怎么可能是他的妻子。

    “少主,钟晴姑娘看起来不到二十岁呢。”他小心的提醒道。

    “你说得也对。”海刹有些懊恼,目光狐疑的落在钟晴的背影上,怀疑的看向男人,“师父,该不会钟晴姑娘是你的女儿吧?”

    男人复杂的目光落在钟晴的身上,心里跟针扎了一样的疼,“不,她不是。”就算她再像夏若涵,也不是他深爱的那个女人了,他不会看错。

    “那怎么会那么像?”海刹低头喃喃自语,该不会是师父的妻子跟别人私奔了然后生下钟晴姑娘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师父就真的太可怜了。

    钟晴已经走了有一段距离,自然听不到他们的话,然而身边几个丫鬟都是内力深厚,耳力敏锐过人,早就将一切都听在了耳朵里,将他们的话完完全全的复述给了钟晴听,钟晴如遭雷击,血液逆流,她整个人几乎要冻僵了。

    海刹说娘亲可能是那个男人的妻子,那个男人知道她娘亲的死讯伤心得不能自已,这时候,一个清晰的念头从她的脑海里冒了出来,那个真相也浮出了水面。她转过身快步朝着中年男人走去,心脏砰砰的跳着,几乎要蹦出嗓子眼来,“很抱歉,我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男人看着她酷似心上人的面容,犹豫了半晌,缓缓的点头,跟着她来到了护国寺里一个幽静的禅房外面,幽暗的灯火照得人的脸上都染上了一层忧伤。

    “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你是不是上官烨然?”钟晴小心翼翼的问道,手指紧紧的揪着衣袖,直勾勾的盯着男人坚毅的脸庞。

    男人脸色微变,警惕的看着她,“你找他做什么?你认识他吗?”

    神情简单的变化已经让钟晴明白眼前的男人就是上官烨然了,不知道为何她有些委屈,眼睛里有薄薄的雾气涌了上来,咽喉里像卡了石头一样难受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姑娘,如果你没有话要说,我想我要离开了。”上官烨然看到她泫然欲泣的样子,心里有些难过,然而想到她是钟耀的女儿,他又喜欢不上来,那个男人抢走了他深爱的女人,他没有那么大度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娘曾经和上官烨然有过一个孩子你知道吗?”她忍着泪意艰难的说道。

    上官烨然微微挑眉看着她,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那是他的孩子,还没能看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没有呼吸的孩子,想到就是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

    “那个孩子没有死,现在还活着。”

    “什么!你再说一遍!”上官烨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失控的拽着她的手腕咬牙切齿的怒道。他的孩子没有死,真的没死吗,这怎么可能,明明夏若涵亲口跟他说孩子生下来就是一个死胎,怎么会没有死呢。

    “我娘和她深爱的男人的孩子没有死,那个死胎是钟颜让人买通了产婆掉包了,我的哥哥现在还活着,活在这个世界上。”

    钟晴再也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她心里也很难过,再一次吼了出来。

    上官烨然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整个人呆若木鸡,他们的孩子还活着,还在这个世界上,这是真的吗,他没有做梦吗。

    “我娘当初是被钟颜勾结了太后陷害的,她从来没有爱过钟耀那个渣男。就连她的家人,也被钟颜和太后设计得家破人亡。她一直爱的人只有你,从来没有别人。”

    钟晴朝着他喊道,“王爷,你不想为我娘报仇吗?不想找到你的儿子和他团聚,就这么眼睁睁的放过害死我娘和她家人的罪魁祸首吗?钟耀那个渣男也没爱过我娘,甚至对她恨之入骨,纵容妾室欺负她,她在丞相府里饱受欺凌,过得很辛苦。”

    死一般的沉默蔓延在两人中间,上官烨然仰头望着天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之后,他轻声的问道,“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钟晴抹了抹眼泪,老实回答道,“他现在在北国,北国太子的手下当魔鬼影卫首领。拜钟颜和向凌天所赐,他吃了很多的苦头。”

    “我知道了。”上官烨然低垂的眼帘遮住了深深的痛苦,尽量维持着平静说道。

    “上官叔叔,我娘原本是可以和你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都是因为钟家的人将你们拆散了。”钟晴咬着牙恨恨的说道,她同样恨死了钟家的人了。

    “他对你不好吗?”

    钟晴愣了一下才明白上官烨然说的是钟丞相,嘲讽的一笑,“他恨我娘害得他深爱的女人投湖自尽,又怎么会对我好。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没别的事情了,再见。”

    等她离开之后,海刹急匆匆的来寻找他的师父,“师父,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他心里不是没有震撼,从小就是师父护着他长大,教他本领,他没想到师父竟然是云国的人,看样子身份还很高贵的样子。那他是不是拜托师父出面和南宫墨谈一谈,让他把合作的价码放低一些,不然真的大出血了。

    “走吧。”

    上官烨然显然不愿意多说,整个人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不知道应该难过还是应该高兴,深爱的女人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原本以为早就夭折的孩子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今天知道的一切就跟做梦一样。

    另一边钟晴带着几个丫鬟,在暗卫的簇拥下坐着马车回到睿亲王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走进去,一个丫环泪流满面的冲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她的面前,“小姐,不好了,碧瑶姐姐被人抓走了。”

    “什么,碧瑶被抓走了?”

    钟晴觉得一阵眩晕,整个人都不好了,难受的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碧瑶怎么会被抓走的,又是被谁抓走的!”

    小丫鬟将一封信递到了她的手里,“奴婢也不知道,这是掳走碧瑶姐姐的人留下的信件。”

    钟晴赶紧拆开来看,整个人气得火气上涌,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竟然将碧瑶掳到那个地方去了,揪出幕后之人她绝对不会让那个人好过。

    “风华,调动暗卫跟随我前去北山的鬼屋,我要去将碧瑶救回来!”她脸上布满了冰冷的寒霜,眼睛里有凛冽嗜血的杀气。

    “小姐,不等王爷回来了吗?”风华有些担心她的安全,忍不住问道。

    “再过一个时辰我没有到那里,他们就会将碧瑶撕票,你觉得我还能等得了吗?王爷去宫里参加宫宴肯定走不开,何苦让他知道这些事情平添他的担心,等他回来再告诉他。”

    钟晴强迫她冷静下来,匆匆的走进屋子里,在身上多弄了一些毒药和银针,满面肃杀的走了出来。

    “暗卫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立刻出发!”

    “是,都已经准备好了。”

    风华说完,所有的暗卫翻身上马,就等待钟晴一声令下就能出去救人。

    钟晴翻身上马,对着战战兢兢赶来的管家说道,“等王爷回来了你告诉他,我去北山上那座鲜少有人光顾的鬼屋去了,让他不要担心。”

    管家差点哭出来,几乎要给她跪下来,谁不知道王爷最看重的就是她啊,若是钟晴姑娘出了什么意外,王爷肯定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的。王爷,你快点回来吧,出了事情老奴真的承担不起啊。

    数百人骑着马朝着城门口狂奔,带起一阵阵灰尘,很快就消失在了管家的视线里。

    大部队人马出了城门的时候,海刹带着上官烨然恰好停在城门口,他一眼就看见了满脸肃杀长发飞扬的钟晴手里握着马鞭策马狂奔。而他的师父,深邃的目光看着她,里面有着挣扎的痕迹。

    海刹不敢问,继续骑马朝着城内去,然而上官烨然忽然调转了一个方向,骑着马追赶着钟晴,他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唤道,“师父,你要去哪里啊?”

    “你先回去,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上官烨然头也不回,很快就变成一个小黑点。

    北山位于京城郊外,骑马需要将近一个时辰,钟晴他们紧赶慢赶,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内赶到了鬼屋的门口,轻轻的扣着那扇门。

    “不知道阁下能够将碧瑶带出来了,我已经赶到了。”

    钟晴的声音很冷静,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只有藏在袖子里的手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来,她真的很害怕碧瑶被那些人撕票了。

    门口嘎吱一声打开了,空旷的院子里,碧瑶被吊在一棵大树上,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嘴巴也被一团抹布塞住了,狼狈不堪,她心疼的唤道,“碧瑶!”

    碧瑶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惊恐,头也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示意她不要过来。

    钟晴哪里肯听她的,碧瑶在她最艰难的时候一直保护着她,她早就在心里把碧瑶当成了她的姐姐,怎么忍心她受这么多的苦。

    “小姐,有埋伏,你不要过去。”

    云舒和春蓉拦住了她,不让她过去,两人身上都布满了冷凝肃杀之气,长剑已然出鞘,警惕的将钟晴护在中间。

    这时候,鬼屋周围忽然亮起了火把,数不清的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只露出杀气腾腾的眼睛,手里拿着弓箭,箭头上还燃烧着烈火,将鬼屋亮得犹如白昼。

    所有的暗卫如临大敌,同样搭弓,瞄准了那些黑衣人,剑拔弩张,蓄势待发。

    “阁下费了那么大的周折将我引出来,怎么不敢露面了,该不会是害怕了吧?”钟晴嗤笑一声,嘲讽的说道。

    话音落下,城墙上出现了一个带着白狼面具的黑衣人,阴测测的笑了起来,“你知道就好,宁王妃,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等着吧。”

    “可是我并不这么觉得呢,或许明年的今天才是你的忌日也说不定哦。”

    钟晴笑靥如花,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她也不是被吓大的,不到最后一刻,谁知道结果会怎样呢。

    “这个丫头你救还是不救?要救自己过来,不然她只有死路一条。”

    那人说完,不知道扣动了哪里的机关,数不清的飞镖朝着碧瑶的身上招呼,钟晴大惊。想也不想直接拿着一块披风借着四个丫鬟的内力朝着碧瑶的身上盖过去,牢牢的盖住了她身上每个地方。

    那件披风是由天蚕丝制成的,刀枪不入,堪堪避开了所有的暗器。

    “你!”

    黑衣人恼羞成怒,没想到钟晴竟然来这么一出,气得咬牙切齿,“放箭!”他就不信了,不能将钟晴这个贱人给活活烧死,这一次绝对要弄死她。

    话音落下,数不清的带着火苗的利箭齐刷刷的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钟晴眼底迸发出腾腾的杀气,数不清的银针天女散花般的朝着那些黑衣人的身上飞去,那些银针上面都沾染了剧毒。

    大部分的暗卫弓箭毫不畏惧的射向敌人,剩下的人全神贯注的使用内力将钟晴所在的位置划开一道结界,那些燃烧着火苗的箭头被内力反弹了回去落在墙壁上,瞬间就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淬了毒的银针加上利箭,很快就将那些黑衣人射成了刺猬,几乎没有人生还。

    戴着白狼面具的黑衣人被钟晴的银针刺中,嘴里猛的吐出一大口黑血来,她却张狂的大笑了起来,“宁王妃,就算我死了,你也要为我陪葬,哈哈哈。”

    “小姐,快走,这里很危险,墙上被人浇了桐油,再不走我们都会被烧死的。”

    风华惊恐的大声吼道,看着鬼屋周围迅速窜起的火苗,咬着牙拉住了钟晴想要把她拽出去。

    “不行,我要将碧瑶救下来,我不能扔下她一个人!”

    即使是在危险的面前,她也不想扔下碧瑶,她欠碧瑶的已经太多了,这个时候怎么能为了她自己而将碧瑶留在火海里。

    “奴婢去救碧瑶,小姐你先离开,王爷如果在这里肯定也舍不得让你犯险的!”

    云舒也急得大声喊了起来,可是钟晴不听,硬是让她们带着她来到碧瑶的面前,拿开了披风,长剑用力的砍着,想要将绑着碧瑶的绳子砍断,可是那些丝线坚韧得怎么都弄不断。

    “你们快点过来帮忙啊,时间来不及了,再拖延下去我们都会被火烧死。”

    风华冲着那些暗卫气急败坏的吼道,若是王爷知道钟晴小姐出了意外,他们谁都活不成。

    “让他们先出去,没有必要留下这么多人。”

    钟晴当机立断道,扔下刀,既然斩不断银丝,那么就只能解开碧瑶手上的结了。

    碧瑶嘴里的抹布被拿开了,她泪流满面的说道,“小姐,不要再管我了,他们打了死结是解不开的,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你赶紧逃命去吧,碧瑶只能下辈子再伺候小姐了。”

    “你闭嘴!”

    钟晴急得红了眼睛,恶狠狠的吼道,手指在复杂的结上迅速的动作着,即使这些结真的很复杂,她也能解开。这时候她很庆幸前世为了应对各种各样危急的场面,她要学很多的东西,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她只希望火势燃烧得慢一些,给她多一点时间让她将结打开,带着碧瑶冲出去。

    然而点了桐油的鬼屋火势又怎么会慢,再加上有风,那些火噼里啪啦的燃烧了起来,空气中蔓延着滚滚浓烟,呛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窒息的感觉让人浑身无力,风华,云舒,春蓉,秋霜四个丫鬟被烟熏得眼泪都出来了,大声的咳嗽,急切的催促道,“小姐,时间来不及了,再不出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钟晴的眼泪也啪嗒啪嗒的掉着,她咬着牙却不肯放弃,硬是将碧瑶手上的银丝解开了,将已经晕过去的碧瑶抱在怀里,“碧瑶,我们这就出去。”

    风华和云舒驾着钟晴,春蓉和秋霜扶着碧瑶,想要施展轻功出去,然而氧气稀薄,她们浑身软绵绵的,根本就没有力气带人,急得大声喊道,“小姐,不行啊,我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外面的侍卫扔了绳子进来,然而没等落到她们落脚的大树上已经被火烧烧断了。

    难道她们真的要被火烧死吗?钟晴心里燃起了一抹绝望,她不甘心,恶狠狠的说道,“让外面的暗卫将棉衣弄湿了披在身上进来救我们!你们四个现在就施展轻功出去,不用等我们。”

    “小姐!”

    “先出去,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钟晴恶狠狠的瞪着她们,“难道你们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如果真的不想听了就滚!”

    四个丫鬟含着泪施展轻功离开,外面的暗卫已经将棉衣沾湿了,打算进来,急匆匆赶到的上官烨然猛的从他们手里抢过棉衣披在身上,然后又拿了两件在手上冲进了火海里,在钟晴和碧瑶落脚的大树上,让她们将潮湿的棉衣披上,一边抱起一个施展轻功逃出火海,身后的大火将鬼屋燃烧成灰烬,将这片荒无人烟的北山照得亮如白昼。

    “上官叔叔?”

    钟晴没想到竟然是上官烨然救了她,眼睛里迸射出惊喜又感激的光芒,胸口一股暖流蔓延了全身。

    “没事吧?”

    上官烨然关切的看着她问道,对着那张和夏若涵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他怎么都狠不下心,看到她快要被大火吞噬的时候,他还是冲了进去将她救了出来。

    “我没事,谢谢上官叔叔救了我。”

    钟晴感动的说道,她明白上官烨然心里必定不会喜欢她,她是钟耀的女儿,她父亲是抢走了他深爱女人的情敌,如果是她,估计恨不得对方死去,他能出手救她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没事就好。”

    上官烨然脸上又恢复了淡漠的表情,转身离开了,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小姐,你吓死我们了。”

    风华,云舒,春蓉,秋霜四个人惊魂未定的围着她,眼泪扑簌扑簌掉下来,这些天她们跟着她,都已经有了感情,真不敢想象如果她真的出事了,她们该多么难过,王爷有会有多么心痛。

    “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吗?”

    钟晴淡淡的说道,低头看着碧瑶手上被勒出的血痕,心疼的拿出金疮药涂在她的伤处,然后将她交给了那几个丫鬟,她站了起来,脸上染上了腾腾的杀气,来到了那个带着白狼面具的黑衣人面前,一把将他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来人,你们将这些人身上好好的搜查一遍,看能不能找出什么证据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