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八十八章 翻脸无情恨几...

周阳见两个老婆婆对香茗说话客气,但一看到香茗护着他,立即脸上变色,周阳心里清楚,不是她们和香茗姐过不去,可能是黯影宫里的规矩过于严厉,她们不敢就范而已。

香茗见两位婆婆攻了过来,两人攻势凌厉,是想迫使她离开周阳,香茗知道假如她要让过两位婆婆,那周阳定然无幸。两位婆婆见香茗并不闪开,口里喊了一声“得罪了,香茗姑娘,黯影宫的规矩,无论谁带男子上山,必然杀无赦,你违犯了规矩,别怪老奴们无情,我们放你过去,我们必然会受到宫主的严惩,就算能留下一条命,也免不了受那万箭穿心之苦,与其那样,倒不如大家同归于尽”,说着话,两位婆婆已向香茗攻到,周阳觉得甚是迷惑,刚才还口口声声说道宫主如何思念香茗,而现在却是痛下杀手,让人匪夷所思,周阳想不明白,要是这两位婆婆杀死了香茗,她们如何又能向宫主交代,难道宫主就会放过她们吗。

“香茗姑娘,别怨老奴们无情无义”,说着话,两位婆婆从腰间拔出匕首,对着香茗猛刺了过来,香茗知道黯影宫里的人翻脸无情,知道两位婆婆绝不是吓唬她,“两位婆婆,能不能听我说一句话,这个人对我们黯影宫的确有用,待我给宫主说明白了,听凭宫主发落不迟”

“香茗姑娘,无论这个男人是谁,对我们黯影宫有多大的好处,但你知道黯影宫的规矩,男子只要过了愁仙桥,就绝不能放过,除非他是宫主至亲至近之人,”两位婆婆说着话,下手更不容情:“香茗姑娘,我们知道要是杀了你,宫主绝不会让我们活着,但宫主会在盛怒之下一掌拍死我们,省的我们把你放过去后,宫主见我们守不住规矩,用万箭穿心之毒,来折磨死我们要好的多”,说着话,攻势愈厉,香茗听她如此说,知道她们已经抱着必死之心。见她们对她犹如仇人一般,急忙凝神对敌。

周阳听了两位婆婆的话才明白她们的意思,两人杀死香茗竟然为的是激怒宫主来痛快的杀掉她们,也许她们知道必死,才想杀死一个垫背的,周阳觉得宫主越来越可怕,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控制住了这些人。

那两位婆婆武功不弱,香茗一边招架还要一边护住周阳,有些慌乱。香茗心里明白,两位婆婆虽然想要她的命,但如果她们能把周阳踢下悬崖,她们就算守住了规矩,那样就会放过她,不在和她拼命相搏。但她一路西来,好不容易把周阳带到黯影宫前,岂能甘心让两位婆婆把他踢下悬崖去。

两位婆婆一左一右向她猛攻,两只匕首闪着寒光,不断向她的身体上刺了过来,香茗也拼尽全身力气和她们相斗,两位婆婆知道香茗的武功路数,顷刻之间,香茗迭遇险招,周阳心里暗暗着急,心里想香茗姐为何不用她们在和岳云鹏用过的招数,但自己绑缚太紧,实在是无能为力。但他哪里知道香茗的心思,香茗心里清楚,倘若她和周阳一起对敌,被宫主知道了肯定会难以解释,那样周阳连一线生机都不会存在了,周阳想起当日在和岳云鹏相斗之时,他抓住岳云鹏脚面的那一刻,现在他躺倒地上,就地一滚就可以抓住一个婆婆的一只脚。

他心念电转之间,刚要扭动着身子往前滚。“小贼,你敢动,我一脚踏死你”,香茗见他要往前滚,知道他要干啥,暴喝一声,一只脚已经踏上了他的后心。此时,周阳明白,是香茗不想让他出手。香茗一分散精力,那两名婆婆的匕首猛的刺了过来,她刚要闪身,但两位婆婆的匕首快速之极,眼看就要插进她的前胸。

“奴才,还不住手,”只听见一声暴喝,周阳看到那边过来一伙人,为首的一个长须飘飘的汉子,那汉子见来不及相救,一抬脚,一只鞋子激射而出,那只鞋子去势如飞,正打在两位婆婆刺出的匕首上,看来力道奇大,两位婆婆手里的匕首拿捏不住,掉在地上。

“香茗,你来到黯然宫,不赶紧到宫里报道,和这两个老奴才打什么架”。周阳仔细打量这个说话之人,只见他身形纤瘦,个子稍矮,但皮肤白皙,一双眼睛,犹如秋波流转,要不是长着胡须,周阳觉得,这个人倒像一个女子,说话的声音也极是尖细,倒如宫里的太监说话。

“宫主”香茗喊了一声,刚要说话,周阳再看那两个白发婆婆时,只见她们浑身发抖,再也站立不稳,周阳听到香茗喊这个长须男子为宫主,他自从听香茗说道宫主之事,就对这个宫主充满了神秘之感,未见到宫主时心里一直想宫主的样子,想他是不是有三头六臂,或者像凶神恶煞,但一看到此人,与常人无异,与自己想象的大相径庭。

“平婆婆,全婆婆”,那长须男子大声打断了香茗的话,他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周阳说道:“你们两个该死的老奴才,竟然敢让男子过愁仙桥,”说着话,他已欺身到两位婆婆的身边,两位婆婆还犹如筛糠一般的颤抖,“宫主,是奴才们不守规矩,求宫主饶了老奴”。两位白发婆婆齐声哀求道。“既然违犯了黯影宫的规矩,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们在黯影宫多年,我给你们个痛快便是”他话还未落地,双掌齐挥,一股大力直奔两位婆婆裹了过去,随着两声惨呼。两位婆婆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落悬崖。

周阳看了看众人,跟在那个长须男子后面的都是女子,再看看香茗姐,她们都是面无表情,阴冷无比,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为两位婆婆求情,周阳想起小二小七,无端的送了性命,这两个婆婆应该是在黯影宫服侍多年,竟然为一个小小的规矩,就在顷刻之间被夺去性命,而香茗姐当初也向何大叔说过保证小二小七的安全,就是刚才两位婆婆被打落悬崖,也是因为她带自己到黯影宫,可是香茗姐竟连一句为他们求情的话都不说,想到这里周阳竟然觉得脊背阵阵发凉。

“自来男子不过愁仙桥”,那宫主尖着嗓音说道,“我不能坏了这个规矩”,说着话,一抬脚,向周阳踢了过去,香茗在宫主说话之时,早就注意到她的每一个动作,她知道,此时就算和宫主做任何解释,宫主也不会放过周阳,早已抱着和周阳死在一起的决心,看着宫主如何使出杀手。

宫主的脚一动,香茗就看在眼里,知道宫主要下杀手,她一个转身,正好扑在周阳的身上,宫主这一脚本来未用多大力气,但他武功高强,脚踢出之时自然用上了力气,待到发现受力之人是香茗之时,想收势已经来不及,虽然硬生生的收回些内力,但这一脚踢出,正中香茗的后背,香茗抱着周阳被一股大力推起,向悬崖下落去。

“啊”,宫主大叫一声,见香茗身子飞起,急忙向前一纵,左手已经抓住香茗的衣服,半空之中,他右脚伸出,脚尖正好钩在愁仙桥的铁链之上,铁链晃晃悠悠,他们三个人犹如荡秋千相似。

宫主用力勾住铁链,嘴里暴喝一声,“你们听好了,接着这两个人,”说着话只见他脚尖勾着铁链晃了几晃,只听他大叫一声,双膀用力把香茗和周阳甩了上来,悬崖上的众人接住周阳和香茗,那宫主脚尖一用力,铁索往下一拉,接着往上一弹,他借着这个力道,一下子跳了上来,再看香茗时,脸色青紫,显然受伤不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