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八十二章 相逢难诉意如...

香茗缓缓揭开黄色的面纱,周阳看着她的脸,这张脸曾经是那样的熟悉,几千次几万次在脑海里浮现,是她,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灵儿姐,几年不见,灵儿姐样子没有变化,还是那样清秀。周阳的心狂跳不止,无数次的梦中相见,现在竟然成了现实,一切来的是那样的突然,周阳在绑缚之中,手指也够不到自己的眼睛,任眼里的泪水滚滚而下,无数的感慨涌上心头,而灵儿姐却面色平淡,看不出一丝惊喜,周阳知道灵儿姐早已认出了他,可能由于别的原因不便相认,现在相认才显得不是很激动。

“灵儿姐,”周阳眼含热泪说道:“你还好吗”,虽然心里有无数的话语,但此刻无从说起,灵儿点了点头,拿起手里的蒙脸黄纱替周阳擦去脸上的泪水“周阳,不要叫我灵儿姐,我现在叫香茗,这是宫主给我起的名字“,灵儿淡淡的说道,语气平缓,周阳听不出有一毫久别重逢的喜悦。

“灵儿姐,我就要叫你灵儿姐“周阳想起当年两个人在一起练功的情景,撒娇般的说道,”周阳,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也应该更懂事了,我既然不让你叫我灵儿姐,就有不让你叫的理由“,灵儿姐幽幽的说道,口气更是冰冷无比。

周阳听她如此一说,听得出她语气虽然冷漠,但有忧伤之感,知道她的心里肯定有难言之隐,自己无数次想到灵儿姐已经不在人世,如今,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一霎时,以前所有的思念和牵挂,都幻化成惊喜从心头涌了上来,“好了,灵儿姐,以后我不叫你灵儿姐了,我叫你香茗,香茗姐姐“,周阳有些调皮的说道。

“周阳,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才可以认识我,叫我香茗姐姐,在别人面前,我们一定装作互不认识,尤其在我的那些姐妹面前,更要装出我们从不认识,我之所以早没有和你相认,就是因为怕你控制不住自己,露出马脚。否则,传到宫主的耳朵里,我们两个人都会性命不保“,香茗冷冷的说道。

“灵儿姐,什么狗屁宫主竟然如此霸道,你当初反出天龙门的勇气哪儿去了“,周阳见灵儿姐提起宫主来毕恭毕敬,显然,心里对这个所谓的宫主尊敬之极,想不到灵儿姐在听完他说的话后,竟然脸现怒色:”周阳,你没有听明白吗,我不叫灵儿,你心目中的那个灵儿姐早就死了,我现在叫香茗,黯影宫里的八大护法之一的香茗,你不要出言对公主不敬,否则我永远不在认你,你永远也见不到我“,周阳见灵儿姐如此说话,脸上因为发怒而显出红色,心里犹如掉到冰窟窿里一般,只觉得浑身上下冰冷无比。

而香茗的脸色依旧严峻异常,周阳不知说哪句话好,刚才见到灵儿姐的惊喜之情早已跑的无影无踪,代之而起的是一种莫名的忧伤和恐惧,他不知道灵儿姐经受过怎样的波折,才致使性情大变,他知道,他这几年经历的苦难不可胜数,还有杜青华对他的拼死一救,远在泰山禅院的林晨儿对他情深义重,可这些事情都没有让他改变对灵儿姐的思念和牵挂,从灵儿姐的变化来看,她肯定是经受过巨大的磨难。才致使性情大变。

香茗见他不说话,两眼愣愣的看着自己,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说的太重了,心里倒有几分歉疚之意:“周阳,你知道吗,你身上的这些丝线还得依靠宫主的玄铁神剪,宫主运用内力,才能够剪开,否则天下无人可解,就算我们不找宫主解开这些丝线,但这些丝线会越缠越紧,让你不得呼吸,到时候,就是宫主也无能为力”,香茗说的这些话,语气缓和了不少:“但我们绝不能相认,让别人看出我们是熟人,否则,宫主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不但不会给你解开这些丝线,肯定还会杀了你,甚至连我都不会放过,我在宫主面前发下重誓,终生不嫁人为妻,哎,除非??????”,香茗说着话,脸上现出一股凄苦之色,周阳连声问道:‘除非什么,你说啊,除非什么“,香茗看了他一眼:”周阳,别再问了好吗,有些事情是不应该让你知道的,你知道了,肯定会对你不利“,说着话,香茗脸上又现出冷冷的神色,周阳不敢再继续问下去,知道自己再问,肯定还会遭到香茗一顿训斥。

“周阳,你知道吗,在沧州城里,我一眼就看出是你牵着马,假如你不打抱不平,不和我们缠斗在一起,我是不会和你相认的,我们杀了化书善,完成宫主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会远远的看你一眼,就此别过,但你路见不平,武功又高,众姐妹不得不使出全力,这套阵法虽是宫主所授,但在训练之时,我加上了天龙剑阵的招数,所以你能找出阵法的破绽”,香茗对他说道,周阳想起她们掷暗器的手法,与母亲所传授的无异,这时才明白,是香茗所授。

“香茗姐,那天假如我不出手,那我们就永远不能相见了吗”周阳有些凄然的问道,“是啊,如果不是你的武功高强,众姐妹就是杀了你,我也毫无办法”,香茗说道,这句话,令周阳感到不寒而栗,他想象不到,眼看自己挚爱的人被同伙亲手杀死,会是什么感觉,而看香茗说这句时的表情,竟然有些轻描淡写。

“你的剑法高强,又知道我们剑阵的破绽,我们抵御不了你的攻击,才用了我们黯影宫的独门秘技,其实我心里好后悔,真不如你当初杀了我们,你就用不着再受此种折磨,可众姐妹已经出手,我也别无它法,我们八人是一个整体,心思一模一样,只是擒住你时,抚琴要杀死你,我拦住了她,我想到要救你,虽然我知道救你几乎不是可能的,但我也要试一试”,香茗说着这句话,语气凄婉,周阳突然觉得异常难过。

“香茗姐,现在我找到了你,死有何惧,这几年我经历了生死无数,这次我要能死在你的怀里,毫无遗憾”,周阳说道,香茗双手捂住耳朵,嘴里说道:“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我不要听”。周阳见香茗神色凄楚,知道说着了她的痛处,她心里肯定难过异常,就不在说话。

“周阳,你好好听着,我的事情以后我会告诉你,现在,你就是我捉到的一个俘虏,我们不认识,从来都不认识,你好好记着这些,你要在有别的想法,我不用等宫主知道后,把我折磨死,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自刎”,说着话,香茗意欲去腰间拔出长剑,其实长剑早已在跳入黄河之时,跌落到黄河之中,“香茗姐,我听你的便是,我听你的便是”周阳连声乞求道。

香茗听到周阳如此说,这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看天色已晚,夜幕降临,知道今晚难以离开此地,要在此过夜了,好在她们在外面露宿惯了,也不觉得有任何难处,她捡来一些枯枝败草,又找来两块石头,打着火,把周阳拽到篝火旁边,烤干衣服,香茗又戴上面纱,对周阳说道“周阳,你这次见过我,以后你永远也看不到我的脸了,我们在宫主面前发过誓,一辈子不摘下面纱,这次,我摘下面纱,已经违背了当初的誓愿”。周阳听她说的悲伤无奈,心里想到她说的这位宫主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才让香茗姐如此死心塌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