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四十七章 反目成仇恨无...

“柴大哥,还记得中秋之夜你和柴大嫂说过的话吗”。周阳问道,柴霜成听到周阳如此说,顿觉一头雾水,他在想那晚究竟和周阳说了什么,此时,他没有想到自己和贺皖平的话会被周阳偷听到,只是努力的在想那晚和周阳在一起时自己到底说错话了没有。

“周阳贤弟,为兄有何慢待之处,你说出来便是,咱们之间纵然有过节,也不能以仇人相向啊”。柴霜成想到自己的计划滴水不漏,没有想到哪里会露出破绽,面带诚恳之色说道。

“周阳,你怎么和我们能成为仇人呢,这些天,你病体难愈,我们待你如同亲人一样,你这样对我们,枉费了我们对你的一片苦心了”。杜青华见到周阳这样,心里更是怒火难耐,气愤的说道。

“柴大哥,中秋那晚,在桂花树旁,你和柴大嫂说的话你不会忘记了吧”。周阳继续说道,听周阳如此一说,柴霜成脸上立即变色,“那晚,那晚你竟然在花圃之中”。柴霜成想起那晚安慰贺皖平所说的那些话。

“是啊,那晚我觉得月复痛难忍,难以入睡,忽然闻到桂花的的芳香,我挣扎着走过去以后,气力难继,就躺倒在花圃子里,没有想到能听到柴大哥和柴大嫂说话,更没有想到,柴大哥会有惊天的秘密,青华姐,你不是说我病重难愈吗,这个你问问柴大哥,他会给你最好的解答”。周阳说道,同时也回答了杜青华刚才所说的话。

柴霜成听周阳如此说,知道自己所有的秘密已经被周阳尽数知悉,再也隐瞒不过,心里想,现在也顾不得天龙秘籍了,需趁着周阳功力未复,赶紧除掉他,免留后患。见周阳扫把在手,知道他没有内力,就算他的招数在妙,这只扫把也不会能伤到他。想到这里,他伸手拔出腰间的长剑,对周阳说道:“既然周阳贤弟拿我当做仇人,我柴霜成做事光明磊落,既然贤弟想杀我,那请动手便是”,说着话,他向前一步,挥剑向周阳直刺过来,此时,他怕周阳说出他的阴谋被杜青华知悉,他想以快剑迫使周阳不能说话。杜青华见柴霜成出手,心想,先把周阳打倒再把事情问个明白,心里想着,手里早已扣好三粒铁弹子,一挥手,三点寒星直奔周阳的胸口,小月复,肩头三处要穴打了过去,这一下去势如电,劲风凌厉。一霎时杜青华的暗器,柴霜成的长剑一齐向周阳攻了过来,周阳身躯一晃,扫把用了个“無”字决里的武功招数,扫把头幻化成四点,三点去截击杜青华的铁弹,一点去挡隔柴霜成的长剑.杜青华的三粒铁弹打在周阳的扫把之上,一下子消失了力道,掉落到地来,而那扫把避开柴霜成的长剑,直接戳向柴霜成的面门,柴霜成不得不撤剑自救,但他转头慢了一步,正好被扫把头拂在脸上,幸亏扫把是柔软之物,没有伤到他,但脸上也犹如被妇人抓了一把那样痛.

柴霜成上来一着吃了个小亏,当下也是小心在意,长剑平端,脚步慢慢向门口移动.周阳更是小心在意,一边要和柴霜成恶斗,一边还要提防杜青华暗里偷袭,心里不禁暗暗难过,刚才还如亲人一般,此时却要生死对决.

其实,周阳心里早有对付柴霜成的主意,要不然他也不便此时和柴霜成翻脸。他向后一撤身,右手后抽,左手已经捉住扫把头,用扫把柄去攻击柴霜成,左手一抬,扫把柄以”木”字诀武功招式向前刺出,杜青华多次和周阳一起对敌,深知周阳此时意欲干啥,厉喝一声到“柴大哥小心眼睛”。她话音未落,周阳已经中途变招成“江”字诀的招数,扫把柄一晃三点,只取柴霜成的双目,周阳知道今天杀不了柴霜成,也不能杀掉他,柴霜成和贺皖平毕竟是灵儿姐的亲人,他怕日后不管在阳世还是阴间见了灵儿姐都不好交代。但他知道不杀掉柴霜成,柴霜成必然会杀掉他才可以甘心.他想戳瞎柴霜成的眼睛,来惩治他一番,反正柴霜成有这样一座庄院,即使眼盲了后半生也无生活之忧.

杜青华见柴霜成危险之极,自己来不及施救,当下无暇细想,自己离得柴霜成并不远,竟然一个箭步挡在柴霜成的前面,周阳的扫把去势正急,待到发现面前之人是杜青华之时,已经来不及变招,“啊”随着周阳的一声惊呼,扫把柄扎到了杜青华的双眼。一瞬间杜青华的双眼里有鲜血流了出来,周阳见戳瞎了杜青华的双眼,立时心痛如绞。而此时柴霜成趁着周阳一愣神的功夫,已经移步到大门左侧,一抬手,抓住门头上的一根短棒,用力一拽,周阳只觉得脚下一空,此时他没有轻功,无法跃开,一瞬间,他忽地一声和杜青华一起跌了下去。杜青华眼睛受伤,自然躲不开,周阳重重落下之后,浑身摔得疼痛无比,杜青华虽然双目受伤,但在落下之时,自己本能的向上一跃,但终究没有跳出机关之外,但这一跃之下,下降的速度比周阳稍缓了一些,所以她正落在周阳的身体之上。这一下,周阳觉得又是一阵剧痛,随即晕了过去。

待到周阳悠悠醒转,只觉得浑身疼痛酸麻,耳边到有轻微的呼吸之声,他听得出是杜青华的声音,睁眼一看只见四周一片漆黑,就连杜青华在哪里,都看不清楚,此时,他不知道怎样和杜青华开口说话,他知道自己刺伤了杜青华的眼睛,心内愧疚无比。

“青华姐,是你吗,”。周阳小心的问道。“周阳,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要对柴大哥痛下杀手”。黑暗中,看不到杜青华的表情,但听到她的语气里悲愤至极。

“青华姐,你先别急,听我对你说”。周阳就把中秋之夜听到柴霜成和贺皖平的话语详细的说了一遍,“周阳,你胡说,我不信,你骗我的,柴大哥不是那样的人”。杜青华说话有些声嘶力竭,周阳知道她的心里悲痛无比,试想,自己心甘情愿为之一死的眷恋之人,竟然是卑鄙小人,此番又怎能接受。

“青华姐,这些话是我亲耳所闻,自从中秋那夜之后,你端来的汤药我一口没喝,我的气力才逐渐恢复,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才想下手废了他的眼睛,想不到青华姐对他情深义重,竟然甘愿去替他抵挡这一招杀着,青华姐,对不起,待到我发现是你时,我来不及变招,才刺伤了你”。周阳说道,语气里自然充满了愧疚之意。

“柴大哥竟然用我对他的一片痴情,利用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我了解他,他绝不是那样的人。”杜青华说着,心里凄苦难耐,对周阳的话早就相信了**分,她知道,她和周阳跌到这黑暗的坑洞之中已经很久了,柴霜成竟然没有想法来救,柴霜成明知她眼睛受伤,由此看得出,柴霜成对她根本没有关切之情,想到这里,心里岂能承受这巨大的变故,不由得悲从心来,痛哭失声。

“青华姐”。周阳不知如何劝慰杜青华,听她的哭声悲切,自己也是悲愤难抑。

黑暗之中看不清自己究竟身处何地,站起身来,双手伸开试着往前走,没走几步,双手就触碰到墙壁,那墙壁光滑,上下又仔细的模了一遍,这面墙壁竟然是一整块巨石雕就,又沿着墙壁模了一遍,才知道自己和杜青华,被困在一间石室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