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十章 父子反目皆为...

众豪杰继续尊称林啸天为武林盟主,刚才林夕和灵儿联手战败了程千寻,也就是说,如今的天下第一高手就在天龙门,这一下,天龙门的声望一下子跃居各大派之首。

众豪客轮番向林啸天夫妇敬酒。当然对灵儿也是毕恭毕敬,像对待长辈一样,小心翼翼。有人听说,灵儿是于圣城的遗孀,又不免扼腕叹息。

林夕偷偷打量灵儿姐,他觉得,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发现灵儿姐这么漂亮,淡淡的眼神,像出尘的的仙子,长发飘飘,霜肤细若凝脂。他发现,灵儿姐有时也在打量他,四目相对时,有说不出的柔情,但两个人知道这是什么场合,都面色一红,避了开去。

“各位兄台,今天武林大会可以说是险象环生,如果不是三师母拔剑相助,林某恐怕早就毒发身亡了,整个武林也会落入程千寻的掌控之下。”林啸天端起酒碗对大家说道,:“我代表天下豪杰敬三师母一杯”。

“我们也敬三师母一杯”。众豪杰纷纷站起身端起酒碗大声说道。

“小女子何德何能,敢劳众位英雄敬酒”。说着话,灵儿站起身对群雄说道。

“三师母当值的我们一敬,三师母武功盖世,可以说是拯救了整个武林,三师母请了“。群雄们说着话,都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灵儿毕竟只是一少女,不能像群豪那样痛饮,端起酒碗,抿了一小口”。

群豪们喝得痛快,有的高声的谈论江湖异事,伸拳挽袖,豪情振奋。此时,天龙门的大院内人声鼎沸,一片热闹。

“三师母,恕侄儿眼拙,这么多年来,竟然不知道您老人家身负绝世武功,侄儿如有怠慢之处,望三师母见谅,不知道三师母师承何门,从来没有听你老人家说过”。林啸天小心的说,同时也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啸天,我没有师父”。灵儿微微一笑说。

“什么”林啸天感觉到是不是听错了,不说师门是谁,倒也罢了,竟然说没有师父,难道三师母是武学异人,自己会创造功夫招数吗,如果有师门,这样说岂非是大不敬之罪。

灵儿见林啸天狐疑的看着自己,知道他不相信她的话。就继续说道:“要说没有师父,你不会相信,要说我有师父,说出师父的名字你们更不会相信。我的师父,就是····“说着她纤手一指坐在下首的林夕。”我的师父就是夕儿”。

“夕儿”。林啸天显然不相信,但看三师母的表情,又不像开玩笑。只得问林夕:”夕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爹,灵儿的武功确实是我教的”。林夕回答的仓促,又加上心里想起教灵儿姐武功的点点滴滴,竟然忘了灵儿是他的三祖女乃女乃。

“胡说,没大没小”。林啸天狠狠瞪了林夕一眼,林夕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脸又红起来。按理说,以他们现在的功力水平,应该喜怒不行于色。但现在他们练得天龙秘籍里的武功,里面含的是无限的柔情和蜜意,心里所想的在脸上就能表现出来,所以喜怒哀乐浮于表面。

林啸天忽然想起林夕昏迷时,体内那股奇怪的内力差点吞噬掉他的内力的事,他忽然想到,会不会是三师母得过异人传授,又传授给林夕,而林夕功力浅,在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而只有三师母才会这种解救的方法。当时想着林夕的病情,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一下子好像谜团都解开了。但三师母并没有什么恶意,想想她也很不容易的,年轻轻的一个女孩儿家,就要为三师叔守一辈子。

灵儿知道林啸天肯定不会相信她的话。但她的每一招武功确实使林夕传授的。一想到林夕,她就忽然想到了什么,匆匆的看了一眼林夕,林夕也在偷偷的看她,她知道这是和林夕心意相通的缘故。

“三师母,你可不可以把你的武功传授给弟子们。”林啸天又问了一句。

‘啸天,你就怎么不相信呢,我的武功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林夕传授给我的,我来到天龙门之前,丝毫不懂武功,我那时闲着无趣,正好林夕来后院玩耍,我就让他教了我几招,想不到,我就喜欢上练功了,夕儿,对你爹爹说,当时是不是这样子“。

“是啊,爹爹,三祖女乃女乃的武功每一招都是我教的“,林啸天也看出儿子不像在撒谎,但林晓天教出出的弟子在程千寻面前都过不了一招。为什么,儿子教的就能够打败程千寻呢?

“不管是谁教的,只要练到上乘就最好“。林啸天不想再说这个问题,想等到日后,在盘问林夕不迟。

“林掌门”灵儿对林啸天道,林啸天奇怪这次她没有叫啸天,而是改口叫他林掌门。

“三师母不用这样叫法,啸天是你的晚辈“。林啸天谦恭的说。

“林掌门,你听我给你说,以后你别叫我三师母,叫我湘宁姑娘即可”。她对林啸天说道,群豪正开怀畅饮,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谈话。

“那怎么可以,你是长辈,三师叔临终时嘱咐我们善待与你,我们对你尽孝就是对三师叔尽孝”。林啸天还是恭敬的说。

“林掌门,从今天起我贺湘宁就离开天龙门。以后。与天龙门一点瓜葛都没有,我不再是你的三师母”。灵儿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那怎么可以,让天下群雄知道以为天龙门慢待了三师母“,

林啸天劝了她一句,听到灵儿这样说,林啸天大吃一惊。

“林帮主,我就是想让天下群雄都知道,我贺湘宁从此与天龙门永无瓜葛”。这次灵儿在声音里注入了内力,院里的群豪听得清清楚楚。

“三师母,三思啊“。林啸天看到群雄的目光都看过来,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灵儿姐要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林夕突然说了一句。

“夕儿,别添乱“。林夫人连忙制止儿子。

“娘亲,灵儿姐要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管任何时候我们绝不分开”。林夕又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虽然,群雄们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但是林夕这句话,令众人不得不有另外的想法,再看两个人,一个是初长成的少年,一个正是妙龄的少女,如果不是隔着长幼,倒是挺般配的两个人。

“夕儿,你在胡说”林啸天一下子明白了林夕和灵儿之间到底会发生什么了,看到众豪杰在议论纷纷,一下子怒不可遏。

“爹爹,我没有胡说,灵儿姐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我们绝不分开“林夕还是毫无缓和的语气对林啸天说到。

“林掌门,你误会了“。灵儿接过话道:”林夕的病情还未彻底痊愈,每天我还要给他治疗,如果我离开天龙门。他在陷入昏迷中,你们又救治不了他,所以我必须带他走”。灵儿这番话倒也说得合情合理,天龙门知道内情的弟子倒也未在意,只是群豪不知内情,不知道三少女乃女乃要带这个少年走是啥意思,但很多人都想到了私情,不免议论纷纷。

林啸天看到了众豪客半信半疑的表情,又看到有的人含着鄙夷的目光打量林夕和三师母。他看了一眼林夕,发现林夕看三师母的目光有些异样,他忽然想起自己年轻时对着自己心爱人时的感觉,他突然想到了林夕和三师母之间肯定是有了私情。

想到这里,心中的怒火大盛。他突然拔出身边弟子的腰间长剑,迅疾向林夕刺去,嘴里还说着;“不用你再给他疗伤,我直接刺死这个小畜生算了”。他虽然是中毒后初愈,但功力还在。由于心中气愤,剑势凌厉之极。这一下,变故迭起,谁也未料到林啸天会向爱子痛下杀手。

林夕淬不及防,眼见长剑已到面门,爹爹的剑再往前一点就刺进他的印堂了,还好灵儿在林啸天拔剑的时候,就看到他目光中杀气大盛,在他刺向林夕的时候,她一长身形,纤手已经抓住了林啸天的剑刃。

林啸天的长剑犹如黏在灵儿手上在也刺不下去。但灵儿手上的鲜血顺着剑尖流了下来,见三师母捉住了剑身,林啸天急忙撒了手。

林夕有些目瞪口呆,他想不到平时最疼爱他的爹爹为什么会对他痛下杀手,此时他看了看母亲,母亲眼里满是泪花,他知道母亲此刻有伤在身,没有来得及出手阻止爹爹。

此时,林啸天面如死灰,竟然比刚才中毒时的脸色还要难看。因为他从刚才三师母奋不顾身救林夕,以及毫不犹豫的用手直接握住剑刃,他就知道,林夕的这场大错已经铸成了。

灵儿扔掉手中的长剑,握剑的手上有两道血口,但她也顾不上这些。拽起林夕就走,林夕回头看了爹爹和娘亲一眼,知道今天走出这个门,再回来难了。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林啸天吆喝天龙门的弟子们拦住林夕和灵儿。林啸天也知道,今天不拦住他们,只要走出了天龙门这个大院,他们就再也不能回来了。如果能拦住他们,自己和夫人对他们晓以利害,可能他们还会回心转意的。

群豪们见是天龙门的家事,也不便于出手干预,因为外人根本没有看透里面究竟是什么原因。

天龙门的弟子们听了林啸天的话,立即组成了一道人墙,挡住了两个人的去路。

这些弟子们平时都是和林夕一起练功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立即摆出天龙大阵,只要他们想冲出这道门去,格杀勿论,”林啸天今天算是下了狠手,天龙大阵是天龙教的保命阵法,预备在强敌来侵时,保护天龙门不被灭掉而创。平时阵法的演练都是掌门亲自主持,至于排阵的口诀,和阵势的各种变化,都是由历代掌门人口口相传的,别人无从知道,就是林夕,爹爹从来没有给说过关于天龙大阵的半个字。刚才和程千寻力战的时候,林啸天都没来得及动用天龙大阵,这次对付儿子竟然用上了本门最上乘的功夫。

众弟子听了掌门的话,立即各就各位,纷纷拔出长剑,摆开阵法。把灵儿和林夕围在核心,几十柄长剑,闪着寒光,夺人双目。

林啸天催动阵法,几十号人围着林夕和灵儿快步旋转起来,剑尖都对准了灵儿和林夕。只见寒光闪闪,群豪看时,只见天龙门这些弟子们往来穿梭,急速移动,几十柄剑竟然幻化成千柄万柄,犹如织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网,把二人困在核心。

林啸天知道,天龙大阵一经催动,就会威力无比,就好像这几十个人变成了一个人,用的招式身法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弟子们在用天龙阵法对阵的时候,他们不管对方是友是敌,只要阵法催动,就全是致命的招数,最后,大阵不被对手击破的话,经过所有的阵法变化才可以停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