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六章 豪杰云集江...

大概是惊雷巨大的声音,惊醒沉睡了三年的林夕。

灵儿紧紧地抱着林夕,三年来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辛苦煎熬,终于唤醒了他。这一刻,所有的忧愁和担心都化成了激动地喜悦。林夕似乎刚从梦里醒来,一切都有点茫然,但他知道是灵儿姐在拥抱着她,他也紧紧的拥抱着灵儿。

“林夕醒来了,林夕醒来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遍了天龙门的角角落落。林啸天夫妇更是觉得喜从天降。他们急忙来到后院灵儿的房间里。

灵儿早已为林夕洗净了脸。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林夕虽然躺了三年,但醒来以后,立即和常人无异。虽然记忆里都是三年之前的事,但这三年,没有使他停止生长。他几经长成了一个壮实的后生。

“爹,娘”看到林啸天夫妇走进屋来,林夕亲热的叫了一声。

“夕儿”,林啸天和夫人几乎是同时叫了儿子一声,虽然夫妇二人每天都来看林夕,但冷不丁的一个大小伙子,站在他们面前。不得不让他们吃了一惊,但毕竟天性使然,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长大了。虽然林啸天喜怒不动声色,但是这次突如其来的巨大喜悦,让他们热泪盈眶,三年来,无数的担忧化成拳拳的爱意,夫妇二人打量着儿子,林夫人轻轻的抚模着林夕的脸颊。

屋里挤满了来看林夕的天龙门弟子和女眷们,他们围着林夕,细心的问长问短。林夕醒过来,这对于整个天龙门来说,不亚于是一个天大的喜事,林夕的肩头上肩负着将来执掌天龙门的重任,有林夕在,就有天龙门博大的希望。

灵儿也开心的看着这些,林啸天对着灵儿深施一礼道:“多谢三师母救了犬子一命”。此时林啸天对于这个年幼的三师母感激难以言表。

“啸天,夕儿的病情我也不知道还会复发不”灵儿对激动万分的林啸天说。听到这里,林啸天心里暗自一凛,这可是他最不想听到的话。林夕得病的原因尚不清楚,无缘无故就昏迷了三年。看来再次昏迷,也不是没有可能,想到这里,林啸天有点黯然心伤。

“三师母,那就有劳您老人家继续给夕儿疗伤”。林夫人见丈夫脸色不对,就接过话茬说。

“夕儿现在虽然醒了,但体质虚弱,必须继续疗伤”。灵儿继续说,她知道林夕现在是大后生了,她也是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如果说林夕已经痊愈了,再来她这里和她一起练功,众人们肯定觉得不合适。

以林夕的病情未愈为借口,林夕在出入她这儿,倒是合情合理。她想了这个主意,对众人说道:“每天,我还要对林欣进行两个时辰的治疗,知道完全痊愈为止”。

林啸天听到灵儿的话,听得出灵儿对治愈林夕似乎有绝对的把握。这才放下心来,嘴里说道“全凭师母吩咐”。可林啸天哪里知道灵儿的真实想法。灵儿觉得这三年来,林夕虽然昏迷不醒,她在引导两个人的内力在身体里游走的时候。她就觉得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练功。林夕虽然醒了,但以后也要两个人一起练,只有两个人的两股内力相辅相成,才可以不至于在走火入魔。

林夕醒来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武林,天龙门的至交好友,来探望林夕的接连不绝。林啸天夫妇殷勤接待,林夕也时常陪侍左右。但一到午时,林夕就到灵儿姐的院子里练功。这次两个人不在分开练,而是还像林夕在昏迷中的样子。但这时,不用腾出一只手来扶着他了,两只手掌对着他的背心,任两个人的内力缠绵在一起,在两个人的四肢百骸里游走,虽然觉不到功力增长,但是两个人都感觉到彼此的内力越来越纯正。

魏忠贤的势力越来越大,他独断专横,不仅把持朝政,而且残害忠良。以高攀龙,顾宪成为首的东林党人几乎被诛杀殆尽,一些各大门派的不肖之徒纷纷投靠到他的手下。在他的授意下开始对一些江湖门派下手,一些小的门派几乎遭到了灭顶之灾。就连武当,少林这样的江湖大派,也都惴惴不安,因为他们有好多知道内情的弟子投靠了魏忠贤,做了他的鹰犬,这些人一旦得势,就反过来疯狂的残害和他们以前有过过节的同门。如此下去,各大门派必然会遭到灭顶之灾。时下,整个江湖人人自危。

各大门派之间广撒英雄贴,召开武林大会,他们知道,只有各大门派联合起来,方能对抗魏忠贤的残酷迫害和打压。

天龙门乃中原第一大帮,洛阳又是交通要道之地。自然,天龙门就做了东道,这次武林大会由天龙门负责全程接待。

林啸天感到责任重大,一方面众家武林豪杰各自为政,千百年来也难以统一在一起;另一方面,这次武林大会开罢以后,就是公然与魏忠贤为敌,天龙门必然成为魏忠贤的眼中钉。恐怕是天龙门永无宁日了,自己夫妇还好,武功尚可以自保,但众弟子,和众多的女眷怕是要遭殃了。

但是,他现在顾不上这些,纷杂的事项就令他头疼不已。还好,夫人能够帮助他,一切大小事务倒也安排的井井有条,一切钱粮支出倒也毫无差池。

各地的英雄豪杰纷纷到来,洛阳城里人马络绎不绝。天龙门练武场上搭上了敞棚,用来接待各派的豪杰之士。这次武林大会,各大门派也都非常重视,来的都是各门各派的掌门掌教,他们害怕魏忠贤派人来捣乱,都带来了本门的武功好手,已备不测。

那些重要的人物都安排在上房里。各大门派的首脑人物,聚在一起商讨对付魏忠贤的计策。他们带来那些弟子们都在练武场的大敞棚里高谈阔论,练武之人嘛,除了喝酒吃肉就是谈论武艺,有些人兴致来了,就下场比划比划,那自然是点到为止。

灵儿自从到天龙门来第一次感到这么开心,算起来同于圣城成婚那天起,到现在已经八年了,八年来她几乎断了和娘家的一切音信。这八年,她没有见过一个亲人。这次倒好,不但娘家派人来参加武林大会,就是远在山东的姐姐贺皖平也因为思念妹妹,跟着姐夫柴霜成也一起来参加这次数年难遇的武林盛事。姐姐也是自从嫁到山东后就没有回到过湖南。

至于姐夫柴霜成,灵儿是第一次见。模样英俊潇洒不说,还有一种帝王的霸气。听姐姐说姐夫是梁山好汉柴进的后人,而柴进又是大周皇帝之后,所以,姐夫身子里还流淌着帝王的骨血。姐妹俩一见面自然有说不出的亲热,亲热完了又抱头痛哭。

老家振威镖局来的人给她捎来了好多东西,母亲还把她喜欢的璇玑图给捎了过来,她懂母亲的意思,母亲知道她现在的处境,让她向这个创造了璇玑图的才女学习,做一个安份的才女。

柴霜成来的目的和老父贺万仇派人来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结识好汉而来,他们是生意人,自然有他们的目的。他们又不想得罪官府,所以姐夫的爹爹和自己的爹爹贺万仇就不能亲自来了。

柴霜成一直都在江湖豪客们之间转悠,和这个套套近乎,和那个称兄道弟一番,在实现着他此行来的目的。

姐姐贺皖平就和她在一起,聊着一些家乡和江湖的趣事。

林夕来的时候,看到有生人在,他不敢叫灵儿姐,就叫三祖女乃女乃。贺皖平听着别扭,也觉得很新鲜,不由得大笑起来,她这一笑,灵儿和林夕的脸都红了。

练功是每天的必须课,现在虽然感到不练的话没有以前那种心烦意乱了。但两人一见面,就感觉心意相通,非得练一会才感觉舒服。灵儿给姐姐解释了一下,姐姐也是武林中人,对这种小事也不拘小节,两个人像以前那样,练了两个时辰。姐姐看会他们练功,有时想笑,但忍住了。她就在那里看豪杰们切磋武艺。待到林夕走了后,她对灵儿说:“妹妹,你倒是和这个小后生是天生一对”灵儿听了姐姐的话,脸又刷的红了起来。

各大门派的掌门们一直在商议对付魏忠贤的方法。林啸天知道,自己的天龙门虽然是中原第一大派,但根基浅。还不足以和少林武当这些根基深的门派并列。虽然是东道主,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陪着这些江湖宗师们说话。那些在练武场上的江湖豪客们倒是大声喧哗,笑声一阵一阵的。其实,要是有心的人,看这些豪客们演示武艺,肯定也会受益不少。

林夕每天也在这些豪客们中间,感受这些人浓郁的江湖气息,他还没有出过远门,听着这些豪客们讲的江湖趣事,他觉得津津有味。可是,他看那些豪客们演示武艺,也觉得平平无奇,有时,真想和他们切磋切磋,又怕爹爹知道了生气。

林啸天看了所有的英雄贴,江湖上的凡是接到英雄贴的帮派,都有人到场了。他和各大掌门人商议好了,武林大会即时举行。

练武场的上首演武台上,特意铺上了红毡,既然是武林大会,自然少不了各门各派在一起比试武功。

少林掌门苦善大师两手合十站在台上朗声对下面的群豪说到:“各位施主,今年这次武林大会的宗旨想必大家都知道吧”.大师在说话时注入了内力,一时间台下的群豪鸦雀无声,有些内力差的人觉得震的两耳轰鸣。

“如今阉逆横行,期权误国,残杀武林人士,我江湖人士不为所用,就横遭杀戮,轻则身死,重则灭门。眼见阉逆横行不法,我辈武林正义之士,必将死无葬身之地。”苦善大师一席话义正言辞,有着一种无可言说的威严。

“他不让我们活下去,我们不能等他来砍掉我们的头,一些忠义之士还需要我们去解救,这次武林大会后,所有来的门派,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苦善大师的话引起下面的群豪大声喝彩,尤其一些小的门派的掌门人,听了苦善大师的话,差点热泪夺眶而出,他们也是被魏忠贤的爪牙欺负怕了,如今有江湖上的大帮出头相助,焉能不激动万分。

“这次大会,我们要推选出武林盟主,以后我们都听盟主号令,这样我们所有的帮派就不是一盘散沙,就可以凝成一股劲,来对付阉党。“苦善大师这才说到武林大会的正题。

“苦善大师,你就做武林盟主如何,以少林派在江湖里影响力和武功修为,我觉得苦善大师就可以担当”。台下的群豪中有人大声说着。

苦善大师摇了摇头,说道:“武林人士,还是比武决定,现在时间不多,每个门派只派出你们认为武功最好的一个人来,到最后,谁赢了,谁就是武林盟主,我们唯他马首是瞻。”苦善大师说完了,向大家双手合十,深施一礼。走下台去。

林啸天走上台来,作为东道主,他一直受到大家的尊重,还没有等到他开口。下边就有人吆喝起来。

“我看林帮主就可任武林盟主,天龙帮乃中原第一大帮,弟子朋友不计其数,这次武林大会,林帮主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足可以胜任这个武林盟主”。那人高声说道。

林啸天看了一下说话之人,是河南形意拳的掌门人崔山岳。他们两个帮派离得近,平时也交好,崔山岳也是个热心之人。

“崔兄言重了”。林啸天客气的回了一句:“想我林某有何德何能敢居盟主之位,承蒙天下英雄看得起我,在我这小小的天龙门里屈尊,林某真是怠慢天下众豪杰了”说罢向众人拱手失礼。

“林帮主过谦了“台下群雄回了他一句:”既然林帮主不愿屈就,就按苦善大师说的办,比武推出武林盟主。“有人大声说着。

“好,那就请英雄们上场,比武开始“。说着林啸天走下台去。

“刷“的一声,有人从台下轻轻一纵,跳上台去,那人展示了一手轻功,有人看出来了叫了一声“好漂亮的梯云纵”。

在看台上那个人,是个道长,只见他朗声说道:“贫道乃武当弟子申智安。我不想当什么武林盟主,就想和大家切磋下武艺,练武之人不用客套,那位英雄赐教一二“说着,他打了个无量寿佛,扫视着台下众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