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四章 苦思冥想豁然开

林夕把天龙门的武功秘籍天龙剑谱拿给灵儿看,希望灵儿能看出里面的玄机奥妙,他觉得灵儿姐的悟性要比他高的多,虽然灵儿姐的武功都来自他的传授。但他觉得出,灵儿姐的进步要比他大得多,尤其是娘亲传授给他的轻功,经过这几年的练习,林夕觉得灵儿姐的轻功已不若于他的娘亲。

灵儿接过林夕递过来的天龙剑谱,翻看了一遍,她父亲自幼不让她习武,专门请了先生教她学文识字。她也聪明好学,以至到后来,先生都说她,假如是男儿身的话,说不定将来能中金榜,可惜,是个女儿家。古代的璇玑图,那么多的机关,她都能看得懂,拆的开。老父贺万仇也经常惋惜地说她,如果是个儿郎,求取功名,犹如探囊取物,也省的过这种刀头舌忝血的走镖生计。

天龙秘籍的前部分,有几十页是看起来感觉乱七八糟的文字。那些文字虽然个个认识,但念出来,基本不成句,更难体会到所要表达的意思。后面所记载的剑招又平平无奇,都是天龙门的一些普通的招式。看来,假若这里面要包含着上层武功的话,肯定就在那几十页毫无关联的文字里,怪不得,几代掌门人都参详不透。

“灵儿姐,看出里面有什么玄机没有”。林夕见灵儿聚精会神的看着天龙秘籍,以为她看出点什么门道,就试探着问。

“夕儿,你看这些剑招是我们平常练过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招数,这些剑招里肯定没有玄机,要有玄机的话肯定就在前面的这几十页文字里,你看上面写的这些,你在看看这几个字”。灵儿指着几个字让林夕念。

“雷外鹅科硬”林夕念了五个字,就觉得特别绕口。这几十页如果这样念下去,真不知道,会念道猴年马月。

“哈哈”听到林夕不伦不类的念了这几个字。灵儿也忍不住笑起来。但随即又正色道:“林夕,你想不想参透这本武功秘籍”。

‘想啊,灵儿姐,我做梦都想参透这本书里的奥妙,我想练习上面的武功,因为三叔祖说过,只有练会这上面的武功才可以对付的了那个大恶人程千寻。“林夕郑重的说。

灵儿知道他在想当年于圣城临死之时说的那些话,于圣城名义上是他的丈夫,但和她只有一面之缘。甚至那天她都没有看到她所谓的丈夫的模样,她学习武功,开始时是出于好奇。现在,她长大了,知道自己的处境,她觉得她不可能在这里孤苦一辈子,她也要改变自己。但她知道如果她想改变自己现在的处境,天龙门的众弟子肯定不会答应。所以,她也要学会第一流的武功,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战,而不用受别人的要挟。

“你要想参透这里面的奥妙,你就把这几十页文字一字不落的都背下来,记在心里,没有事的时候就在嘴里默念,说不定到时候就会突然间参透了这些奥妙“。灵儿一本正经的对林夕说。

“背下来,这怎么可能啊!“饶是林夕聪明也感觉到了这可是个大难事,他以为灵儿姐在给他开玩笑,但看了看她的脸色,又显得很郑重,他看得出,灵儿姐真的给他安排了这个巨大的任务。

“夕儿,背书要比练功简单的多,你要天天背,就能背下来了。每天都要来背给我听,要是背不会,就别来见我了。我要等你背的就像平时在学堂里念书那么熟练。“看来,灵儿真的是决意让他背下来。

林夕虽然满脸的不愿意,但不让他见他的灵儿姐那怎么可以呢!他可不想见不到灵儿姐,如果不让他见灵儿姐,还不如不让他吃饭。

灵儿见他沉吟不语,装作有些生气的说“夕儿,你都是男子汉大丈夫了,这点小事都做不了,没有做大事的豪气。等以后,长大了,你怎么能立足江湖,又怎么能做出一番大事业呢”。灵儿用长辈的口吻在教训他。

“,背就背,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保证像被唐诗那样背的滚瓜烂熟”。林夕似乎在向灵儿赌着气说。

“好啊,我让你背的必须像行云流水那样,一字不差,最好,还要像先生念书那样,念出抑扬顿挫”。灵儿继续给林夕增加着条件。她感觉到,要想参透这里面的奥妙,就要把这些文字烂熟于心,随时随地都能想起来,时时在心里日思夜想,巧不巧就会在一瞬间参透这里的玄机。想到这些,她才让林夕先把这些文字了然于胸再说。

林夕接受灵儿姐所有的条件,灵儿给他十天的时间,这十天之内他可以到后院来。十天以后,如果背不下来。那就别来了,等到什么时候背的流畅了,什么时候再来。灵儿知道林夕离不开她,故意想了这招激将法。

果然,这十天之内灵儿没有过问林夕背书的事。还是照样和林夕一起练功。可是林夕就不一样了,他把秘籍上的文字精心的卷抄了一遍,因为平常的时候总不能光抱着秘籍吧,假如丢失了那真就是永远参不透了。在不练功的时候或者休息的时候就背这些文字,别的弟子好像听他在念天书,都好奇的听他在念叨什么,但林夕基里哇啦的念上一大篇,别人一句也听不懂。

秘籍上的文字虽然生涩,意思难懂,但是看得遍数多了,自然就熟悉了,慢慢的林夕逐渐记住了好多,最后终于背下来了。

他把秘籍上的文字背给灵儿姐听,由于文字没有连贯性,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没有一点章法可循,最后灵儿姐听烦了,让他再回去继续背,要不像先生念书那样流利,就别来这里找她。

看来是灵儿的激将法起了作用,林夕用了不长的时间就背的流利了,这次他快速的背给灵儿姐听,灵儿这才夸赞他特别聪明。

虽然是背会了,但似乎对于参透这本秘籍的奥秘似乎毫无帮助。两个人试着练了一下后面的剑法招数,果然是平平无奇,只是一些普通的剑招而已。

“林夕,你先三个字三个字的背一遍“。灵儿让林夕用这种方法,加上句读。林夕果然是三个字三个字的往下背。就像是在念三字经,可是没有三字经里的韵味,依旧是不连贯的词句。可三个字一顿的背下来,还是像听天书一样,不明就里。

也许是动了孩子顽皮心性吧,灵儿在每天和林夕一起练功的时候,又加上了一个项目。就是让林夕继续背诵秘籍上的文字。

又让他四字一顿的背了一遍,结果仍然没有发现里面的玄机。

灵儿还是让林夕背诵。林夕觉得厌烦了,差点和灵儿姐翻了脸,但他看到他如果不背诵的话,灵儿姐就会生气的不理他。他可不想惹离灵儿姐姐生气,也就耐心地听他安排。

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把林夕爹娘的武功学透了,欠缺的就是火候而已。灵儿可以细心的聆听林夕背诵文字,她也在用脑考虑着。

他们又试着用五个字,六个字一顿的背,虽然还没有找到里面的玄机,但两个人都熟悉了这一大篇文字。

直到,林夕七字一顿的把秘籍上的文字背给灵儿听,灵儿忽然觉得林夕念出来的话特别熟悉,她隐约听出了什么,就好像,在湖南老家时在外婆家,外婆经常给她唱的一种歌谣。外公是苗人,年轻是的外婆不是和外公一个部落的。

灵儿听娘亲说过,外婆的部落被仇家灭门后,只留下外婆一个人,因为外婆是他们那些山寨里的一只金凤凰,仇家不舍得杀他,想霸占她,但外婆誓死不从。后来外公领人灭了外婆的仇家,救出了被囚禁的外婆,外婆以身相许。

以后,外婆就把她们那个部落的语言传给了灵儿的母亲,母亲见灵儿聪明伶俐就把那些语言传给了她,这些语言都是口口相授,是没有记载,也写不出来文字的。同时母亲也教会了她怎样把这些语言和他们现在用的这些语言互相转换。

灵儿让林夕继续七个字七个字的背诵武功秘籍。

她这时侯才明白了写书人的用心,写书人用汉语标注了外婆那个部落的语言,有用这种语言写成了这本武功秘籍。现在,再整个人世来说,也就只有母亲和她还懂,看来这里面的奥妙就在这里。

灵儿让林夕把秘籍上文字全部写下来,她七个字,七个字的隔开。一句话要不知念上多少遍,才能明白所要表达的意思,不知道用了几个晚上,才全部译成汉字。最后,她连贯看起来,果然是上乘的武功心法。

但是里面许多的告诫让她又不寒而栗,创此武功的人开始就告诫后人谨慎修习,功力不够,极易走火入魔,轻则残废,重则毙命。

那位高人还说,为了不让后人为此丧命,而又不能使这门功夫失传,才故意用这种方法,待到有缘人参详透了,再加以改进。他又说,凭他的武学修为,只能创出这套武功,对于改进,自己犹如强弩之末实在无能为力,如此,只要等有缘人来发扬光大了。

整篇武功秘籍,练功心法三成不足一成,剩下的大都是怎样解决练功中出现的紧急情况的救助措施,有的看来似乎是凶险至极。

灵儿决定先不告诉林夕参透秘籍的事,自己先瞒着他,免的他知道了,不顾一切的练下去。最后武功练不好,反倒伤了自家性命。毕竟自己有分寸,和他一起慢慢的练,那样循序渐进,可能不会出大的麻烦。

她仔细的反复的看那些练功的法门,还有那些练功出现的意外情况和解救方法都熟记于心。

在林夕和她一起练功的时候,她对林夕说“夕儿,我们家有一套家传的武功心法,在我出嫁的时候,我爹给我做了陪嫁,以前我以为有咱们天龙门的武功心法就够我们练得了,可是,我看我爹给我的这套武功心法时,我觉得比天龙门的心法更高一筹,从今天起,我们就练这套心法”她给林夕撒了个谎,这个谎倒也合情合理。

林夕一直唯灵儿姐的马首是瞻,他没有怀疑灵儿的话,反而是很开心的说:“灵儿姐,是我的师父了”。

从这一天开始,两个人就开始修炼天龙秘籍里的武功,虽然林夕并不知道,灵儿也不给他说破。但是,灵儿觉得依照天龙秘籍的心法练功,她的功力并没有增加,她试了试林夕的功力,也是如此。

她怀疑创制这门武功心法的高人是不是故意给后人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故意奚落好武之人,让练这种心法的后人徒劳无获。

但是,自从练了这套武功心法后,虽然功力没有增加,如果每天不练习一遍,就会心烦意燥,就像喜欢喝酒人的人犯了酒瘾一样难受,她看了林夕几次,林夕也和她一样,练习天龙秘籍上的武功心法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成了每天的必修课。灵儿想在秘籍上找找原因,可是秘籍上对这种情况只字未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