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妃倾天下之替身狐妃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要喜欢我

妃倾天下之替身狐妃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要喜欢我

作者:若月亦影书名:妃倾天下之替身狐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女人,这样吧。舒悫鹉琻我帮你进城,你的回报就是取下面纱让我一睹你真容!”夜君霖说着,也一同停下步伐望着清舞。

    “驸马爷,你知道什么是安静吗?”

    此话一出,夜君霖刚觉得耳熟,便想起他前一刻问清舞,女人,你知道什么是温柔吗?

    顿时,他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这女人还真是斤斤计较!”

    清舞冷然一笑,“你到底帮不帮我进城?”

    “安心吧。这就带你进去!”夜君霖的话一落音,他顺势揽过清舞的腰,三两下跃上树根,枝叶因为剧烈的动荡,飘飘摇摇。

    夜君霖瞥了清舞一眼,唇角自然勾起一抹笑,“女人,你多重能告诉我吗?这次往城墙边上跃去,若是你的体重超标,我可要跟你一起遭殃了。”

    清舞冷冷地瞪了夜君霖一眼,“一个男人比女人还啰嗦!”

    “你说什么!”夜君霖黑着脸,原本揽着清舞腰肢的手,骤然攥紧,使得清舞不得不往他身上靠去。柳眉紧蹙,清舞挣扎了一番,不料夜君霖却搂得更紧,他咬牙切齿地瞪着清舞,“你是不是想死!不要乱动!一会被发现,我直接把你扔下去!”

    夜君霖发现,他上辈子真的欠了清舞什么债,不然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做到这个地步!他明明是来一探究竟,顺便想要羞辱她一番。如今,这副模样,已经远远超出一开始的范围。

    夜君霖看着安静下来的清舞,眸光满是深究之色。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

    “我要飞过去了,一会不要乱动,不然我直接丢你下去!”夜君霖说完,便右脚重重踢向树身,朝对面的城墙飞跃而去。

    他瞥了眼怀中白纱遮容的清舞,面纱在风的拂动下,轻轻扬起,他好奇地望着清舞,想等面纱被风吹起的瞬间,好一探清舞的真面目。

    清舞感觉到身旁传来的视线,发现夜君霖正盯着她看,不禁冷着脸撇开他的视线,素手扬起,捂住面纱。

    见状,夜君霖自知行为越轨,他轻咳了一声,随后,脚步凌空踏了几番,才直直的落地。“好了!进城了,你要怎么感谢我?”

    清舞一把推开夜君霖,看也不看他,便朝南靖王府的方向徒步走去。

    “喂!你这女人未免太不知好歹!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帮你进城的人!你就这么对待我吗?”夜君霖追上清舞,脸色黑了一大半。

    清舞停下步伐,没有看他,“让开。”

    “女人,你是一直都这么冷血吗?好歹是我帮你进城的,你现在达到目的,就想要过河拆桥?”

    闻言,清舞望向夜君霖,他的眸光有着一层若隐若现的温怒。她视若无睹,道:“驸马爷,你的记忆就这些吗?刚才打我容颜主意的人是谁?”

    “我……”夜君霖顿时一阵无言。

    他自知理亏,让开路。

    清舞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她没有回身,背对着夜君霖,道:“多谢驸马爷相助,接下来的路,不劳烦驸马爷。后会有期。”

    夜君霖看着清舞渐行渐远的背影,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是为了气死他!在安阳王朝的暗讽羞辱,他还没有找她算账!现在倒好,他不计前嫌帮她进城,她却在事后不顾情面,绝然的分道扬镳!!

    清舞雇了一辆马车,便朝南靖王府的方向而去。一路上,马车的颠簸,漫长的路途让清舞微微阖上双眸,素手覆上胸口的位置,心脏深处的闷疼感不断袭来。

    马车突然慢下,让清舞敏感地睁开双眸,掀起帘子,发现此路并非途径南靖王府。冰冷的眸光闪烁着一抹狠然,她一个用力伸出手,趁着车夫不注意的情况下,将其推翻下车。

    “哎哟喂!疼……”

    紧跟其后的夜君霖,发现车夫摔下马,忙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施展轻功跃到马车前,“女人,出什么事了?”

    夜君霖脚尖刚落地,便看见清舞正欲独自驾着马车离开。

    他望了一眼身后的车夫,那掉落在地的纸张,他走上前

    捡起,摊开纸张,上面赫然画着清舞的面向。这是通缉公示!

    “大,大侠!饶命啊,饶命,小的也是为了混口饭吃啊!”

    夜君霖沉着脸,他举步靠近,手一伸,直接揪起车夫的衣襟,“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他另一只手扬起,正欲给车夫来一击,清舞拾起地上的石子扔向夜君霖的手,“打晕他就行了。”

    “女人,你是真傻吧?他可是要把你交给官府给人!”

    “侠女饶命啊,小的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清舞对着夜君霖扬了扬手中的石子,“打晕他。”

    夜君霖不悦地瞪了清舞一眼,他手扬起,迅速落下,竟是打晕了车夫!夜君霖瞪着自己的手,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而且……还是听一个暗讽羞辱他的人!!

    “谢谢你没有杀他。”清舞悠扬婉转的声音传来。清脆动人的音调让夜君霖的气消了大半。

    两人一同赶路到南靖王府,一直到日落之际,马车才抵达到南靖王府,清舞掀起帘子,一眼便忘记紧闭的王府大门上被贴着封条。

    白色的面纱下,唇角扬起的浅笑僵硬而住。

    夜君霖望见贴着封条的大门,皱了皱眉,他回头一望,便看见清舞呆滞的模样。“女人,你这是怎么了?”

    清舞咬紧下唇,她跳下马车,行至大门前,素手一扬起,封条‘嘶’的一声被扯下。她推开大门,站在门外,身后的夜君霖紧紧盯着清舞的举止。

    她抿紧唇,踏进府内,脚步微微有些浮夸。幽静的亭廊,布满灰尘,让清舞的心猛地一颤。她的手抚过柱子,指腹上布满一层厚厚的灰。

    手无力的垂下。有些事情,都在一瞬间想通。

    她现在要做的是,向皇上讨回她的家人!

    “女人,不用找了,我问了路人,南靖王府已经被满门抄斩。”夜君霖跑了进来,他看着清舞站在亭廊中,便直接将刚才得知的消息一一说出。

    此言一出,清舞的心猛然被揪住,紧紧的揪着。她跄踉回身,面色苍白,“你说什么?”

    “南靖王府已经被满门抄……”夜君霖说着,看到清舞的神色,突然大感不妙,不禁问道:“他们和你是什么关系?”

    “你是说……满门抄斩?”清舞颤着声音问。她发现她全身都在颤抖,眸光深处的哀伤逐渐染满凤眸。“夜君霖……这是真的吗?满门抄斩……”

    夜君霖愣了愣,“他们是你的亲人?”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清舞的眼眶泛红,眸中闪现着雾珠。让夜君霖了然于心。他抿紧唇,不再言语,而是站在清舞的身旁。

    “白玉帝!”清舞满是雾珠的双眸被霜寒所取代,眸光里闪烁的恨意,望着大门上未掉落的封推。

    “夜君霖。”她喊他,冷然的声音带着丝丝颤音。

    他举步上前,站在她的面前,“怎么了?”

    “我想你再帮我一次。这一次,我要进宫。”清舞的眸光闪烁的恨意,让夜君霖皱了皱眉。

    “你想要做什么?”他问。

    白色的面纱下,双唇抿紧,素手掐着掌心的肉,“那是我的事。”

    “你是想去报仇吗?”夜君霖一眼便看破了清舞的心思。

    她似乎被突如其来的悲痛冲昏了头脑,没有任何理智可言。这个时候的清舞,只会做出傻事!夜君霖没由来的庆幸,庆幸这个时候,他在她的身边。

    忽然的认知,让夜君霖皱了皱眉,他再次打量起清舞的面容,然后猛地摇头。

    他喜欢的沈墨汐!不可能会喜欢这个女人!

    清舞冷然开口,“报仇与否,与你无关。”

    她见夜君霖没有任何的回应,抿紧唇,缓步走出南靖王府。既然无人可靠,她便靠自己!她楼清舞就不相信,进不了皇宫!!

    “你这是要去哪里!”夜君霖大步上前,直接扣住清舞的臂弯。

    他沉着脸,面色不悦。

    “放开!”

    “楼清舞!你理智一点!你现在若是去了皇宫,只是送死!”

    “我让你放开!!”清舞怒极大喊,眼眶泛红,眸中的泪珠摇摇欲坠。

    夜君霖沉着脸,紧紧扣住她的臂弯不放,“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女人,我不相信你会因此失了理智!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此次进宫是送死?”

    他一直到刚才才恍然惊觉,她真正的目的不在报仇。

    若是真心报仇,以清舞的个性,她断然不会做出这般鲁莽之事。

    “夜君霖,我让你放开!!”

    她没有挣扎地想要抽出臂弯,而是冷冷地望着夜君霖。见他没有放手的意思,清舞冷然一笑,甚是讥讽,“夜君霖,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此话一出,夜君霖脸色变了变。他没有想到清舞会直白地说出这番话。

    他的神色微微一恍惚,清舞便直接将臂弯从他手中抽出。“若不想受伤,就不要喜欢我!”

    音落,夜君霖愣怔在原地,而清舞缓步离开南靖王府。刚跨出王府大门,眼前一道红光闪现,刺痛了清舞的眼……

    一袭红衣在身,银发飘飘的男子立在王府之外。

    *

    二更完毕。(亲爱的姑娘,七月份日更六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