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两天后袁小山率领着他的陆战师开始向南京进发,同时第六师在李纯的率领下开始向江西发起进攻。身处南京的伪政府军事指挥最高长官黄兴这个二杆子日本军校生,已经感觉到大势已去。不过还在咬牙坚持这,但是随着副官送来徐州会战作战完败的消息后,立刻跑到孙大炮的办公室,通报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孙大炮看着眼前这张电报,心里感动发苦。为什么失败的总是我啊。低沉一会儿后抬头问道:“两万大军,不到三天就彻底的失败了,难道这些人手里拿的是烧火棍啊?就是两万头猪,也要坚持得更久。现在还有何挽救办法”?

黄兴看着孙大炮摇摇头说道:“现在已是回天无力了。上海驻军的援军一个师已经开始向南京进发,李纯的第6师也开始向江西发起猛烈的进攻,估计很快就会攻破李烈钧的防线,同时徐州已经聚集了袁世凯的第5师,袁克文的第8师,时刻可以向南京扑来,驻河南的20师已经开拔,曹锟的第三师已经向湖南发起进攻。这还是不是最糟糕的,最新消息,上海驻军和政府,租界合作,已经对我上海的党员进行完全的清洗,所以支持我们的商人都已经被牵连。我们的资金已经断裂,按照现在的情况5天后,我们会不攻自破,还望先生早做决断”。

孙大炮一听头更疼了,想了想问道:“福建和广州怎样?云贵的蔡鄂是否同意出兵”?

黄兴看着这个到了如此之时还在做着白日梦的党首,摇摇头说道:“蔡鄂,不同意出兵。福建和广东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这次袁世凯调动的全是精锐部队,徐州战败的消息一传开,广西的龙继光和陆荣庭是不会放过这个表决心的机会的。”

孙大炮想了一会儿说道:“为了保留革命的火种,我们立刻起程前往日本”。

黄兴听到孙大炮的话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吐出一口气说道:“党首英明。我们立刻前往码头,不过城里的军队怎么办”?

孙大炮这时也没有办法,于是挥挥手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没有让黄兴通报徐州会战失败的消息,就同黄兴等人带着自己心月复出走日本。倒袁的军事行动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就完全失败了。当袁小山带着部队抵达南京城外的时候,先前部队碰到张勋的辫子军。山东的士兵看着这些还留着一头猪尾巴的军人,顿时感到十分的奇怪,还以为是旗人的部队,就立刻进入战斗状态,架起迫击炮就是一端炮击,接着就是轻重火力招抚。先前团的团长接到一营营长的报告,说前面发现清军余孽,大约2000人。需要团部提供火力支援。这团坐一听发现清军余孽,还有如此的规模立刻让机炮营提供火力支援。9门75野炮和9门重迫击炮立刻摆开架势,迅速的构建炮兵阵地,重机枪连立刻对一营提供火力支援。二营从左侧迂回,三营从右侧迂回,把这些满清余孽给我全歼了。妈的敢在我山东军面前晃悠。“

张勋的辫子军被一顿迫击炮打蒙着,同时轻重火力也是毫不客气的招呼。打得这些辫子军抬不起头。张勋被副官保护压在下面,等到炮声停了以后,在卫队的掩护下躲到一个隐蔽处,,揣着粗气问道:“对面是那支部队,妈的这炮弹不要钱啊”。

一个军官大胆的拿着望远镜看了看对面发起攻击的部队说道:“大帅,不对啊。这对面的军队不是城里的军队。”

张勋一听,拿过那人的望远镜看了看,说道:“是啊,这城里的部队没有这么阔绰。这些士兵完全是就训练的精兵,我听这个枪声倒像是山东的部队。不过这袁克文那小子的部队不是还在徐州吗,这是怎么回事”?

还在张勋想是那支部队的时候,突然响起了嗖嗖的声音,顿时大声的喊道:“不好是重炮”。接着就听到阵地上响起猛烈的爆炸声,十几发炮弹同时落在阵地上,炸得辫子军人仰马翻,这还不是最恐怖的,这些炮弹就想是不要钱的,一发接着一发的,不断的连续射击直接持续射击了伍分钟。在炮兵的掩护下,一营的士兵已经突击到100米处的位置,这是连配置的炮击炮接替炮兵的射击,掩护步兵冲锋,一百米的距离一个短冲锋直接就冲进了辫子军的位置。这些士兵上来根本就不纠缠,上来就是刺刀见红。这时一些辫子军才看清这些人的标志。顿时有人大声的喊道:“误会,我们是友军”。但是这些陆战队的人更本不管那些,看见辫子军就是一个突刺刀刀见红。

顿时南京城外发生了奇怪的现象,几千友军自己发生了窝里斗的死磕。张勋自己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掏出腰间的配枪准备往天上射击。但是这位老哥很不幸,被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发现了,直接一枪爆头。侍卫顿时被眼前刚刚发生的事情惊呆了。这时有个侍卫大声的喊道:“大帅死了,大帅死了”。辫子军抵抗的最后精气神被一下抽空了。这时陆战队的人大声的喊道:“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通过询问才发现刚才遭遇的是辫子军,同时发生被一枪爆头的人张勋。通过层层上报终于在3小时后袁克文收到了这个消息。袁克文看着这个消息笑了笑。心里说道:“这个复辟将军,只有到阴间去追随那个短命皇帝和他的太后了”。接着袁克文就下达命令:“收编这些人马,由政治部负责这些人的意识教育,同时彻底的整编辫子军”。接着将这个情报进行处理后上报中央政府。

当袁小山来到南京城墙下的时候,这些被抛弃的部队,已经把南京城搞得乌烟瘴气。一群没有希望的,绝望的部队对于一个城市的破坏是难以相信的。抢劫,**,杀人成为发泄心里恐惧和对未来无知的最好发泄方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