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袁克文忙完世纪置业的事情就在钱庄的办公室召开了一个大会。参加会议的有虞洽卿,哈同,顾小五等人。袁克文把上海的事情胶带了一下。让虞洽卿暂时负责钱庄的经营。而哈同则负责置业公司的发展,顾小伍则成为保安团驻上海的办事处主任,主要负责协助两大公司安全保卫工作,以及解决一些黑暗事情。袁克文把程诚的小队留着上海,开始培训顾小五挑选帮会弟子。

安排完事情,袁克文就带着剩下的人,起程回到济南。接到济南的电报,现在林老板在1000多保安团士兵的协住下,已经按照计划完成了营房的建设。就等袁克文回到济南接收。

袁克文回到济南看着在原先荒地建起了的几栋营房。袁克文看后还是很满意的。袁克文在李牧田,高强等几个中队长的陪同下,在营房中转了转。营房的一切用具都已经搬进去了。

士兵都换上了保安团的新军装。站在操场上。对着几个中队长说道“赶紧安排入住,现在雪下得这么大。拿出5万银子。这个几个月兄弟们都辛苦了。乘着这个天气,让大家都好好乐呵乐呵,等到3月一日就正式开始训练。”

这些士兵在各小队长的带领下就正式入住新房。袁克文带着几个人来到自己司令部办公室。袁克文座在办公室的特制椅子上,招呼众人坐下后。对着王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今天就把林老板的钱给结清了。同时按照我刚说的这段时间在固定的伙食费上在加5万两银子。让弟兄们,好好猫冬。同时让保罗的服装店,加大衣服的制作力度。咱们的保安团今年一定要完成3000人的训练任务。后勤上一定不能缺东西”。

接又对几个带兵的人说道“这段时间,也要让兄弟们在休息的同时。各个中队负责好纪律。保安团的规矩不能乱。在此我要说明一下。第一不能抽大烟,赌博。第二不能强买强卖,做到买卖公平。第三不得克扣军饷。第四不得调戏妇女;第五不得侵占公私财务;第六严禁打架斗殴;第七保持军人作风。第八讲究个人卫生和集体卫生。至于具体的相关《保安团官兵条例》会马上下发到各个中队。这段时间各个中队组织学习。再者就是把这期间表现突出的士兵名单报上来,正式开训的时候全团大会上作出公开奖励。”

袁克文安排完事情后就回到了巡抚府,出来了几个月。还是要回去见见老袁和沈氏以及金氏。沈氏看见袁克文回来了,就是一顿数落。骂他是不讲良心的小东西。袁克文赶紧拿出上海买回的礼物。好一会在把沈氏给逗笑了。

老袁把袁克文叫进书房。老袁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现在有些看不透了。现在自己这个儿子简直就是个妖孽。短短近一年时间变化太大了。现在不光弃文学武。还在商业上有如此大的建树。老袁都搞不懂,这是个12岁的孩子干的事嘛。想当年自己这么大的时候,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屁孩。老袁对着袁克文说道“你那保安团的驻地,已经修好了,兵也招了1000多人,这些人,你这么训练”?

袁克文笑着说道“爹,这事我有安排。不过倒是爹还请你帮我请点德军的教官来帮我组建和培训一个参谋部,还要几个炮兵教官,这玩意现在我没有人手。至于其他的人我暂时都可以完成”。

老袁一听来了精神,自己还找人来帮忙训练士兵,自己家的小崽子,则是要让人培训组建参谋部,还要培训炮兵。于是问道“你准备怎样训练士兵?还有你哪来的炮”?

袁克文笑着说道“这次在上海,刚好这礼和洋行的库房里有几门75野炮,当时我看价格便宜,所以我就买了9门。组建一个炮兵中队。还要就是在怡和洋行的库房里买了1200杆李恩菲尔德步枪。这些东西已经在路上了,应该是这几天就到。同时回来的还有一些纺织机和采矿设备”。

乖乖这些东西可不便宜。看来这小子现在是赚大发了。于是问道“这次去上海,赚了多少”?

袁克文看着老袁,老袁像个好奇宝宝的看着袁克文。于是袁克文说道“也不是太多,如果恢复到战前的水平,也就1亿多两银子。不过这些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是与人合作。如果租界的地价还有上涨的话,会超过2亿的样子。”

老袁听到有可能赚一亿多的时候,嘴已经张大到可以放个鸡蛋了。不过老袁毕竟还是有些定力的,一会就恢复过来。这时老袁问道“以后你准备怎样办,毕竟钱多了,也是有坏处的”?

袁克文笑了笑说道“爹,我是这样想的。现在朝廷正在议和。等局势稳定后,租界的地价上涨后,我就拿一些地,出来找外国银行贷款。用这些钱来扩大钱庄的生意。我计划用10年的时间把我的钱庄开到每一个县。同时发现钱庄的票号,这样我就可以通过钱庄控制大清国的经济命脉。同时为了保证钱庄的安全,我就必须有有可以抗衡外来威胁的实力。所以我要大力的发展我的武装力量,我要在5年内训练出5万随时可以作战的士兵。同时大力投资实业。并且在山东建立一些学堂,可以培养自己的人才。这样我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与朝廷抗衡的本钱。现在的大清国已经没有几年光景了。随着局势的发展,到时我就可以随时可以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到时我们父子就是这中国最有实力的人,我们袁家就是最有势力的家族”。

袁世凯听到袁克文话,想了想问道“你真的认为这大清国要完了”?

袁克文点点头说道“是的。这个大清朝已经没救了。他的根已经坏了。到处都在漏雨,以前还有个李中堂这个糊表匠,但是我在上海时就听说这个李中堂的身体已经不行了。看样子也就这一二年的时间。原来这大清朝在朝廷内有太后撑着,外有李中堂糊着。但是等到李大人一到,这大清的支柱就去了一个,再说这太后也这么大把年纪,也没有几年的活头。你说这皇家还有什么人才出来支撑大局。一个离心离德的朝廷,是没有长久的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