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神武尊最新章节 - 第十七章 小师弟看起来好好吃

傲神武尊 第十七章 小师弟看起来好好吃

作者:将臣子书名:傲神武尊类别:玄幻小说
    第十七章小师弟看起来好好吃

    宋尘走到堂前,拱手道:“师父,弟子已经把秦师弟带到了。”

    玉虚真人微微点头,说道:“开始吧。”

    秦牧不明所以,只听见宋尘在其身后小声道:“小师弟,还不快跪下拜师。”

    秦牧一愣,立刻跪了下来,“咚咚咚”连磕了十几个响头,又重又响。

    玉虚真人微笑道:“好孩子,嗑三个头就可以了,起身吧。”

    秦牧抬起头,众人见他额上红了一片,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但在玉虚真人眼中,秦牧却是那种求学心切,天资聪颖的可造之材,但是他体内的武魂——

    一想到这里,玉虚真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微笑道:“你去拜见其他师兄吧。”

    秦牧“嗯”了一声,转身过去,对站在首位的几个师兄都嗑了三个响头,众师兄看见这个小师弟如此的懂礼貌,其脸上皆是欣喜之色。

    而秦牧却由于磕头过多,而搞的晕头转向的,身子摇摇晃晃,差点摔倒。众弟子见他像喝醉了酒般,忍不住都又笑了起来。连那位小泵娘也忍不住捂嘴偷笑。

    宋尘见着,连忙扶住秦牧,抿嘴笑道:“小师弟,果然尊师重道啊,你这份诚心大家都看到了——哈哈。”

    “好了,就这样吧。”玉虚真人摇了摇头,挥手道:“宋尘,今后,他就由你先带着,本派门规戒律,还有些入门功法,就由你先传授。”

    宋尘应了一声:“是,弟子谨遵师命。”

    说完,站起身,一脸慈祥的看了眼秦牧,笑了笑,便向后堂走去,众弟子一齐鞠身,道:“恭送师父。”

    玉虚真人一走,还没等众人开口,少女洛儿已然闪到秦牧跟前,盯着他仔细看了两眼,秦牧见他芙蓉一般的可爱脸庞在眼前晃动,年纪虽小,但已然是个美人胚子。

    秦牧在云水城时,从未见过如此可爱的同龄女孩,更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一个女孩,不由得脸上一红。

    “哈。”洛儿一脸俏皮的指着秦牧,大声笑道:“师兄,你们看啊,他见了我还脸红呢。”

    堂上轰然大笑起来。秦牧脸色更红,抿着嘴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宋尘走了过来,笑骂:“小师妹,不许欺负小师弟。”

    洛儿做了个鬼脸,不理会宋尘的话,只是站直了身子,对秦牧说道:“快,叫我师姐。”

    秦牧神情一愣,但看着少女身上散发的特有气质,却是鬼使神差的叫了一声:“师姐。”

    洛儿在武修脉门一直是排名最后,如今居然有了个比自己入门还晚的小师弟,心中自是欣喜,当下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抿了抿嘴轻咳两声,说道:“好师弟,今后有谁欺负你,你就报上我的名字。我叫洛绎,师兄们都叫我洛儿——”

    秦牧喃喃自语般的回应道:“是,多谢师姐。”

    这时居左首站着的左师兄走上前,轻拍了一下洛儿的脑袋,低沉道:“不许胡闹。”又转向宋尘道:“宋师弟,小师弟年纪轻轻,入门又晚,你今后要细心教导,不可辜负师父的厚望。”

    宋尘拱手道:“是,请师兄放心。”

    洛儿在一旁细哼一声,做了一个鬼脸,就跑回内堂了。

    众人见着,又是一阵大笑——

    宋尘说完,就带着秦牧退了下去。出了堂口,便直径往后山走去。

    “宋师兄,那位小师姐是谁啊?”秦牧跟在宋尘的身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声问道。

    宋尘转过头,边走边道:“她叫洛儿,是师父的女儿。”

    “啊?”秦牧一脸诧异的样子,随即又问道:“真人也会结婚生子?”

    宋尘笑着拍了一下秦牧的脑袋,道:“叫你胡思乱想,该打!洛儿是当年师父云游四海之时,在海外鸿蒙界收养的一名遗孤,师父把她当做亲女儿对待。”

    “哦,原来是这样啊——”当听到洛儿是一个遗孤的时候,秦牧突然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随即心中对这个少女又产生了几分好感。

    “对了,鸿蒙界到底是哪里——”秦牧恍然大悟般的问道。

    自古以来,绝大多数生灵都聚居于这片无边无际、至今都尚未探索完全的巨大世界之中,上空有六欲天,再上则为色界十八天,及无色界四天。

    九重天外,便是鸿蒙界。

    鸿蒙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鸿蒙上界”,是浩渺空间里最重要且最神秘宏伟的一界。

    鸿蒙之界,中央有须弥山,透过大海,矗立在地轮之上,地轮之下为金轮,再下位火轮,再下为风轮,风轮之外便是虚空。

    武魂大陆,实则为鸿蒙主界的附属界土,只不过,要想从武魂大陆去往鸿蒙主界,还需远游海外,通过一些神秘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神之传送法阵才能到达鸿蒙主界。

    秦牧听完宋师兄对鸿蒙界的介绍,若有所思的说道:“神之传送法阵?难道武天宗这些真人还不是神般的存在吗?”

    宋师兄笑而不语,片刻才笑道:“怎么,你想去鸿蒙界?”——

    这般走了一会儿,两人来到后山一个小山坡前,宋尘停了下来,秦牧还在想象着鸿蒙界到底是何地的时候,突然感觉脑袋一沉,一只手掌拍在头顶。

    秦牧这才回过神,看见宋师兄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小师弟,别乱想了,鸿蒙界不是我们能进去的。我们的修为还不够,恐怕还没步入传送阵法,身体就被里面的力量给撕碎了——”

    秦牧闻言,浑身一颤,道:“嗯,知道了,师兄。”

    宋尘微笑点了点头。

    眼前的小山坡上长满了树木,有粗有细,成片成林,很是茂盛。

    不过,这里的树却与寻常不同,通体乌黑墨绿,仿佛一根根刚出火炉的木炭一般。

    宋尘指着这片树林,对秦牧道:“小师弟,我们武修一脉的规矩,新入门的弟子,每日都要到此砍伐三棵树木,你年纪尚小,头三个月里每日就只砍上一棵吧,至于粗细随你好了。然后把砍完的树木,搬到后山前面的庭院里。”

    先前,秦牧听说入门功法之时,他心中还以为是何等的难事,不料竟是普通的砍柴。

    他虽然生于王室,但自小苞随父亲修得一些外功,身强体壮,砍柴自然不在话下,于是笑道:“宋师兄,我每天都会完成任务的,你尽避放心。”

    宋尘看他样子,欲言又止,笑道:“此树号称铁木,是人术脉下的神木,铁木坚硬如铁,你需要有耐心——待会和我原路返回,你明日再来。”——

    这时,天色已晚,夕阳西照,天空无边无际的晚霞投射出赤金色的光芒,洋洋洒洒的散落在武天山峰之上,好一副人间仙景。

    在山峰一条曲折的石径之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缓步朝山前走去,远处峰前屋宇处,还时不时传来暮鸟归巢时传来的扑翅翠鸣之声。

    晚饭时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武修脉位于武天山翠青峰,后山是整片整片的铁木林。而众人的屋舍都建于前锋,最大最重要的主殿仁义堂位于前锋山顶,洛儿还有一个奶妈便生活在其中一个后堂内。玉虚真人住在玉桥那边的后殿之内。

    仁义堂旁边就是弟子们起居的回廊庭院,不过因为人数不多,屋多人少,而且近年来,武修脉几乎没怎么收弟子,所以有很多屋子都空着,就连新来的秦牧一个人就住了一个四人间的厢房。

    秦牧跟着宋师兄来到了用膳厅。

    这时众弟子都聚集到用膳厅里,负责膳食的一名黑衣大汉带着几个小弟子将一盘盘饭菜端上桌,修行之人注重清淡,故膳食多为素菜,少荤。

    众弟子依次坐落在用膳厅中各大长桌的右边,而在长桌的左边各自坐着一位师兄。但在最首位的椅子,却是空着,宋尘坐在中间,而秦牧坐在最末座。

    过了一会,等饭菜都上齐了,那首位上还是空着的时候,秦牧终于忍不住向旁边的一位白衣弟子问道:“师兄,那首位怎么还没人坐啊?”

    这位白衣弟子看上去颇为年轻,脸尖而瘦,眼大三角,贼溜溜好动的样子,贼是机灵。他转过头来,看了看秦牧,微笑道:“小师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秦牧老老实实回到道:“秦牧。”

    “哦,原来是你啊!那位置是大师兄的。他没来,估计又是炼武去了。”白衣青年随意的说道,仿佛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一样。

    秦牧愣了一下,心想左师兄都不用吃饭的吗?这么刻苦。

    那白衣青年似乎看出了秦牧的疑惑,随即微笑道:“嘿嘿,这是常事,慢慢你就会习惯的。”

    “啊?”秦牧一脸诧异,“大师兄这么刻苦啊,真是佩服。”

    白衣青年清咳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大概还不知道,还有两年就要举行十年一届的宗会了,大师兄是在为宗会做准备呢。”

    秦牧一脸茫然的看着白衣青年,问道:“什么宗会这么重要,竟然要提前两年准备?”

    “这你都不知道?哦,你是新来的,难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