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凤凰涅槃之王爷的准王妃最新章节 - 017 进宫请安

凤凰涅槃之王爷的准王妃 017 进宫请安

作者:蒲小英书名:凤凰涅槃之王爷的准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皇上,珏王爷到了!”老太监拿着拂尘在皇上的耳边说道。

    皇上睁开了迷蒙的双眼,想要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摆了摆手,示意他已经知道了。只是那眼神之中充满了不为人知的情绪。

    端木凉此时在宫中,想着这个时辰也是端木冷珏回宫的时候了,转身就去了皇后那儿。

    端木冷珏骑着马走在马车的前面,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马车里面的情况,怎奈何马车的车帘厚厚重重的,里面的情况根本看不到。眼神眯了眯,就算皇宫里面再危险,自己也得保护好飞雪!

    “小姐,皇宫到了,我们该下车了!”涟漪的脸色很是苍白,飞雪有些不忍心让涟漪跟她进皇宫。于是掀起车帘“王爷~”轻柔的一声呼唤,端木冷珏立马来到了飞雪的身边“王妃有事吗?”

    飞雪叹了一口气“涟漪的身体不舒服,可不可以让她在外面等着?”飞雪说的很委婉,眼睛里面有着氤氲。端木冷珏皱了皱眉头,如果涟漪不在飞雪的身边,那么一旦飞雪有事情该怎么办?看出了端木冷珏的想法,飞雪朝着端木冷珏眨了眨眼睛“难道王爷还不能护着我吗?”看着端木冷珏今天早上的表现,那完全是为了讨好自己才做的动作,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逗逗你、。

    端木冷珏看着飞雪那么认真的表情,点了点头“本王自然可以护住你,只是——”

    “那就谢谢王爷了!”你的可是还是别说了,飞雪提起裙子就要下马车,端木冷珏伸出手来扶飞雪。飞雪摆了摆手“王爷,飞雪自己可以下马车的!”说着冲着端木冷珏甜甜一笑,吩咐道“岳枫,你就留在这里陪着涟漪,记住,要保护涟漪的安全!”低着头的飞雪看上去那么的娇羞,端木冷珏看着这样的飞雪,嘴角洋溢着甜蜜的微笑。这是他的王妃啊。

    “皇兄,怎么来的这么晚啊?父皇和皇后娘娘都在那里等着呢!”端木叶璇看着端木冷珏,哼,不就是一个窑子里面的女人吗?值得父皇和母后亲自接见吗?

    可是在飞雪抬眸的那一刹那,端木叶璇觉得周围的颜色的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飞雪绝美的小脸,风吹过,飞雪的发丝飘到了脸上,飞雪轻轻抬手将发丝拢到耳后,那一幕看上去是那么的美,美得令人心醉。端木叶璇也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太子哥哥要将这个女人赐给端木冷珏了!她太过美丽,如果端木冷珏的心被这个女人占据了,那么瑶儿就是自己的了!痴痴的想着端木凉的想法,却从未问过端木凉,这便是端木叶璇最大的错误!以至于在后来好长的时间之内,端木叶璇都在后悔着自己没有好好的思虑。

    “哦,你皇嫂昨晚太累了,起得有些晚了了!”端木冷珏淡淡的开口,显得很是随意。倒是飞雪的脸瞬间爆红,端木冷珏要不要这么毁她的清白啊!端木冷珏看到了飞雪的脸红到了耳根子,心情很好的扶着飞雪的小腰。飞雪想要挣脱开,可是端木冷珏却不放手,抬眸看着端木叶璇,飞雪讪讪地笑了笑。

    倒是这一幕在旁人看来,这夫妻两个可是非常的恩爱,至少端木叶璇是这样想的!

    “皇兄,父皇和母后还在等着呢!这可是我们家的第一个媳妇啊!”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飞雪。

    端木冷珏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扶着飞雪的小腰,轻声说道“进去吧!我的父亲还在里面等着呢!”完全没有提皇后那一岔子,那是端木凉和端木叶璇的母亲,不是他端木冷珏的母亲,端木冷珏不需要问候她!

    飞雪轻轻地点了点头,那么娇羞的女子,偎依在端木冷珏的怀里。不是飞雪真的想要这样,而是皇宫内的某个人非常想看到这个情形,至少想看到飞雪将端木冷珏迷得团团转!

    远处走来两个人,远远地望去就跟天上下来的谪仙般的般配。皇上的身体不好,一只躺在卧榻上,看到了端木冷珏和飞雪的身影,眼睛闪了闪,那抹身影真的和当初的那个人很像!端木老皇帝名叫端木游弘,看着走来的两个人,心里一阵的感叹,看来太子还真是给冷珏找了一个般配的女子啊!只是这个女子的出身低贱了些,还好太子知道给这个女子安排一个合适的身份,就算毒医谷谷主的嫡传弟子地位比不上王公贵族的小姐们,但是却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苞冷珏站在一起的确是般配。

    以前还对太子有所防备的心放松了下来,对着太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太子则是对着端木老皇帝笑着说道“老二本就是谪仙一般的人物,现在落雪郡主更是跟老二般配。”只是夸奖着飞雪和端木冷珏,并没有在老皇帝面前邀功。因为太子知道,就算他现在做了皇帝,但是面对父皇还是有些忌惮的!案皇的手里握着重兵,一半在他的手里,另一半在端木冷珏的手里。想要真正得到这江山,端木凉必须耐心!讨好皇上这只是第一步!

    看到了皇帝眼睛当中的满意,端木凉勾起了唇角。

    端木冷珏看到了皇帝,眼睛里面多了一些纠结,飞雪轻轻地拉了拉端木冷珏怎么回事,就算自己不喜欢端木冷珏,在这个时候还是要好好地“表演”一番的,省得被某些人挑到错处。

    “父皇,皇后,我带着我家王妃来给你们请安了!”说完,拉着飞雪径直来到了老皇帝的身边。

    飞雪对着老皇帝福了福身子“父皇,请喝茶!”手里端着上好的雪前云雾。老皇帝看着飞雪,越看越觉得像当初的那个人,眼神微微闪了闪,不知道在想什么,喝了一口茶水,就咳嗽了起来。

    端木冷珏屏退了小爆女们,拍着老皇帝的后背“父皇,是茶水太热了吗?”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老皇帝,而是看着皇后。

    老皇帝摇了摇头,指了指飞雪,端木冷珏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飞雪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飞雪给皇后敬茶的时候,皇后仿佛有些嫌弃似的,喝了一口就放在了一旁,开口说道“都说落雪郡主一舞足以倾城,我和皇上在这皇宫里面带着这么久,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什么舞蹈足以让我们开心的了。”

    飞雪笑了笑,这还真是拿自己当个舞女用啊,给你跳舞,你配看吗?端木冷珏的脸色冷了冷,看向飞雪,飞雪抬眸的时候眼睛里面有了泪花,端木冷珏一心慌就开口道“皇后娘娘,皇太后还在慈宁宫等着呢!我还要带王妃给皇太后请安呢!”

    皇后看了看端木冷珏,眼睛却停留在了飞雪的身上“难道身为长辈,想看一看王妃的舞姿都不可以吗?”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伤感,看向皇帝的眼睛有些湿润“皇上你看啊,我尽心尽力帮助馨儿妹妹照顾她的儿子,甚至比疼自己跌儿子还要疼冷珏,可是现在只是想要看一看王妃的舞姿,冷珏就这般的维护者,我这个当母亲的,还真是——”说着还不忘擦了擦眼泪。

    老皇帝看着端木冷珏的眼神也有些冷厉了,端木冷珏则是拉着飞雪,不卑不亢的说道“皇祖母的身体也不好,我来这里先给父皇请安是因为父皇是一国之君,如果皇祖母等得久了,那岂不是更是不孝了?”你不就是想说我不孝吗?那我就告诉你,你现在阻挠我去给皇祖母请安更是不孝?难道你要我做那个不孝的人?还是你想做那个不孝的人?

    老皇帝摆了摆手,这个儿子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皇祖母的确要比皇后重要,更何况这个还不是他的亲生母亲,端木冷珏的态度老皇帝也就准许了!

    得到了准许,端木冷珏朝着端木凉和端木叶璇抱了抱拳“我这就去给皇祖母请安!”说完拉着飞雪就要走。

    飞雪拉了拉端木冷珏的袖子,压低了声音对着端木冷珏说道“皇上中毒了!”说的很是轻,但是也足以让端木冷珏听得到。

    端木冷珏看着飞雪,有些不可思议,就算她是以毒医谷谷主的嫡传弟子的身份封的郡主,可是端木冷珏却不相信她真的懂得用毒之道。飞雪也不想暴漏太多,只是这关乎一条生命,飞雪不得不慎重!包何况如果老皇帝不在了,那么端木凉也就是太子有更多的机会除掉端木冷珏。端木冷珏现在还不能死,他一旦死了自己也不会好过。尤其是这个精明的太子,还有刚才那个猥琐的端木叶璇。

    “来人啊!皇太后又吐血了!快去请太医!”还未尽慈宁宫,就已经听到了老嬷嬷的声音了,端木冷珏加快了脚步。在端木冷珏的印象中,皇太后的身体还是很硬朗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月前,皇上和皇太后突然都得了重病,一直咳血不止。这才想到冲喜一说。太子要定太子妃事关重大,而端木叶璇又那么桀骜不驯,其他的小皇子们还太小,只有端木冷珏适合冲喜,这才将飞雪许配给了端木冷珏。

    端木冷珏拉着飞雪直接进了里屋“飞雪,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也不管你有多么的讨厌我,我求你救救皇祖母!”是的,皇祖母的出身的确不高,但是皇祖母却是在母亲去世之后最疼自己跌人!自己不能看着皇祖母这么遭人的毒手。

    飞雪点了点头,现在这个情况的确是救人要紧,飞雪拉起皇太后的手腕,“端木冷珏,给我一把小匕首!”是的,飞雪想要放血!

    端木冷珏看了看飞雪,将自己腰间的小匕首递给了飞雪,飞雪轻轻地将皇太后手臂上一个很小的小口子给扩大开来,一瞬间,房间里面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

    “端木冷珏,给我打一盆水过来!”飞雪怀疑,皇太后跟皇上还不一样,皇太后不是中毒了,而是被别人种了蛊!

    “来人啊!傍我大盆水过来!”端木冷珏冷声吩咐道。

    飞雪怒了!“你还不知道这个皇宫里面是什么情形吗?什么事情都假借别人的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来守着皇太后,不要让任何人过来,我去打一盆水来!”飞雪真是受不了这些人,连打一盆水都不能自己取做!

    端木冷珏将飞雪按在皇太后的身边“我去打一盆水来,你在这里守着!”飞雪不知道皇宫内部的道路,很容易走丢。端木冷珏决定还是自己去做吧,要不飞雪生气起来自己别说没法救皇太后,就连自己也得搭进去。自己的暖床大计啊!

    还未等端木冷珏端着水进来,就听到了皇太后的房间里面传来了一阵的吵闹声!

    “怎么回事?”端木冷珏阴冷着一张脸,问小爆女。

    小爆女战战兢兢的回答“回王爷,是王妃和皇后娘娘还有太医起了争执!说是,说是——”

    小爆女的吞吞吐吐,让端木冷珏失去了耐心!“说是什么?”

    “说是王妃要杀了皇太后!”真的是这样的,王妃的手里拿着匕首,在一点儿一点儿刨开皇太后的胳膊,那情形看上去完全是割肉的节奏啊!、

    端木冷珏说了一声“可恶!”就端着水进了房间。正好遇到皇后质问飞雪的情形。

    飞雪端坐在皇太后的身边,侍卫拿着刀架在飞雪的脖子上,可是飞雪却依旧握着皇太后的胳膊。皇太后由于疼痛而轻轻的呻吟着,太医在皇后的脚下跪着,皇后正趾高气昂的教训着飞雪。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丫头,也不好好的感谢皇家的恩典。如果不是太子封你为郡主,把你嫁给珏王爷,你现在也不过还是个青楼里面的舞女而已。不知道感恩,还来这里妄图伤害皇太后!真是养了一头白眼狼。”

    飞雪不卑不亢,笑着说道“皇后怎么知道我这不是救皇太后,而是伤害皇太后?”

    皇后不屑的出了声“太医院有这么多的太医,哪一个不比你厉害。”

    端木冷珏端着水直接泼到了皇后的身上“皇后娘娘不在坤宁宫呆着,来到慈宁宫干什么?太医院的这些庸医们,要是真的有一手的话怎么会治不父皇的病?”

    皇后一身的水,冷冰冰的,再加上这本就是数九寒冬,皇后更是生气的指着端木冷珏的鼻子!“端木冷珏,你竟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