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青城剑仙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坏难辨

青城剑仙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坏难辨

作者:虫梦书名:青城剑仙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这向晓月单论道行,也就是勉强可御剑飞行,峨眉心法素来对剑诀有种种补益,是故只论法力,较之周乾也高不了多少,然此女嫉恶如仇,颇有其父风范,见到妖人恶举,舍命斗之,浑然不顾二者差距,这种精神自然是好的,但小命丢的也是更快的,不由暗自叹了口气,这下自家也不得不留下了,这父女两怎么一个德行!

    峨眉家大业大,只这向家小泵娘,便有一柄天罡级的飞剑,唤作玄霜,化作银光射下,下方二男一女见状,均射出一道黑气,与之争斗,其速如浮扁掠影,又弄得好大声响,如结子炮连环响,几人争斗,方一交手便全力相迎。

    这三道黑气可分可合,能涨能缩,结阵斗之,便是以峨眉仙剑的锋锐,一时间也破不开封锁,这却是洞玄老妖所传的一项神通,叫做洞阴魔光,练到极深处,甚至可铺天盖地,封绝一方,三人显然未得其真髓,还有形色窠巢,但对付向晓月足已,一炷香后,以一敌三,难免法力不足,剑光有疏漏处,那道服女子窥得良机,黑气忽然散开,化作幽光定住玄霜飞剑,另二人紧随其上,一人之道行哪及三人合力,剑光顿时伸缩不定,散乱开来。

    见得大局已定,妖娆女子忍不住咯咯直笑:“峨眉派的小辈怎么这般痴傻,一点都不懂得量力而行。”

    少年虎儿双眼直扫向晓月身躯凸翘处,嘎嘎一叫:“姐姐你把她擒下后,不若先给弟弟玩个几遍,虎子平生还未弄过峨眉女门人,可算是涨了面子。”

    女子似幽怨道:“弟弟有了新人便忘旧人,我姐弟三人鱼水之欢时难道不让你舒心?”这三人似是常有乱交之举,话语间也不要面皮。

    “姐姐的胸臀要比她大的多,玩弄起来定也舒爽的多。”狼儿忽然出声道。

    “还是狼弟弟舒心……”

    向晓月听得下方污言秽语,气的面皮发紫,一掐剑诀,却是发动峨眉独有妙法紫府真罡剑网,凭空生出无数剑气,铺盖成网状,紫府仙气一下冲开魔光封印,倒卷向下方三人,声势赫赫,峨眉秘传《紫府经》博大精深,这道法术便是其中之一,以仙光催发剑气,辅以御剑手法,威力顿时激增数倍,紫云腾空,看的周乾直咂舌,这威力的确不是自家修为所能施展出,他终于知道为何猿公剑诀如此繁杂奥妙,却也称不上各中翘属,大师兄为何要自己弃之不练,乃是大派底蕴着实深厚。

    妖人既然在此炼法,也有应对手段,丹炉中黑烟蓬蓬勃勃,自那女子眼耳口鼻间涌入,咬破舌尖,立即便是栲栳大小的血火吐出,迎了上去,二者相交,顿时狂风大作,雷闪电鸣,紫府仙气虽克魔,但这血灵焰乃幽冥魔火,自是霸道,二者一时间竟僵持起来。

    这般情景使得向晓月柳眉微颦,忧心连连,她压箱底本领都已使出,却没料三人如此难缠,自家虽有长辈赐予的宝物可供脱身,但妖人灭不掉,凡人救不得,岂不是坐了无用功。

    忽然眼角见得一道白芒快如流星,顺闪即逝,往那虎少年脖颈一绕,血如泉涌,大好头颅落地,丝毫反应都无,另一狼少年见状,慌忙放出洞阴魔光,谁知白芒倒转,如白驹过隙、阪上走丸,鬼魅一般化作六道剑影,四面八方均有,狼少年连忙喷出一口魔气护住全身,召回魔光,剑影同时射来,勾引其心神,而魔光黑气下,陡然钻出真正剑光,往护身魔气上连转九次,破开一丝缝隙,然后把其身躯穿了七八个孔,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道服女子见状一声尖叫,血灵焰往前一撩,身化灰气往树林深处遁去,几个呼吸间便消失不见;论道行虎狼少年均不逊色周乾多少,但只要未炼就元神,无论你道法高深,法宝玄奇,生死只一刹那之事,剑气即杀机,只是如此,此乃猿公笔录,周乾深以为然。

    “哪位前辈暗中相助?可否出来一见?”向晓月见暗中隐藏之人御剑本领高超,以为是正派师长暗助,连忙落下,恭谨的弯腰施礼道。

    “前辈没有,仇人倒有一个,不知你想见否?”周乾从树后走出,微笑道。

    “是你!”向晓月杏目圆瞪,不可思议道。

    “怎么就不能是我?”

    “恶人找死!”话语未落,玄霜剑再度从背后匣内射出,斩向周乾,周乾无奈叹了口气,柳木剑剑芒顿生,二者一碰,均倒转而回,虽说玄霜剑品质要高过柳木剑,但周乾练成剑芒,倒是可互相抵消,相斗不到二十招,向晓月剑势便被压下,只得被动护身。

    “我毕竟是帮了你一次,当年你父亲与我之事另有隐情,你就不能让我多说几句?”

    “谁要你帮,假惺惺!小人!我自有御敌手段,若非法力消耗太大,哪能让你猖狂!”向晓月一边苦苦抵挡,一边痛骂道。

    周乾见状,主动收了飞剑,叹道:“你讨厌我,当然可以,想要杀我,若有这本事,自然也行,我虽不会引颈待戮,但若是死于你手,亦无话讲,只是我那朋友小六甚是无辜,也无有恶迹,可否告之他所在何处?我自有话与你师姐分说!”

    “你休想!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你若要杀我,就现在杀掉,不然等我恢复了法力,第一个便要你的命!”向晓月面色苍白,仰头倔强道。

    “你走吧,我等你以后来杀我!”周乾真是无可奈何,这峨眉派的女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呢!

    见向晓月身影逐渐消失在林中,一声唿哨,青鸟从天而降,吩咐了几句,小鸟头直点,很是通人性,翅膀蒲扇间,往前方飞去,明的不成,我暗中跟踪总行了吧,周乾苦中作乐想道。

    解开被木桩绑下的七人,具是感恩戴德不已,周乾问了问,都是襄阳城外村庄的平民,想必这些妖人也不敢去襄阳城池肆虐,引得正派人士注意怕是连其师洞玄真人都保不得他们。

    正要离开,却见地上那两个少年的残尸还未收拾,凑前看了看,身上具是些杂物,无甚价值,若是混的好的话,想必姐弟三人也不会准备叛师投赤身教了吧,失望的摇了摇头,忽然见得地上多了两片兽皮,想必是那道袍女子逃走匆忙,未曾携带。

    周乾倒是对这两物颇为感兴趣,那二少年借此以人化野兽,想必也是一件奇物,试着披了披,浑身不由自主的匍伏下去,阵阵酥痒传来,疑惑间,张口,一道兽吼惊起——

    伸手看了看,却见毛绒兽掌抬起,五根尖爪黑亮,浑身裹着皮毛好似十分暖和,往前一扑,四肢用力,横跨三四丈,咧了咧嘴,舌头一舔,满口巨齿,自家竟真的变成一只虎怪!这虎皮原是这样用的!

    顿觉新奇,玩心大起,在四周林木跑窜,初时生涩,之后却越来越快,这虎种似乎不是凡品,奔走如飞,几乎不下飞剑之速,烈风扑面,视林间藤蔓荆棘如无物,怪不得虎怪有山林之王的美称!

    玩了一会儿功夫,复又回到原地,沉下心神,却是感知不到体内法力,睁眼,身上衣物均落在地,柳木剑亦是如此,想必是变身时落了下来,突然想起一事——

    变成虎怪容易,只是这虎怪又是怎样恢复人身的?自家却是一点不知!

    周乾顿时冷汗直冒,这可是捅了大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