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七十二章:登门的人

安然略施巧计让张家众人露出豺狼真面目,张俊华幡然醒悟,毅然该张姓为柳姓,以此表明自己与张家彻底决断的心志。

张家众人这才回过味来:他们上当了!只是后悔已迟,明珠公主一声令下,所有的人犯均到县衙大牢里悔过去了。

审案的事安然没有权利督办,她不过是就想要一个结果罢了,如果这个结果不对她的心意,大不了接着上告,告到令她满意的结果出来为止。

柳茜的坚韧温婉让素心心疼,宁无涯脑筋急转,把柳茜收为义女,间接的把柳毅和柳靖收为了儿子,这是给女儿宁静添了两座靠山;虽然女儿贵为一品亲王妃,但在内宅却是孤立的,若有两个将军夫人做助力,相信也不会有人敢为难她了;至于此举是否会招来皇帝猜忌荣亲王,这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这份闲心他是不会操的,只要他的女儿不受委屈就可以了。

宁无涯的这一举动大快人心,安逸、安皓和冷哲修与柳默、柳铮、柳清好兄弟实至名归,安心与柳涵一见如故,柳璇因着财迷和吃货的本质混迹在安然身边,被惜月和怜月争抢着收为师妹,成了神道和魔道共同的小徒儿。

“茜姨,今天是终审的日子,您是希望张家众人下地狱呢?还是希望他们到阴曹地府去报道呢?”想到柳茜以前所受的委屈,安然不介意使用她的特权,为柳茜出一口心底的恶气。

“然儿妹妹,这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吗?”柳铮挠挠脑袋,地狱和阴曹地府说的不都是同一个地方嘛。

“那区别可大了,阴曹地府在上,地狱在下,你说咱们要是直接把人给弄到地狱里去,得让阎王爷省了多大的事啊,他老人家说不定一高兴就从地底下蹦出来跟你说声谢谢,到时候别忘了替我问问,生死簿上可有本公主的芳名”,说完,安然闪人了,惜月和怜月也一块跟着闪了,小师妹的黑笑话说的跟真的一样,难道地底下的世界真是这样的?

阴曹地府、地狱、阎王爷、生死簿,这明珠公主的脑袋里稀奇古怪的,连鬼神都敢拿来打趣,真不知道这古灵精怪的性子随了谁。

宁无涯和素心相视一笑,随了谁?可不就是随了他们老两口,这率性而为洒月兑不羁的真性情就是他们当年的写照。

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无踪策马扬鞭疾驰而来,不等马儿停稳,一个旋身从马上下来,“王妃遇到了麻烦,请老爷子、老夫人和四位小主子即刻回府”,无踪累坏了,一路上快马加鞭的跑了两个时辰,都没来得及休息一下。

“我娘亲遇到什么麻烦了?”安然一把拽住无踪的衣领,大有不说就揍人的架势。

原来,皇后娘娘一大早命人悄悄到府里报信,说是听说太妃得知荣亲王妃有了身孕,特意叫了她娘家的侄女入宫,说是让她代表太妃到荣亲王府探望,还要在王府做客一段时间,话说的是冠冕堂皇,但是明白人都知道:这是往荣亲王府塞人的节奏,这要是开了先河,恐怕以后就是想制止都制止不住了。

“爹、娘,您二老还是先去京城帮妹妹吧,我们的事不要紧,有了然儿的名帖在,想来那新县令也不敢徇私”,柳茜一听急了,对宁静这个从未见面的妹妹分外担心,她的父亲是一代大儒,她的母亲是官家闺秀,对于这内宅的事她早有耳闻,因此知道内里的凶险。

“好,你们先去吧,若是对判决不满就让护卫传话到荣亲王府,爹让你妹夫出头”,宁无涯派了二十名护卫跟着柳茜一家去了松山县,随后就命人备车,准备进京给女儿撑腰去。

安然默然不语,她的第一反应是:王府里有太妃的眼线,或是出了内奸,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是她极其讨厌的,若是让她抓到那人,她定会让那人下辈子都不敢托生为人。

“爹爹知不知道这件事,他怎么说?”太妃想往荣亲王府塞人,也要看她爹的意思,若是她爹不同意,想来那太妃也不敢强塞,过府探望和做客不过是块敲门砖,关键就要看她爹爹这扇门肯不肯开了。

“属下出来时已经派人去给王爷送信,这会儿王爷应该已经知道了,这几日王爷忙着北疆军饷、粮草和冬装的事,根本就无暇他顾,所以属下擅自做主来请老爷子、老夫人和四位小主子回府,还请主子恕罪”,无踪也是急得没办法了,才擅自来做主的,他出府时特地跟管家安城商议过了,在王爷或是小主子们未回府之前,王府概不见客,哪怕是太妃亲临,对不住了,王爷有令:王妃主子身子不适不宜会客,您打哪来回哪去;若是硬闯,免死金牌可劲儿的砸,砸不死的是命大的。

安然看着远空发愁,坐马车最快也要六个小时,骑马也要四个多小时,等她和哥哥姐姐到了家,说不定人家早就登堂入室了,要怎样才能用最短的时间回到京城呢?

“舅舅啊,您怎么就没给我配备一辆越野车呢?要是再给配架直升机就更好了”,安然忽然想到她还太矮,一脚油门下去后说不定就开沟里去了,还是直升机稳妥一些,可以直飞……飞?!她怎么忘了,她可以用飞的,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最适合乘坐热气球旅行了。

热气球速度的快慢取决于风速,风不是问题,小狮虎总是吹嘘自己能呼风唤雨,今天就试试它的水深,至于操作更没问题了,只要风速达到了她的要求,完全可以在两个小时之内赶回京城。

安然借口回屋去找东西,带着惜月和怜月去了空间,找出了一套热气球装置。

点燃了火,热气球膨胀起来,“外公、外婆,你们快来”,热气球冉冉升空了,安然焦急的喊着还傻愣愣看着的古人,反倒是冷哲修一脸古怪的抢先一步登上了吊篮。

“我们真的是在飞耶!”安皓望着脚下越来越宽广的大地兴奋的高呼着,山川、河流、城镇、村落在脚下一一飘闪而过,路上的行人变得如同蚂蚁一样大小,呼啸的风从耳边吹响,让人有种乘风飞翔的感觉,宁无涯和素心忍不住笑称:我们成仙了!

皇宫,太妃的寝宫中,太妃看着自己嫡亲的侄女赵彩云听到荣亲王三个字立即满脸娇羞,心下了然:她这是还未对荣亲王忘情,既是如此,她就借着荣亲王妃怀孕的时机给自己的侄女谋一个进入荣亲王府的机会,一偿她的心愿。

“王嬷嬷,你陪着云儿到荣亲王府去走一趟,就说哀家说的,云儿初回京城,也未有个伴儿,就让她去荣亲王府做几天客;听说荣亲王府景致宜人,让荣亲王妃多陪云儿逛逛,她们姐妹两也好做个伴儿”,太妃微眯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若是荣亲王妃是个通透的,应该会明白她的意思,剩下的就要看荣亲王妃识不识时务了,“这会子时间还早,等散了早朝再去吧”,散了早朝荣亲王就去城外兵营去忙了,还怕荣亲王妃会不许云儿进府?只要云儿进了荣亲王府,其他的就由她来掌控了。

皇后宫中,一个小太监跟薛嬷嬷耳语几句,然后悄悄走了;薛嬷嬷转身进了屋,也跟皇后继续耳语,随后唤出一名暗卫交待了几句,暗卫闪身走了,留下皇后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

“看,那是什么?”京城的街市上,一个人指着天上缓缓飘落的圆形飞行物大喊:“神仙!神仙下凡了!神仙下凡了!”一时间街市沸腾起来,满街都是磕头的行人,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追逐着飘落的热气球。

“大胆奴才,本小姐奉了太妃懿旨到荣亲王府做客,你再三加以阻挠,莫非是要抗旨不成?”赵彩云怒指挡在前面如老僧入定的管家安城大声说着,她好言好语都说尽了,可是这管家还是不松口,非得让她抬出太妃来才行吗?

想她赵彩云,太妃的嫡亲侄女,皇帝的亲表妹,户部尚书嫡女,因当年对荣亲王一见钟情,致使已年过双十年华还未嫁人;过去的几年中,她以养病为由久居庵堂来躲避太后指婚,为的就是等太妃夺回太后之位,将她指婚给荣亲王。

谁料还是迟了一步,荣亲王妃先太妃一步回归,让她坐上正妃之位的希望落空;现如今,机会又来了,只要她踏进荣亲王府一步,她就会成为荣亲王的平妻,日后就是荣亲王的正妃,赵彩云满心欢喜的算计着日后,却没有先过眼前都过不去,何来日后?

“抗旨?我荣亲王府就是抗旨了,又当怎样?”安逸冷哼一声,领着弟弟妹妹走了出来,不屑地看向赵彩云。

“这位大婶,你说我荣亲王府要抗旨,那就请你拿出太妃懿旨来吧,若是拿不出,这假传太妃懿旨的罪过怕是你一个小小妇人担当不起的吧”,安皓上下打量着赵彩云,好看的眉头渐渐皱紧。

赵彩云被问得一怔,拿出太妃懿旨,她也想,可也要有才能拿得出啊,太妃只是嘴上这么说的,根本就没有落实到笔头上,让她跟谁要去呀?她有证人算不算?赵彩云刚想说她有太后的贴身嬷嬷作陪,话还未出口,就被人接过了话。

“你是谁家的妇人,怎的如此不懂不懂规矩,我荣亲王府怎么说都是有品阶的,就算你见了我们亲王世子和郡主不行礼,咱们也不跟你一个无知妇人一般见识;可我家小妹是当今皇上金口御封一品公主,你还不见礼,难道你的品阶高过了我家小妹去?”眼前的女子是谁,兄妹四人心知肚明,想来给娘亲添堵的人都将只有一个下场:臭名远扬。

大婶?妇人?说的是她吗?赵彩云脸上倏然间不满红霞,不是娇羞而是恼羞,看来今天若是不摆平这四个小贱人,她是如何也无法进入荣亲王府的了,既然这四个小贱人如此不给她留有情面,她又何必退让呢?就看她如何让这四个小贱人给她磕头认罪吧,太妃可是给了她法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