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六十四章:麦田追肥

荣亲王差点被小女儿吓得晕了过去,若不是事先娘子提醒过自己小女儿有仙术在身,他还当自己抱着的是山中的精怪呢。

“王爷,小公主”,暗空和迷空带着自己的部下如约赶来,看到主人被困蜘蛛网阵里,心急的拔剑就砍,可是那蛛丝看似纤细柔软,却是坚韧无比,无论他们怎么砍也砍不断,最后还失了手中的武器,他们急了,就想上手去抓。

“都住手”,荣亲王赶紧制止自己的暗卫们,这蜘蛛既然剧毒无比,想必吐出来的丝也是带着剧毒的,那是能用手抓的东西吗?一群蠢蛋。

“小寡妇,给老娘滚出来收网”,安然用意念在空间里呼唤着某个蜘蛛首领,一只黑的发亮的红的放光的蜘蛛连滚带爬的荡出了山林,那荡秋千一样的动作绝对比人猿泰山还要潇洒,这就是黑寡妇军团的团长——小寡妇,别看它比那些蜘蛛小上一大圈,毒性却是那些蜘蛛所不能比拟的,被它轻轻吻上一下,十个成年人也会立时毙命,这就是空间滋养的好处。

小寡妇慢腾腾的爬上蛛网,一点点吞吃着蛛丝,还恶狠狠的瞪了暗空和迷空那些人一眼,若不是他们自己想必还在仙境里洗泉水澡呢,哼,都怪你们,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是主人的人,老娘我就送你们一口毒丝,把你们裹成蚕茧当三餐食用。

“小公主,它瞪我们”,暗空被小寡妇那一眼瞪得发了毛,话一出口才发觉不对劲儿,结果惹来众人的哄笑,就连荣亲王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其实每个人都对小寡妇那人性化的一眼毛骨悚然,但是因为对方是蜘蛛,所以众人都没有上心,可是听了暗空的话,大家又都觉得有趣得紧,然后就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暗空,你真是太高了,连蜘蛛的眼神都懂的,哈哈哈哈!”

寡妇军团的成员给了暗空一个善意的眼神,然后迅速把蛛丝团成一团,原本它们是不屑回收这些废物的,怎奈在小狮虎的废物回收再利用的凌虐之下,硬是学会了这一技能,苍天可以作证,它们因此受了多少的苦。

“王爷,他们服毒自尽了”,迷空眼尖的看到地上被蛛网缠住的两人身体一阵颤抖,然后就不动了,这才恍然觉察出他们嘴里定是藏有毒药。

一阵白烟升起,地上的两具尸首慢慢的腐化成了一滩血水,浓重的气味引来了雪貂一家,几个小脑袋迅速的扎在一起,把地上的余毒舌忝舐的一干二净,然后对着几只蜘蛛流口水。

暗空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了雪貂对蜘蛛的垂涎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他像是读懂了蜘蛛面对雪貂时内心的惧怕,忍不住想去安慰那些让人心生恐惧的小东西。

几只小东西也十分配合的挂在了暗空的身上,一个个团着身子,睡觉;视而不见是对付雪貂一家的最好的方法,如果它们有雪貂们的速度,谁欺负谁还不一定的。

“又来了”,安然气得想把这些雪貂和蜘蛛全部扔进搅拌机里打成茸,自从寡妇们进了空间,雪貂和寡妇们的比斗就接连不断,若不是她一再告诫雪貂不能动寡妇们,也许这些黑寡妇早就成了雪貂的口中餐了。

安然扔给暗空一把冰蚕丝的手套,“这些蜘蛛就交给你养了,你只要每天喂他们一点有毒的活物吃就行了”,冰蚕丝手套水火不侵刀剑不破百毒不惧,是最佳的防护品,等天道师父为她找来天蚕和冰蚕,她就可以在空间里养蚕织布了,到时候天蚕丝、冰蚕丝就是她和家人的专属衣料。

线索到这里就断了,安然的计划也无法再继续下去,只好收兵回去睡大觉。

寂寂的山林中,几道黑影疾驰而来又疾驰而去。

一座精致豪华的院子里,几道黑影齐齐跪在屋外,“主人,荣亲王别院中没有任何动静,后山密林约定的地点也不见大总管和内应的身影,会不会他们已经遭遇不测了”。

吱呀的木轮移动声,一个坐在椅子中的身影应在窗棂上,他们的主人几月前被无道老人以神秘暗器打伤,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却从此变成了残废,只能在轮椅中度过余生了。

“密切注视荣亲王别院的一举一动,若有异动立刻回报”,苍老的声音掩饰不住内心的痛恨,屋内轮椅上的人举起一双手,手掌上狰狞的疤痕仿佛时刻在提醒着他: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哗啦一声,价值不菲的玉器被扫到了地上,那日的暗器不只穿透了他的手掌,还穿透了他的肩胛骨,生生废了他一身卓绝的武功,“六道、荣亲王,此仇不报,我鬼煞誓不为人”。

“属下等请命,亲自去取荣亲王一家的狗命”,屋外的几人痛心疾首,他们的主人叱咤江湖一生,却被六道和荣亲王残害至此地步,此仇如是不报,他们鬼煞门还有何颜面再立足江湖之中。

“切勿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他就是太心急了才会着了无道老人的道。

那日,他接到荣亲王府三个小贱种出城前往宁县方向的消息,未加多想就带人跟了过去,原想除去了荣亲王府的小贱种,荣亲王必定会一蹶不振,然后他便可派人入府借以控制荣亲王为他效力,哪知道无道老人会半路杀出,不仅坏了他的大事,还重伤他致残,如今想来那日的事不过是六道与荣亲王联合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为引他上钩,好歹毒的计谋;就冲这一点,宁县清泉村的宁家不过是为引他上钩的借口,断然不会是六道的老巢,想找到六道的老巢,只有从荣亲王妃身上下手了。

“来人,速去明王府告知明王妃和贵妃,让她们以致歉的名义邀请荣亲王妃过府,趁机套取六道老巢的具体方位”,只要荣亲王妃进了明王府,主动权就掌握到了自己的手中,到时还怕六道不主动现身吗?

“禀主人,几日前,贵妃娘娘和王妃联合意欲霸占依水居,触怒了王爷,因此贵妃娘娘被赶出了王府,王妃被王爷一纸休书给休出了王府,目前两人暂居在王妃陪嫁的小院中”,原本贵妃娘娘在一品楼闹的那一出就已经让主人气坏了,他们实在是不想再拿这件事给主人增烦添乱,可是现在不得不说了,希望主人不被气坏了。

“简直是混账至极”,一声怒喝伴随着清脆的碎裂之声,屋内必然又有一件珍奇被打碎了,“速派人去小院,告知贵妃娘娘和王妃,不管她们想什么办法也要回到明王府,让她们从此后安分一点,不然明王府必定不容她们”,两个愚蠢的女人眼中只有财物,若是她们再如此执迷不悟下去,他会让她们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小院里,接收到警告的贵妃娘娘和明王妃不甘心的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还不见明王登门,难道真的要她们去给冷哲修赔罪才成?好歹自己也是长辈,怎么能让长辈给小辈去赔罪呢?这可是大不孝!对呀,就是大不孝,若是冷哲修接受了她们的赔罪就坐实了大不孝的罪名,她们就请族老把他驱逐出族,到时就是明王也无可奈何,依水居可就是她们的囊中之物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一场针对冷哲修的阴谋紧锣密鼓的展开了,而不知危险逼近的冷哲修正在田中挥汗如雨的任由小师妹安然调遣呢。

别院和皇上赐的千亩良田种的全是小麦,因为前期选种不好,后期管理不善,造成如今麦穗空瘪的状况,安然此刻正指挥着那些庄奴们追加肥料呢,希望可以增加一些产量。

“然然,这能管用吗?”虽然肥料的气味很难闻,但是看到小师妹毫不在意的样子,冷哲修也不好说嫌弃。

“你就等着看结果吧”,安然把肥料全部用在了自己家别院的田里,御赐的良田半点都没给留,而且还专门调集了御赐的奴才前来做事,敢欺负自己人小是吧,那就让你们好好尝尝她的厉害,一个奴才也敢跟她这摆谱,那就让你知道知道,该怎么做好一个奴才的本分。

御赐的两个庄子里共有庄头两名,庄奴几百人,任务就是耕种这千亩良田,因为是皇庄,奴才们又有着各自不同的主子,因此调配起来很是艰难,特别是两个庄头,一个仗着自己有内务府总管和淑妃的后台,另一个仗着自己有工部尚书和贤妃的门子,对安然阳奉阴违,还撺掇下面的庄奴对安然的命令不理不睬。

“看来你们这些个奴才是忘记了,你们的生死现在握在本公主的手里,既然你们不听本公主吩咐,那本公主留你们有何用?卖了你们也只会让人耻笑皇家奴才胆大包天,给皇帝爹爹添堵的事本公主不会去做,所以你们只有地狱一个去处,我想就是我杀光了你们这些奴才,皇帝爹爹也只会夸我做得好,还会重新派听话的奴才前来,毕竟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你们这样的奴才”,安然小手一挥,立即有暗卫仗剑而出,冷森森的剑光直指几百奴才。

几百人这才醒悟,他(她)们只是低贱的奴才,不遵主人命令就是被打杀也没人会说什么,这就是当奴才的命,他(她)们被庄头忽悠的忘记了自己作为奴才的本分,希望现在悔过还来得及,“求明珠公主饶命啊”,几百人下跪求饶,让两个庄头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是他们小看了这个明珠公主,本想借着背后主子让明珠公主知难而退,谁料她却拿他们的身份说事,让他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也罢,好汉不吃眼前亏,今后有的是时间收拾这个臭丫头,这样想着,两个庄头也不情不愿的跟着跪在了地上。

“看在你们真心悔过的份上,本公主就大度放你们一条生路,现在就由两位庄头带领你们去积肥”,所谓积肥就是积攒肥料,把人畜的粪便、草木灰、枯叶加入一定量的生石灰搅拌在一起发酵,经过日光照射之后就成了纯天然的有机肥料。

两个庄头几天来被臭烘烘的肥料弄得是食不下咽,下面的庄奴对他们也是颇有怨言,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再站出来挑事,明珠公主年纪的确是很小,但是威严却是极大,而且出口就是杀杀杀,他们才不会傻的拿自己的小命去挑战她的威风呢。

忙完了积肥以为可以就此结束苦难了,孰料还要给麦田追肥,难道是明珠公主故意在整人?可是看明珠公主认真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整人的架势,唉,主人有吩咐就遵从吧,谁让自己是个奴才呢。

两个庄头心里暗想:他们倒要看看,这追加肥料的麦田会有多大的收获,若是收成不好,正好给了他们借口去告状,就告明珠公主仗势欺人虐待庄奴,到时自己还是这个庄子的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