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首席萌萌妻最新章节 - 【Part104】你们统统都是一路的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04】你们统统都是一路的

作者:萌萌的糖心书名:腹黑首席萌萌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是关于顾孟小姐和我的私人问题。顾萌小姐,是我非常重要的家人,她的儿子纵然不是宋家的孩子,也是我宋熙铭碰在手心疼爱的宝贝。我希望,在场的各位,从今日开始,不要再去打扰顾萌小姐的一切生活。而顾萌小姐也将辞去宋氏集团公关总监的职位,不会再曝光在大众的面前。所以,我也恳请各位,保有顾萌小姐最基本的生活隐私。”

    宋熙铭用了最简单的话,涵盖了顾萌和自己的关系。但是这其中,却不曾提及任何和关家有关系的事情。剩下的字里行间,宋熙铭都在威胁在场的每一个人。

    那话里的意思则是,若在场的人,再骚扰顾萌,那么,对不起,他宋熙铭绝对不会放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由此可见,顾萌在宋熙铭心中的态度,始终屹立不倒。

    “至于第二个问题。那也是今天发布会的一个重点,也是我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原因所在。”宋熙铭再度淡淡的开了口。

    这话,让宋天全和白媛顿时紧张了起来,双双看向了宋熙铭,而宋熙铭的眼神却没落在两人的身上,继续说了下去。

    “从今日起,我辞去宋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宋氏集团的一切与我再无任何关系。”

    宋熙铭的话,尤其一颗重磅炸弹呢,炸的在场的人面目全非。甚至有些人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不断的向一旁的人询问。

    而宋熙铭在说完这些话,就不再做任何的解释直接站起身,朝着会场外走去。林子尧一楞,也快速的跟了上去。而宋天全和白媛则不敢相信的看着宋熙铭。

    虽然,这个话,宋熙铭早就已经说过。但是,宋天全和白媛一直以为宋熙铭只是玩笑话。而今日发生的时候,宋天全和白媛已经全然崩溃。

    宋熙铭离开会场,诸多的记者想追上去,但是却无功而返,都被宋熙铭近身的保全给拦了下来。很快,留在会场的宋天全和白媛被众人围堵了正着,所有的人纷纷问着宋熙铭话里的意思。

    “对不起,无可奉告。”宋天全也冷了脸色。

    而白媛更是一言不发。两人在保全的拥簇下,快速的追着宋熙铭的步伐。但显然,宋熙铭没给两人这个机会,已经上了车,车子飞速的离开了宋氏集团。

    “总裁要辞职,你知道了吗?”

    “这是为什么?是因为顾萌的事情吗?”

    “不像这么简单的事情。豪门的这些事情,我们真的闹不明白。”

    “这局面变化的太快了。我的天,没总裁的话,宋氏会成什么样啊!”

    ……

    最后一句话,让宋氏的人哑口无言,谁也回答不上来这些问题。这十几年来,宋氏都是宋熙铭在做主,若没宋熙铭,宋氏也不可能发展到现在的地步。而宋天全,知晓内情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一个败家的主。

    这样的想法,都让在场的人,不寒而栗。

    而这个消息,也疯了一般的席卷了G城。甚至盖过了顾萌和关宸极之间的绯闻。这一震动,让G城的商圈也骤然发生了巨变。

    ——

    早上八点,关宸极准时的出现在顾家的门口,接顾萌和顾妈去医院给顾爸办理出院手续。而宋御宸则是也跟了去。那是顾爸指明要出现的人。

    “亲爹,早上好啊!”宋御宸看见关宸极的时候倒是很热情的打了招呼。

    顾妈只看了关宸极一眼,没说话。关宸极被顾妈这么看的浑身不自在,昨晚的事情不自然的又回到了关宸极的脑海,那古铜色的肌肤又微微出现了潮红。而顾萌也显得不自然。

    “亲爹,我姥姥好吧,还给你准备了早餐。她想着你一早来肯定没吃饭。”宋御宸没懂大人之间的暗潮汹涌,自动献宝的说着。

    这话就很明白了,摆明了告诉关宸极,你看吧,就算你不在,我也帮着你说话的。

    关宸极接过早餐袋,悄悄的对着宋御宸摆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才正经的看向顾妈,说着:“妈,谢谢你。”

    “恩。”顾妈也就是应了声。

    顾萌耸耸肩,没说话,四人朝着关宸极停车的方向走了去。到了车边,关宸极很自然的开了车门,让所有的人上了车后,自己才绕到了驾驶座。

    而顾萌则帮关宸极把打包好的食物弄出来,方便关宸极吃。两人的动作就仿佛演练了千万遍一般,默契的完全不需要任何的言语。

    顾妈把这一切,悄然的看在眼底,淡淡的笑了笑,仍然没说话。

    车子平稳的在路上行驶着,顾萌在副驾驶座一直看着手机新闻。而顾萌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了起来。关宸极发现了顾萌细微的变化,但是却聪明的没出声,一直到车子停稳,顾妈和宋御宸迫不及待的下车,朝着病房走去时,关宸极才叫住了顾萌。

    “怎么了?脸色变得这么难看?”关宸极关心的问着,那大手自然的牵住了顾萌的手。

    “熙铭辞职了。宋氏乱成一锅粥。”顾萌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次。

    很快,那一丝打量的目光不免的落在了关宸极的身上,接着,她皱起了眉头,问着:“你和熙铭到底做了什么协议?”

    “你以为是我让他辞职,我才把宋氏的股份还给他的?”关宸极有些微怒,但是口气仍然维持着冷静。

    “抱歉,情况让我不得不这么想。”顾萌沉默了下,歉意的说着。

    关宸极看着顾萌,许久才说着:“我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恩。”顾萌有些乱。

    对于宋熙铭,其实顾萌的了解真的不算多。宋熙铭内心的某一个部分,是任何人都走不进去的,包括顾萌在内。

    突然的,顾萌再度抬起头,看着关宸极,快速的说着:“陆晚晴呢?”

    “晚晴?你问她干什么?”这下,关宸极才是一脸的莫名,“我么不知道你和她有来往?”

    “没事。”顾萌结束了这个对话。

    在关宸极的话,顾萌知道,陆晚晴没任何的变动,仍然在关氏集团里呆着。那么,也不是陆晚晴的原因,宋熙铭为什么辞职,甚至还说出了宋家的一切和她再无任何关系?

    “先进去吧。不然等下妈会担心。”关宸极结束了对话。

    “恩。”顾萌轻应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宋熙铭的身影竟然出现在两人的面前,这让顾萌和关宸极都错愕了一下。倒是宋熙铭的脸色里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熙铭……”顾萌率先开口叫着宋熙铭。

    宋熙铭笑笑没说话,朝着顾萌的方向走来。关宸极的眼神微眯,就这么看了眼宋熙铭,竟然没阻止,对着顾萌点点头,就走向了病房,去帮顾妈办理出院手续。

    “你和他的默契最近是越来越好了,恩?”宋熙铭的话里带着一丝的调侃。

    似乎,这样的宋熙铭才是顾萌所熟悉的宋熙铭。而这样的宋熙铭也让顾萌有片刻的错觉,觉得早上的新闻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

    “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说?”顾萌问的很直接。

    “萌萌,你还是这么单枪直入,一点开白场都不留啊!”宋熙铭淡淡的说着。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辞职?是因为关宸极的原因?还是别的原因?你既然会让关宸极把宋氏的股份还给你,证明你还是在意宋氏的。宋氏是你打拼了十几年的江山,你怎么就可以随便的放弃?”顾萌问了一连串的疑问。

    “你问这么多,我先回答你哪个呢?”

    “一个个回答!”

    “成。”宋熙铭笑笑,继续说着,“我辞职,和关宸极无关。要回宋氏的股票也只是要堵住我爸妈的嘴,不要再让他们影响到你的生活。至于我辞职,那么,是我累了。”

    屁……顾萌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宋熙铭的话,看似解释了一切,其实一局重点没有,全都是废话。

    “你不信?”

    “没办法信。”

    “萌萌,你真的很聪明。但是有时候,聪明不见得是好事。”

    “什么意思?”

    顾萌问的急切,而宋熙铭却显得沉默。许久,宋熙铭才看向顾萌,问的话,让顾萌更加觉得莫名,那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若有一日,我们成为了敌人,那你会如何?”

    “什么意思?”

    “没事,随口说说而已。总之就是,我离开宋氏了。而你和关宸极还有宸宸的事情,都不可能在G城再惹任何的麻烦。这件事情,永远的落下帷幕。G城的记者,也不可能再纠缠这个问题。”宋熙铭转移了话题。

    但顾萌的眼神却落在宋熙铭的身上,丝毫没放松。宋熙铭的话,让顾萌觉得极为的不安。这种不安,和顾萌心头始终纠缠在一起的不安混合在一起的时候,顾萌甚至有片刻觉得,自己的心都已经无法承受这样沉重的呼吸。

    就在这个时候,关宸极已经替顾爸办理好了出院手续,顾爸走了出来,看见宋熙铭的时候,显然显得很欢喜。

    “熙铭。”顾爸热情的打着招呼。

    宋熙铭所有的情绪都不见了踪影,迎向了顾爸,说着:“顾叔,您恢复的很好啊。我是专门来接你出院的。这段时间忙,没办法来看您,您还要多包涵啊!”

    “哪里啊,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顾爸对宋熙铭是真的好,那口气没一点的敷衍。

    顾爸和宋熙铭就这么在医院门口聊了会。最后是宋熙铭先找的借口离开了医院,剩下的话也没再和顾萌多解释什么。

    顾爸看见宋熙铭离开有些不舍,但是却也没阻拦。跟着顾妈坐上了在一旁等候许久的车。

    倒是顾萌一直看着宋熙铭离开的方向,沉默不语。这让关宸极皱起了眉头。他不免的猜测,宋熙铭在之前和顾萌说了什么,为什么顾萌的脸色里的神情会越发的凝重起来。

    这样的顾萌,是关宸极极为少见的。

    “怎么了?”关宸极忍不住开口问着,“他和你说了什么,你表情变成了这样?”

    “没什么。只是觉得不太舒服。”顾萌自己都没理顺的事情,又从何说起。

    而关宸极深深的看了眼顾萌,最后只是轻拥过顾萌的腰身,没多说什么,带着顾萌朝着车子走去。

    到了车子门口,关宸极很自然的松了手,给顾萌开了车门,确认顾萌坐好后,关宸极才回到驾驶座,重新驱车前往顾家。

    “你还跟来干什么?”顾爸一到顾家,就又开始对着关宸极吼了起来。

    “老头子。”顾妈皱着眉,对着顾爸吼了声。

    顾爸自知理亏的不说话,撇撇嘴,干脆不理会所有人,自顾自的回到床上躺好。反正他是病人,病人总有情绪不稳的时候。

    他就是不爽关宸极这么快打入内部核心。就连他都不由自主的无法排斥关宸极,这更让顾爸觉得不爽,才莫名的每天都想刺激关宸极几下。但是,关宸极就好似顾爸是个孩子一般,根本不和顾爸计较。

    “哼!”在床上越想越不满的顾爸干脆自己和自己生气了闷气。

    “顾萌爸爸的脾气就是这样。”难得的,顾妈竟然和关宸极解释了起来。

    “妈,没事的。爸生气是应该的。”关宸极很懂得进退。

    “我会劝劝他的。”顾妈这算是第一次和关宸极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谢谢妈。”关宸极说的很诚恳。

    顾妈笑了笑,才说着:“这几天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你也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先回去吧。”

    这话,不带一丝的驱赶的意思,就是纯粹的关心。关宸极点点头,没再继续坚持。这段时间,他丢下集团的事情不管,把所有的事扛在了关衍棋的身上,确实也有些过分了。

    “先回去吧。”顾萌也对着关宸极说着。

    关宸极笑笑,应着:“好,我回去看看,晚些时候过来,有事给我电话?”

    说完,关宸极一点不避讳的就在顾萌的唇上落下一个吻,然后他抱起宋御宸,也在宋御宸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才走出了顾家的大门。

    “现在的人,越来越不像话了!”顾爸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见了,又在絮絮叨叨。

    但是,顾家的人,没人说话,最后顾爸没意思了,干脆也闭嘴不吭声。

    而关宸极则驱车回了关氏集团。这也是顾爸手术后,关宸极第一次出现在关氏集团内。最重要的是,还处在宋氏集团闹出这么大风波的当口上,这更人人揣测连连。

    但,所有的记者,就如同约好了一般,对这个事情闭口不谈,关氏集团并没受到任何的影响。

    ——

    几日后。

    这几日,日子过的风平浪静。顾萌在宋熙铭辞职后,也第一时间辞去了宋氏公关总监的职位,但并如外界猜测的那般,顾萌去了关氏集团,而是安静的就在顾家呆着。

    甚至,原本顾萌居住的别墅,本就是宋熙铭过户到顾萌名下的,也被顾萌给退回了宋家,悄然消失。

    宋熙铭更是如此,似乎在那一日医院别后,顾萌就完全联系不上了宋熙铭。宋熙铭彻底的从顾萌及G城所有人的眼睛里消失不见。宋氏集团陷入了空前的混乱,所有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出了纰漏。

    可就算如此,宋熙铭也不曾出现。

    而关宸极则会在下班的时候到顾家找顾萌和宋御宸,然后再回去。终于,这样来来回回后,顾爸烦上加烦,最后把顾萌和关宸极一起扫地出门,顾萌于是又回到了关宸极的公寓。

    这让关宸极的心情大好。

    关氏集团。

    “老太爷快到了吧!”

    “废话,你没看老太爷每天都要来和关少吼一阵才肯走的?”

    “我看关少的心情不错啊……”

    “美人在怀,能怀吗?”

    ……

    总裁办的人在低声议论着,而李泽律则看了眼墙上的钟,在心里默默的倒数。倒数那个每天都要关氏集团报道两次的关衍棋何时会出现。

    果不其然,在李泽律数到零的时候,电梯门准备的被打开,关衍棋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老太爷。”所有的人立刻恭敬的打起了招呼。

    关衍棋却连理都没里,直接冲到了李泽律的面前。李泽律没等关衍棋开口,很识相的指着总裁办公室说着:“老太爷,总裁已经在办公室里了。”

    “哼!”关衍棋鼻孔哼着气,大步流星的朝着关宸极的办公室走去。

    啧啧……那脚步快的,哪里像一个八十岁的老头,难怪老板可以这么无所顾忌的让关衍棋该干嘛干嘛去!照这样,关衍棋活到一百岁,轻轻松松。

    而总裁办的人,随着关衍棋走进关宸极的办公室,那耳朵就立刻都竖了起来。果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办公室内就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这声音,让所有的人,一声叹息。

    关宸极的办公室里,就算是一个最简单的高脚杯都是高级水晶制品。这被关衍棋摔一摔,会损失多少银子。有这钱,还不如给他们当年终奖花了。关衍棋不心疼,他们都肉疼啊,那可是白花花的钞票。

    但是,关衍棋这么恼火,这一屋子的人,谁都清楚,无非就是那个还跟着宋家姓的关家曾孙的事。

    那种看的见宋御宸,却摸不到,然后还没让宋御宸改了姓的事,更是让关衍棋堵了一肚子的不满,恨不得当场撕了关宸极。

    “闹完了?闹完了就赶紧回去,碍眼的。”关宸极理都没理关衍棋做的事,甚至都没抬头看一眼关衍棋。

    这下,更是把关衍棋气的火冒三丈,那拐棍已经直接敲到了关宸极的桌面上,气吼吼的说了起来。

    “关宸极,你倒是说句人话啊!那是你儿子,你儿子啊!你为什么还让你儿子跟着别的男人姓?你是有毛病吗?还是你不行啊?你不行就滚蛋,让老子来!”

    这话,让关宸极终于抬了抬眼皮,看着关衍棋,但是那眼神就活似看一个神经病。看了会,他又低头,继续签着自己手中的文件。签完这些文件,他要回去找老婆一起接儿子,才没空和这个老头在这里跳脚。

    “关宸极!”这下,关衍棋直接气的直接用拐棍把桌面上的文件通通扫到了地面上。

    这举动,彻底的把关宸极给惹火了。关宸极仍然没看关衍棋,二话不说的拿起电话,直接对着电话里的人吼了起来。

    “立刻叫两个保全上来,把办公室里的人给我拖出去!”

    “老板……”李泽律挺傻了。

    拖……拖出去……关宸极说的是这个吗?问题是,老板,你办公室里的人可是你的亲爷爷……这样合适吗?

    “快点!”关宸极直接挂了电话。

    呃……李泽律看着被挂掉的电话,认命的拿起电话,通知了保全。

    而办公室内,关衍棋听见关宸极这么说时,胡子都快被气的炸飞了,手指着关宸极,不断的颤抖着。

    “你你……你这个不孝子孙,你爷爷你也敢叫保全。这是关家的企业,你以为我怕你?”关衍棋也吼了起来。

    “那你拿回去,我本来就没兴趣。”关宸极说的更干脆。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关衍棋快疯了,“我不就是叫你把我的曾孙的姓改回来吗?你这是什么态度啊!现在不是宋家都承认了吗?记者也不闹了吗?为什么还不改,你这什么意思啊!”

    “时候没到。”关宸极回的很冷淡。

    这段时间,是风平浪静,是什么都结束了。但是宋熙铭失踪了,顾萌的情绪有些怪异,虽然两人住在一起,但有时候关宸极也摸不透顾萌的想法。顾萌和宋熙铭毕竟一起生活了六年,这样莫名其妙的不见了,顾萌心里不会舒服。

    自然的,关宸极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那只会让顾萌更加的不爽。

    关宸极没这么傻,傻到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破坏了现在好不容易风平浪静的生活

    更何况,去你妹的,自己的儿子和别人姓,关衍棋那表情就搞得好像自己很爽一样。妈的,火了他真的想打包了这个呱躁的老头直接送回法国,留在G城,只会吵的人耳膜生疼。

    显然,这话到了关衍棋的耳朵里,却不是这么解释的,快速的说着:“这有什么时间不到的。现在有什么是钱结局不聊的?我要去问问顾萌,她到底要多少钱,才肯让我曾孙改姓!”

    关衍棋说的是骂骂咧咧的,一刻不曾停,“大不了老子和她打官司,我倒是要看看,她那多大的靠山,能赢得了我们关家!”

    钱……

    这个字眼进入关宸极耳朵时,一下子刺激了关宸极敏感的神经。他站了起身,走向了关衍棋。好像他们真的还有一笔账还没算清楚的。

    而关衍棋却把关宸极这举动理解为赞同自己的想法,立刻不怕死的接着说着:“你是不是也觉得爷爷这个主意不错?”

    “不错你个头!”关宸极直接吼了回去。

    “你你……你这什么态度!”关衍棋也恼了,显然没意识到危险已经靠近。

    “你六年前拿钱打发我女人,是不是?”关宸极问着关衍棋。

    “呃……”关衍棋一时说不上话。

    他是没想到,关宸极竟然在这个时候和自己算起了这个账。而关宸极的也在一瞬间明白了,顾萌心里的芥蒂还有关家这个原因,一个喜欢拿钱砸人的地方,怎么的,也不可能让人喜欢的起来。

    “你说这个干吗?”

    “有钱了不起?有钱砸我女人?就这样,你还指望我女人让你曾孙改姓?她性格估计一辈子都气死你!”关宸极说的一点不客气!

    “哼!”关衍棋气急败坏,却说不上话,只能冷哼一声干瞪眼。

    办公室内的空气瞬间凝结,气氛也显得有些尴尬起来。而关宸极的脸上更是一脸的不耐烦。

    关衍棋本还想再唠叨几句,结果保全经理真的就带着保全人员上来了。在进门看见他们要带走的人是关衍棋吼,吓的下巴都差点掉到了地上,哪里还敢动作。

    而跟在身后的李泽律看着关宸极那张越老越没耐性的脸,最后摇摇头,示意保全人员赶紧把关衍棋给带出来。

    于是,关衍棋这辈子,第一次,估计也是唯一一次,被自己公司的人用保全请了出去。那个下令的人,还是他的亲孙子!

    真是气煞他也!

    “下次,连关氏大门都别让那老头进!”关宸极说的是一脸的不客气。

    “是……”李泽律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那头上的冷汗,李泽律是一下没少过。开玩笑……老板说的轻巧,做事的是他们,谁敢拦关衍棋啊。关衍棋发飙起来不见得比关宸极好伺候啊……

    呜呜呜……G城,真是个让他彻彻底底坑爹的地方。

    而被关宸极扫地出门的关衍棋怒气冲冲的上了车,司机原本顺着原路返回希尔顿饭店,结果却在关衍棋的指示下,直接开向了关宸极和顾萌居住的公寓。

    “老太爷,这不好吧,要是被少爷知道了,这……”管家一看关衍棋的举动,立刻开口劝说着。

    关宸极都赶把关衍棋给轰出去了,可想而知,顾萌在关宸极的心中地位多重。关衍棋要在这么没头没脑的冲到人家公寓里去,要让关宸极知道了,这还不是要世界大战么……

    管家想想,浑身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你怕什么怕,还有我在,你怕那混蛋小子干什么!”关衍棋吼了起来。

    管家在心中暗自叫苦,当然怕了……您口中的混蛋小子,连您都赶收拾了,何况他这个小小的管家!他现在真的超级想回巴黎……那里才是最安全的。

    “抱歉,老先生,没人邀请,您不能进去。”公寓门口的保全,把关衍棋拦了下来。

    关衍棋这下更恼怒了,直接吼着:“我要找顾萌!”

    “抱歉,顾小姐没交代,我不能让您进去。”保全还是很坚持。

    关衍棋正想发火,就看见了顾萌从电梯里走出来,走到了公寓的大堂。而保全看见顾萌,也快速的把这事和顾萌说了次。

    顾萌楞了下,看了会关衍棋,才淡淡的对着保全点点头,说着:“我认识他。谢谢你。”

    保全被顾萌的笑迷的有些晕头转向的,立刻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而这期间,顾萌全程没和关衍棋说过一句话。而关衍棋被人无视了一整天,怒火瞬间在顾萌这达到了顶点。

    但是,关衍棋还没来得及发飙,顾萌倒是冷嘲热讽已经对着关衍棋吹了起来。

    “哟,今儿吹的哪门子妖风,竟然把关氏集团的老太爷给吹到这来了?”

    “顾萌,你快点把我的曾孙改姓关。你这是什么意思!”

    关衍棋一见顾萌来了,立刻想也不想的就吼了过去。本来这大堂里就停留了几个看热闹的人,被关衍棋这么一吼,所有的人恍然大悟,立刻安静了下来。

    顾萌有片刻冲动,好想拿个破布条直接把关衍棋的嘴巴给堵起来,免得关衍棋一把年纪老是这么口无遮拦。

    这关家人喜欢用吼的习惯实在是糟糕透了!从老到少,没一个例外的!

    更何况,顾萌这人其实挺记仇的。六年前,关衍棋那拿钱砸自己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顾萌还觉得怄气,真是让人不太爽快。

    思及此,顾萌干脆一个转身,直接朝着公寓外走去。关衍棋一见顾萌走了,这下更急了,在她背后那瞎嚷嚷的声音明显了起来。

    “你……你去哪里!我让你站住!”关衍棋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是要找我?还是你准备在这里和我谈?然后再闹的满城皆知?那恐怕你的愿望这辈子都没希望成功了。”顾萌的声音不高不低,威胁关衍棋刚刚好。

    “你你你……”关衍棋真的是气的说不出话。

    但是,关衍棋又不敢对顾萌怎么样,只能不满的冷哼一声,然后自觉的跟着顾萌朝着公寓附近最近的一个咖啡厅走了去。

    “找我有事?”顾萌是一点也不浪费时间,一坐下就问着关衍棋。

    关衍棋也一点不客气,直接说着:“我要我的曾孙改姓关。”

    顾萌一见关衍棋的态度,那脾气就冒上了头。几年前的帐顾萌还真打算在这一起算了。只见顾萌双手环胸,嘴角挂着冷笑,就这么看着关衍棋。

    “你这什么态度,这么看着我干嘛?”关衍棋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发毛。

    顾萌冷哼一声,说着:“那这一次,关老太爷打算花多少钱把你的曾孙给赎回去啊!”

    这话,真是让关衍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不尴尬,但是又找不到任何可以回呛顾萌的话,气的关宸极差点没把桌上的咖啡杯也给摔了。

    “你……你这个女人,你和关宸极一样讨厌,你们都是一路的!”关衍棋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关衍棋原先引以自豪的冷静,早就下地狱见鬼去了。剩下的就是不断的狂躁和抓狂。随时随地被人点燃自己本就显得脆弱的神经,稍一不注意,那就是火山喷发。

    而看着关衍棋跳脚,顾萌似乎到显得意外的好心情,继续刺着关衍棋,问着:“既然我这么遭老太爷讨厌,那老太爷还来找我,这而不是触自己眉头吗?还是真是觉得自己命太长了?想我气你一把?恩?”

    “顾萌,你和六年前一样讨厌!尖酸,刻薄!”

    “谢谢夸奖。我以为老太爷来找我的时候早就调查清楚了。”

    “你,你不知道什么叫尊老敬贤吗?”

    “可我的眼底没看见谁是老人。我可不认为有老人的吼声比我这年纪的人还吓人的。”

    “……”

    关衍棋这下是真真气的脸红脖子粗的。这个顾萌,和那个该死的关宸极一样,都是尖酸刻薄,嘴巴一点不饶人的主。也丝毫都不看看,他们面前站的是多大岁数的人,还能这么的不留情。

    好,他承认,他六年前做的不厚道,但是他接下来可什么都没做。这两个人,至于这么一致的对着他,一副非要把他气到棺材的架势啊!

    这是不是,不是夫妻不进一家门?什么德性啊!

    关衍棋气的拿着拐棍就在地上死命的敲着,敲得咖啡厅内的人都不免侧目的看向了关衍棋,关衍棋这才收敛了点。

    “老太爷如果是为了这个事找我的话,那还是请回吧。”顾萌没有继续交谈的想法,下了逐客令。

    改姓,又不是顾萌说改就能改的。这里是中国,也不是法国。强龙不压地头蛇。宋家的孩子就算宋家知道不是亲生血脉,但是宋熙铭不出现,是绝对不可能更改的。

    因为,宋熙铭在法律上,是铁铮铮的宋御宸的监护人,宋御宸的爸爸。改姓,不是顾萌一人可为。

    而现在这混乱的情况,顾萌也没心思计较这些。都跟人家姓了六年了,再多姓一段时间,又如何?再说,关宸极那么龟毛的人都没意见了,关衍棋倒是跳的比谁都早。

    新仇旧恨,顾萌会这么容易顺了关衍棋的想法,那才是脑袋被门板给夹了。

    关衍棋见顾萌走了,这下急了,追了上去,气吼吼的说着:“顾萌,你要不改,我就会付诸法律,到时候看看,到底是谁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不说还没说,一说,彻底的把顾萌给惹毛了,她猛的转过身,也不管关衍棋是否就在自己的身后,差点把关衍棋就这么给撞倒,若不是管家及时扶住必衍棋,那真是堪忧啊!

    关衍棋看见顾萌转过身,立刻变得得意洋洋了起来,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了奏效。结果,关衍棋下一秒就发现顾萌的眼底含着怒火,一步步的朝着自己逼近,一字一句再清晰不过的说起来了。

    “行啊。我倒是要看看,宋御宸是跟你走,还是跟我走。我还要看看,老太爷你这么威胁完,关宸极还认不认你这个爷爷。”

    他妈的,老娘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尤其是眼前这个一天到晚有两片臭钱就知道拿钱砸人的死老头。

    “你能跑我这里找我,肯定在关宸极那已经吃了亏了。怎么学不聪明呢?要不,我吹吹枕边风,让您再回去坐个十年二十年总裁的位置,免得这么烦人的一天到晚找别人麻烦?”

    这是威胁!

    说完,顾萌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他妈的,气死关衍棋最好,真是混蛋老头。难怪被自己孙子叫老不死的!彼萌在心里一阵腹诽。

    但顾萌一回到公寓楼下,那原本看热闹的人立刻四散而开。但是之前那几句议论,仍然传入了顾萌的耳里。

    “那报纸上的事情看来是真的了。这女的也实在厉害,勾搭了宋熙铭那么多年,竟然还可以转身回到关宸极身边。”

    “她的儿子,肯定是关宸极的儿子了。这都承认的,现在人家爷爷都上门了。这女的,怎么还没改姓?到底还想做什么?”

    “我最好奇,宋熙铭怎么能忍这么多年?”

    ……

    这样的非议,顾萌充耳不闻,直接坐电梯回了顶层的公寓。反正,被人说,少不了一块肉,你堵不上人家的嘴,就犯不着为了这样的事情气自己。

    没劲。

    而关衍棋站在原地真是一句话也呛不回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萌离开。

    “你看看,这都什么人,什么人,造反了啊!”关衍棋没处撒火,就只能对着管家开火。

    管家却是一路忍着笑,太多年,没见过关衍棋这么活力四射,这是好事。这对比起之前,那个一本正经,严肃的让人讨厌的老头,还是现在的关衍棋让人觉得有意思的多。

    而就在这个时候,关衍棋的手机响了起来,管家立刻接了起来,而后把手机恭敬的交到了关衍棋的面前。

    “谁的电话?不接不接。”关衍棋显然还在气头上。

    “是孙小姐的电话。”管家如实的告诉了关衍棋。

    “落依?”关衍棋明显楞了一下,这才接过了电话,“落依,怎么了?会给太爷爷打电话?”

    “太爷爷……”关落依似乎有些害怕和关衍棋交谈,犹豫了一阵才说着:“我想爸爸了,想给爸爸打电话,但是我怕爸爸不接我电话。”

    这话,让关衍棋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许久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