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首席萌萌妻最新章节 - 【Part090】微醺的甜蜜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90】微醺的甜蜜

作者:萌萌的糖心书名:腹黑首席萌萌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知道,你说过了。”顾萌仍然很平静。

    而关宸极似乎是第一次对这顾萌说了这么多,也是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和顾萌聊着天。

    而顾萌不能否认,这公寓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甚至再微笑的细节,关宸极都做了复制,这样的举动,打动了顾萌的心。这对于关宸极这样一个骄傲的男人而言,是一种极大的讨好。

    顾萌知道,关宸极能做到这样,真的不容易,尤其是情况不明朗的情况下。这也让顾萌看见了关宸极的决心。

    “喂,你就不能有点反应吗?高兴一下,喜悦一下,一脸平静的吓唬人呢!”关宸极不满的捏了捏顾萌的鼻尖,抱怨的说着。

    有这样的女人吗?冷血到家了。看见这样的举动竟然也没一丝的反应,问的话冷静的像一个机器人。

    顿时,关宸极有些想打人。

    “你看看,才三秒钟,你的本性就露出来了。一点都没诚意,哼,还想让我有反应?”顾萌倒是很懂得刺激关宸极。

    “成,我的错!我道歉。萌女王,你原谅我吧!”

    “看心情!”顾萌很骨气的回了一句。

    “……”

    这一次,换成关宸极无语。

    顾萌微微推开了关宸极,在公寓里看了起来。而关宸极则紧紧的跟着顾萌,寸步不离。

    一直到顾萌停了下来,关宸极才继续追着说着:“宝贝,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这个问题,你也问过了。我的答案一样,看心情。”顾萌恶劣一笑。

    关宸极差点抡起拳头,而顾萌咧嘴一笑,然后立刻变了脸,继续在公寓里走着。走到偌大的落地窗前,顾萌就这么站在窗前发了呆。

    窗外的艳阳高照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就好似顾萌现在不断在变化的心情。

    关宸极这个名字,就如同梦魇一样的缠绕着顾萌。顾萌从不否认自己的心,这六年来,她从不曾忘记关宸极这个男人。

    这个以莫名其妙的开场,甜蜜居中,再悲情收尾的男人。

    真的能沉沦一次吗?撇开颜悠冉的事情不谈,是否能放下自己心中那微小的自卑,那完全不合适的身份,再重新开始吗?

    顾萌陷入了沉思。

    “萌萌?”关宸极再一次开口叫着顾萌。

    许久,顾萌转过身,看着关宸极,淡淡的说着:“住这里吧。”

    这是顾萌给关宸极的答复。

    这样的答案显得有些模棱两可,但是在关宸极的耳里却是再真实不过。这意味着两人的关系可以大大的更近一步,离自己的目的也越来越近。

    这让关宸极喜上眉梢,看着顾萌,甚至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面对这样的关宸极,顾萌来了兴致,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立刻问着:“怎么,不愿意?那算了,反正我也不太愿意住下来。还是分道扬镳的好。”

    “谁说的?”关宸极立刻阻止了顾萌。

    顾萌上下打量着关宸极,一字一句的说着:“你啊,你的表情啊。”

    “胡说八道。我求之不得。”

    “是吗?”顾萌的声音拖得老长。

    “一定肯定必须是!”关宸极慎重的说着。

    顾萌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让关宸极惊觉自己被顾萌给耍了。立刻恶狠狠的瞪着顾萌,顾萌则一脸“你来打我”的表情。

    “胆子越来越肥了啊,竟然敢耍我了啊!”

    “不服么?”

    “服。”

    “那不就是了嘛。”

    ……

    说着,顾萌笑了起来,关宸极趁着顾萌不注意,追着顾萌跑了去,顾萌笑的乐不可支,两人就这么在客厅里打闹了起来。

    一直到顾萌有些气喘吁吁的趴在沙发上,上去不接下气的说着:“不玩了,我累了,想去睡一会。”

    这绝对是顾萌的大实话。

    “好,我陪你。等你起来,我们在一起去买菜,回来做饭,好吗?”关宸极小心的问着顾萌。

    顾萌漾了一个笑,看着关宸极,虽然没说话,但是略带几分疲惫,却显得心满意足的神情已经给了关宸极答案。

    关宸极也笑了起来,他走向顾萌,干脆直接腾空抱起了顾萌,朝着二楼主卧室的方向走去,轻柔的把顾萌放在了床上,再调整了枕头的位置,调好了空调的温度,再给顾萌盖上薄被。

    “好了,睡觉吧。”关宸极这才满意的说着。

    “恩。”顾萌点点头。

    她并没反抗,就任关宸极这么摆弄着。这样带着几分微醺的甜蜜,让顾萌有些不能自已。关宸极的大手,关宸极熟悉的气息一点点的侵蚀了顾萌的每一根神经,没一会,她就已经在柔软的大床上,沉沉的睡去。

    这一觉,顾萌睡的极为的放松。

    “宝贝,你终于回来了,再也不走了好吗?”关宸极温柔的对着睡梦之中的顾萌说着。

    虽然顾萌没回话,但是仍然抵挡不住必宸极一脸满足。

    他轻柔的笑着,宠溺的看着已经睡着的顾萌,抚摸着顾萌的脸颊,在顾萌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而后,他才脱去自己的衣服,也爬到床上,搂着顾萌,陪着顾萌一起沉沉入睡。

    这一觉,也是关宸极六年来睡的最为宽心,最为舒服的一觉。那心缺了一角,似乎已经被顾萌的陪伴左右给填的满满的。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直到顾萌睡饱了,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当她睁眼看见自己所处的环境时,有片刻的呆愣,以为自己在做梦回到了巴黎。

    但很快,顾萌就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

    那笑意又挂了嘴角,直达眼底。似乎许久不曾睡的这么安稳,让顾萌的心情也好上了许多。

    再一个转身,她看见了仍然还在沉睡的关宸极,突然的,顾萌的心里升起了一丝邪恶的想法。那笑也越发的狡黠了起来。

    很快的,顾萌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快速的走到了自己的随身包边,取出口红,然后再度爬回床上,一脸坏笑的看着关宸极,然后在关宸极的脸上做起了画。

    那菲薄的唇,被顾萌无限加宽,变成了名符其实的香肠嘴。眉心之间被顾萌用口红点了一朵梅花,活脱脱的古代仕女。那双颊,被顾萌的口红不断的画出了红晕,活似涂了胭脂的小丑一般的可笑。

    顾萌憋了一肚子的笑,差点喷出来,但是她忍住了,再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收起口红和手机,若无其事的收拾起了自己。

    心情太好,又不用上班,顾萌那笑意一直没断过,也没再去骚扰关宸极,而是自己来到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果腹的食材。

    顾萌从来不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更不会傻到真等关宸极起来。现在都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要再起再去逛超市,再回来……估计会直接挂了都。

    “看看,有什么?”顾萌自言自语的说着,打开了冰箱,“啧啧,真不愧是g城最顶尖的公寓,最顶尖的英式管家,这冰箱还每天都有人准备新鲜的食材。”

    顾萌啧啧称奇,一边盘算着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当晚餐。

    顾萌敢赌,关宸极肯定不知道这冰箱里每天都会换上新鲜的东西。关宸极也是昨儿才进来居住的,若不然他绝对不会和自己说要去超市这种话。

    能省一个麻烦,那是一个麻烦。

    “鱼汤,排骨肉,空心菜,好了,就是你们了。”顾萌习惯性的从冰箱里取了一人份的食材,准备去填饱自己的肚子。

    在顾萌准备关上冰箱门的时候,她的手顿了一下,猛地响起了还在房间里昏睡的关宸极,那手再度开了冰箱门,下意识的多取了一些,然后才转身去了厨房,就这么自然的在流理台上忙碌了起来。

    顾萌心情不错,哼着小曲,顺着流水的声音冲刷着青菜。围着厨房的围裙,穿的是关宸极过分宽松的衣服,脚上踩的是和关宸极同款的情侣拖鞋。

    这拖鞋,是曾经顾萌在巴黎的时候,强制要关宸极买的在家里和自己一起穿的,顾萌没想到,关宸极竟然连这个也带到了g城。

    不免的,嘴角那扬起的笑意,微微泄露了一丝丝的甜蜜。那手上的动作也利落了许多。

    而关宸极被阵阵的饭香给吸引的睁开了眼,下意识的一个翻身,结果去扑了一个空,并没捞到顾萌,这让关宸极立刻紧张了起来,二话不说的看向了四周。

    “萌萌?萌萌?”关宸极叫着顾萌。

    他的心跳的飞快,生怕顾萌一个转身又不见了踪影。在偌大的房间找寻了一圈后,关宸极立刻朝着一楼走去。

    下了楼,那饭香味更加的明显起来,但是仍然没看见顾萌的身影,关宸极皱了下眉头,顺着饭香走到了厨房。

    他看见了顾萌,就在料理台前盛着汤,别的菜已经安然的摆放在桌面上了。这让关宸极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满足的笑意,悄然无声的走向了顾萌。

    那大手,从背后环抱住彼萌的腰身,顾萌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关宸极的吻已经快速的在顾萌的双颊落下。

    “煮什么这么香?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会煮东西?”关宸极的下颚靠着顾萌的肩膀,轻柔的问着,那话语里尽是对顾萌满满的宠溺。

    “你以前没吃过我煮的?”顾萌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但是也没阻止关宸极继续搂抱着自己的动作。

    “呃……是没煮的这么丰富!”

    “这样?中国有句话,叫做吃饱好上路,怎么样?我对你不错吧!”

    “……”

    顾萌这才拍开关宸极的手,准备把饭菜都端出去。关宸极则瞪着顾萌,对着顾萌的背影做着各种鬼脸。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关宸极很快回了一句。

    “那前提是,死前风流,你这没风流就死翘翘了!”

    “……”

    关宸极无力了。怎么这么浪漫美好的气氛,两人一开口就是这么的没情调!他深呼吸后,准备转移话题。

    就在这时候,顾萌转过身,当她看见关宸极的时候,突然爆笑出声。接着,那笑声越来越夸张,笑的顾萌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你笑什么?我说了什么好笑的吗?”关宸极皱着眉头问着顾萌。

    顾萌摇着头,继续笑着,笑的乐不可支,那笑声一点停下的意思都么有。

    “哈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你这样子,哈哈哈哈哈……还好我已经拍了照片了,回头我要卖给报社,我会发大财的!炳哈哈哈哈哈。”

    顾萌直接趴在地上,捶着地面,那笑声都笑的有些变了形。

    而关宸极则被顾萌莫名其妙的一席话弄的皱起了眉头,看着笑趴在地面上的顾萌,也干脆蹲了下来。

    结果!

    关宸极惊呆了,透过消毒碗柜的镜面,他看清楚了自己的脸,那满脸惊恐的口红印,活脱脱的一个小丑,哪里还有平日俊朗的面容。

    紧接着,一阵咆哮,脱口而出:“顾萌……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这下,顾萌的笑声更夸张了,似乎关宸极的恼羞成怒让她的愉悦达到了顶点。关宸极那张祸国殃民的脸算是彻底的毁在了自己的手上。

    顾萌敢打赌,关宸极长这么大肯定没这么毁容过,就算是在家里,关宸极也不曾这么的颜面扫地。

    “哈哈哈哈哈……真的是太太太好笑了!”顾萌笑疯了。

    关宸极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顾萌,然后不管爆笑中的顾萌,立刻快速的走向浴室,把自己脸上这些该死的口红印傍擦拭干净。

    “他妈的,哪个混蛋发明的口红这种东西,真应该全部销毁!”边洗着脸,关宸极边开口咒骂着。

    一直到脸上那可笑的口红印都不见了,关宸极这才重新走回厨房,怒视着眼前的顾萌。

    疯笑过,顾萌知道自己玩笑开的过了会,立刻尴尬的站到了边上,嘿嘿的笑了起来,不免也有了几分后怕。

    那笑里,带着几分的谄媚,讨好的对着关宸极说着:“亲爱的……伟大的……英俊神武的……关总裁……小女子这就立刻给你盛饭,麻烦您让一让啊!”

    “哼。”关宸极哼了声,就这么看着顾萌。

    “嘿嘿嘿……”顾萌继续干笑着。

    “顾萌,你说,我们要怎么算这笔账?之前在酒店,弄的一柱擎天,现在是弄的我满脸口红?嗯哼?”

    “嘿嘿嘿……”还是干笑声。

    “你这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的?每天乱七八糟这么多想法?我在巴黎怎么没发现你一脑子都是馊主意?”

    “现在发现还不晚……”顾萌小声的嘀咕了下。

    “你说什么,顾萌!”这下,关宸极吼了起来。

    顾萌瑟缩了一下,立刻一本正经的说着:“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你看,这饭菜要凉了,你不会浪费了我一番苦心吧。要是这么糟蹋我的苦心,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显然,这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关宸极微眯着眼,一步步的朝着顾萌的方向走了去。一直到把顾萌禁锢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不给顾萌一丝逃脱的机会。

    “一个吻,这事就算了!”关宸极提出了一亲芳泽的条件。

    顾萌一挑眉,看着关宸极,一脸的不敢相信。

    “你这什么表情?”关宸极差点又跳起来。

    “一个吻嘛,简单!”顾萌恶劣的打了一个响指。

    然后,顾萌趁着关宸极不注意,立刻垫起脚尖,快速的在关宸极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现在情势不对,做人绝对要能屈能伸,这么整了关宸极,一个吻也没什么大损失,反正她也是蛮喜欢关宸极的吻嘛。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关宸极一把抓住了想要逃离的顾萌。

    那菲薄的唇再度擒住了顾萌柔软的唇瓣,吻一点点的深入。顾萌也只是略微挣扎后,就干脆放弃,热情而火热的回应着关宸极的吻。

    气氛,有一丝的荒腔走调,但是两人之间的**却一点点的持续攀升。

    “关宸极!吃饭!”终于,顾萌找到了自己的理智,立刻阻止了关宸极。

    关宸极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顾萌,退了一步,大口的呼吸,平复自己此刻已经躁动的情绪。

    似乎,只要再一秒,这顿晚餐就会变成宵夜,厨房里的热度会持续上升,上演的会是再旖旎不过的诱人风光。

    “是你勾引我的,亲爱的!不是我不吃饭,恩?是你太诱人。”关宸极调整好呼吸,似笑非笑的调侃着顾萌。

    “你滚蛋!”顾萌怒吼一声。

    这下,换成关宸极扬声大笑。

    确实,顾萌穿的这么清凉,修长而笔直的大腿**在外,用这么引人遐想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不是勾引是什么?

    “顾萌!做女人能不能不要这么狠啊?”关宸极叫了起来。

    关宸极打死没想到,顾萌竟然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一点不客气的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的啃了一口,就差没直接连皮带肉的啃下去!

    “哼,谁叫你精虫充脑!不吃饭的,那就滚蛋!”顾萌冷哼一声,不理会眼前哇哇乱叫的关宸极。

    “是是,我的错,我要吃饭,我来帮你端菜,萌女王辛苦了!”关宸极立刻变了一张狗腿的脸出现在顾萌的面前。

    顾萌还真的不理关宸极,自己盛饭,而关宸极也自己的把菜都端了出去,整齐的摆放在桌面。

    “你真的有强迫症,饭菜都要摆的整整齐齐!”顾萌不可置否的说着。

    “这样不是很好?”关宸极耸耸肩。

    “强迫症!”

    “对,强迫症就只能一辈子爱一个女人,对吧。”关宸极笑着说着甜言蜜语。

    “胡说八道……”顾萌的声音低了点,那双颊莫名的闪过一丝可以的潮红。

    关宸极知道顾萌不好意思了,他也聪明的没再继续逗着顾萌,拉开凳子,让顾萌坐下后,关宸极就主动给顾萌夹着菜,一边赞叹顾萌的手艺好。

    “老婆,以后做饭就交给你了。你显然做的比我靠谱。”关宸极一脸的满足。

    “行啊,我做饭,哪天不高兴了,就下毒毒死你。”

    “……”关宸极咽下嘴巴里的青菜,说着,“别这么凶残,成么?”

    “成。”顾萌倒是很认真的点点头,然后顾萌好奇的看向了关宸极。

    “干嘛这么看我?”关宸极被看的莫名其妙。

    顾萌吃饱了,放下筷子,这才说着:“你一个吃惯米其林大厨做的菜肴的人,对矿泉水牌子都苛刻要求的人,怎么看的上我这种没啥特色的家常小炒啊?”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关宸极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甜言蜜语。

    话落的间隙,关宸极趁势在顾萌的唇上偷了一个香吻,一脸的满足。这让顾萌当场皱起了眉头。

    “关宸极,你能别这么恶心吗?”

    妈的,顾萌看着关宸极那一嘴巴的油腻腻,她能不能去吐一下再回来!必宸极不是很有洁癖的人吗?这几年洁癖去了哪里?这么恶心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擦的!混蛋!

    两人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损着对方。顾萌说关宸极一次恶心,关宸极就要偷一个吻。这样的气氛里,浓烈中带着暧昧,甜蜜里带着嬉笑,和之前的日子比起来,真是质的飞跃。

    就在两人打闹的时候,关宸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下子,两人之间的气氛恢复到了原点,不冷不热。

    “接电话!很吵!”顾萌在示意关宸极接起电话。

    而关宸极倒好,直接不客气的丢下一句话,说着:“你帮我接吧!”

    “……”顾萌的嘴角微微的抽搐,好半天说不出话。

    接……接你个头……顾萌直觉的认为关宸极的电话铃声响都没好事,估计真的是六年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但是,顾萌的脚还是不自觉的朝着茶几的方向移动着,刚拿起关宸极的电话,看清上面显示的名字时,顾萌的眉头皱了一下。

    “干嘛不接?”关宸极奇怪的看着顾萌。

    “关落依,我想我不太合适。”顾萌把手机还给了关宸极。

    似乎,之前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氛,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就算关宸极说清楚了颜悠冉和关落依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关落依终究是关家的孩子,是颜悠冉的亲生女儿,就算和关宸极没关系,但关宸极却不得不管。

    这感觉,总是有点怪怪的,但顾萌却说不上来怪在哪里。

    关宸极看着手机,皱了下眉头,最终没接起电话,而电话被挂掉后,也不再响起。

    “她知道你不是他的爸爸吗?”顾萌开口问着关宸极。

    “不知道。爷爷不让说。对落依而言,她是无辜的。而且又是心脏病患儿,禁不起刺激,所以,她不知道。”关宸极给了答案。

    “她心脏病很严重?”顾萌想起李泽律的话。

    “恩。”关宸极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两人沉默了会,顾萌突然说着:“既然她不知道你不是她爸爸,你又不接她电话,她不会难过吗?”

    “也许,她习惯了。”关宸极淡淡的说着。

    而后,关宸极转移了话题,说着:“不说这个了,一会我洗碗,恩?”

    “你行吗?”

    “大不了摔碎了再买呗。”

    “……”

    顾萌无语了,关宸极则笑了笑,站在起身,收拾起了碗筷。不愿意和顾萌继续谈关落依的事情,不是因为逃避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讲起关落依,关宸极总会想到顾萌和自己的那个孩子,想起宋御宸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那种滋味,不好受。而关宸极也不想影响顾萌,所以,他选择了转移话题。

    “喂,你真的行?”顾萌叫住了关宸极。

    关宸极端着盘子,白了顾萌一眼,快速的走进了厨房。而顾萌则是跟着关宸极走了进去。

    她真相看看,这种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少爷,洗个碗要摔多少盘子才算成功。而关宸极看着顾萌摆明了一脸不信的架势,还真的正儿八经的洗起了碗。

    虽然糟心,但是也算勉勉强强及格。

    “真不容易,就破了一个盘子……”顾萌啧啧称奇。

    “喂,你看不起人也!”关宸极不满的瞪了眼顾萌。

    然后,他干脆双手湿漉漉的抓起了顾萌,直接挠着顾萌的痒,没一会,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闹的两人的身上全都是水。两人对看一眼,看着彼此都有些可笑的对方,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有时候,看似尴尬的气氛,轻易的可以化解。

    但,下一秒,气氛似乎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已经收拾好的关宸极,极为认真的看着顾萌,看的顾萌胆战心惊。

    “你干什么?”顾萌警惕的问着关宸极。

    “吃饱喝足,你觉得要干什么?”关宸极反问顾萌。

    “……”顾萌没啃声。

    倒是关宸极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洗洗睡了呗,对吧!”

    “……”

    顾萌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已经被关宸极拦腰抱起,直落落的朝着卧房走了去,剩下的惊呼,已经被关宸极的吻给吞没。

    这一夜……风光无限好……

    ——

    第二天一早,顾萌的生物钟自动的让顾萌清醒了过来,看着有些陌生却带着熟悉的地方,顾萌淡淡的笑了起来。

    而一旁的关宸极,仍然大字型的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一点起床的迹象都没有。在关氏集团呆了一段时间,自然顾萌也知道关宸极的作息,没到十点半,是不可能出现在公司,自然的,这个点,肯定是在埋头苦睡。

    这年头,人比人呢,还真是气死人,大老板就是命好。

    有那么片刻,顾萌想狠狠的掐一把关宸极,泄恨下再离开。凭什么一个男人的皮肤竟然可以比女人还好,这太不科学了。

    但最终,顾萌认命的翻身下床,对于关宸极的起床气,顾萌很清楚,最重要的是,顾萌实在不想在腰酸背疼后把关宸极弄醒,再床上继续和关宸极滚床单。

    那才真的会出人命。

    “起来干什么?这么早?快去睡觉!”

    但,顾萌就在准备翻身下床的下一秒,关宸极就像有心灵感应一般的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把顾萌重新压在了身下,一脸的不高兴,嘀咕了几句。

    “拜托,我要上班,关少,您好命可以睡觉,我不可以。”顾萌一脸无力。

    “你是我老婆,上个屁啦。”关宸极才不管这些。

    关宸极说完,理都不理顾萌,压着顾萌埋头继续睡着。顾萌被关宸极压的动弹不得,最后恼羞成怒,干脆一口对着关宸极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关宸极叫了起来,这下是彻底被咬醒了,“顾萌,你属狗的吗?这么喜欢咬人啊!”

    关宸极揉着被顾萌咬的生疼的肩膀,没太多意外,他敢赌,肯定见了血。这顾萌,下口真是一点都不留情!

    混蛋啊!

    “活该,早就叫你放开我了!”顾萌说的无情无义。

    “真是好心没好报,让你睡觉还被你咬!”关宸极也睡不着,干脆翻身起床。

    而顾萌白了关宸极一眼,快速的进了浴室冲洗了起来,不到五分钟,顾萌已经收拾好一切,在镜子面前上了一个淡妆。

    关宸极一直坐在床上看着顾萌,一脸的满足。

    “你别那么变态的看着我好吗?”

    “不好,你好美,看不够。”

    “……”

    顾萌无力回应,继续涂脂抹粉。就在这时,客厅竟然意外的传来了门铃声,这让顾萌楞了下,关宸极也明显的皱起了眉头。

    “敲错了吧?”顾萌下意识的说着。

    而关宸极的眼底闪过一丝流光,倒是笑了起来,说着:“不可能,这里都靠门禁卡出入,如果还能随便敲错门,那真的是见鬼了。去看看什么事,也许是李泽律扛不住鲍司,就跑来了。”

    “李泽律?”顾萌重复了一次,“我怎么觉得李泽律,你,还有司臣毅三人像是在搞基啊?”

    “滚蛋,顾萌!”关宸极没好气的说着

    而顾萌扮了一个鬼脸,这才去开了门,门打开的时候,顾萌就愣住了。

    “关夫人,你好,我们是xx会计师事务所的,昨儿应关先生的要求,把他目前的财产都清算了出来,在这份文件里,请您过目。”

    门口的人也没进来的意思,直接递给顾萌一个文件袋,快速的说着自己来的目的。倒是顾萌被来人说的一愣一愣的,完全没反应过来。

    “文件里面,关少已经签字确认了。只要您签个字,关少名下的财产会全部自动转移到您的名下。”对方继续对着顾萌解释着。

    “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顾萌阻止了对方继续说下去,开口问着。

    “我表达的不清楚吗?就是关少名下的全部财产,只要您签字确认,就可以过度到您的名下。”对方再一次的重复。

    “好,我知道了,谢谢,没事的话,您请回去吧!”顾萌快速的说着。

    “好。再见!”对方一板一眼的应完,就飞快的消失在顾萌的面前。

    顾萌算是明白过来了。昨儿的那话,其实顾萌也就是随便说说,就算关宸极答应,顾萌也没当真,而如今,会计师真的出现在顾萌的面前时,顾萌真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唯一的想法就是,关宸极疯了!

    “关宸极!”顾萌拿着一袋子的文件,快速的朝着关宸极的方向走了去。

    关宸极则站在原地,双手插在口袋之中,一脸笑意的看着顾萌。他当然直到今天早上来的人是谁。

    顾萌昨天的话,关宸极当了真,真的找了和关氏集团合作的会计师事务所,把自己名下的财产全部清算完,签下了协议书,把这些财产的所有权转给顾萌。而这么做,关宸极却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我的财产清算过了,比外界预估的少了点。但是,算上我自己的私人投资,那就多多了。现在全都转移到你的名下,我的承诺已经兑现了,恩?”

    关宸极凉凉的对着顾萌说着,但是那眼神看向顾萌的时候却是再认真不过。

    “你……”顾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你呢,萌萌,我们重新开始吧!”关宸极再一次的对着顾萌开了口。

    顾萌没说话,但是态度却不似以前那么的强硬,只是带着笑,看着关宸极。然后,顾萌对着关宸极扮了一个鬼脸。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好歹给个痛快吧!”

    “重新开始?就你这样说说而已?来,重新追啊!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就没追过我吧!”顾萌笑了笑,挑衅的看着关宸极。

    “……”关宸极这下是真说不出话了。

    追女人……关宸极还真不会。在关宸极的人生里,没追女人这三个字,只有女人追他。基本他勾勾手指,女人就前仆后继,而他在顾萌这里,算是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大跟头。

    “不追?”顾萌看着关宸极的表情,反问着。

    关宸极立刻应着:“追!但现在,我先送你去上班!”

    “不要。”顾萌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和关宸极私下怎么一回事,那是两人的事情。对于外面的情况而言,并不太平,顾萌不想惹事上身,何况还有最麻烦的顾爸顾妈没解决。加之宋家的事情,绝非是顾萌看见的那么简单。

    宋家和关家之间,顾萌总有一丝隐隐的感觉,宋熙铭也隐瞒了什么。但是,宋熙铭没明说的事情,顾萌并没仔细问。

    所以,有些事情,并不是立刻昭告天下的好,适当的回避,才是上上之策。

    “为什么?”关宸极不甘心的问着。

    “因为你太高调了!”顾萌想也不想的说着,而后她立刻闪身出了门,关上门前,重重的说了句:“再见!”

    “真是跑的比谁都快的小狐狸!”关宸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宠溺的看着顾萌消失的方向。

    那嘴角挂着笑意,这种天亮时分能看见自己最爱的人在自己的怀中醒来,这样的感觉,千金不换。

    关氏集团

    顾萌才出电梯,就碰见了李泽律,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觉察到了李泽律奇怪的目光。下意识的,顾萌看向了自己衣着,还以为是自己出门的时候衣服没穿清楚。

    结果,顾萌上下查看后,并没发现自己有任何的异样。

    “干什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衣服没穿反。”顾萌心直口快的问着李泽律,“还是你觉得你再度爱上我了?n见钟情了吗?”

    “……”李泽律顿时变得尴尬起来,“没,没事……就是觉得今儿你特别漂亮。”

    “……”这下换成顾萌挑眉,“你吃错药了!”

    “我还有事,我先去忙了!”李泽律立刻找了个借口从顾萌的面前逃离。

    顾萌就这么一路奇怪的看着李泽律,然后才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李泽律一直到顾萌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去……顾萌的脖子上,竟然有那么明显的草莓印,这偷欢偷的全世界都知道啊,这么**luo的来,都不掩饰一下的么!

    李泽律敢赌,顾萌进门的那一瞬间,肯定所有人都看见了!

    而顾萌回到办公室,**都还没做热,竟然电梯门再度被打开。那个破天荒从不曾十点半以前出现在办公室的关宸极竟然准时出现在了公司……

    李泽律死命的揉了揉眼睛,确认了好几次,才真的肯定,那好似自己的大老板。

    我去……今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你吃错药了?”关宸极皱着眉头问着一直瞪着自己的李泽律。

    李泽律立刻把目光收了回来,一本正经的答着:“没,看见关少这么点出现,比较奇怪!”

    “神经。”关宸极没好气回了声,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李泽律则是偷偷的在心里扮了一个鬼脸。关宸极那一脸的好心情就好像偷了腥一样的得意。这样的得意,怎么看都让李泽律觉得恐怖。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关宸极脖子上也出现了可疑的草莓印。这两人今儿是说好了吗?一起来刺激他这个孤家寡人的吗?

    猛地,李泽律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了顾萌的办公室,顿时了然在心。

    屁咧……顾萌和关宸极,绝对是奥斯卡最佳的影帝和影后,一个比一个会演,明明昨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都做完了,一早竟然可以安然无恙。

    也是,在巴黎的时候就领教过这两人的本事,明明是隐婚夫妻,竟然装作从不相相识,要不是被自己撞破了,打死自己都不会相信,关宸极和顾萌竟然结过婚!

    现在两人这架势,李泽律用膝盖猜,都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显然,那电梯事件,倒是让关宸极和顾萌之间的关系大大的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