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最强道长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 危机 玄尸解放!

最强道长 第七十九章 危机 玄尸解放!

作者:西楚中原书名:最强道长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咻咻咻~”

    清啸在半空刚刚响起,漂浮下来的数道黄符上已经迸溅出一缕缕极为刺眼的金光,这些金光出现后便顿时练成一片,配合数到黄符结成一张大网对着常德恒整个盖了下来。

    “怎么是你们这几个老不死的?!糟了刚刚耗费了我不少气血,必须要找一些活人喂养一下玄尸,否则要是不用那一招,我还不是这几个老家伙的对手。”

    身一颤,常德恒脚下一跺,也不再管丁洋的事情,玄尸把他的身一抱就要向一个方向冲出去,奈何玄尸才刚刚跳起来,原本平坦的地面上立即幻化出一只巨大的黄金大手,对着玄尸就是一挥,竟直接轰在了玄尸的双腿之上。

    双腿被一下轰,纵使她跳跃的速度再惊人,此刻也是一下被那黄金大手轰飞撞在一面墙上,而那一开始就由无数黄符结成的金色大网也在此刻借机完全盖了下来。

    “就凭你们几个老家伙就想抓我,哪有那么容易!”

    看着近在咫尺的大网,常德恒的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惊恐,显然对来人都非常的熟悉,手青光铜铃高高举起,其上那青光在这个时候突然爆闪起来,对着身下的地面就是一砸。

    原本在下方他和丁洋交手的时候,青光铜铃搅动着尸气和戾气只是一下就把整个地面都给砸的凹陷了下去,可想而知就算此刻他不经过蓄力,身下的楼顶显然也经不住他这一下,显然是要把地面轰穿逃走。

    “铛!”

    只是在那铜铃砸在地面上后,却发出了一声极为清脆的鸣响,竟丝毫未将脚下的地面破坏了。也是在这个时候一道带着轻蔑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现在想跑有些晚了吧?我放下脸面用丁甲小阵换来奇门遁甲的五行移转,就是为了今天!”

    “啪啪啪!”

    因为这一下的耽搁,那盖下来的金色大网终于在此刻盖在了玄尸和常德恒的身上,其上立即便爆发出耀眼的电光,一道道清脆得响声在大网上来回窜动起来。让下方的玄尸和常德恒皆是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这是?”

    丁洋原本才刚刚轰开那尸气汇聚的阵法,却不想一入眼就是如今这般变化,实在有些意想不到,也是在那金色电网不断游离之时,三道身影从一旁跃了过来,待到三道身影完全落地。丁洋才发现这三人每一个的年岁都要在七十以上。

    只是虽然年岁在哪里,可一眼看去便都发现这三人虽然须发皆白,却也都是鹤发童颜的不老模样,三人身上装着一身最为普通的行头,但那一分气度却极为的显眼,放在人群里一眼就能看得到。

    “好厉害的秘法!竟然可以用天雷贯体以消耗自身生气为基。把威力提升到这样的境地,实在难以想象,不知小兄弟是天下奇门哪一家的传人?老夫三人乃是茅山白茅当代主事之人!”

    三人刚刚落在楼顶,目光先是看了一眼被大网围困住的常德恒,而后便把双眼落在了丁洋身上,此时丁洋那一副雷电交加的外表实在有些神异不凡,其一个穿着西装的看了一眼后立即便开了口。竟然只是一眼便看出了此时丁洋施展这秘法的大概原理。

    看着面前到来的三人,丁洋脸色一变立即明白过来刚刚那一句孽障之言到底是和意思,对着三人一拱手,声音透露出一抹恭敬:“原来是茅山的三位前辈,小丁洋见过三位前辈吗,却不知道此人究竟是和茅山的何人?为何施展的手段却如此毒辣?”

    没有丝毫想要回答那老者的意思,丁洋直接一指此刻被电网网在下方的常德恒,他如今可是连常德恒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和他打了几场,想起眼前这三人自称是茅山的人。顿时也便明白过来眼前的常德恒一定也是茅山的修士了。

    “哼!一个判出门派的败类而已,既然小友我等到来,此间门派私事就不用小友插手了,还请速速离开!”

    丁洋话才刚刚出口,三种一个眉心带着一颗红痣的老者已经开口。只是脸上满是杀意地看着常德恒,却没有丝毫看向丁洋的样,如此的话倒是让丁洋一阵语塞。

    “不错!此人乃是我茅山的一个叛徒,既然是我门私事,小友就此离去吧,我等杀了这孽障之后便会去寻你,要不是小友和这孽障再次打斗,我等也很难找得到他。”

    那西装老者也是点头,而后三人便完全转过身去对象了正在挣扎般的常德恒,完全把心思放在他身上,至于丁洋反倒在这时候可有可无了。

    “……茅山的私事?……”

    听到两人的话,丁洋心本能有些不高兴,常德恒刚刚对他完全就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模样,要不是丁洋的手段也算是不凡,此刻只怕已经在玄尸的收下饮恨了。

    这个时候要他就此罢手显然是有欠妥当的,可人家一句门私事完全把丁洋挡了下来,纵使心不甘也只能就此罢休,可也是这个时候常德恒却突然开口了。

    “你们三个真是越老越不用了,为了抓我偷偷摸摸,这几手功夫想必早就在一旁准备了不少时间吧?呵呵……茅山的连都要被你们三个给丢尽了!”

    闻言,原本就脸色很是不好的三个老者立即变得满脸怒色,那原本眉心有着一颗红痣的老者双手立即捏出一种法决,盖在常德恒身上的电网也是随着法决捏动之间顿时电光大盛,啪啪声爆响出来,让常德恒顿时发出一道惨叫。

    “哼!对付你还将就那么多道道干什么?难不成我们三个过来找你,你还敢留在这里等我等三人过来?常德恒,我茅山也算是带你不薄,你竟然都能做出那般天地不容的事情,今天死在我等手上还有什么话要说?”

    看到电光大起,穿着西服的老者又有开口,只是说话之时两只手上开始出现一抹抹金色的流光,竟已经打算要动手,见状丁洋站在一旁反倒是退后了一步,因为他敏锐地感觉到,在他说话的时候,其余两人的体内纷纷流动出一股股金光,显然都是一副动手的模样。

    “天地不容?耿阳封你也不要说得那么不好听,那老鬼空留着一门奇功不传给我,我死死相求他却还要搪塞我,什么天地有始,万物有终的。你们不也是想要修炼我的尸魂**吗?否则哪里有气力追了我这么多年?不过……就凭你们想要杀我只怕远远不够吧?”

    看着三个老者,常德恒立即冷笑了一句,虽然被电网包裹在其,每时每刻都在被电光轰击着,但这些电光充其量也不过比惊雷的电光强了一点点而已,就算常德恒惧怕雷电,也不是这些电光可以伤到筋骨的,说话时他的右手也突然捏出了一道法决。

    “不好!他要解放玄尸,出手!”

    见到常德恒双手展开的发觉,眉心有痣的老者立即一声惊叫,双手金光大盛之下那包裹这常德恒的电网立即爆发出无数道雷光在闪动,而另外两人也纷纷出手,穿着西服的那老者一出手便是两道由金色光芒组成的短剑,对着常德恒直接刺过去。

    而最后一个黑衣老者则是右手一撒,数十个铜钱突然在半空从手飞了出来,其上似乎有用血画上了不少的符,一撒出去却突然组合成了一把金钱剑,也是向着常德恒直刺而去。

    “呀!”

    只是似乎这一切都有些晚了,常德恒那法决只是轻轻地一捏,女原本还满是呆滞的双眼内立即窜出一道灵动之色,只是这一抹灵动此时满是暴戾和杀意,身一晃右手对着上方凭空就是一掌,黄符组成的电网虽强却根本挡不住这一掌,整个爆散开来。

    而后面前刺过来的两把光剑和金钱剑,女像是没有丝毫忌惮一样,完全无视那金钱剑的攻击,双指利爪突然向着光剑直接抓过去,双手随即一扭,两把光剑竟然在一阵脆响整个断裂了。

    “嗤!!!”

    当然,扭断了两把光剑,女也不是毫发未损,两只手上立即冒起一阵青烟,脸上也露出痛苦之色,也是此刻那金钱剑才稍稍来迟。

    “铛!”

    在空划过一道剑光,其上劲风大作而粗话,却正好一剑刺在女胸口,但让所有在场人都大吃一惊的是,那看似威力巨大的金钱剑刺在女胸口上后,竟然整个断了。

    “什么?你……你在这女尸的身上做了手脚?”

    金钱剑刚刚断裂,那用剑的黑衣老者立即一声尖叫,却也才看到常德恒正一脸狰狞模样地看着几人,仰头一笑:“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你们有一天会过来对付我,你这百家钱祭炼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不拿出来用?只可惜我一块黑铁片就轻而易举把你这宝贝给破了。”

    “既然今天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个都不要走了!当然……还有你!”

    说着常德恒的目光立即转向了丁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