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剑气通玄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六章 剑气合一

剑气通玄 第六十六章 剑气合一

作者:六月蝉鸣书名:剑气通玄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陈立阴冷着脸,望着来人,沉声道:“兄台是谁,胆敢拦我三大仙宗的去路,这份胆气,确是世间少有。”

    凌胜说道:“看来陈师兄已把我忘了,但不要紧,你是否记得那件旧事,都不会改变你今日的命运。”

    “我的命运?”陈立不禁冷笑道:“这世上,可没人能够掌握我陈立的命运。”

    刘一往后方使了个眼色,便与其余十几位兄弟往后退去,心道:“你陈立的旧事,可与我等弟兄无关,便让你自家去应对,只是眼前这个小子修为未免太浅,区区御气境界,还妄想胜过云罡真人不成?更何况,陈立可并非什么三九流的云罡散人,而是堂堂仙宗的真人。”

    陈立随手把两半白云合在一处,随手收入袖中,平静站立,衣摆飘动,发丝飞扬。

    凌胜静静打量着他。

    黑猴低声怪笑道:“你把他视为大敌,自修行以来便想杀他,此时这人却把你忘在脑后。凌胜小子,你心里滋味如何?”

    凌胜并不答他,只是望着陈立。

    自修行以来,凌胜便想杀他,此言不假,但却并非大敌。♀陈立忘了不要紧,只要凌胜自身仍记在心里便好。

    陈立虽收了白云,但凭借罡气,依然能够凌空踏立,他就这般离地半尺,淡漠地望着凌胜,许久之后,方才道:“是你?”

    凌胜嘲讽道:“你记起来了?”

    陈立负手而立,漠然道:“区区一个外门弟子,从未放在我陈立眼里。你若是不来,我还忘了有你这么个人,但你既然来此自寻死路,便怪不得人了。”

    “你与那贱人害我,其实我并不怨你。”

    凌胜说道:“坠神崖枯坐数年,每日食树根,嚼树叶,偶尔我师兄冒着被人重罚的风险来为我送些美味酒食。但这并不重要,我自找麻烦,合该受罚。可你不该伤他。”

    陈立微微思索,方才忆起那个当时还未入养气的花甲老人,眼中掠过一丝不屑,道:“留他一命,已是恩德。”

    “这些年来,我受苦,受辱,皆是自作自受,何况我也不曾放在心上。但你伤了他,总叫我心中歉疚。心里这般歉疚,修行就愈发疯狂,于是,我便积累有成,突破了养气。”凌胜徐徐说道:“或许你还不知,因为你的关系,我得了一本玄妙功法。这本功法以勇猛精进著称,正是因此,我突破养气之后,便势如破竹,接连突破,直至现今这般境界。”

    陈立自家修行的乃是灵箓天宝宗一门镇派仙法,天下间能够胜过这门法决的,少之又少,因此他也不觉凌胜所得的那本功诀有多么厉害,反倒听着凌胜说话,嘴角笑意越发浓重,不屑与嘲讽显现于面容之上。

    “你若真是这般势如破竹,接连突破,那便应当等个几十年上百年,待到突破云罡再来寻我报仇。当然,也许那时我已成就显玄之境,为世人共尊,号为仙君。”陈立说道:“但你此时便迫不及待前来送死,未免太不明智。”

    陈立衣袖一挥。

    风尘滚滚。

    草根地皮拔地而起,碎石泥土卷入风中。

    方圆数十丈,尘烟漫天,劲风滚滚。

    ……

    灵箓天宝宗那个精瘦弟子喜道:“我自幼上山,于炼丹房修行二三十年,从未见人斗法,今日就可大开眼界了。看这声势,啧啧,不愧为云罡真人,有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的本事,这挥手间就狂风大作,也不知我何时才能成就?”

    “云罡境界,号称真人,你当是虚妄不成?”那黄衫弟子嗤笑道:“这个小子看来也就二十年岁,御气境界,道行也算颇深,想来还是一位天才,放在我仙宗之内,也算不错。但他居然来与云罡真人相斗,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精瘦弟子赞同道:“正是如此,我曾听闻,咱们仙宗出来的弟子,都比寻常散人要强上许多。陈立师兄突破云罡之后出去游历,据说就曾斩杀三四位云罡真人,战绩显赫,人人敬佩。”

    “你且睁大眼睛瞧上一瞧,咱们仙宗弟子是何等厉害!”

    灵箓天宝宗这边低声谈论,可法华仙宗却是颇为平静。

    那两位外门弟子晋升而来的寻常弟子,此行便是随身服侍刘姓十八兄弟,自是不敢多说。而刘姓十八兄弟,个个御气顶峰,均为高人,眼里不凡,也无须争论,便能看清形势。

    望着滚滚风尘,凌胜衣衫咧咧,脚步渐渐轻浮,好似就要被狂风刮上高空。但他面色冷冽,一个扬手,便有大片黑影遮蔽天穹。

    大量铜铁好似山峰,自天上落下。

    这数十万斤铜铁,乃是凌胜临行前再度购买而来,供自家修行所用,但此时狂风大作,凌胜也不知怎的,便把数十万斤铜铁全数释放出来,就如一座山峰从天而降。

    陈立面色微变,但眼中却更多骇然,手上却是不停,瞬息间掐诀七印,连踏七步,喝道:“雷降!”

    青天白日,大好晴天。

    忽有雷降!

    大量铜铁被天雷击中,骤然化成灰烬,并且,雷借数十万斤铜铁之大势,居然覆盖天穹,雷云滚滚。

    莫说是灵箓天宝宗这群极少见过世面的弟子,就是刘姓十八兄弟,亦是人人色变。

    然而,刘一惊骇之余,却是惊疑莫名,心道:“这无数铜铁大如山峰,怎么凭空出现?出自何处?缘自何来?”

    他望着凌胜,神色渐变。

    然而,凌胜却不理会,他望着满天雷霆,眉头紧皱。

    莫非这数十万斤铜铁出来,竟是弄巧成拙了?

    然而,陈立却取出一方大印,呈灰黑之色,托在手上,无比沉重。

    “这满天雷霆,用在你身上,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陈立冷笑一声,喝道:“方天大印,摄取雷霆!”

    满天雷云如百鸟归巢,全数没入方天大印之中,场面蔚为壮观。

    然而,凌胜却踏前一步,手臂平伸,五指各有金色剑气迸射而出,而他双目一睁,竟也有两道剑气从眼中激射出来。

    七道剑气,齐齐脱体而去。

    狮子搏兔,尚尽全力。

    此刻,凌胜便竭尽全力,意欲毕其功于一役,一击必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