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秦之帝国再起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六章:就差一点

大秦之帝国再起 第二十六章:就差一点

作者:荣誉与忠诚书名:大秦之帝国再起类别:穿越小说
    继续求收藏+推荐票,感恩感恩呐

    ……

    依照秦法,推荐人才也算是功劳的一种,若是推荐的人才立下的功劳越大,那么推荐的人获得的赏赐也就越多。♀

    同时,发现人才向上官举荐在古代也是一项需要十分谨慎的事情,因为这时候喜欢搞连坐。一旦推荐的人出了什么问题犯了罪名,那么推荐人也难辞其咎。

    不过,饶是这样还是不断有人会推荐人才。其实获得赏赐只是附带的,如果某人推荐的人在将来发达了,在这个有恩必还的社会风气里,被推荐的人必定会十倍乃至于百倍的回报举荐人。

    发达了不进行回报是忘恩负义,这样的人怎么会让人喜欢?不管有多大的成就,连有恩都不知道回报,那会被地位更高的人不信任和鄙视,他的下属也会排斥,最后必定在众叛亲离中成为一个弃之如敝屣的孤家寡人。

    吕哲这个时候没有亲族作为臂力,他更加没有什么名气,所以只能依靠某人来进行推荐。

    养名养望是很多有条件有野心的人会去做的事情,而通常有名望的人只要经得起考验,一个一个哪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出色,历史上也都成了某个时代的骄子,这是名气带来的效果。

    抱着既期待又感激的心态,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吕哲更加刻苦和认真了。

    秦军训练防御阵型与之进攻阵型不同,长久没有出现的弓手和弩兵也终于上场。

    防御阵型最为传统的是一种圆阵。♀这种阵型最外围是盾兵,他们手持的盾牌为长方形,宽为一米半长为两米出头。盾牌的正面绘画着狰狞的图案,如果吕哲对上古神兽有了解的话,会看出那是一头诸犍。

    诸犍又名胖郎神,《山海经》有记载:‘人面豹身,牛耳一目,有长尾,能发巨声。行走时衔着尾巴,休息时盘着尾巴’。

    不知道秦军为什么会选择诸犍作为盾牌的图案,在三排盾兵之后是连续四排手持六米长矛的矛手,第八排开始是戈矛兵。戈矛兵的数量最多,连续十排的戈矛兵之后有大概五米的空地,其后才是弓手和弩手。

    臂力好的弓手可以用二石弓,射出箭矢的最远距离是二百五十米左右,普通一些的大概是一百六十米到一百八十米之间。箭矢一旦射出,在五十米以内的威力最大,过了一百二十米基本就有些飘了。

    三石弓?拜托!秦时的计数,一石是现代的30.75公斤,两石就是61.4公斤,那就是一百二十三斤。三石是多少?是184.5斤!哪位胳膊能跑马的家伙能连续拉满一百八十多斤的弓不断射箭?

    弩因为是依靠机械的运作,它的最远射击距离大概有五百五十米左右,最大杀伤力的范围是一百米。不过,它有一个缺点,弓手射出三箭它才能够射出一箭。

    同时,弩的优点是不需要臂力,耐力好的弓手连续射出二十五支箭矢已经是极限,毕竟肌肉韧带和力气会拉伤和消耗,弩却是只要有箭矢就能射个不停。

    吕哲详细默数,弓手有十个队列,弩手有三十个队列。按照前面有十八排士卒的距离算,这十八个队列大概拉宽了三十米的直径,弓手射出去的有效距离也就一百五十米不到,而且这还只是他的一个计算理论。

    “拉弦!”

    牙齿发酸的弓弦声“吱嘎吱嘎”作响……

    “斜射!”

    不断的“砰砰”松弦响声中,一支支箭矢成一种半平空形被射出去,天空仿佛被乌云笼罩,惯性十足的箭镞破开空气发出“嗡嗡”的**。

    它们发出“哒嘚——哒嘚——”密密麻麻的声音落在离圆阵约一百一十米到一百四十米的位置,大地变成了刺猬。

    “拉弦!”又是一句雄壮的号令:“抛射!”

    画面再次重复,不过这一次箭矢在空中的高度变了,如果说斜射是几乎贴着吕哲的头皮被射出去,那么这一次离他的脑袋是大约七米的位置,箭矢依然在“嗡嗡”的蜜蜂群鸣叫声中破空而过。

    白色箭羽的箭矢到了一定的抛落状态时失去动能,它们冒着寒芒的箭头率先垂向地面,而后成直线的状态从大约三十五米的空中垂直落向地面,这一次箭矢落地的位置值离圆阵不到五十米。

    与之斜射出去的箭矢成半斜插进泥土约三分之一相比,抛射的箭矢威力更大,它们足足将自己身躯的三分之二撞击进地面,落在外面的箭杆还颤动了好几秒才停止。

    “我操!”

    吕哲被连续从头上飞过的两朵乌云震惊得无以复加,箭矢能将光线遮挡得几乎成为一块有微细空隙的布,那该是多少箭矢!听那“嗡嗡”声,那又该是有多大的劲道?

    “拉弦!”

    “攒射!”

    又一朵乌云飞过去了……

    抬头在看的吕哲发现这一次又不一样了,与前两次相比这次射出的箭矢比较密集,“嗡嗡”响声中偶尔能听见箭矢互相碰撞的声音。

    看的专注的吕哲看见什么似得忍不住一抖脸皮吸了口冷气:“嘶……!”

    一支、两支、三支,数十支不同位置的箭矢在大量的碰撞中改变方向,它们落在不同的位置,唯一相同的是在军阵上方的每一支箭矢落下来就是伴随一声入肉的闷响,随即就是某个人发出的惨叫。

    所谓的“攒”就是聚,既然是“聚”那当然密集,攒射出去的箭矢这次分布得很集中。

    一声惊叫:“尼玛……”

    吕哲吓得脸都快绿了,他旁边的人脖子上正插着一支箭,要是劲道再往这边一点点,那……那他就完了!

    因为队列密集那人双手抓住脖子“唔……呜呜……”闷声嘶喊,张开的嘴巴不断冒出血液,倒不下去就那么挤压在吕哲和另几名士卒身上。

    可能是被破穿了颈动脉,鲜血此时就像喷泉似得正在狂喷,而吕哲因为距离比较近已经被喷地满脸都是。

    含糊不清的:“尼玛?尼玛,尼玛啊!”不断被碎碎念,喷血的人他认识,是训练冲锋阵型时跟着的五个士卒中的一个,名字好像叫原?

    血的味道很咸很腥,吕哲没有伸手擦拭,就是瞪大眼睛看着,因为震惊张大嘴巴,那喷过来的血很多进了嘴巴。

    “哲!”蛟曲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细小的间隙挤过来,厉声道:“还不快快抬下去!”

    “啊?哦,喔!”被喊了几次的吕哲才反应过来,他挤出所在队列,点着人名“隽!渠!”将张大嘴巴想要呼吸却被血液堵塞的原合力抱起来。

    原的眼神已经在涣散,缺氧之下双手还死死捂着脖子,被抱着还不断挣扎。

    不能往阵前移动,搅乱阵列是要被杀头的,恢复镇定的吕哲领着两个抬袍泽的人往后移动。没走一段路被抬着的原已经停止挣扎,双手也软绵绵地垂向地面,没有合闭的眼睛瞳孔依然涣散。

    他们来到戈矛兵和弓弩兵的空地将原的尸体放下。

    后面不断有受伤或者已经死亡的士卒被人抬来,吕哲粗略一看至少有三十余人,也就是说一阵攒射就这么多被落下箭矢误杀误伤的人,要是多几次攒射那还得了?

    他偷偷看向正中巢车上的指挥官,显得儒雅的中年男子根本不看被下面**的士卒一眼,就算偶尔视线移下来也只是在看弓弩手。

    儒雅男子似乎看到吕哲在看他?他的目光停留下来。

    “唔?”指挥官看着满脸满身是血的吕哲,大概注视两秒又将目光转向前方,心里想:“抛射极佳,斜射尚可。攒射虽误射士卒有三十三人,但是密集、距离也够,属于最佳!”

    那双眼神很平静,但是此刻的平静眼睛显示的是另一种毫不可惜的冷漠与狰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