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天战铠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森罗堂果然牛逼

玄天战铠 第一百八十九章 森罗堂果然牛逼

作者:文舟书名:玄天战铠类别:玄幻小说
    童虎暗道好狠,这便是为了不让对手的元婴有丝毫逃脱机会,就连刀子捅破的缝隙都不给留.

    那黑甲武士从天上直跌下来,猛烈撞击大地,仿佛已然毙命。对手却依旧没有丝毫放松,更没有撤刀的打算,在落地瞬间忽然头下脚上凌空一踢,以流星一般的瞬间速度加倍撞击地面,刀子插着对方的脑袋直按进地里,随即立刻将背后自动飞入掌中的另一把短刀刺进长龙一般的对手气海,竟是以更加凶狠的频率加以伤害,手快得看不见,刀光仿佛在对手身上绽开成了一朵莲花,什么护体罡气、金刚不坏、坚硬的玄甲,在短刀面前完全没有丝毫防护作用。

    轰的一声巨响,在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的同时,对手的玄甲和气海一并被捅得稀烂,身体断成两截,短刀穿头刺破紫府,将对手的元婴入地三尺直到钉在石头上。

    童虎终于认出这是在秋猎时和经人府换东西时都见过的森罗堂那位上院的大师兄,因为存在感太低,若不是霸刀说起,他都完全没有注意过。此时见到对方动手的残忍,才晓得森罗堂的可怕。

    两把短刀一起飞起回到背后,森罗堂大师兄对着童虎和蔼一笑,像个毫无脾气的秃头大哥,完全不像是刚刚对一个身中十几刀只剩一口气的对手再次爆插几十刀,将头钉在地上还要插爆气海的那种狠人。

    “童虎,”森罗堂大师兄的声音甚至带着点儿讨好,巴结,“我们堂下院有个小弟,想帮他铸把刀,你可不可以帮把手……”

    童虎哆哆嗦嗦指着他背后,那个已经不**形的黑甲武士忽然从地里飞起来了,手里的大枪对准他们两人,枪杆爆出万道光华,仿佛大炮喷发。

    森罗堂大师兄头都没回,对方身上喷着血的刀口忽然亮点光芒,连成一道道光线。对方的舍命一击就像是堵了炮口一样,所有的威力都反作用在自己身上,玄兵炸裂,随即金丹爆裂,元婴在身体灰飞烟灭之后暴露在他们面前,带着满头满脸的血呆滞绝望地望着他们。

    光线一闪,元婴碎成了十几块,灰飞湮灭。

    森罗堂大师兄憨憨地问:“如果不太为难的话……你想杀谁我帮你杀,能成吗?”

    童虎终于明白什么叫有时候低调就是最**的炫耀。

    童虎翻白眼道:“敢问师兄大名,我回头刻在玄甲里面!”

    得到童虎的应允,森罗堂大师兄尘生欢天喜地离去,童虎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望着尘生师兄的背影,这人平时走在大街上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多看他一眼啊!

    童虎瞅瞅地上的尸体,撇撇嘴,师兄,你砍得真的是太用力了!挺好的一副黑铁玄甲啊!再瞅瞅那杆曾经发出令他毕生难忘威势的玄铁枪,惨不忍睹啊,枪杆从枪头以下炸裂成了不知道几千几万个碎片,都轰在那人自己身上。

    那黑甲武士定然有极为惊人的神通,但是落到尘生手里却什么都施展不出来,整个战斗过程有如市井中互砍落败,只是死得惨一万倍,一定是死得十分不甘心的。

    童虎对着黑暗中冷笑,大声道:“还有谁想找老子麻烦?有胆子出来,没胆子赶紧滚!”

    等了一小会儿,没有动静,童虎闷头释放出一道幽冥血气,将枪头连带尚有灵气的玄甲碎片以及尸身散落的精魄都抽离出来,一并还原成一块黑色的玄铁矿石。

    天工匣的器灵千鸟将玄铁收起,轻声道:“恭喜主人炼成枪魂铁!这块枪魂铁含有合体期高手的精魄,灵韵充足,十分难得!”

    某剑灵道:“你简直就是个捡尸童子,死成这样都被你得到,你不怕遭天谴啊?”

    童虎冷哼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把残余的尸体、乱七八糟的衣物烧进坑里埋了,瞅瞅颜紫玉家的院子,塌了半边墙,大门飞去无踪,连带半亩田地都毁于一旦。

    童虎叹口气,颜紫玉生活节俭,粮食基本上自给自足,这下定然要心疼了。

    旁边几道人影急匆匆飞过来,扭头一瞅是白凤和斗鸡、狂熊,带着阿狗,最稀奇的是还有小叶子。

    白凤道:“对不住,我们来得晚了。不过听几位师兄说,已经没事了。”

    童虎笑道:“那得看是哪位师兄说的。”

    白凤一瞅四周的搏斗留下的惨状和尸体破烂的袍甲,吃惊道:“破军山?”

    白家素来和破军山走得比较近,白凤的大哥白殿风就是破军山的**。自从他们杀了白殿风报仇,白凤一直担心破军山来找麻烦,因此很少离开无极门。

    童虎沉声道:“和你无关,破军山似乎是想要我的命啊。”

    小叶子说道:“虎哥,你可以去找荆长老,帮你炼制魂器。这样即使被杀了,也可以复活的。”

    童虎道:“我不喜欢让个**摸我,还是学会了以后自己来吧。”

    若是让人帮自己炼制魂器,灵魂尽在他人掌握不说,更是没有秘密可言。

    斗鸡问道:“那有什么我们可以帮你做的么?”

    童虎道:“帮我去买一百件女人的肚兜来吧。”

    “……”

    “顺便放把火把衣柜里那些原味的烧掉。”

    “……”斗鸡和狂熊争相冲去,“虎哥,这事让我来!”

    天亮的时候,酒气随着晨光消散。

    颜紫玉伸个懒腰像绽开的花苞一样醒来,身躯感觉无比轻盈地落在榻上,灵台澄明,神光聚顶。一壶神仙醉已经点滴不剩,颜紫玉周身被一层清光所包裹,长发如瀑布垂落。

    身边一只臭脚在榻上晃动着,童虎躺在**,枕着手臂高声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颜紫玉微微一笑,皓腕一挥,一道剑诀将童虎的臭脚净化。

    童虎脚心一痒,翻身坐起,对着颜紫玉上下打量,目光渐渐充满惊骇:“老婆,你换人啦?”虽然颜紫玉的样貌根本没有变化,但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气质已然凭空提升了几个档次,灵气逼人,双眼清亮如水,一颦一笑都比从前迷人十倍。

    “换人?那是你内心的愿望吧?”颜紫玉笑逐颜开。

    童虎的脸瞬间变成猪哥相,流出口水。

    颜紫玉轻轻转了个圈,柔声问:“老公,你说这壶酒值么?”

    “值!”童虎大喜,什么叫成功投资,再**的玄甲也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本质啊!但是现在颜紫玉已经脱胎换骨,以酒气为茧,蜕变为仙,**从本质上突破了瓶颈。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童虎从来没有想过颜紫玉的喝酒****能带来这么大的改变,只不过她要千金买酒就给她买了。

    童虎咬牙:“以后再贵的酒也给你搞来!”

    “你对我真好!”

    两个人深情一吻,窗外传来乱七八糟的声音,颜紫玉将童虎推开,打开窗子,一愣,外面大兴土木,许多工匠在重建院墙,挖宅基地。

    童虎轻咳一声:“我觉得吧,多盖几间房花不了多少钱。”颜紫玉这房子不光是太烂的问题,是应该整个推倒重盖的问题。被人堵门讨债欺负了很多年,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颜紫玉面色一暗,轻声道:“童虎,我有事没告诉你!”若是被人看到她过得好,讨债的人便会堵上门来。她这些年过得无比邋遢,一方面想让墨大少爷对她提不起兴趣,另一方面就是干脆不存钱,也不用玄甲,反正玄兵已经被她炼化,也没法夺走抵债。

    童虎轻轻掀起颜紫玉的下巴,迫不及待吻下去道:“之前那些烂事就别提了,我已经帮你摆平了。”

    破旧的花格窗关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