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天战铠最新章节 - 第六十九章 本门不幸

玄天战铠 第六十九章 本门不幸

作者:文舟书名:玄天战铠类别:玄幻小说
    轰的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斗鸡带着一声长音从九龙神光罩里被打得转着圈儿倒飞了出来,身上的玄甲碎片飞得满天都是,像下雨一样落在大厅里。♀

    所有的人呆若木鸡。

    “啊——!”狂熊怒吼着,因为比斗鸡迟缓一个瞬间,这时才像一辆战车杀到。在他沉重的脚步下,九龙神光罩里的地面荡漾起一道道猛烈的波纹,足见力量之猛烈。而一道道紫气缠绕在狂熊的玄甲上,构成坚不可摧的罡风护体。

    方才有人亲自试过这罡风的威力,虽然并未出什么本门绝学,但是一试之下自然知道这罡风护体的坚韧程度是当得起“坚不可摧”四个字的,一般的玄兵利器只怕是难以在上面留下一丁点儿印记了,刚刚靠近就会被罡风推开,若是力量大,还可能产生巨大的反震伤害。

    在临近童虎的一瞬间,狂熊的脸上露出了憨里带奸的笑容,缠绕于玄甲的紫气暴涨,瞬间凝成一头巨熊,张开巨口要用锋利的牙齿将童虎嚼烂。

    所有的人顿时又充满了对造化公子的敬仰,这坚不可摧的紫气罡风,自然也可以用来进攻啊!真是太巧妙了,一般人的智慧一定只能纠结于坚不可摧,断然想不到“坚不可摧”也可以变成“无坚不摧”。

    童虎扬起拳头。

    轰的一声,无坚不摧的熊牙稀里哗啦掉了下来,然后从熊鼻子开始碎裂。紫气瓦解的瞬间,玄甲的头盔也碎成了一片一片,露出了狂熊的一张傻脸。♀

    狂熊颤抖着:“虎哥——!”

    下一个瞬间,狂熊“啊——!”的一声像炮弹一样飞了回来,砸在刚要爬起来的斗鸡身上。两个人身上的玄甲像撞烂的水缸一样碎片乱飞。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造化公子的表情就像被打的人不是斗鸡和狂熊,而是他一样。

    斗鸡和狂熊华丽的玄甲已经成了破破烂烂的烂玄甲和一地的碎片,修为也随之失去,陷入瞬间散功的痛苦。

    脚步声伴随着童虎捏拳头的嘎巴声逼近,童虎的身影已经似是恶鬼魔王一般高大。

    “虎哥!我们输了!”斗鸡和狂熊屁滚尿流。

    “你们没输。是他输了。”童虎一指造化公子。

    造化公子脸色苍白,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啊!

    岂止是造化公子,在场所有的人除了白凤和师娇雪以外,都陷入了短暂的脑死崩溃之中。

    童虎望着地上的斗鸡和狂熊,狞笑起来:“你们两个,啥时候见过有人得罪老子之后,认个输就可以没事了?”

    “哇——!”斗鸡和狂熊吓得抱成一团。

    房间的墙壁上映出童虎把人踩在地上揪头发暴打的黑暗身影。♀每一拳落下,两人身上都有无数碎片飞起,看得四周的人眼皮直跳。但是,自己作死怪得谁来呢?何况是**的拳头打在坚硬的玄甲上,发出铁锤敲打砧板一样的沉重声音。

    半个时辰,几百拳下去,师娇雪已经不忍再看,扭头叫道:“打够了吧?你自己的拳头都打破了!”

    童虎一拳重重打在狂熊的玄甲心窝上,把玄甲彻底打得稀烂。看看自己的拳头,确实都打出血来了。但其实,这才是他的目的。造化公子留在两人体内的拟态真气应该是留不住了,因为两个人都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他起身抖抖手,用疗伤心法给自己治疗,同时催动幽冥气收回自己四溢的血气。

    童虎瞅了瞅四周的人那副表情,感到十分满意,一脸悲痛道:“本门不幸,同室操戈。麻烦哪位大哥大姐来给他们二人疗下伤。”

    四周众人都心惊胆战,暗道,这话说得跟你是无极门主似的。话说,同室操戈是真的,本门不幸就未必,你丫刚才明明打得暴爽,都停不下手来。难不成你还要推说,刚才自己太过伤心因而失去了理智?

    但是这时候要是贸然出头,便会得罪造化公子吧?人人都晓得,蒙天聪为人十分记仇,口头禅就是:“对本公子如此不敬,你这辈子造化算是用完了……”

    师娇雪轻声道:“有劳天音师姐。”

    一位一身灵光,一看就是奶妈类型修为的端秀女子使用一步乾坤瞬间来到斗鸡和狂熊身前,乃是慈悲正殿的真传女弟子,掌中发出灵光将二人笼罩,随即皱起眉头。这二人的身体虽然已经不动了,但是其实在她眼中,他们的魂魄仍在极度惊恐中尖叫挣扎。她只得连续放出几道镇魂咒,将二人魂魄缚住,施展安体归心之术,然后再抚平伤势。

    但是,这伤势好怪,五脏六腑每一个经络,差不多就是身上每一块肉都被打伤了,就连手指尖都有内伤,可是伤势都不重,虽然看起来鼻青脸肿血肉模糊异常恐怖,那只不过是因为这两人陷入极度惊恐,自己都不敢给自己运功疗伤了。否则的话站起来就好。

    但是恐怖之处就是,此二人吓得宁可瘫在地上呈濒死状也不给自己疗伤。须知武修者随时随地用真气给自己疗伤回血,大都是条件反射无需思考的被动技能啊!

    而种种迹象表明,这两个人除此之外还伴有——散功后遗症?大概是因为从较高修为一下子掉下来,身体就像是瞬间被掏空了一样,元阳大损。

    可怜这两人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元婴,竟被活生生打了回来。

    天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对童虎产生了恶鬼一般的恐惧。为什么之前两个人修为暴涨却不敢进场,她已经明白了。但是,一个困惑也模模糊糊在她心头渐渐浮起,为什么那两个人打骨子里怕得要死,却忽然会做出激怒童虎的行为呢?

    这一定是有某种原因的,但在这两具被童虎的拳头打得遍体鳞伤的身体里,她已经找不到了。

    望着天音端庄圣洁的面孔上升起的骇然和眼神中流露出的恐惧,四周的人一并毛骨悚然。究竟是伤得有多重?竟让慈悲正殿的真传大师姐露出这种看伤的表情?童虎的白色恐怖,他们已经**luo领悟到了。

    童虎已经对着造化公子狞笑起来:“还狂?乐啊?”

    造化公子叫了起来:“你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你——作弊!”

    但是,若作弊早就会在剑咒立誓的仲裁下剑伤发作了啊。众目睽睽之下,人人都看到在童虎的拳头下面,玄甲就像泥糊的一样被打得稀烂,就算是再不合理,这也是童虎的胜利。

    造化公子已经指着师娇雪叫了起来:“你,你说他可能会是你姐夫,姐夫和小姨子是一头的!”

    师娇雪哼了一声,她可没有作弊。

    若是没戴面纱,她这一哼估计屋里人多半要骨酥筋麻,造化公子也定然狠不下心指责她。但是四象神眼不愧是仙门灵宝,在造化公子眼中,师娇雪已经暂时是个坐在月亮上一脸阴暗面目可憎的四饼了。

    此时,师娇雪深深感受到了师父的话,人间四象,世态炎凉。

    童虎已经摊着手在蒙天聪面前晃着:“废话少说,愿赌服输,给钱!”

    造化公子脸上一通红白交替,四周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人帮他说话?这群猪猡,贱人!回头吸干你们,给我为奴为婢!

    童虎仿佛看透他的心思一般皱眉道:“就你做得这纸糊的一样的破烂玩意儿,谁敢穿啊!这玄铁块块都是钱,一辈子的积蓄,交给你这种野鸡一样的手艺人?”

    听者有意,四周的人顿时脸色都变了,是啊,如果造化公子倾尽全力打造的玄甲看着那么牛逼,结果在童虎面前一拳就烂,那,那谁还敢找他们做生意?造化工坊,造化工坊的手艺有问题!有严重的产品质量问题!致命的结构漏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