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凡人同人之超仙最新章节 - 第九百三十一章星辉空地

凡人同人之超仙 第九百三十一章星辉空地

作者:续立书名:凡人同人之超仙类别:玄幻小说
    这种时间巨力与空间庞力相碰,韩立亦从部分典籍内知道的确会产生时空的吸摄之力,但他原本认为,这种吸摄之力会是双方的,正因为这么一个并未有任何实战经验的判断,韩立稍微落了个下风。

    不过,韩立在这个时间下,徐翡瞬移而出的同时,韩立布释在自己绍的神念,业已从自己的背后,发现到了徐翡的出现。

    他没有过多的犹豫,在徐翡激发出两条白色恶蛇的同时,韩立的某种心诀已经激发而去,再配合自己身边的白色时间之雾,在两条白色恶蛇以不时之时扑来之际,韩立竟然消失了,离奇的消失了。

    这种消失与徐翡瞬移前来的那种消失不同,两条恶蛇穿过原本韩立所立僧地,扑过的竟然只是一处无尽的虚空,原地连那么半条的墨丝也没有出现过。

    这么种状况,那边的月天跟庾折,相互间对目望了W@下,后面的仙君魔君自然亦感应到了,显然亦无法理解到韩立的这种消失,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们不知道,并不代表这边处在战团核心的徐翡不知道,而这种消失带来的讯息却是相当震憾。

    区区的瞬间工夫,徐翡蓦然布释于自己绍的神念,还被完全绞杀掉了。

    “念移?”

    这是徐翡在自己的心头所闪过的一个念头,随着自己的外放神念被绞杀,徐翡知道韩立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方。已经是那种不能战胜的阶段了。

    只不过,他却仍然需要为这接下来的战局担当,他的身后,忽然间,竟就闪现出了一个影子,黑影,原本打算在前面时间海龙激发而出的黑影,这时候不得不用作自保。

    但是,这临时激发出的黑影,算是徐翡法相的黑影。尚未完全现僧时。浓浓的杀气从后面袭体而来。

    徐翡,已经感觉到了不妙,他知道了这法相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韩立的强势冲击。

    于是乎,徐翡。此刻。仍然不得已背对着韩立的徐翡。完全无知无觉的他,只有激发出了最后一道纺线,晶莹的灵域瞬间扬起。还把自己原本打算抵挡的法相亦包裹了起来。

    只不过,灵域压出,已经超过了相当时间,喘息间的工夫过去,徐翡却竟然没有感觉到那么一丝的动静,韩立似乎已经消失了,彻底消失了。

    不得已,徐翡仍然激发着灵域,身影急转而去,韩立站在了大约千丈开外,背手而立,淡淡而笑,似笑非笑,显然韩立最后还是没有痛下杀手。

    也许是韩立知道就算击在徐翡的灵域上,也只不过是一种甚至不叫伤的灵域小伤。

    这种可击不击之事,保留下来的震憾,更能够在对方的心头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其实还有一点,这只是较量,而且这还是对方的攻击时间,他的收手也算是一种道义,同样能够冲击对方心神。

    韩立知道徐翡的实力,亦知道自己的实力,在不可能将其击杀的时间内,以这种局面结束,是最为理想的状态。

    而看到了韩立的笑容,徐翡面现苦涩,久而未能退下,灵域亦在随后瞬间收了回去,他知道韩立保留此击的意思,而他也知道了自己的败局已定。

    念移的动用,韩立是不得已,徐翡却看出了差距,不容逾越的差距。

    念移其实就是差不多以神念极致之速,能够瞬间出现身边任何之地,徐翡心头的震憾同样久久未能放下,直到韩立的说话道出。

    “徐道友!第一击韩某未败,第二击徐道友你亦未胜,你我是否需要继续下去?”

    韩立的说话,明显给出了徐翡足够的颜面,徐翡自然能够了解到,苦笑再闪面上,拱手抱拳,亮声回言道:

    “韩道友!你果然有着过人的实力,徐某心悦诚服!”微然顿了顿,徐翡继续说道:

    “韩道友!你我的较量可以到此为止了!”

    话说到了这里,韩立只是点下了头,并未有再多的回应,两人亦已经各自换下了碎衣,小小静默,只有附近的那个时空之璇在不断的“呼呼”作响,逐渐收缩,消减无形。

    庾折与月天相互对望了一眼,瞬移施展,旋即出现到了两人的旁边数百丈处,至于其他的修士,当然不敢在几位帝尊面前卖弄,只是余留原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这相距千丈左右的几人,在无言了小阵后,还是徐翡先行说话了,他扫了另外两人一眼,看去韩立,这般说道:

    “韩道友,你的实力在徐某看来,单独方面未必都是最强,但综合起来看,应该已能在北寒至少排进前三!”

    “徐道友过誉了,虽知天外有天,你我逆天而为,所谓的神通,只是抗天的手段罢了!”韩立想了想,随即这般说道。

    “韩道友,实话说,徐某亦是你的这份心态,不过,树欲静,风不止,有些事情走向未必就能与你心态完全一致!”徐翡却意有所指而言。

    徐翡的话语,韩立能够听出深意,现在的金邀,与当年加入金邀的那种状况,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甚至有着“耳目一新”的感觉。

    他并不愿如此,但很多时候却是感觉有心无力,一切都象是被牵着走的样子,他希望回到从前的状态,不过这恐怕需要他亲力而为,而他却知道自己并不是那样的人。

    最终,金邀的走向,韩立亦只有放任自流,睁只眼,闭只眼的心态,而现在的金邀,却已经成为了北寒的最大宫门之一,几乎全是他的“功劳”。

    对徐翡的深言,韩立仍然是那种不变的面容,他与徐翡对了下目,彼此交流眼神,彼此都能够从对方的眼内读出彼此的无奈,而他们亦渐渐地收起了各自的目光。

    庾折跟月天并未插话,两人都知道现在不是时候,韩立则象是记起了什么,这般说道:

    “徐道友!你我的较量已经过去了,当年你答应韩某的事情,是否应该到揭晓的时候了?”

    “韩道友!你真要知道?”徐翡却是这般反问道。

    韩立没有说话,旁边的庾折跟月天定神注意着两人,韩立给予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徐翡目光却是相当淡然,不久,徐翡拿出了一个记录玉环,表面遮掩着禁光,显得相当的神秘。

    “韩道友!徐某有个忠告,未知你愿不愿听取?”

    “徐道友!但说无妨!”韩立接言说道。

    “这其中的内容,以徐某看来,就是把紫玄弄至现今地步的原因,徐某建议,此事最好止于你身!”徐翡却是再吐深言道。

    “徐道友所言,韩某定当慎重考虑!”韩立旋即给了徐翡一个答复。

    这个记录玉环缓缓飘了过来,而徐翡却是激发瞬移消失了,原地只余留下了一条墨丝,还有这么块逐渐飘来的记录玉环。

    徐翡激发瞬移,前往的方向无疑就是邀月观,他离开了,庾折跟月天盯着这么个记录玉环,一直看着,直至韩立将之纳到了掌上。

    源于韩立徐翡的对话,两人都对这玉环记载的事情相当感兴趣,但韩立不说话,两人又能如何。

    很快,韩立将记录玉环拿在手上,禁制轻易除去,韩立的神念落入,查看到了当中的内容。

    当年的紫玄仙帝,觑觎的原来并非金邀,赫然就是从前韩立曾经通过追踪夏帻,发现那个衍生参天造化露之地。

    此地被紫玄仙宫的仙帝称为星辉空地,韩立当年在未达到仙帝之期,亦就是借用了此地修炼,体质上发生了某种改变,的确能够增速修炼。

    但是,到了仙帝阶段,韩立尝试过了,似乎对自己的修炼几无影响,当然,这是韩立的看法。

    其实,其中的影响还是有的,只不过,韩立当年尚未找到合适方法,而且那种潜移默化,与韩立那种大刀阔斧的冲击相比,效果自然没有那么明显,甚至可以忽略。

    这个于韩立影响甚微的星辉空地,对于那些机缘弥足珍贵的其他仙帝而言,当然就另当别论了。

    每次的触及都能够让修为有进展,那就是修炼达到他们这种阶段的修士,梦寐以求之事。

    但所在的位置却又相当微妙,竟然就隔开了一个金邀,处于原本的北冥之地,北冥之乱后,紫玄自然亦参与到了对那处地域的争夺,但是,终究无法争到地域的控制权。

    他们亦不死心,每次的隐藏身份前往,再返回修炼,前往,返回,实在太过于烦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就丧失了耐性,亦开始了兼并甚至吞并金邀的念头。

    最终死的死,伤的伤,整个紫玄亦就成了徐翡独力难支之局,徐翡与韩立十分相似,只顾修行,并非管喇才,原本打算此次较量能够挽回颓势,现在看来,事与愿违。

    感应到了这么一个记录玉环的内容,韩立将所有的事情做了大致推断,整件事情的脉络已经相当清晰了,他不禁在心间闪过了那么一丝无语之笑。

    发散而思的心神收回,韩立最后望了两眼庾折以及月天,淡淡而笑,韩立的手上微微而紧,再张开之时,这个记录玉环已经化成了碎粉,随萧萧之风消失在了附近的草原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