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凡人同人之超仙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七章金仙之殇(四)

凡人同人之超仙 第六百八十七章金仙之殇(四)

作者:续立书名:凡人同人之超仙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当口的工夫,韩立神念往外送出,毕拳与滟儿争斗的那边,滟儿的实力相对显得稍弱,在毕拳的楚仙玄火瓶激发之下,那种专门克制的功法让滟儿步步退守,甚至于还要出现步步险境。最后不得以,现出赤艳火龙的原形,才勉强维持着那种明显的下风,想要独力挽回,却又几无可能的局面。

    而那位黑脸道士离铭,在火须子及焱儿,还有火煌匕的加持之下,再有火须子并非人僧躯,离铭的很多针对性手段无法动用。火须子此刻以绝对的实力,将离铭压制得死死的。他的灵域也被红焰冷刃再次砍斩了两剑,伤了灵域不少年限的苦修。

    而剩下的一个战团,那边黑衣男子塞丰对上魔光与金儿,双方的实力基本对等。塞丰奈何不了魔光及金儿,魔光也没有更多的手段伤得了塞丰,金儿则在韩立的叮嘱下,金玄绢除非在一击必杀或者极端危急的情况下,否则不得妄用,这才只能凭借肉身与他周旋。

    这毕拳与塞丰,没想到韩立竟然能收着这么多的帮手,这些帮手的实力个体来说可能不算多强,但要想解决,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可能。至于那边一直注意着的战团,韩立与越垒,韩立竟然还能祭出一柄乾坤血剑,完虐越垒的猿骨棍。看来此战并不算太乐观,现在看来,就是谁人先打开这个算是僵持着的局面。

    这两人的考虑,自然也是韩立的考虑。现在看来,要打开缺口,除了自己的这边,恐怕就是滟儿与毕拳那边最大可能。

    这种思量闪念而过,韩立已经着目到了那边的冷容男子。已经惊色暴现的越垒,只见韩立手上抓持着乾坤血剑,再度冲冷容男子越垒那边冲了过去。这个时间的越垒,自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也知晓其他的人暂时无法分身,而他。也设身处地感受到了韩立的那种凌压之势。那种君临天下之势,根本不愿正面对抗,亦出现了暴退。

    见状,韩立背后的风雷翅已经再现而出。惊雷滚滚。韩立的速度骤增。基本上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明显速度在拉近着彼此的距离。终于,这么位冷容男子越垒,已经叫了出来。

    “韩道友!住手!我四人就此退去!终身不犯!”越垒爆响般的叫声能远传千里开外。

    “道友!让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不觉太迟了吗!”韩立的冷声不大不小,不高不低,却震憾着四人的心灵。

    “嘎嘎!除非交出你们的元婴!否则谁也别想离开!”那边的魔光也高声叫嚷了出来。

    对上这四人,韩立原本觉得把握不大,干脆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但对方竟然一逼再逼,无奈几乎全阵容对敌,还伤了魔光,韩立原本就不愿再退让了,这个时候的他更是冷容呈杀。

    某道法诀催动之下,韩立直追的一道疾影竟然出现了一种旋芒,也就是喘息不到的工夫,韩立已经化成了一条凶猛的血风狂龙,冲冷容男子越垒激射而去,正是韩立的剑人合一之术。

    此术的施展,与前期时候用玄天斩灵剑施展的剑人合一之术,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这时候韩立施展的剑人合一之术,那条大约两三丈径围,数十丈衍散的血风狂龙。带出的竟是一条完完全全的空间裂柱,中间还出现了不断延伸而去的龟裂,威力之大,所有的人都为之瞠目。

    那边的冷容男子越垒,在听闻到了韩立不肯收手之言后,不知为何,竟然从心底最深处生出了一种致寒的绝望。本来他觉得彼此间互有压制,和平收场应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他忘记了当初自己的那种咄咄逼人。

    这个当口的他,不断后退的身形,已经出现了一种趋缓,一种被法则锁定的感觉升起,根本避无可避,他也只有直接面对着韩立的这种剑人合一之术。

    然而,看着韩立激发的这种以乾坤血剑为主体的剑人合一之术,冷容男子越垒的目光当中竟然出现了一道狠厉之色,并且他的灵域在这时候竟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种目光,韩立也看过了不少,身处血风狂龙当中的韩立,自然不只这么一种手段。心念稍稍闪过,他的灵域当中,那个早已经在收回晟魔四变之时,便已经驻扎在灵域当中金紫灰男子。这个时候,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倏地竟然已经疾出了韩立的灵域,并且,他们一个个全都把持着或刀或剑玄天之宝。

    这八个金紫灰男子方才激发而出,便以一个疾闪的速度,从韩立的上下左右四侧,激射而去,翻过一个绝妙的玄霞之弧,他们的手中,竟然各自挥洒出一抹艳丽之霞,猛然地,他们的手中,玄天刀剑斩去,八条淡淡的法则之丝激发而出,仿佛两条毁灭法则之丝迭加的八条法则之丝,无疑就是瞬毁法则之丝。

    此时此刻,越垒塞丰毕拳离铭等四人,知道韩立激发之术亦有先有后,但都狂张他们眼睛,毕拳则最先叫了出来。

    “快逃!瞬毁法则!”

    毕拳的叫话说了出来,越垒也已经感应得到,他仅仅就是那一刻,已经得知到了是瞬毁法则。但这种法则之丝,在他看来,根本不可能在这么个二阶金仙身上激发,根本不可能会同时激发超过八条。这时候他的手中,一张原本打算把他和韩立彼此同时重伤的符录,尚未激发,但他已经面临一个抉择,生与死的抉择。

    而韩立催动金紫灰男子激发瞬毁法则,自然能注意到那种角度问题,自己万一也卷了进去,也会死于非命,这当然也不是他想看到的。所以,八条法则之丝微然冲下,他的血风狂龙则是微然向上。

    也就是这千钧一发之际,韩立发现一个金影就在越垒的灵域内忽闪,韩立知晓那边的越垒已经做出了一个求生的抉择,他也猛然地催动血风狂龙向上冲去,不久便敛诀恢复到青衫长袍之身。

    而下面的越垒灵域,连同他的肉身,瞬间就被这八条冲击而去的瞬毁法则之丝给吸纳得完全成空,一点点的风声也没有,一点点的爆响也没有,就这样,半点痕迹再没有留下来。

    除了神念留意着这瞬毁法则之丝吞蚀越垒灵域,韩立的神念还在释出,发现了不到百里之外,那个与越垒长得差不多的小人,那个越垒的元婴,正有点发呆的看着自己一生完全毁在这些瞬毁法则之丝上。

    而韩立此刻,一道法诀在催动,只见他的手中指掌变幻不定,顷刻之间,黑影闪过他的两掌,只见韩立猛然的一下子就将手臂冲插而出,异常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韩立的手臂在自己的前面,一点点的消失了,最先是手指,及后是前臂,后臂,乃至于身躯,在这个他所站在的方位,完全地消失无踪了。

    那边发着呆的越垒元婴,被从肉身毁灭的那种反噬刺痛并清醒了过来。此刻的他神念环伺,发现韩立这种离奇消失的身形,顷刻之间,他的身影暴然后退,以一个诡异的速度后退。然而,一只凌厉的手掌,竟然不知从何时,于何地伸出,以一个难以明状的诡异态势,抓向越垒元婴。

    顷刻之间,韩立的身影已经出现到了那边的越垒元婴处,并且手上已经把越垒的元婴紧紧地抓住了。

    “韩立!你……你敢杀我!”那个越垒元婴这时候却叫出了一道意外的挑衅话语。

    韩立嘴角翘起一笑,似笑非笑,手上一紧,越垒的元婴已经烟消云散,化为了点点光芒碎落。这个当口的工夫,那边的瞬毁法则之丝方才完全地消敛下去,而越垒随着光芒的点点逝去,仿佛从没有来过。

    方才施展的那种诡异的术法,也就是岳珊送赠的玄罡裂空术,此术凭借着强悍的肉身,瞬间直接撕开纳入空间裂缝,借着空间夹缝之内玄妙的挪移术,几乎瞬间就能达到一个不远之处,抓获越垒元婴,一个几乎完全静止的元婴便不是一种多困难之事。

    金仙之殇,一个三阶的金仙就这样灰飞烟灭了。这幕的发生,也就是不到两个呼吸间工夫,毕拳与那边的塞丰震惊异常,离铭则是心惊不已,不过他却是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嘎嘎!韩道友!你又毁了魔某的一道美味之食!”那边的魔光高声嚷嚷了起来。

    也就是这冷容男子越垒烟消云散之时,那边的火须子趁着离铭稍一不留神之际,挥运手中的红焰冷刃,在戎域神雷的激发之下,猛劈退避当中的离铭。离铭释出灵域,火须子猛劲斩下,离铭的灵域,当即就被劈斩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还划过了他的一侧肩膀,削去了点点的皮肉,八卦道袍亦被抹去小截。

    至于黑衣男子塞丰那边,虽然震惊,此人还是保持着一种冷静的心态,终究仍被金儿催逼离风法则,近身猛然地冲他一拳击去。塞丰当即扬起了自己的灵域,承受了下了,损伤了千余年的苦修。

    而另一边上,苦苦支撑的赤艳火龙滟儿,那个楚仙玄火瓶一直激发出的某种,既寒也炙,还带昧火,纷烦复杂的火焰,呈现出了一种完全克制火力,但趁着毕拳的惊色法力微凝之际,划出火霞之弧,赤艳火龙逃出了几百丈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