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凡人同人之超仙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七十八章补天(上)

凡人同人之超仙 第五百七十八章补天(上)

作者:续立书名:凡人同人之超仙类别:玄幻小说
    韩立的此番狠厉着言,灵兽环内诸位皆为之一震,而那头赤艳火龙滟儿尤甚,不知是否韩立将她之打算及心声全透露出来,滟儿一时间亦哑口无言,场面一度成僵,持续好长一段时间,韩立面色亦随之一直维持着沉凝之色。

    “滟儿姑娘!韩道友这的确是在救你!”灵兽环内的火须子亮言打破寂静,很快继续说道:

    “韩道友所言绝无虚假,看你方才的激动,真要让你出来,其后果也许真就变成你不顾一切抢夺星之泪,而韩道友势必把你灭杀当场,韩道友亦会因此失信于星月盟,后果绝不会好,这亦是火某所不愿看到的!”

    听到这里,韩立轻轻摇头,叹了口气,不过他很快就把心神再度浸润到跟前的某块星玉上,韩立自然就是要先将这整个补天的过程弄个清清楚楚。

    萧肃之风在韩立的禁制法阵外吹过,弥漫于周围不淡不浓之雾就象是刻篆于空中,不凝不散,十分之诡异,禁制法阵内半声未现,寂静得很,韩立神念浸润星玉一下子就过去了三个时辰,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并轻轻舒吐了口气。

    “韩道友!方才的确是本宫的失礼,还请韩道友见谅!”灵兽环内的那头赤艳火龙滟儿找准时机,亮言歉道。

    “滟儿姑娘!这倒不必!韩某仔细考虑过,这星之泪对你十分重要,但此行于韩某而言亦不容有失,韩某可以有条件答应你的要求!”韩立不知是否已经提前想好的缘故。片刻未到便陈言回道。

    此刻,同时关注于灵兽环内之滟儿,韩立发现她面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的那般激动乃至于竭斯底里,换上的只是算得上平静之容,韩立说话之间,滟儿脸上稍稍掀起一阵淡淡涟漪,便去声问道:

    “韩道友请讲!”

    “在韩某施法的过程中,滟儿姑娘可以释出一缕神念,此份神念可接触星之泪,但绝不能妨碍到韩某施法。否则韩某定必绞杀当场。这是韩某的底线!”韩立再度想了想,轻声陈言道。

    “既然如此,一切按韩道友的意思去做吧!”灵兽环内的赤艳火龙滟儿语带平静道。

    不久,于韩立的准允下。赤艳火龙滟儿释出一缕淡淡的神念。飘于韩立的身后。由于只是神念又是自己提出的方案,韩立并没有放在心上,心头再次捋了数遍补天之过程。

    “魔兄!火兄。此举不容有失,你两人为韩某护法,一切侵扰者,格杀勿论!”

    很快,韩立简声吩咐了两句,魔光火须子分别飞身出去,韩立亦开始了相关的准备功夫。

    这个时候,韩立伸掌虚空摄去,一件小巧得仅仅只有手掌般大小,表面幻金幻银晃眼而闪的幡旗便浮于面前,韩立一道算不上晦涩的咒文朗声诵读,其托掌幡旗之手竟于此时幻变出数种不同之虹芒,虹芒夹杂符文,熠熠闪闪,直入掌上之幡旗,另外的一掌亦未闲着,数段变幻之诀在其掐捏下击去,亦稳稳地落入幡旗之杆。

    时间继续不快不慢流淌,韩立如此这般的催动手中幡旗看上去并不算有多困难,但其中所运用法力之悍,掐诀迎来肉僧裂噬,韩立还是能勉强渡将过来。

    随着韩立不断地激发催动此支幡旗,幡旗的本身竟就逐渐幻起阵阵轻淡之玄雾,玄雾虽浅,但是仔细定目看去,却是如同摊隔一层虹膜般,令人看之不透,

    不久,随着韩立继续催动,该支幡旗渐渐地被那些似透非透之玄雾完全覆盖住,韩立全程观看,其不时地还于嘴角处微然一翘,耐受住那么一波勉强堪受的肉僧噬,直至跟前的该支幡旗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看之得透,韩立的举动方才暂时停下。

    此时此刻,要是有人能仔细打量韩立,就能发现韩立的一对手掌竟出现一个个米粒般大小的转旋,满覆于手掌的正面反面,转旋纵然慢慢停下,但韩立之双掌却是为此肤呈血色,内里的精血如同纷纷外溢,韩立好不容易才将之制住。

    “补天之举实在霸道,单单催动这支宇乾金银幡,那种锥体之噬已经如此厉害,进行下去,实在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更为恶劣之事!”韩立心头暗暗地思忖道。

    然而,念想仅仅只是忽闪而过,韩立手上之双拳头猛地紧握,眼中飘过了一丝坚定的神色,很快,韩立落目于跟前的这面受玄雾所包覆,被他称为宇乾金银幡的幡旗,口中咒文诵念之间,化拳之手臂轻摆,指掌随即变幻,数个诡异之符跃现,但很快就被韩立以法力击入玄雾内的宇乾金银幡中。

    这时候,只闻一道声音不大,却极为震憾人心房之巨大响动传出,韩立目中一直注意着的宇乾金银幡赫然竟就化做一头淡灰之鹏鸟,倏地扑展不算太广之翅膀,朝天之深空疾冲而去。

    “千丈!”

    “万丈!”

    “三万丈!”

    “五万丈!”

    “十万丈!”

    该头浅灰之鹏鸟赫然以某个越渐加速之姿,冲天而去,越过那一道道罡风所频繁吹送的深空之所在,直至消失在韩立的视线尽头。

    不过,韩立亦只是在淡灰之鹏鸟刚刚开始翔飞之际,才看了小会儿,很快,他已经将目光收回,扬手摄去,那被三道符录所封印的白亮色玉瓶立即就被韩立掌于手上。

    这时候,早早就在韩立背后飘荡着,滟儿的那缕淡淡之神念,化身一个只有三寸有余的火红女子,飘过韩立之头颅,垂立于韩立的肩膀之上,韩立勉强挤出一点的笑意,口中轻吹,手上弹了弹,一抹青弧抹去,玉瓶之封印消弥,顶盖当即除去,随之扑面而来的是一道足以令人瞬间窒息的强大气息,直令韩立双眼不经意怒张,眉宇扬抬,呼吸亦于此一刻瞬间停竭了下来。

    而那赤艳火龙滟儿的神念,火红女子不知是否早有提防,一圈缱绻的玄色芒晶将其罩住,比之韩立,火红女子更为淡定,赫然竟就逆向催身前去,送目于玉瓶之内。

    此个玉瓶,算得上乌黑的瓶体之内,一个上面锐尖如锥钉,下面浑圆似珠,高不过两寸,似黑非黑,当中泛出玄白不白芒光之物,火红女子单单凝目看去,不到喘息间工夫,竟就前后左右飘忽不定,有如醉酒的样子。

    而韩立的灵兽环内,赤艳火龙滟儿此刻面上竟亦如此般挂起阵阵的醉意,显然其本体要较之外间的神念强上不知多少倍,顷刻之间便回复到了正常状态。

    “这是什么气息,魔某实在未经历过!”这时候远在近千里外的魔光冲旁边的火须子问言道。

    “应该就是滟儿姑娘所说的星之泪吧!火某亦从未见闻。”火须子双手外摊,淡声说言道。

    外间的韩立,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之容,只见他扬手轻挥,火红女子回转其身后之余,韩立旋即弹出了一道青色剑芒,“当”地一声,该个玉瓶立即就被韩立击碎,那颗的确如同泪滴般,两寸大小的黑白之物显现,刚刚出现时的强大气息业已无遗,韩立仔细看去,该颗星之泪上隐隐约约间闪烁着一道淡淡的禁光,显然就是被外力禁止抑制着,但就是方才的泄漏之力积累,亦有如此恐怖气息,倘若一旦放开,连他亦不敢正面其锋。

    这时候,韩立一直外放的神念,始终观察着那宇乾金银幡所化浅灰鹏鸟的动向,赫然竟凝停于近五十余万丈外的深空,神念倒还不算什么,要是他位于此地,不释出灵域的话,肉身亦绝难维持个一时三刻。

    而那浅灰之鹏鸟静静地凝留于那处深空一动不动,无尽的罡风之丝侵袭,其依旧纹丝不动,与之紧紧相连的,自然还有凶麒界内,天空中的玄黑裂纹一条条,一根根,一道道,错综复杂,纵横交错,不时地泛现出那点点之星光,下面的韩立这时候,面色微凝,暗暗地思忖道:

    “必须尽快激发才行!”

    他这么想,亦是如此去做,很快,韩立便双手指掌幻变,一道法诀催动间,那凝留于深空当中的浅灰鹏鸟,其鸟首锐目位置蓦然激射出一道仅可感应得到的黑光白茫,随之而来的又是轻轻的仿佛法阵般嗡鸣之声,随后,轰然沉响,那头浅灰鹏鸟竟蓦然消失于深空当中。

    然而,就在浅灰鹏鸟消失不到两三呼吸间工夫,不但只韩立,就连那边千里外,听到轰然沉响的魔光火须子亦能感应得到一种虚空之压骤现,抬头举目看去,以当时那浅灰鹏鸟消失的位置为中心,一圈螺旋形之黑白卷云相互交错,逐渐浮现。

    此圈螺旋形黑白卷云除了以某个缓慢之速自转外,下面的韩立等三人皆能发现黑白卷云,逐渐逐渐地向外扩张,虽然算不上明显,但从这相间之黑白卷云看来,却是异常之惹眼。

    而这刻的韩立却是开始将手伸向另外的十余个被各自封装之小盒子,盒子内里之物,居然无一不是能释放出庞然气息的星空之物,其中的大半均是韩立连名字都不能叫出之物,少数知晓来由的,竟亦是部分修士穷其毕生亦不一定会遇到之物,正是如此之物,亦足以令韩立瞠目结舌,心头震惊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