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冲喜最新章节 - 第叁拾叁回

冲喜 第叁拾叁回

作者:陈佳杏书名:冲喜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躲我?”景亦文抓住她的手腕,顺势坐了起来。

    容歆绿没有说话,微蹙秀眉,眼睛睁得大大的,气鼓鼓地瞪着他。

    景亦文倒是一副很闲适的样子。

    刚才为了方便让他躺平,容歆绿把车内的锦凳挪开了,铺了一层厚厚的毯子。

    现在他直接坐在毯子上,靠着马车,单腿支着,手肘随意地搭在膝上,脸上挂着笑容,似乎为自己能轻易骗过她而得意,又好像因为看见她在开心。

    近三年未见,他真的长大了,五官都长开了,褪去了原本的稚气,显得硬朗许多;个子也比原来更高了,现在她估计只能到他肩膀;身材适中,有着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少年,特有的瘦削。

    唯一不变的,是他依然精致的眉眼,以及那黝黑深邃的眸子。

    他现在正专注地盯着她。容歆绿觉得,自己好像要被吸入那无底深渊中一般,立刻垂下眼眸,不敢与他直视。

    “你来京城为什么不找我?”景亦文还抓着她的手腕,好像放了手,她立刻就会消失,“真的在躲我吗?”

    容歆绿转了几下手腕,用了不小的力气,才把手从他手中挣脱出来。她揉着手腕子,尽力表现平淡道:“您多虑了,景大人。”

    景亦文听她一口一个景大人地唤自己,很不喜欢,感觉这个称呼把他们的距离一下隔开了好远。

    “你不要叫我景大人。”

    容歆绿看了他一眼,从善如流道:“好的。”

    景亦文还以为她会反对,没想到这么快就答应了,他诧异地挑挑眉。

    他们毕竟在一起生活过三年,对彼此都很了解。

    见他这样,容歆绿知道他在奇怪自己怎么这样顺从,想了想,便解释道:“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又何必在称呼上纠结。”

    “你这是……在怨我吧?”景亦文垂眸,静默了一会儿,又说:“我去了一趟容家村,才知道,你们村里那些流言蜚语,还有,你把银子都还回来了,这些年,你怎么生活的?”

    看见他那个样子,容歆绿了然地笑笑,道:“您不必为我担心。我有手有脚,还怕饿死吗?”她停下来,仔细斟酌一番,又说:“我不怨您,对我,您也不必心存愧疚。这桩亲事的最初,都不是我们所愿,但在当时那个情况下,也算是各取所需。最后的和离,也是我们早就说好的。所以,不管是村里的流言,还是我今后的生活,都和您没有任何关系。”

    听见她这样说,景亦文有些不悦:“什么叫没有关系?我只是……”他声音降低了一些:“只是希望你能生活的好。”

    “是,三少爷您良善,可是,”容歆绿略有些感慨道:“您与我,我们之间的身份,天差地别,便是做朋友,我想,我都不够资格。”

    “都说了让你别叫我三少爷!!!”景亦文很不高兴。

    “好!”容歆绿对他的怒气视而不见,依旧笑盈盈地看着他。

    景亦文听见她答应的如此爽快,知道她是存了今后永不相见的念头,他这心里,就说不出什么感觉,闷闷的,还有一点痛痛的。

    容歆绿对他而言,是个特殊的存在。

    她在他最脆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一直陪在身边;在家人都快要放弃他的时候,是她的坚持,才让他能安然无恙地活到今天。

    他希望她能幸福,他希望能一直看着她,幸福。

    而不是现在这样,永不相见,像是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一般。

    她曾经那样强势地,鲜活地在他生命中占据了三年的时光,怎么能这样轻巧地说一句,没有任何关系,便全都抹去呢?

    景亦文哀怨地瞪了容歆绿一眼:真是好狠的心呐!

    这时,马车突然猛烈地颠簸了几下。容歆绿是跪坐着的,这样突如其来的大力晃动,身子自然不稳,被马车颠得猛地向一旁的车壁上撞去。

    情急之下,景亦文瞬间向一旁歪倒,用自己的身体去阻挡她撞向马车。

    容歆绿结结实实地被他抱了满怀。

    景亦文抱着她,一起倒在车厢内。

    两人面对面地贴着,严丝合缝。

    “他xx的,谁挖的坑!”

    容歆绿听见赶马的小厮在外面骂了几句,而后又听他解释:“容大夫,真对不住,刚才有个坑,不是很明显,等看见时已经来不及躲过去了,你们没事吧?”

    “没事,”容歆绿怕小厮会进来查看,要是看见他们现在这样子就完了,于是赶紧回答:“我们都没事。”

    景亦文静静地抱着她,听着他们的对话,感觉到容歆绿说话时,胸前会微微的震动,引得自己的胸膛,好像也有些细微的震动。

    他突然觉得,这次的拥抱与两年前的那次相比,有微妙的不同。她紧紧贴着自己胸膛的地方,异常的柔软。

    容歆绿答完后,发现景亦文还抱着自己,不由得红了脸颊,“你快放手呀!”

    “啊?哦,好!”景亦文也像是才醒悟过来,迅速地松开了双手。

    容歆绿重新坐正身体,稍稍理了理头发,然后又慢慢拂了拂衣裳,抬起头,看向景亦文。

    他也坐了起来,此时正靠在马车上,双臂环着膝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色暗了下来,马车里更加昏暗,容歆绿只能隐约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轮廓。

    她轻轻地咬着下唇,低头想了想,然后撩起车窗上的帘子,见马车已经行至平安大街,车外灯火通明,行人如织。

    她转过头来,又深深地看了他两眼,然后高声对着车外的小厮道:“麻烦你,停车。”

    马车停了下来。

    景亦文抬眸看她,不知她为什么忽然喊停马车。

    “三少爷,外面是平安大街,您穿着官服,不方便在大街上出现。杜府的小厮您也认识,让他送您回府吧,我们,就此别过,您保重!”

    说完,容歆绿不待景亦文反应过来,拎起出诊箱,迅速跳下马车,钻入人潮中,瞬间便不见了身影。

    “容歆绿,你……”

    景亦文跟着跳下马车,却只来得及喊一个名字,便再也找不见她了。

    容歆绿躲在街角,看着前方那宝蓝色的身影,在人群中静静地站着,良久,都没有动一下。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他才低着头,回到马车上。

    见他终于坐上马车走了,容歆绿这才松了口气。而后,她轻叹口气,彷佛释然了: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即便我再留恋你,你也注定不会属于我,所以我不敢靠近,我怕我会忍不住……

    她笑着低头,眼泪滴滴都落入尘土里,消失不见。

    景亦文回到府中后,颇有些心绪不宁,夜晚看书时,也总是走神。如此心烦到读不进书,这自他启蒙以来,还是头一回。

    他手拿着书,在屋中慢慢踱步,好像在用功,可脑海中却反复回响着容歆绿说过的话,她说今后的生活,和他完全没有关系,还有她叫自己景大人时,那彷佛真的是像在看陌生人的眼神……

    “啪!”

    他把手中的书,猛地拍到雕花紫檀桌上,恨恨道:“容歆绿,你当初莫名其妙地出现,现在又说跟我没有关系!哼,你说没关系,便就没有关系吗?真当本少爷是没有脾气的?!”

    “少爷,”景安听见书房内这样大的动静,不安地问:“您有事吗?”

    景亦文拉开圈椅坐下,把书重新翻到刚刚看的那页,缓慢地,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之后,才道:“没事。”

    他手中又翻了两页,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妾身容氏歆绿,见过夫君。”

    那时的她,黄黄瘦瘦小小的,像颗豆芽菜一般,可那小小的身体里,却好像蕴藏着无穷的精力,每日督促他吃药,吃饭,锻炼,学习。

    那时的她,整日跟在自己身后,夫君夫君地唤个不停,多乖巧呀!

    哪里像现在,只会喊自己景大人,甚至还,避而不见!

    真的是长大了吗?

    她丰润了不少,可是脸上却看着瘦了,下颌也尖了,显得眼睛更大了些,不过笑起来,还是那样弯弯的如月牙儿一般。

    个子长高了一点点,身段也更加玲珑有致,像颗饱满而又成熟的蜜桃,好像只要轻轻剥开那薄如蝉翼的外衣,便能品尝到内里鲜嫩多汁的果肉。

    他紧紧地抱着她,恨不能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感觉到她贴在自己身上的柔软。他的手,着了魔般,像是有了自主的意识,沿着她纤细的腰线,缓慢地向上挪动。

    她不安地扭动了两下,嗔怪地睨他一眼。

    她柔软的身体,不断地蹭着他的下腹,他涨~得~难受,再也按捺不住,大手终于罩上了她胸~前的丰~盈……

    “唔……”

    景亦文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喷~薄而出,兀地张开眼睛。

    他有一瞬间的恍神,这才发现,刚刚的那些,都是梦。

    怎么会做那样的梦?景亦文在心里鄙视自己:怎么能对容歆绿做这样的事?

    可他忍不住,回想起梦中的情景……

    然后,又想了想……

    脸上止不住地发热。

    不能再想了!!!

    他抬头看看窗外,天还是黑的。

    去院子里透透气吧。

    景亦文起身,忽然觉得下~身,一阵冰凉,他探手进去摸了摸,很粘~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