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授业 【第一更】

神箓 第六百八十九章 授业 【第一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陈汐回到自己的房间,盘膝坐在床上,想起之前和老祭祀的交谈,他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陷入沉思。请使用访问本站。

    按照老祭司的说法,此地名为九幽,与世隔绝,是一个被天道所遗弃,被三界亿万众生所遗忘的荒芜之地。

    但在太古时期,此地却是赫赫有名的一片道场,一座由神灵坐镇,受万众膜拜的神圣之地!

    那一位神灵,就是九幽一族的祖先。

    后来,三界爆发大乱,十位域外圣皇率领异族大军入侵,与三界众生征战,血染长天,陨落了不知多少神灵和圣人,最终将那异族大军全部驱逐出三界,那九位域外圣皇也被彻底镇压。

    自从那时起,三界重新陷入平静,但历经大劫之后,这一片由神灵坐镇的九幽之地,却化作一片废土,荒芜一片,万物死绝,遭受到了无法修复的伤害。

    最终,随着时间的流逝,九幽之地被天道所摒弃,被三界亿万众生所遗忘,与任何界面都格格不入,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而九幽部落,则成了这片土地上唯一生存的族群,不是他们不愿离开,而是从他们记事起,已再难走出这片死绝之地。

    原因很简单,他们寻觅了不知多少岁月,也根本找不出通往外界的出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不知多少万年。

    到了后来,他们几乎快忘记了“外界”的存在。

    不过,万事总有例外,事情的转机,就发生在三个月前,九幽部落所在的祖地,突然坍塌崩碎,界壁被人从外打开。

    而后,一群模样古怪的域外异族涌入,一个个犹如魔鬼般,掀起一片血雨腥风,原本足有百万人口的九幽部落,最终却只剩下老祭司、蒙维、莫娅他们存活了下来。

    在老祭司的带领下,蒙维、莫娅带着一支上千人的护卫,护送着这近百名的幼童和少年,开始了艰辛而凶险的长途跋涉。

    这一路上,他们被追杀,被围堵,历经了不知多少的风雨和血腥,到得现在,上千人的护卫已只剩下**人。

    老祭司也身受重伤,已濒临油尽灯枯的边缘。

    庆幸的是,随着逃亡的时间推移,一路上,追杀他们的敌人,已渐渐稀少,以前几乎天天都会被敌人追撵上,但现在,十天半月也见不到敌人的踪迹了。

    这让老祭司他们长松了口气,但他们的跋涉依旧艰辛无比,由于缺乏食物和药材,他们这一路上,几乎都是饿着肚子在前行,每一粒食物都不敢浪费掉。

    相较于食物和药材的短缺,更让老祭司忧心忡忡的却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如何离开这九幽之地,让他们能够彻底安顿生存下来。

    是的,生存!

    九幽部落上百万的族人,用鲜血和性命,为他们的逃亡提供了一线生机,如今只剩下老祭司他们百余人,若无法生存繁衍下去,他们九幽一族必将彻底湮灭于世间,那样的结果他们谁都承担不起。

    就是在这内忧外患的局势下,陈汐突然出现了,虽然重伤将死,可却让老祭司重新看到了一丝希望!

    因为他看出,陈汐不是九幽部落之人,也绝非那些入侵的敌人,而是来自外界!

    而他们这次长途跋涉的最终目标,就是前往外界。

    甚至,老祭司很坚定地认为,只有陈汐,才能带领他们九幽一族离开这里。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报答老祭司的救命之恩,陈汐最终也只能答应老祭司的请求,接掌了整个九幽部落,暂代首领一职。

    “域外异族打开壁障,入侵九幽之地,害得这九幽部落百万族人几乎全部牺牲,所图的又是什么?”

    陈汐皱眉,猛地想起,在众妙之门内,祭台之前,那个白发神秘人曾言,这三界之中,除了苍梧之渊外,还有九处神秘之地,围困着他的几位同伴,如今也快要脱困了。

    “这九幽之地,有域外异族入侵,该不会就是那九处神秘之地中的一个,围困着一位域外圣皇吧?”

    如此一想,陈汐心中愈发沉重。

    他可是见识过域外圣皇的强大,就是在力量衰弱的情况下,居然差点将小鼎镇压,那等可怖的威势,想一想都让人心中发寒。

    “看来,必须要小心行事,尽快恢复实力了……”陈汐深吸一口气,摒弃脑海中杂念,不再多想,开始检查自己的身躯。

    体内,在苍梧幼苗喷吐的仙灵之力滋养下,那破损的经脉已经修复愈合,可惜的是,丹田内,被毁的道基已经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而道基不在,也就意味着他根本没法修炼,更别说重塑混洞世界了。

    相较而言,还是肉身的伤势愈合比快,如今,已渐渐恢复了一丝生机和血气,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修炼《周天星戮锻体之术》,重新凝聚出巫力!

    这让陈汐暗自松了口气,虽然炼气修为不在,不过只要炼体修为能够恢复,安全方面也不用再过担心了。

    旋即,他拿出一个犹若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的玉壶,飘洒光雨,芬香扑鼻,正是他从造化神殿中所获得的那一壶仙酿神浆。

    这半个月以来,由于伤势太过严重,脆弱无比,他根本不敢拿什么灵丹妙药来调理伤势,毕竟,那等药力对现在的他而言,太过狂暴和庞大,吞服了反而有害无益,严重的甚至有可能会致命。

    所以,他也只能靠小岑喂食一些碎肉、汤药来补充水分和力量。

    打开玉壶,一股沁人灵魂深处的芬芳钻入鼻中,令他浑身肌肤都感到一阵舒适,充满了对力量的渴望。

    不再犹豫,他拿出一只玉杯,小心翼翼倒出了一滴仙酿,一饮而尽。

    轰隆!

    一股浩荡无匹的热流涌入体内,在四肢百骸内汹涌,所过之处,一片火辣辣的刺痛感觉,但很快,就被他以炼体之法,悉数引导进了血肉皮膜内。

    仅仅只是一瞬间,他的肌肉、骨骼、浑身每一寸皮肤,都重新焕发出一抹光泽,就像龟裂枯竭的土地,受到甘霖滋养一般,蕴生出一股股充沛的生机。

    药效惊人,堪比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稀世圣药!

    而这一切,陈汐置若罔闻,只是专注心神,运转功法,一遍又一遍地孕养着体魄,形成一个奇妙的循环,把这一股磅礴药力发挥到极致。

    哗啦啦!

    许久之后,一股久别重逢的巫力蕴生,像流淌的河流般,在他浑身血肉内循环运转,每一个循环,都让他那遭受严重创伤的肉身强大一分。

    若按照这种恢复速度,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恢复涅槃圆满境的炼体修为!

    ……

    翌日一早。

    陈汐起身,精神奕奕,眉宇间的萎靡之色一扫而空!

    他舒展了一下臂膀,感受着浑身涓涓涌动的沸腾巫力,唇边不禁泛起一抹欣喜之色,没有什么比力量失而复得更让人激动了。

    尤其对修者而言,失去力量,简直就像从神坛上一下子跌落下来,变成了一只渺小的蝼蚁,那种巨大的落差感,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掀开帐篷,陈汐走了出去。

    他昨天离开时,曾吩咐,让营地中那些小孩们聚集,由他来传授和指点他们习武。

    其实说起来,他也挺佩服老祭司的安排的,哪怕是在这凶险艰辛的逃亡之路中,老祭司依旧坚持让这些族中少年日夜习武,这份魄力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

    然而,当陈汐来到营地中央,却不禁一怔,因为在他身前,只有寥寥三四个幼童,年龄都在十岁以下,其中一个还是小岑,其他少年居然都不见了踪影。

    他神识一扫四周,顿时就了然于心了,也不点破。

    “陈汐大叔,小岑说你讲的故事比莫娅阿姨讲的还好听,是真的吗?”一个鼻涕娃吮着手指头,仰起小脸问道。

    “是啊,陈汐大叔,今天你要讲什么故事呀。”另一个小屁孩也问道。

    陈汐愕然,看了一眼小岑,后者的小脸登时涨得通红。

    小岑恼羞扭过头,睁圆了大眼睛,恶狠狠瞪了两个小屁孩一眼,“再乱说,我撕烂你们的嘴巴!”

    “可是,小岑姐姐你不是说陈汐大叔要讲故事么,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鼻涕娃一脸委屈,弱弱说道。

    这一下,陈汐顿时明白过来,眼前这三四个幼童,肯定是被小岑“诱骗”过来给自己捧场的。

    这让他啼笑皆非,略一沉吟,就笑道:“好啊,你们想听故事,就好好修炼,只要完成我指点的任务,我不仅给你们讲故事,还给你们做好吃的。”

    还有好吃的?

    一群小屁孩眼睛一亮,立即嚷嚷道:“陈汐大叔,你说的是真的?”

    陈汐点点头:“当然。”

    一个小屁孩眼珠一转,很是古灵精怪,摇头道:“不行,空口无凭,眼见为实,陈汐大叔必须先拿出好吃的让我们看一看才行。”

    陈汐微微一笑,似早已猜到,摊开手掌,掌心已多出一串红莹莹的灵果,龙眼大小,氤氲起缕缕如雾灵气,一股扑鼻的浓郁清香也是随之徐徐散开,扩散四周。

    咕噜咕噜……

    一群小屁孩眼睛登时发直了,狂吞口水,小肚皮都不争气地咕咕叫起来,像一条条小饿狼似的。

    “好了,现在开始上课!”陈汐掌心一翻,收起灵果,笑吟吟说道。

    ……

    ps:陈老师第一堂课要开讲了!另外,说明一下,“上课”这个词儿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存在的,民间私塾叫“上课”,官方点叫“授课”、“授业”。所以不要感觉很现代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