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小岑不哭【第二更】

神箓 第六百八十六章 小岑不哭【第二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七天后,陈汐苏醒了过来。请记住本站的网址:n。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清秀可爱的小丫头,身穿兽皮,正拿着一个粗粝的大碗朝自己嘴送汤药。

    药水很苦,陈汐仔细体会了一下,这汤药几乎没有灵药的成分,除了让自己补充一些必要的水分,根本没半点用处。

    但是小丫头却像捧着一碗稀世神珍,小心翼翼递在自己唇边,似是生怕会洒漏一滴。

    “这是哪里?”

    陈汐开口,声音沙哑之极,像从沙砾磨砺而出,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旋即,他就没精神理会这些了。

    浑身再次涌上来一股犹如万蚁噬心的剧痛,疼得他眉头紧蹙成一团,额头都浸出一层冷汗。

    他这才感觉到,浑身上下的爆裂伤疤,已经被一层柔软的兽皮缠裹了起来,血肉皮膜内枯竭一片,别说巫力,连血气、生机都仿似枯竭。

    而体内的情况更为严重,经脉寸寸断裂,五脏六腑破损,暗淡无光,就连丹田内,都像龟裂的大地,空荡荡枯竭一片,混洞世界已碎裂崩溃得寻觅不到。

    可以说,现在的他几乎和一个废人没什么区别。

    “啊,他醒了,蒙维大叔,莫娅阿姨,这位大哥哥醒了!”

    那身穿兽皮,样貌清秀可爱的小丫头一呆,一溜烟跑出了帐篷,脆声大叫起来,在这个过程,她依旧死死抱住那只盛满汤药的大碗,没有洒落一滴,如抱着一碗世间罕见的珍馐美味。

    “蒙维?莫娅?”陈汐皱眉,强忍着浑身的剧痛,打量四周。

    这是一个兽皮帐篷,简陋之极,几乎没有摆设,只在央位置点燃着一截木头,发出昏黄摇曳的光。

    这里的一切,都原始而古老、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落后味道。

    起码在修行界,修士皆以月光石、烈焰珠来照明,就是凡人,大多也是以各种蜡烛、油灯照明。

    而这里,住的是缝制粗糙的简陋兽皮帐篷,照明工具也都是一截柴火,就连人们所穿的衣物、熬制的汤药、都是那么的粗陋简单,处处都是那么落后。

    帐篷掀开。

    走进来一男一女,男的高大魁梧,健壮之极,一块块如岩石般的肌肉,令其充满了极具张力的爆发力。

    而女的身段高挑,曲线凹凸有致,容貌俏丽,气质干练。

    和刚才那个清秀小丫头一样,两人也身穿着兽皮,男的背着一张漆黑的兽角大弓,女的腰间缠着一条兽筋软鞭。

    显然,两人都是身怀武力之辈。

    看见两人,陈汐顿时就知道,那小丫头口的蒙维和莫娅,只怕就是这两人了。

    “你醒了。”蒙维大步上前,看着睁开眼睛的陈汐,那刚毅粗犷的脸颊上浮起一抹高兴之色。

    “哼!浪费了我们这么多食物和药材,若再不醒,就是祭祀大人怪罪于我,我也非杀了他不可。”莫娅冷哼,看向陈汐的眼睛却充满敌意,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憎之色。

    陈汐怔然,为了食物和药材,就要杀了自己?

    这若换做以前,他若听到这话,非感到不可思议不可,毕竟,像他这样的修士,哪还需要食物来果腹,光吞吐灵力,都足够活上很久了,就是受伤,也几乎用不上什么普通药材。

    可现在,看着那莫娅认真肃杀的神情,他隐隐感觉到,或许对于他们而言,食物和药材关乎到生存和生命,这让他愈发感到,这次自己出现的这个地方,似乎和以往自己所熟知的都完全不相同。

    “够了,莫娅!”蒙维皱眉,低声斥责了莫娅一句。

    莫娅却是无动于衷,脸上的敌意更没有消退一分,倔强而执拗。

    这就是陈汐和蒙维、莫娅的第一次见面,气氛尴尬,谈不上愉快。

    又是七天后。

    陈汐已经恢复了一丝力气,勉强可以站起身体了,但浑身的剧痛却依旧存在,体内严重破损的伤势,也没有一丝好转。

    原因很简单,他的混洞世界不在了,而肉身也缺乏血气,生机几乎枯竭,根本不足以令他去修炼恢复。

    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那一株苍梧幼苗依旧在丹田,吞吐着仙灵之力,在一点点修复自己那断裂的经脉和筋骨。

    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完全可以能够正常行动,不过,一身修为却是很难修复了。

    毕竟,那混洞世界被冰释天一拳打爆,早已碎裂不再,等同于抹杀了他的道基,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修炼。

    除非,他能够重塑道基,凝练出一个新的混洞世界。

    可惜,古往今来,道基被毁之后,几乎没有哪个修士能够再次重塑,也很难寻觅到这样的先例。

    这太难了,因为道基就是修士立身天地的根本,是从踏上修行第一步开始就奠定的基础,一旦被毁,想要修复又岂止是说说那么容易。

    “冰释天!”

    陈汐感受着身躯的状况,恨得牙齿都快咬碎,脸色阴沉如水,这一切,都是拜冰释天所赐,来日他一定十倍奉还!

    自修行至今,他还从没如此疯狂地恨过一个人,若非小鼎最后一刻相助,他差点就彻底殒命当场了。

    “毁我道基,就以为可以夺回秀衣了!想都别想,只要活着,我陈汐一定可以重塑自我,重临大道之!”

    陈汐眸子闪过一丝狠色,坚韧卓绝,想要让气馁,就此认命,绝无可能。

    深吸一口气,陈汐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起身朝帐篷外走去。

    在这些天,他早已从蒙维口了解到,此地名为“九幽”,是一个他极为陌生的地域,就是《玄寰经》上都没有九幽的描述,仿若一片被遗忘之地般。

    而蒙维他们,则是九幽之地的原住民,自封为九幽遗民,光是从这个称呼,就让陈汐体会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

    更多的消息,陈汐却并未了解到。

    他如今也只观察到,蒙维他们正在日夜跋涉,似乎要前往某一个地方,每天都行进数千里之地,只留下短短几个时辰吃饭休息。

    并且这一支队伍,只有**名精锐护卫,幼童、少年的人数却占了绝大多数,每天都在赶路,就像在逃难一般。

    此时,这一支队伍已赶了一天路,驻扎在一片荒芜的石滩地上。

    当陈汐走出帐篷,就看到一群少年和幼童在练武。

    而蒙维则负责教授这些小家伙功法,他显然是这一支队伍的首领,相当有威信,骁勇强健,深受其他人的爱戴。

    “注意你们的步伐,在你们学会飞行之前,步伐就是你们能够唯一能够利用的!”

    “力量!说多少次了,力量必须凝聚如一,发如迅雷,收如闪电,这样才能修炼到收发自如的境界!”

    “对!就是这样,你们要记住,所有招式的目的,都是杀敌,要快,更要狠,决不能有任何犹豫,否则,死的就可能是你!”

    陈汐一眼就看出,蒙维所传授的东西都是一些非常基础的内容,他虽然修为不再,但目光还是毒辣得很。

    蒙维的实战经验应该非常丰富,传授的这些基础内容,都相当的扎实实用,就连陈汐,都感觉获益匪浅。

    他从修炼至今,几乎都是自己一路摸索过来,罕有人亲口指点他什么诀窍,尤其是现在修为不在,陈汐听蒙维讲解传授,往往若有所得。

    他甚至开始审视自己,修习了那么多惊天道法、掌握了那么多无上神通,可却每一样专精的,杂而不纯,反而不能发挥全部的威力。

    “或许,自己也可以尝试着将道法、神通梳理一遍,摒弃繁琐,若能融合贯通,凝练出属于自己的东西,威力应该会更强大……”

    陈汐绝对是个武痴,脑海刚有这个念头,登时就怔在那里,陷入了沉思之。

    “够了,小岑你回来!以后不准你再给那个废物送食物和药材!”

    片刻后,陈汐突然被一声呵斥惊醒,抬眼一看,就见在远处地方,小岑正双手抱着一大碗热腾腾的汤药,朝自己这边走来。

    可惜,她瘦小的小身板,却被脸色充满怒容的莫娅拦住了。

    “可是,这是祭祀爷爷吩咐我这么做的,再说,那位大哥哥好可怜的。”小岑低着小脑袋,弱弱嗫喏道。

    啪!

    莫娅抬手一掀,直接打碎了那一个药碗,怒斥道:“够了!咱们已经浪费了太多食物和药材,难道你想让咱们族人都饿肚子赶路吗?难道你想让受伤的族人,因为没有药材救治而最终丧命?”

    被如此呵斥,小岑小嘴一抿,大眼睛泪水充盈,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莫娅,你在做什么!”蒙维冲了过来,皱眉沉声道,“小岑还是个孩子,你怎能把火气发现在她头上?”

    那一群习武的少年、幼童也都围拢上来,看着哭泣的小岑,以及那神色愠怒的莫娅,都是默然不语。

    只不过,他们望向陈汐的目光,却充满了敌意,似乎认为,正是因为这个外来人的出现,才会让他们的莫娅阿姨变得如此愤怒。

    陈汐怔了怔,抬脚就走了过去,挤过人群,低身抱住正在啜泣的小岑,轻轻拍着她的背部,柔声道:“小岑不哭,乖。”

    ——

    ps:书名已改为《符皇》,呃,感觉此名不爽的,就拿月票砸俺消消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