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又见挑衅【第一更】

神箓 第六百三十六章 又见挑衅【第一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感谢兄弟“紫悟枫”“猫行地下”“kby”投出的宝贵月票支持和“悲伤猪哥”的捧场支持!

    ——

    冷禅儿的声音清澈圆润,声音虽低,但却被大殿众人一丝不落地听进耳中,尤其当品味出这些话中的意味时,一个个都露出怪异之色。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呵呵,有趣,这是在逼迫陈汐知难而退啊。”

    “其实冷禅儿公主说的没错,像陈汐这等身份,的确和卿秀衣差得太远了,又有冰释天这样一尊天仙对手,完全没有任何希望,我若是他,哪怕再不甘心,可为了替性命着想,肯定会果断退出。”

    “唉,情之一字,果然害人不浅,也不知这陈汐最终会做出何等抉择,是和冰释天死磕到底?还是知难而退?”

    “死磕到底?哼,我看那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大殿众人幸灾乐祸的有之,摇头轻叹者有之,嗤笑讥讽者有之,不一而足,总之,几乎都不看好陈汐。

    毕竟无论是那卿秀衣,还是冰释天,身份、地位、实力……一切的一切都比陈汐强得太多,他们之间的差距也太大,犹如天堑鸿沟,无法弥补和逾越。

    这是现实,残酷而冰冷,无法改变,除非出现逆天般的奇迹。

    而见到这一幕之后,龙振轩终于感到舒爽了许多,这种感觉,实在没办法用语言形容,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蝼蚁,突然被拔掉了爪牙,滑稽而可笑。

    对于周围那些非议,陈汐置若罔闻,在听闻了冷禅儿这一番句句如刀的话之后,他并未表现出任何愤怒,或者沮丧,神色出奇的平静,甚至有些漠然。

    “你是在以天衍道宗的身份警告我么?”陈汐问道,声音一如其神情般平静。

    冷禅儿笑了笑,神色恬静:“你说错了,我只是站在卿师祖的立场上分析一个客观的事实,若说是警告,倒不如说是一种善意的提醒。”

    陈汐突然发现,若是论言辞交锋,眼前这个美丽少女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说话滴水不漏,态度不温不火,很难让人生出反感来。

    沉吟片刻,他突然问道:“你现在还未曾婚配吧?”

    冷禅儿一怔,皱了皱漂亮的秀眉,神色间闪过一丝不快,她正在说一件很严肃认真的事情,可对方却插科打诨,唐突地问起自己的私事,身为一名在年轻一代中名气极大的美丽少女,对这样的问题自然反感至极。

    这就像女人的年龄一样,永远是一个禁忌,非极其亲密之人,一旦问了,就是一种冒犯,令人不悦。

    “这小子疯了吧!莫非知道追不上卿师祖,就想转移目标,打冷禅儿公主的注意?”那些对冷禅儿爱慕之极的强者都愤愤不平起来。

    “没有?”

    见冷禅儿不回答,陈汐笑了笑,自顾自说道,“那你就不会明白,身为一个父亲的心情,卿秀衣是我那孩儿的亲生母亲,我和她之间虽然闹过一些不愉快,可早已冰释前嫌,若非那冰释天阻挠,我和她早已在一起了。这件事,你恐怕还不知道吧?”

    何止是不知道,这件事,简直就如同一个惊雷般,震得冷禅儿浑身一僵,再无法保持那一贯的恬静傲然气度,她杏眼圆睁,脑袋都被震撼得有些恍惚了。

    儿子?

    卿师祖居然给眼前这家伙生了一个儿子!?

    这简直就像个天方夜谭,荒诞离奇到了极致,也不可思议到了极致,已超出了她所有的想象空间。

    大殿众人更是彻底石化,瞪大眼睛,心中就像有一万匹野马呼啸而过,惊得下巴都差点掉在地上。

    简直太让人意外了!

    要知道,那卿秀衣可是在整个玄寰大世界都耀眼无双的天之骄女,前世的她,一夜连渡九重天劫,开创修行界之先河,震惊八荒**,而后以大毅力转世重修,历经百世轮回,修得无上业果,令诸多大能者都侧目不已。

    在所有人眼中,她羽化成仙早已是注定的事情,并不稀奇,人们反而期待的是,在她成就天仙之时,又会创造出怎样的奇迹?

    如今,这样一位宛如从传说中降临下凡的仙子般的人物,居然给一个身份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年轻人生了个儿子!

    这……谁又能不震惊?

    “噗!”

    远处,龙振北刚拈起一杯烈酒饮尽嘴中,听到这一番话后,直接就喷了出来,被呛得眼泪差点流出来,狼狈不堪。

    不过,他此时已顾不得这些,而是死死盯着陈汐,目光怪异中带着惊撼,像看着一个怪物一般,这……这……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非顾忌自己的身份,他差点就骂出声了,卿秀衣给陈汐这样的小蝼蚁生了个儿子?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一刻,龙振北突然有点嫉妒陈汐了,能让卿秀衣做到这一步,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只怕死了都值了吧?

    抱真观的赤阳子手指颤抖了一下,眸光惊疑不定。

    黄泉魔宗的裘军怔了怔,暗自深呼吸了几次,怔然不已。

    整个冰云阁最高层大殿内,因为陈汐这一席话,突然陷入到一种死一般的沉寂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陈汐对此却像恍若未觉,依旧看着眼前的冷禅儿,许久才说道:“现在你应该明白,她是谁的女人了吧?”

    她,自然指的是卿秀衣。

    冷禅儿犹如灵魂出窍,怔怔点了点头,旋即清醒过来,深吸一口气,却又连连摇头,“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也并不关心这些。我只知道,以你如今的成就,想要从冰释天大人身边夺走卿师祖,根本就不可能。”

    话虽如此说,她的声音不自觉已软弱了一些,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冷禅儿似也察觉自己的口吻不像之初般掷地有声,连忙再次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如今的卿师祖已恢复了前世八成记忆,在冰释天大人的帮助下,她的修为更是进步神速,一日千里,如今正在闭关静修,消除百世业障,只等功德圆满,就会出关,和冰释天大人举办婚礼!”

    “那是我和冰释天的赌约,我当然知道。”陈汐轻轻笑了,眸中涌上一抹坚定之极的神采,“你不用再多说,无论是为了秀衣,还是为了这个赌约,百年之内,我一定会前往天衍道宗一趟。”

    冷禅儿神色滞了滞,没想到陈汐态度竟会如此执拗决绝,令她陡升一股难以言喻的挫败感,打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都将态度表达得如此清楚,为何眼前这年轻人依旧执迷不悟,他又是从哪里来的信心?

    难道他真以为凭借一个儿子,就能挫败冰释天大人,赢得卿师祖的归属?

    “你这是在以卵击石。”冷禅儿在做最后的努力。

    “有些事情,明知是以卵击石也要做。”陈汐态度依旧。

    冷禅儿张了张嘴,还不等她再说些什么,陡然之间,异变陡升。

    砰!

    大殿门被轰然推开,走进来几名修士,都很不凡,为首者更是器宇轩昂,一头黑发披肩,眸子开阖间冷电翻滚。

    此人体魄雄健,浑身上下流淌神辉,骨骼粗大,充斥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野性十足,甫一进来,目光就落在陈汐身上,冷喝道:“你是什么人,也配坐在公主身边,滚一边去!”

    众人诧然,这也太强势霸道了,比那蛟鲨四兄弟都要嚣张。

    陈汐眸子一冷,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朝呼喝,这家伙简直嚣张到了极点。

    龙振轩也发呆,虽说,他很欣喜于见到有人找陈汐麻烦,但见到这家伙如此嚣张跋扈的方式,心中也颇为不舒服。

    只有那些天衍道宗的强者心中凛然,深知此人来历,背景惊人,就是冷禅儿公主这等人物,也对此人背后的势力略有忌惮。

    因为,据传他乃是紫荆白家的一尊老古董的后代,行事一向如此,跋扈睥睨,实力虽不如天衍道宗那位拥有“火罡之躯”的燕十三强横,但为人却要比燕十三更嚣张,仗着背景强大,行走修行界时,不知惹下了多少大祸,令得各大势力子弟见到他,都头疼不已,纷纷避开,不愿招惹,唯恐麻烦上身。

    紫荆白家,一个玄寰大世界中霸据一方的恐怖大势力,宛如王侯,可以比肩十大仙门这等庞然大物,甚至论及地盘范围,还要更广阔雄厚。

    因为这个家族,底蕴惊人,早已达到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势力已不再局限在玄寰域,据说如今正在开辟域外疆土,势力之强,令人心颤。

    最为重要的是,紫荆白家之人极为护短,无论大小事情,一旦惹上紫荆白家,不死也得脱层皮,无论是谁!

    眼前这个青年,前些年偶遇见冷禅儿,惊为天人,一路追求,欲要抱得美人归,现在见到一个陌生年轻人和冷禅儿对视而坐,似乎相谈甚欢,心中顿时暴怒,根本不带掩饰的,直接翻脸,让陈汐滚开。

    “这是紫荆白家的白顾南,一位老古董的直系重孙,跋扈骄狂之极,你可要小心些。”冷禅儿传音道,对这青年的到来,她也感到有些头疼。

    “紫荆白家……”闻言,陈汐却是一怔,眸子中不经意闪过一丝古怪之色,这……还真是好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