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道武玉牌【第一更】

神箓 第三百七十七章 道武玉牌【第一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有点晚,抱歉,凌晨左右,还有更新。

    ————

    登天峰上,陈汐悍然出手,一剑震碎一百零八柄飞剑,而后背着梵云岚,沉默而行。

    登天峰外,目睹整个过程的众人,都忍不住再次议论纷纷起来。

    “六万七千丈高度!在如此恐怖的道意力量压迫下,陈汐竟然还能一剑斩碎一百单八剑,拯救那女子于危难之间,这等实力可是有点太可怖了!”

    “错!我倒是觉得那女子实力要更厉害,你没看在陈汐出现之前,她已经灭杀十六名敌人?论及实力,只怕她要比陈汐还要强悍一些。”

    “我最感兴趣的是陈汐和那名女子的关系,能够毫不避讳地背负着这名女子登峰,难道两人是情人关系不成?”

    “你们都错了,自始至终都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名女子的身份,你们可曾搞明白过?她是何门何派,姓甚名谁,你们又都有多少了解?据我观察,那女人可是用的魔宗功法,并且火候精湛,实力强大,明显是一位魔修!”

    “魔修?老天!懊不会是血月魔宗之人吧?”

    锦绣大殿内,一名地仙强者怒极咆哮:“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血月魔宗的余孽出现在群星大会上?为什么?!”

    这位地仙强者道号玉昆子,是中原琼池道宗的一位老祖,刚才死在梵云岚手中的十多名年轻修士中,有大半都出自琼池道宗。也正因此,玉昆子才会如此愤怒。

    大殿内的一众地仙强者面面相觑,神色中也带着一丝惊疑不定。

    血月魔宗这个名字在数千年前,简直就是邪恶、罪孽的化名,令人闻风丧胆,在修行界掀起了无尽腥风血雨,给大楚王朝造成了极大重创。

    这些老怪物存活这么长岁月,自然对血月魔宗的一切了解颇深,和玉昆子一样,他们也都隐约猜到了梵云岚的来历,所以心中难免有些惊疑。

    “诸位道友不必如此惊慌。”文成候突然干咳出声,笑道:“血月魔宗的问题,陛下早已心知肚明。那名女子名为梵云岚,乃是血月魔宗一名殿主,之所以让其参加群星大会,也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的意思?

    众人皆是一凛,心中纷纷揣测,当今楚皇为何要这么做?难道与血月魔宗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不成?

    文成候眼眸一扫众人,摇头道:“诸位不要妄加揣测了,陛下此举必然大有深意,我等还是观摩比赛为好。”

    “雅晴姐姐,你认识那名女子吗?”杜清溪犹豫了再三,还是鼓足勇气问道。

    “陈汐认识那么多美丽女子,我哪能一个个都能认识?”雅晴唇边泛起一丝自嘲,看到陈汐背着梵云岚一步步走向登天峰顶,她心中也颇为酸涩。

    “不用问我了,我也不认识。”云娜见杜清溪目光朝自己望来,连忙摇头说道。

    “沐瑶我知道,她肯定也不认识那名女子,你呢?”杜清溪无奈,抬眼望向阎嫣。

    阎嫣撇撇嘴,说道:“我都说多少次了,我和陈汐只是普通关系,我才不关心他有多少红颜知己呢。”

    话音刚落,她便遭来众女一阵白眼,普通关系?谁信啊!

    阎嫣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无力感,心中叹息,难道每个女人都非要和陈汐有一腿,你们才甘心?

    “快看,第一批人已经抵达了登天峰之巅,开始抢夺道武玉牌了!”一旁的道玄真人突然惊讶出声。

    众人一怔,皆纷纷望向登天峰,果然就看见,卿秀衣、赵清河、皇甫经天、甄流晴等几十人登临峰顶,开始出手抢夺道武玉牌。

    在登天峰之巅,有着一片各种道意力量形成的瀑布,瀑布悬挂于峰顶千丈高空之上,倾泻而下,道武玉牌便是从道意瀑布中产生的。

    所谓道武玉牌,就是一种类似身份凭证的物品,登临峰顶的修士,只有逆着道意瀑布的洪流,从中抢到一枚道武玉牌,才能继续参加群星大会。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道武玉牌总计只有三千六百枚,抢夺道武玉牌之战,也成了群星大会的第二道考验。

    这一道考验同样残酷无比。

    因为此次参加群星大会的年轻一代金丹修士,总计有五万多人,按照外界群星大会的算法,能够登临登天峰之巅的,最多也不会超过两万人。

    两万人去抢夺三千六百枚道武令牌,其竞争之惨烈,完全就可以预见得到。

    “以陈汐的实力,抢夺到一枚道武令牌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如今他背负着那名女子,实力必然将受到限制,万一出现什么状况……”闻玄真人眉头一皱,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身边众女也都心中一紧,不再胡思乱想,纷纷把目光投向陈汐。

    ————

    六万九千丈。

    七万五千丈。

    八万丈。

    ……

    陈汐背负着梵云岚,越往上走,压力就越大,那种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道意压迫力量,也是随之节节攀升,那种感觉就像行走在汹涌爆发的山洪之中,他不得不分出一半的精力去抗衡这种压力,才能避免不被山洪卷走。

    换句话说,现在如果遇到敌人,陈汐仅仅只能发挥出寻常的五成实力。

    当然,其他人达到这种高度,必然也会遭遇到这种可怖的道意压迫力量,甚至所能发挥出的实力还不如陈汐呢。

    因为道理很简单,他身上还背着梵云岚,后者所遭受的道意压迫力量之强大,和陈汐并无半点区别。但如今这种压迫,却悉数都落在了陈汐身上。

    也就是说,陈汐虽说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实力,但这却是因为他扛着两个人的道意压迫力量在前行!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而没有自己的话……趴在陈汐的背上,梵云岚心中也在思索这个问题。

    如今,她已经不去思索再如何去对付陈汐,因为这会让她的心变得慌乱而茫然。所以为了分散注意力,她把心思都集中在陈汐的实力上。

    一路上,她一直都在观察陈汐,观察他的气息、他登山时的速度、以及脸上神情的种种变化。

    因为通过这些微小细节的变化,能够令她隐能够约察觉到陈汐如今的实力,如今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

    得到的结果令她大吃一惊,甚至她差点不敢相信自己所得出的结论,原因很简单,她竟然发现,以自己如今所拥有的全部实力,也有可能不是陈汐的对手!

    在瀚海沙漠深处时,这家伙才只是黄庭境界,如今才过去几年,他的实力已经暴涨到这种程度了?

    “可以跟我说说,你是如何参加进群星大会的吗?”就在梵云岚心中震惊之际,陈汐的声音突然响起。

    梵云岚一怔,却是沉默不语。

    “看来她对自己的恨意还很深啊……”陈汐唇边不由泛起一丝自嘲,摇了摇头,不再多问,继续上前行去。

    从进入登天峰八万丈的高度之后,宽敞的山路上只有零星的三两个人,已经很少能看见一群一群的修士了。

    再加上山峰上的道意压迫力量越来越恐怖,一路上也再难看见战斗的发生,相较而言,他们两人的处境还是极为安全的。

    “三年前,我修炼了一种秘术,这种秘术能够让我舍弃掉涅槃境界的修为,重新归为金丹境界。”

    过了许久,梵云岚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幽幽响起,陈汐没有打扰她,一边走,一边侧耳聆听。

    “并且我血与魔族和当今楚皇也达成一种协议,允许我参加此次的群星大会,代价就是在三千年内,血月魔宗不会再次出现在世间。”

    陈汐怔了怔,只是为了让梵云岚参加群星大会,就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血月魔宗求的又是什么?

    “我已经向宗主发誓,此次群星大会,必然要跻身前十名之列,否则就以死谢罪。”梵云岚继续说道。

    陈汐再忍不住插嘴道:“为了什么?进入太古战场?还是玄寰域?”

    梵云岚摇头道:“这个牵扯到我血月魔宗的一些秘辛,我不能告诉你。”

    陈汐没有追问,而是问起另外一个问题:“那刚才那些人,又为何要向你动手?据我所知,你在之前的那些年中,一直以黑纱遮面,极少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又怎会无缘无故跟那些人产生恩怨?”

    “他们?”梵云岚声音中透出一丝不屑,说道:“他们大多是中原荒外血地附近的门派弟子,有琼池道宗的,有淮南宗的,而你或许也知道,我血与魔族一直盘踞在荒外血地之中,自是难免发生一些争斗,并且这种争斗持续了千年之久,这些宗门弟子自然对我这个来自血与魔族的魔女恨之入骨了。”

    陈汐这一下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心中也不禁一阵感慨,自古正邪不两立,这等日积月累无数岁月的仇恨,也的确只能通过战斗和厮杀来解决。

    “快到峰顶了,你还不放我下来?”梵云岚突然说道。

    “你刚历经一场大战,消耗颇大,只怕还没恢复过来,我还是背着你吧。”陈汐抬头望了望,果然,只差不到三千丈距离,已经能够登临山峰之巅了,甚至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条巨大的瀑布,从虚空中倾泻而下,宛如银河落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