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噬山鼠【第二更】

神箓 第二百七十一章 噬山鼠【第二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二更!再次感谢兄弟“四周”两个888打赏捧场,此情此景,我只想大吼一声,土豪,咱们做朋友吧!

    ——

    城墙上,陈汐孑然独立,仰望远处莽莽南蛮山,一阵凛冽的风吹来,刮得他长发飞舞,衣衫猎猎。

    不知何时,清朗的天气渐渐暗淡起来,漆黑如墨的乌云在南蛮深山上空汇聚,遮天蔽日,朝这边极快移动而来,从中逸散出的恐怖妖气,连陈汐都暗暗心惊。

    “你们不用回去帮忙?”

    陈汐收回目光,望向城墙四周的其他各家首领,松烟学府府主宁道甫,红叶学府府主叶秋……此刻竟全都聚集在城墙四周。

    “学府中自有人照看,我等身为一家之主,自应战斗最前线,奋勇杀敌,为他们转移赢得一丝时间。”

    “正是,此次兽群规模空前强大,据探子来报,上千妖兽中,会有两名金丹境大妖坐镇,若被它们侵入城中,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众人纷纷出声说道,神色坚定,透着一股豁出去的味道,显然,为了给自己背后的族人赢取迁居的时间,这些个首领也把生死抛开,打算拼命了。

    陈汐点点头,倒也极为欣赏这些人的决心和勇气。

    “快看!它们过来了!”有人惊呼出声。

    陈汐抬眼一看,远处的南蛮深山中,天空黑压压一片,妖气翻滚,充斥天地,一些低阶的妖兽,如赤焰虎、紫角蜥蜴、血影双头鸟、鹰头鬼面雕冲在最前边,浩浩荡荡,铺天盖地,远远望去,就像洪水一样轰涌而来。

    嗖嗖嗖!嗖嗖嗖!

    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地阶妖兽背后,一道道妖气冲霄的身影,在半空中飞驰,这些妖兽无不是修至紫府境界的存在,已化作了人形,但无论男女老幼,样貌如何,神情里都透着一股狰狞凶厉的气息,跟人类修士迥然不同。

    而在这些飞遁天空的身影只有,则有十几个妖气更为强大的妖修众星拱月般,围拢在两道高大的身影前,这两道身影笼罩在一团乌黑妖气,所散发出的气息暴虐四窜,直冲九霄,搅乱云层,令得甚是骇人。

    不用猜,这两道高大的身影,就是金丹境的妖兽所化,它们身边的十几个妖修必然也是黄庭境界的存在了。

    吼!吼!吼!……

    惊天动地的兽吼轰隆隆响起,震得群山万壑都在颤抖,树木岩石都簌簌粉碎,那等声势,简直如同末日即将来临一样。

    “震剑道!”

    剑箓出现在手中,陈汐凌空而起,迎着妖兽群最密集的地方,长剑掠空,劈斩而下。

    轰!

    犹如一道天降雷霆落下,炫亮刺眼的雷芒电弧纠集成一道近百丈长的剑气,瞬间在妖兽群破开一个空白裂缝,在这恐怖凌厉的剑气下,各种妖兽不管是地上跑的,天上飞的,足足有上百头顿时被开膛破肚,横死当场,地面上更被斩出一道狭长的裂缝。

    一剑之威,如斯可怖!

    城墙上各大势力首脑瞪大了眼睛,即便早已见识过陈汐的实力,可此刻看见这样一幕,依旧惊得他们心神摇曳不已,随之,一抹激动和亢奋涌上所有人心头,有陈汐在,这兽群再厉害,又有何惧?

    “桀桀!人类,找死!”一声尖锐怪异的声音划破虚空,一头紫府境妖修化作一头巨大的血鹰,冲过兽群,暴掠而来,一对足足簸箕大的金色鹰爪,狠狠击向陈汐。

    “竟然是铁羽血鹰,虽说只有紫府境界,但其体内有着一丝上古神兽血脉,加上其速度奇快无比,精通风之道意,就是黄庭境修士碰到它,也是无可奈何。”

    红叶学府府主叶秋凝声说道,他如今还只是紫府境界,面对这等妖禽,自然也是感到棘手无比。

    不过这样的货色,陈汐却是浑不在意,和之前他在南蛮深山中见过的那头雷鹰王相比,这铁羽血鹰太弱太弱了。

    刷!

    一剑横扫,如风似电,噗嗤!这头铁羽血鹰来得快,死的更快,还未临近,就被一剑从中劈开,毛羽夹杂着鲜血飞洒满空。

    看到这一幕,叶秋心中顿生巨大的落差,在自己眼中棘手无比的凶禽,却被陈汐随手一剑抹杀,令他心中也是五味俱全,不过一想到陈汐连金丹圆满境的魏越子都斩杀得了,已经跟自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心情这才稍稍恢复。

    陈汐却是没注意这些,他的心思全放在兽群身上。

    “我去诛杀那两头金丹境妖修,你们守护在这里,待我解决了它们,这场兽群袭击不攻自破。”说着,陈汐身影一晃,下一刻已经消失在城墙之上。

    他冲了上去?

    众人看到这一幕,心中震惊之余,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豪情,是啊,为什么不能主动攻击,而偏偏要等它们欺负上门来?

    “我等守好城墙,决不能让陈汐失望!”

    “生死关头,此时不奋勇杀敌,还等何时?”

    “杀!”

    “杀!”

    陈汐浑然不知,因为自己的一个小小举动,就刺激得这些松烟城各大势力的首领斗志昂扬,热血澎湃,大有灭尽山河,荡平天下的豪情壮志。

    他此刻正朝兽群后方冲去,任何挡在身前的妖兽,无不惨死当场,整个人简直就像一把尖锥,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惨呼遍野。

    挡!

    一头黄庭境大妖手握双锤,阻拦而来,却被陈汐一剑洞穿喉咙,轰然坠落地面。

    咔嚓!

    另一头化作巨大火蜈蚣模样的黄庭境大妖,从暗处偷袭而至,却被陈汐早知早觉,一掌拍出,十几丈长的坚硬身躯化作了齑粉。

    一路所过,竟无一合之敌!

    “都退下,这个人类修士交给我了!”一声沉浑如炸雷的声音响起,此人耳膜,让人灵魂都剧痛。

    轰!

    伴随如雷声音,一个大有十余丈的紫色手印,当空凝聚而成,从天而降,朝陈汐狠狠拍下,

    紫色手印妖气缭绕,宛如实质,散发着滔天的凶气,还未逼近陈汐身体,那恐怖的力量就撕碎虚空,碾压得四周灵气都寸寸爆裂,这股气息令得附近的一些妖兽都遭了秧,重伤倒地不起。

    “这头大妖倒是不错,一掌之中竟然蕴含了一股山岳道意,寻常人接触的话,不亚于被重山撞击,碾压而死,不过这对我却没用。”

    面对这一掌,陈汐摇了摇头,身体在半途中骤然止步,剑箓横空掠起,一剑碾压而去,这一剑同样气息凝重沉浑,犹如群山凝聚,万岳当空,因为太空沉厚的原因,虚空都被挤压出一片片破碎不堪的涟漪。

    砰!

    紫色手印就像纸糊的一样,被这一剑碾压爆炸,化作碎裂的光芒消失不见,然而陈汐的剑势并未消散,依旧如群山横空,朝远处轰隆隆碾压而去。

    那里,立着一个高大身影,正是刚才施展紫色手印的那头金丹境大妖,他眉眼如电,面色雪白,嘴唇却艳红妖冶之极,给人以阴冷邪魅的视觉冲击感。

    “嗯?竟然能挡住我隗红的一击而不死,小娃娃你足可以感到自豪了……”

    阴嗖嗖的声音从艳红的唇中传出,这个名叫隗红的金丹境大妖,伸手就朝迎面而来的剑气拍去。

    看到这一幕,陈汐再次摇了摇头,自己这一剑,乃是蕴含土行大道的“坤剑道”,又经过剑箓的加持,沉浑厚重,如巨山迫临,又岂是这么容易接下来的?

    咔嚓!咔嚓!

    “啊!我的手!”果然不出所料,自视甚高的大妖隗红,整只右手都被那厚重的剑势碾压得筋骨断裂,若非他及时反应过来,只怕整条胳膊都得被挤压成粉末了。

    不过即便如此,也疼得他怒嗥不已,整只右手血肉模糊,白骨碎裂,起码此刻已再也动用不了了。

    “死吧!”

    陈汐毫不犹豫直冲上来,每耽搁一分,城墙上的众人就危险一分,所以他必须把这两头威胁最大的金丹境大妖速速解决掉。

    “巽剑道!”

    相隔十几丈,陈汐全力施展星空之翼,又以速度奇快著称的巽剑道刺出一剑,几乎在不到千分之一刹那间,就已来到隗红身前,速度之快,简直已与瞬移无疑。

    在隗红眼中,陈汐此刻的确跟瞬移一样,尤其是陈汐手中之剑,简直就像凭空出现在自己喉咙前,那等可怕的速度,令得他亡魂大冒,几乎下意识就朝一侧暴掠而去。

    “烈钧,你还不出手,等到什么……”

    自以为逃过一劫的隗红愤怒尖叫,然而下一刻,尖叫声就戛然而止,因为那柄剑如跗骨之蛆,从自己喉咙洞穿而过,他甚至看到一抹艳红无比的血花迸射而出,就像自己的嘴唇一样艳红……

    砰!

    隗红这位金丹境大妖,还来不及化为原形,还来不及自爆金丹,就在愕然之间彻底殒命,掉落地面。

    “原来是一头红嘴丹顶鹤修炼而成,可惜修炼时间太短,才只金丹中期而已,力量也无法与一些拥有上古神兽血脉的妖兽相比,又怎会是我的对手?”陈汐瞥了一眼地下,就看见隗红的尸体化为了一头丹顶鹤,心中顿时明白了隗红的身份。

    “给我死吧!”

    一声大喝在耳畔炸响,旋即,在陈汐头顶上空,蓦地出现一头庞大无比的青色老鼠,足有小山那样大,张开锋利如利刃的血盆大口,吞天噬月,周围的虚空都像被它吞吃掉一大块,可怖之极。

    “噬山鼠?”

    陈汐似早已预料到这一幕,不过当看到这头青色老鼠的模样,还是感到一丝讶然,认出了此妖兽的来历。

    据说此兽成年时,张口就能吞掉一座万丈大山,随口一吸,就能令一条滔滔大河枯竭,厉害之极。

    眼前这头青色的巨大老鼠,就是噬山鼠无疑,并且修为也有金丹后期左右,刚才迟迟没有出现,就是等这一刻突然袭击,一口吞噬掉陈汐。

    “早已等你多时,你的同伴已死,现在你也陪它一起去吧!”

    几乎在这头噬山鼠出现的那一刹那,陈汐手中的剑箓已如惊龙破空而起,剑光矫射,直冲斗霄,暴烈肆虐的火行道意,蕴积在“离剑道”之中,突然爆发,就像一轮刺眼的太阳倏然升空,顿时把那噬山鼠包裹在无尽火海剑芒中。

    嗤啦嗤啦……

    噬山鼠浑然没想到陈汐反应如此之快,出击如此之猛,登时浑身的青色皮毛上被焚化得皮开肉绽,剧痛惨呼不已。

    “好谲诈的小子!等我家主人出手,你必死无疑!”愤怒的咆哮声中,噬山鼠突然身影一晃,化作一抹流光,朝南蛮深山中遁去。

    “竟然能从我的离剑道中逃脱?”陈汐怔了怔,却也没有追击,眼前还是把这些妖兽群全灭掉最为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