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命在旦夕

神箓 第二百二十四章 命在旦夕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不好!

    听到在耳畔炸响的娇喝,感受着自陈汐身后传来的无匹剑意,楚天驹万万没想到就在这关键时刻,竟会突发变故,心中顿时一沉。

    不过他反应也不慢,全力运转真元,化掌为拳,形如青光大日轮,狠狠砸在那突然袭来的剑芒上。

    砰!

    拳剑相撞,劲气轰散,楚天驹借助这一撞之力,身体如鹞子翻身,飘然朝后暴退出数十丈。

    “啊!啊!”就在楚天驹身体刚落地,小婉和小霞两女,却已遭到卿秀衣和梵云岚必杀一击,脑门都被瞬间拍碎,像烂西瓜似的飞溅一地,丧命当场。

    楚天驹脸色顿时阴沉如水,心中胆寒不已。

    他不敢逃,因为卿秀衣和梵云岚的气机,已经牢牢锁定住他,尤其是梵云岚,修为中已带着一股天地大“势”,令得楚天驹就像面对无尽辽阔的天地一样,感觉自己是如此渺小,再不敢轻举妄动。

    “卿姑娘,在下青华门楚天驹,师尊龙轩老祖,刚才的举动,楚某绝无冒犯之意,是我那两位师妹不知礼数,擅自行动,楚某在这里向你赔罪了。”楚天驹眼眸闪烁不定,把一切都推在了死去的小婉和小霞身上。

    “青华门楚天驹?哼,这么蹩脚的借口你也说得出口?真是丢你师尊的脸!”卿秀衣冷冷道,素手一挥,身上已披上一件雪白鹤氅,把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

    另一侧,梵云岚也是取出一件血色披风,罩在了身躯外面,却是立在一侧,沉默不言,也不知其心中在思索什么。

    “卿姑娘,楚某真的是冤枉啊!你若是不解气,我可以拿灵药、法宝来补偿你,只希望卿姑娘能原谅楚某,化解这次的无心之过。”楚天驹连忙辩解道,这件事他打死都是不会承认的,否则祸害还深,甚至可能波及到其背后的家族和师门。

    毕竟卿秀衣乃是天仙转世之身,又是云鹤派掌中瑰宝,受到诸多老怪物的青睐和庇护,若是知道他楚天驹打起了卿秀衣的注意,那种后果别说是他自己,连他背后的势力都是扛不住。

    “冤枉?”卿秀衣手掌一开,露出一根细如牛毛的三寸透明针,正是冰魄锁魂针,“据我所知,你楚家掌控着一条地心冰魄灵脉,以炼制出售冰魄锁魂针而闻名锦绣城,这东西难道不是你给这两个女人的?”

    楚天驹面色难看道:“这……”

    卿秀衣冷冷打断道:“不用解释了,今天你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

    说话时,卿秀衣身如飘渺烟霞,倏然来到楚天驹身前,探臂握拳,如扬起的铁鞭似的,狠狠砸向楚天驹天灵盖。

    这一连串的动作,兔起鹘落,近似闪电,简直是防不胜防,楚天驹也没想到卿秀衣说动手就动手,连忙双臂一振,如抱大日轮,横挡身前。

    咔嚓!

    卿秀衣简简单单一拳,却像有万钧之重,直接震碎楚天驹双臂,发出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

    蹬蹬蹬……楚天驹连退出十余步,面色已是惨白之极,额头豆大的汗水直冒,他的双臂骨骼已被震碎成粉末,像两根软面条似的瘫在身体两侧。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金丹中期的修为,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这女人难道已进阶涅槃境界了?”楚天驹心中惊怒交加,不敢置信。

    他虽早已听说过卿秀衣实力深不可测,可真正地接触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其拥有的战斗力,绝对横扫同阶中任何金丹修士!

    嘣嘣嘣……

    拳劲破空,卿秀衣根本就不给楚天驹喘息的机会,再次蹂身而上。瞬息来到楚天驹身侧,拳如鹤喙收缩,磅礴的真元凝聚于一点,一拳爆出,如仙鹤冲俯冲择人而噬!

    “卿秀衣,你不能杀我,难道你就不怕我楚家和青华门的报复?”危机关头,楚天驹暴喝一声,一颗金丹从脑门冉冉升起,金光缭绕,道意盎然。

    “杀!”

    这颗蕴含着楚天驹九种道意,全身修为的金丹,滴溜溜一转,大放光芒,不顾迎面而至的一拳,径直轰然袭杀向卿秀衣的身躯。

    这种打法,纯粹是以命拼命,凶残之极。

    楚天驹似乎也明白,这时候不拼命,那就再无逃生的可能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卿秀衣比他更狠,根本就不理会那金丹的攻击,拳势不变,径直戳在他喉咙上。

    咔嚓!楚天驹喉骨被一拳砸碎,那凌厉的拳风更是把他整个脑袋都扭断,丧命当场,死相凄惨之极。

    嗡……

    这时候楚天驹的金丹,也撞在了卿秀衣身上,但却像泥牛入海似的,被一抹七彩霞光吸附住,力量全部被化解。

    仔细看去,那七彩霞光赫然是从烟霞宝镜中散发出来的,原来她在行动之前,似是早已推算出一切变化,早早地把烟霞宝镜给祭了出来。

    “金丹中期的修为就想打我的主意,真是自寻死路……”卿秀衣摇了摇头,看也没看楚天驹的尸体一眼,探手一抓那颗金丹,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法宝中。

    这几个呼吸的时间,楚天驹这位青华门金丹核心弟子,彻底丧命,卿秀衣那摧枯拉朽的强悍攻击力,看得一侧的梵云岚眼眸中也是泛起一抹凝重。

    她自然看出,卿秀衣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显然跟自己一样,是从刚才的双修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谈及双修,梵云岚心情顿时变得奇差无比,眼眸望向盘膝坐地,一直不曾醒来的陈汐,娇艳绝美的玉容变幻不定。

    卿秀衣也是沉默不语,目光冷冷盯着陈汐,像盯着一具死尸,没有一点的感情波动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来自云鹤派的天之骄女,清丽如画,钟灵神秀,是世间诸多年轻弟子心中不容亵渎的仙子,另一个是血月魔宗内的一殿之主,娇艳百媚,容貌祸国殃民,那涅槃七轮的修为,放在龙渊城都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就是这样两个女人,却同时因为意外,**于同一个男人,她们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复杂了。

    灵白护在陈汐身前,抿嘴不语,眼眸中却是一片倔强狠戾之色,那是誓死也要保护陈汐的决心。

    在某种意外中,夺取了女人的贞操,并不等于俘虏了她们的心,相反,为了遮羞,或者为了泄愤,她们反而会变本加厉地报复那个夺取她们贞操的男人。

    尤其是,这个男人的地位、身份、修为与她们之间相差着十万八千里,根本就无法赢得她们的尊重、爱慕,或者是忌惮。

    在这种情况下,陈汐的处境无疑是极度危险的。

    最为令灵白担心的是,陈汐直至此刻还没有苏醒过来的痕迹,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不在的话,这两个女人动动手指头,都能瞬间杀死他。

    就像一只待宰羊羔。

    “真是奇妙,想不到竟然跟卿姑娘一起,共享了一个男人。”梵云岚突然笑起来,声音中带着一丝说不出是讽刺,还是自嘲的味道。

    “我只是中了毒而已,若非如此,决不至于便宜了他。”卿秀衣神色不动,淡然说道:“也幸好是他,令我驱除种种欲念,不仅磨砺了道心,更把周身真元中的杂质彻底清除一空,如今我的道基修为,随时都可以进入涅槃境界,所以,你还是趁早熄了杀我的心思。因为你再也办不到了。”

    “你以为就你修为精进了?”梵云岚慢条斯理道:“当然,我现在不会与你动手,除非先解决了地上这个男人。”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卿秀衣点头道,“今日无论如何,我也要杀了他,洗涮我身上的污痕和耻辱。”

    “我也担心此事传出去,坏了我的声誉,不如咱们订一个协议?一起出手杀了他,然后立下天道誓言,彼此都不宣扬此事,如何?”梵云岚轻声问道。

    卿秀衣略一思索,点头答应。

    灵白看得心中一沉,沉声道:“两位,如果不是陈汐的话,你们恐怕早就在天香醉中走火入魔,身陨道消了吧?如今却恩将仇报,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天香醉?

    闻言,卿秀衣和梵云岚皆是一怔,旋即露出恍然之色,显然是想起了有关天香醉的一切讯息。

    不过,两人却不会因为此话,就放过陈汐,毕竟事关自己清白,若此事传出去,对自己的声誉更是一种玷污,两人是决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而抹除一切祸端的办法就是——杀人灭口!

    嗖!

    卿秀衣突然出手,洁白如玉的右手,如电探出,瞬间就把三寸高的灵白攥在手中,根本不给他一丝反应的机会。

    不过这也是正常,卿秀衣的实力原本就稳压灵白一头,历经双修之后,又有精进,出其不意地出手,也是手到擒来。

    “你这小人也的确奇妙,神智如人,却拥有法宝之身,若你不想死,就乖乖的别动,否则我一用力,你必死无疑。”卿秀衣淡然说道,话中的威胁之意却是表露无遗。

    “杀!”

    见灵白被卿秀衣抢先擒走,梵云岚冷哼一声,似是不甘心一样,抬手就朝地上的陈汐拍去,掌中真元凝聚,魔焰汹涌,明显是用了全力。

    卿秀衣淡然一笑,也是一手挥出,从另一侧朝陈汐的脑门拍去。

    这两人,都是生起了必杀之心,此刻又是从左右夹击,看起来无论如何,陈汐也已逃不掉被杀的命运了。

    陈汐命在旦夕!

    灵白直看得眼眶欲裂,小脸扭曲狰狞,任凭如何挣扎,却是无法挣开束缚,忍不住愤怒尖叫起来,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一片。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陡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