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七章 诛邪十字

神箓 第二百零七章 诛邪十字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哈哈哈,我消耗一半精血,施展无上血河道域,就是涅槃大修士陷入其中,不死也得脱层皮,又岂是你们那点小小雷霆能够抗衡的?陈汐,我要杀死你,狠狠地虐杀,禁锢你的灵魂,遭受万魔吞噬的痛苦,让你日日夜夜跪在我大哥的灵位前忏悔!”

    看着在血河中像一只稻草一样挣扎不休的陈汐,腾化虚傲立在血河之上,忍不住狰狞大笑:“并且,我要收回浮屠宝塔、九字真言镇灵符,剥夺你的炼体功法。哦,对了,还有那个小家伙,竟然能够与法宝合二为一,像人类一样修炼,我要把它抓住,炼制为一件无上魔兵,为我所用!”

    “混蛋!你竟敢想要把我炼化为魔兵,你死定了,还有你背后的血月魔宗,也将因为你而遭受灭顶之灾!”灵白气得咬牙切齿,全力运转修为,寂灭剑意混杂着滚滚雷霆,横冲直撞,咆哮如龙,恨不得一剑劈死这个狂妄自大的魔宗余孽。

    陈汐却像是置若罔闻,神色平静,一边抵抗着血河中滚滚涌来的冤魂厉鬼,一边在心中飞快思量着灭敌之法。

    无可否认,腾化虚的血河道域的确很强大,甚至比韩古月的杀戮道域还要厉害一丝,身处其中,不仅要遭受无穷无尽的冤魂厉鬼攻击,并且还要抵抗着血河中涌出的磅礴镇压之力,一旦稍有不慎,就会瞬间被这血河吞没,噬魂夺魄,血肉无存。

    直至如今,陈汐也只能凭借霄雷剑和雷霆道意对阴晦之物的克制作用,勉强自保,而无法立即杀敌脱困。

    “血河道域,我怎么感觉与罗修的血蚀道域有点相似,都是血海滔滔,阴魔丛生,邪恶血腥之极……”陈汐心中一动,蓦地想起在潜龙榜大比时,自己没有动手,幽冥录和诛邪笔就自动彻底灭杀掉罗修。

    “幽冥录,诛邪笔……听罗修的意思,这一对宝贝上蕴含着六道轮回、幽冥炼狱的气息,或许,天生就是克制这些邪魔鬼魅的?”陈汐想起罗修曾说过的话,又想起诛邪笔的轻描淡写一击,就灭杀罗修的场景,顿时计上心来。

    “腾化虚,你可认得此物?”陈汐拿出幽冥录,甫一出现,一股巍峨浩荡、光明正大的阴冥气息轰然涌现。

    吼吼吼……

    感受着那股纯正浩瀚的幽冥气息,滔滔血河中,无数的冤魂厉鬼蓦地尖叫起来,神色兴奋,凄厉尖叫,就仿似遇到了救星一样,奋力挣扎着要朝那幽冥录抓去。

    “幽冥录?这不就是我魔宗一脉世世代代相传的至高典籍,传说中的至魔圣典,众魔无极书!?”

    腾化虚浑身一震,一边牢牢控制着血河的力量,令那些冤魂厉鬼无法靠近陈汐,一边死死盯着陈汐手中的幽冥录,眼眸中涌出无尽贪婪炽热之色,那模样简直就跟当年的罗修如出一辙,都是恨不得把幽冥录吞进肚子里。

    “众魔无极书?魔宗的至高圣典?”陈汐顿时又对幽冥录了解了许多,他也是万万没想到,当年在剑冢寂灭境内杀死苏冷,从其身上得到的宝贝,来头竟然这么大!

    “陈汐,你身上的浮屠宝塔、九字真言镇灵符,我统统不要,只要你把幽冥录交给我,我现在就放你走,如何?”腾化虚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激动,缓缓说道。

    “交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先告诉我,这幽冥录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陈汐淡然道。

    “可以,这幽冥录乃是……哈哈,蠢货,还想从我口中得到幽冥录的秘密,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杀了你,我照样可以得到幽冥录!”

    腾化虚话还没说完,人已经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已来到陈汐身前,抬手朝其手中的幽冥录抓去。

    这家伙的确是魔道心性,谲诈百变,手段果决狠辣,说出手就出手,毫无拖泥带水,换做寻常人,恐怕当场就被打得措手不及,丧命当场。

    不过这对陈汐却是无用,腾化虚的出手,仿似早在他意料当中,还没等靠近,他唇边就露出一丝冷冽笑容,嗡地一声,身前蓦地多出一支似铁非铁、似玉非玉,通体漆黑无比的毛笔来。

    “杀!杀!杀!杀!……”

    诛邪笔凭空出现,无数声冰冷铿锵的呐喊再次响起,煞气凛冽冲霄,直欲裁决天下,诛灭一切魑魅魍魉。

    “嗯?这是……”腾化虚心头悚然,整个神魂被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包围,身形顿时一滞。

    他是血月魔宗的金丹核心弟子,自幼就拿冤魂厉鬼来祭炼功法,淬炼魔气,双手之间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夺走了多少生灵性命,无法无天,任性胡为,根本就不知害怕是何物,但是这一刻,他却感到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那种心悸不安、惊慌莫名的情绪,冲击着他的神魂,令他全身都瑟瑟发抖起来。

    “这是……这是……裁决……”腾化虚好像认出了诛邪笔,但却像看到世上最恐怖的东西一样,惊恐尖叫出声,然而还不等他说完,诛邪笔已经悍然出击!

    嗡!

    一声冰冷铿锵的清吟,诛邪笔如有通灵,腾化虚的出现好像令它感到兴奋,凭空而起,在虚空中勾勒出一个十字。

    横,如铁索横大江,平静厚重,万物不可摧。

    竖,如九天落银河,肆意凛冽,万物不可挡。

    一横一竖,交错在一起,透着一股让人心悸的奇异力量,平直干净的线条,仿似要把这天、这地、这人都斩出个黑白分明、善恶有序、清浊有别。

    噗嗤!

    腾化虚眼神骤然一缩,张了张嘴巴,随即整个人从中间四分五裂,血肉混杂着血水,洒满天空。

    噗噗噗……

    灭杀腾化虚之后,十字余势不减,激射而去,陈汐就看到,那条滔滔血河被直接撕碎成片,穿过了无数头妖兽的身躯,甚至直接袭击到了五行废墟四周的风暴中,击射出一个十字窟窿!

    一抹刺眼阳光从窟窿中照射进来,带来一缕久违的光明。

    这一缕光明虽然眨眼即逝,风暴也恢复如初,可是这一击的力量,却令陈汐感到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震惊,甚至是颤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