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驱逐龙冥峰

神箓 第一百七十三章 驱逐龙冥峰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一更!拜求收藏!另外感谢小丑巨的捧场支持!

    ——

    流云剑宗的入宗测试四大项中,骨龄和体质只要达到要求,就可以通过,因为这两项皆是天生的,没谁能改变,淘汰率并不高。

    也正因此,此次从南疆各大城池来参加入宗测试的年轻子弟,虽然有数十万之众,但通过骨龄和体质测试的也足足占了七成。

    这两项,仅仅只是入门的基本条件。

    剩下的意志测试和悟xìng测试才是最为重要,也是淘汰率最高的两项。通过意志和悟xìng测试的弟子,只有最为优秀的一百人,才能成为流云剑宗的内门弟子,甚至是真传弟子。至于其他的,也只能从外门弟子做起。

    但是,谁又甘愿从外门弟子做起?

    这些从南疆各个地方赶来的少年才俊,无不是奔着内门弟子的名额来的,宁可淘汰走人,恐怕也不愿从最底层的外门弟子做起。

    而如果把意志和悟xìng两种测试对比,又以意志测试最难通过,毕竟那玄岩幻魔阵,对身躯和心境都有着极为残酷的考验,不是谁都能捱下来的。而悟xìng则不同,类似于天赋,轻轻松松一测试,高下一目了然。

    像刚才,足足一千人进入玄岩幻魔阵,一炷香之后,才只有十三个人通过,其考核之严酷就可想而知了。

    意志测试如此重要,而华容能够成为主持意志测试的长老,也充分证明,这家伙在流云剑宗的长老中,也是个权柄滔天的角sè,威严崇高。

    但是此刻,当听到那天地间如同炸雷般响起的一声暴喝,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竟……竟然有人敢骂华容长老“蠢货”?

    不过,令所有人更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华容刚才悍然出击,气势如龙,手掌只差一尺就拍在陈汐脑门上了,这一击若拍下去,陈汐的脑袋非变成烂西瓜不可。但是当听到这声蓦然传来的大喝,华容顿时面sè一变,掌力回收,身影在半空不可思议地一扭,似灵蛇拔草,鹞子翻身,重回原地,整套动作快逾闪电,兔起鹘落,极为漂亮,就像刚才根本就没有动手一样。显然,他对自己的力量的掌控,也达到了收发自如的极高境界。

    不过,华容此时的脸sè已是变得惊疑不定,似是被刚才那一道充满威势的声音吓到了,怔怔出神,身上的滔天威势荡然无存。

    同样的,陈汐的镇定自若也引起了许多人瞩目,因为他们发现,从华容出手,到此刻重回原地,陈汐的神情竟是没有一丝变化,轻淡如云,平静如湖,就像早已预料到会出现此刻的变数一样。

    两人的神情一对比,顿时被周围众人发现了一丝端倪。这一切,恐怕都是刚才那一道充满威势的声音造成的吧?

    那人是谁?

    答案呼之yù出,能够死死压住华容的,在流云剑宗也只寥寥几个人,像凌渡老祖、掌教凌空子、闻玄真人……

    一想到这,周围众人看向陈汐的目光顿时就变了,原来这小子,也是大有来头啊,怪不得敢顶撞华容长老呢。

    陈汐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也知道刚才出声的是谁,不过他却不点破,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华容。

    “哼,想不到你这家伙背后也有人撑腰,不过你也别嚣张了,那小丫头的名额我不要不就行了吗?”就在这一片寂静中,谢七巧突然开口道。

    “哦,那你准备要谁的名额?”陈汐悠悠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等下一批,下一批没有就下下一批,反正还有好几万人没参加意志测试呢,总能选出一个。”谢七巧自认为很聪明地答道。

    她却是没想到,这话甫一落入周围众人耳中,顿时就惹了众怒,这其中有正要参加意志测试的少年少女,有陪同子女前来测试的长辈、护卫……换做其他地方,他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岂能受到了这口气?

    “小丫头,人在昨天在看,不作死就不会死,作死者必死无疑!”

    “欺人太甚,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今rì不管你是谁家的子女,竟敢当着我等的面说出如此恬不知耻的话,今天这事就没完!”

    “真是白痴啊,这话只能藏在肚子里,能说出口吗?”

    各种大呼声、怒骂声轰然涌去,矛头直指薛七巧,顿时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懵了,她自幼娇生惯养,万般宠爱于一身,就像温室里盛开的鲜花,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

    “你……你们活得不耐烦了!你们可知道我是谁?”薛七巧漂亮的脸蛋气得刷白,怒火攻心,愈发口不择言。

    砰!

    一旁,华容面皮狠狠一抽搐,当下再不犹豫,面无表情走上前,抬手一掌打晕薛七巧,扭头朝一名内门弟子说道:“把她送回谢家,好好管教管教,告诉她父亲,我这次算是救了她一名,当年的恩情已经还清,以后两不相欠!”

    当即,便两名内门女弟子上前接过薛七巧,领命而去。

    做完这一切,华容面sè惨然朝陈汐一拱手,传音道:“我不知是师叔祖大驾光临,华某罪该万死,还望师叔祖原谅。”

    陈汐依旧神sè不动。

    见此,华容知道,这次彻底踢到铁板了,想要挽回一切也完全不可能了,一张老脸顿时变得暗淡无光,失魂落魄,转身离开。

    “你要去哪里?”陈汐皱眉道。

    华容身形一僵,转身惊喜道:“师叔祖可是原谅了华某?”

    陈汐摇头道:“不是,我是想问,你走之后,谁来主持这意志测试。”

    华容心头刚升起的一丝希望,顿时再次破灭,跌入万丈深渊,苦涩道:“太上师祖已经安排人前来,至于华某……已经被剥取所有职务,被驱逐至龙冥峰忏悔思过。”

    陈汐再不多说,他对这家伙已经是厌憎到了极点,众目睽睽之下就敢作jiān犯科,藐视规矩,一言不合,就要朝自己下手,看来也是在流云剑宗内作威作福惯了,养成了跋扈专横的气焰,这样的人,不吃点苦头,永远都不会有敬畏之心。

    两人的对话皆是以传音交谈,周围众人只看到华容低声下气地说了些什么,然后神sè变幻不定,时而沮丧,时而喜悦,最终却是失魂落魄地扭头离开。众人看在眼中,顿时再次被震惊了一把,纷纷开始揣测起陈汐的身份来。

    “陈汐老弟,你果然在这里。”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一声爽朗笑声,伴随笑声,一个长发披肩、眼眸若桃花的俊美中年,从远处天空踱步而来,一步跨出就是百丈之远,声音刚落下,他已是来到了陈汐面前,正是青丘狐王。

    陈汐老弟?

    陈汐?

    听到青丘的爽朗笑声,周围众人几乎是瞬间就猜出了陈汐的身份,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暗暗震惊不已。

    原来是他!

    也对,也只有流云剑宗太上长老北衡的兄弟,才拥有如此如此滔天威势,否则掌教凌空子来了,都不见得能驱赶走华容。

    想到这,众人也随之明白过来,刚才骂华容为蠢货的,也必然是北衡无疑。

    不过,这俊美中年又是何人?流云剑宗有这么一号长老吗?竟敢称呼陈汐为老弟,这可是以下犯上啊!

    众人的目光落在青丘狐王身上,疑惑不已。

    陈汐哪里会理会周围的目光和议论,看到青丘前来,不由惊讶道:“青丘老哥,你该不会是来接管意志测试的吧?”

    青丘哈哈大笑道:“正是,我不仅接管了意志测试,还接管了华容长老的一切职务,成了内门后勤大总管,哈哈。”

    陈汐笑道:“那可真得恭喜老哥了。”

    “老弟说的哪里话,这次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可能刚加入流云剑宗,就掌握一方权柄,掌教凌空子师兄如此做,也是为了抚平你心中的怒火啊,毕竟那华容做的实在太卑劣了,惹得北衡太上长老都是发怒不已。”青丘赞叹道。

    陈汐摸了摸鼻子,道:“凌空子师兄太客气了。”

    青丘狐王笑了笑,扭头望向沐瑶,招手道:“沐瑶小泵娘,你今天表现不错哦。来,这枚通过令牌我发给你。”

    “还有我,我也通过测试了。”沐文飞也站了出来,笑嘻嘻道。

    这小子从一开始就在旁观,哪怕见到姐姐沐瑶受欺负,也是无动于衷,并不是因为冷血,而是他知道,自己的陈汐大哥肯定会出手相助的,他只需站在一旁看这个华容长老如何倒霉就行了。

    果然,这一场热闹看下来,的确是令他大呼过瘾,心中也是渴望着,有朝一rì能成长为陈汐大哥那样的人物,自己不用出手,就有人帮自己搞定一切!

    “你这小子,热闹看得过瘾吧?”陈汐笑骂了沐文飞一句,然后朝燕青霓拱手道:“这次还得多谢燕姑娘出手相助,多谢了。”

    燕青霓眨了眨清眸,娇笑道:“太上师叔祖,这是弟子的分内之事,您这一声谢谢,弟子可是担当不起啊。”语声呖呖,软糯娇柔,荡人心魄。

    陈汐暗呼一声厉害,这女人一句玩笑话,看在别人眼中,倒像是跟自己挺熟一样,这叫什么?这叫借势。不过,他却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人家刚才也帮了自己的忙。

    “利用就被利用吧,起码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陈汐自嘲不已,想起了北衡,他如此照顾自己,何尝不是另一种“利用”?

    “哦,原来还有这回事。”青丘笑吟吟扫了一眼燕青霓,点头道:“以后若遇到麻烦,就来青丘峰找我就行了。”

    燕青霓心中顿时大喜,脸上却是恭敬道:“多谢青丘长老栽培。”如今青丘替代华容,掌管内门后勤,权柄也是极为显赫,能跟他建立一层关系,她也是梦寐以求的。

    这就是‘借势’成功了,借陈汐的势,博得了青丘的一丝认同,对她rì后在宗门内的地位提升,自然会有着极大的补益作用。

    “老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今我掌管意志测试,可不敢再跟你闲聊了。”青丘笑道:“待有空暇,我再去恪心峰找你喝酒。”

    陈汐点头道:“老哥尽避忙,我正要待他们姐弟去测试一下悟xìng。”

    他正待转身就走,猛地看到,那猎户少年祝寻还立在那里,双手攥着自己破旧的兽皮衣裳,不知所措,似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见自己望过来,他连忙抬起黝黑质朴的脸膛,一双干净单纯的眼眸里透着一丝请求,一丝渴望。

    这是怎样一种眼神?

    不甘于清贫?

    不甘于平凡?

    亦或是,渴望着摆脱命运枷锁,再不让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遭受他人的鄙夷唾弃?

    ——

    PS:这章本来上午已经码出2000字,但是看了“见证复兴”兄弟的帖子,顿时决定,删了重写,嗯,很感谢有这样看书仔细,能够批评指正我的兄弟,拜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