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深林战斗

神箓 第一百一十五章 深林战斗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三更!临睡前拜求一下收藏!

    ——

    苍穹下,一艘宝船碾压着云层,极速朝北飞去。

    陈汐立在船头,拎着酒葫芦不时喝上两口,长发飘舞,肆意洒脱,再不是从前那个沉默木讷的瘦弱少年了。

    “爷爷的仇已经报了,下一个目标就是龙渊苏家了……”

    陈汐心中起伏跌宕,脑海思绪如飞,屠灭李家,并不曾令他放松jǐng惕,李家充其量也只是个爪牙罢了,龙渊苏家才是幕后真凶。

    他实在不明白,四岁时,为了撕毁与自己的婚约,苏家为何派出那么多黄庭修士,也不明白,这些年来,苏家为何指使着李家,处处刁难羞辱于自己,更是杀死爷爷,废掉弟弟陈昊的右手。

    这背后,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难道跟我陈氏一族灭亡有关?

    陈汐还清晰记得,母亲左丘雪跟说过,她是被舅舅抓走的,她背后的左丘氏不同意她嫁给父亲,为了抹去耻辱,也为了得到母亲留下的的这块玉坠中的洞府,陈氏一族成了最终的牺牲品。

    换句话说,母亲左丘雪出身的左丘氏,是毁掉整个陈氏一族的凶手!

    这是无法解开的死仇!

    幸好,据母亲左丘雪所说,那时她早已跟左丘氏断绝关系,更是坦言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左丘氏却是死死不放过她……

    也正因如此,陈汐不会纠结于是否去找左丘氏报仇,报仇是肯定的,关键是母亲左丘雪是被抓走的!

    若非如此,她会忍心舍弃年幼的自己,和尚在襁褓中的弟弟吗?

    绝对不会!

    “天仙,为什么要我达到天仙,才能有再次见到母亲的机会呢?难道左丘氏的势力,比天仙还恐怖?”

    陈汐不止一次地想起过这个问题,可却迟迟思索不出答案,或许,只有达到天仙境界时,这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喂,陈汐,你真的要参加什么潜龙榜大比?”远处,三寸高的小灵白骑着拳头带喜爱的白魁,晃悠悠飞了过来。

    两个小家伙皆有吃法宝的嗜好,一见如故,关系如今已是融洽之极,这是属于吃货间的友情。

    “嗯,肯定要参加。”陈汐点点头,孤身一人闯荡修行界,毕竟是极为危险的事情,如果能拜入一个宗门,无疑多了一个靠山。

    尤为重要的是,他所修习的《冰鹤诀》只有紫府九重的法诀,想要进一步提升修为,突破黄庭境界,拜入宗门无疑是最佳选择。

    修炼离不开财、侣、法、地四个字。

    “财”是丹药、灵液、灵材、法宝等等,犹如世俗黄金钱物,没有它,寸步难行。

    “侣”是长辈、是师尊、是可以帮自己指点迷津,解决修炼困惑的师长和同门,所谓苦练十年,不如名师一点,三人行必有我师,便是这个道理。

    “法”是功法,修炼法诀、武技、神通等等,同样是每个修士必须拥有的。

    “地”便是仙山灵脉、洞天福地,身处灵气充沛的地方修炼,无疑比在世俗中修炼要强上百倍千倍。

    若能够拜入一家宗门,便等于同时拥有了财、侣、法、地,这正是拜入宗门的好处,天下修士,谁不渴望脱离孤魂野鬼般的散修队伍,一跃成为宗门子弟?

    “噢,的确是,拜入宗门,谁若想欺负你,你的师门长辈首先就不答应。”灵白笑嘻嘻说道。

    “不止如此,拜入宗门,我便能学得更多法术武技、甚至获得一些神通也不是不可能。并且还能开阔我的眼界。”

    说到这,陈汐自嘲一笑:“以前我觉得松烟城很大,那些大人物都了不起的很,如今看来,也是稀松平常的紧,想要提升实力,必须得走出去,去更广阔的天地闯荡。”

    “说的好!”灵白抚掌赞叹道:“我家主人当年便如此,傲骨铮铮,不安现状,为了磨砺剑道,什么凶险的地方没去过?”

    见这小家伙又在装老成地表扬自己,陈汐莞尔一笑,伸手弹了弹他的小脑袋,道:“整天你家主人说个没完,他到底是谁啊?”

    灵白摇了摇头:“不能跟你说,你若知道了,天大的祸患也离你不远了。”

    陈汐也不勉强,如今小家伙跟自己生死与共,这么做,肯定是为了保护自己,他能理解。

    嗖!

    宝船快速飞驰,很快便过去了七天。

    距离龙渊城越近,路上见到的修士就越多,有骑着神骏仙鹤的,有脚踩飞剑的,也有像陈汐这样驾驭宝船的。

    甚至陈汐还见到一个修士,双脚踩着两个火轮,火焰喷涌,热浪激shè,速度迅捷无比。不得不让人感慨,世上奇人之多,法宝之奇特,总有你没见过的。

    相较而言,陈汐的宝船反而不那么显眼了。

    “咦,那里有片山林,咱们去抓一些妖兽,烤肉吃吧?”灵白一指远处,说着说着,嘴角就流出一丝丝口水。

    谈及烤肉,连白魁也不淡定了,绒雪球似的小身体在陈汐脖子里蹭来蹭去,一副讨好撒娇的模样。

    这一路上,陈汐偶尔有闲,便会亲自动手烹饪一些sè香味俱全的菜肴,灵气十足,把灵白和白魁这两个小吃货乐坏了,每每用餐都是风卷残云般的扫荡,把盘子都舔得干干净净。

    “也好,在此歇息一番,然后一鼓作气赶到龙渊城。”说着,陈汐已收起宝船,身子一顿,如流星坠地一般,朝那地面上的山林中呼啸而去。

    这片山林蓊郁葱茏,大树参天,约莫有上千里范围,其内时不时传出一声声兽吼,更有羽翼华美的巨大鸟类成群结队飞舞其中,显然也是个凶兽纵横之地。

    不过对于闯过南蛮深山,诛杀过一头头妖王的陈汐而言,这里根本谈不上危险。

    很快,他便抓住一头刚进阶妖兽级别的墨蹄铁牛,剖解、洗涮、生火、穿串,涂抹作料,一气呵成。

    兹兹~~

    很快,一股诱人的肉香弥散而开,滴滴油脂坠入火中,发出兹兹的响声,肉块上泛起一层诱人的金黄sè。

    灵白和白魁乖乖地坐在一旁,眼睛死死盯着肉块,嘴中拼命地吞着口水,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

    “嗯?”陈汐眉头一皱,抬眼朝远处望去。

    “怎么了?可以吃了吗?”灵白火急火燎问道。

    “那边有动静。”

    陈汐如今的神魂灵念已是强大之极,比之寻常黄庭修士也是高出一筹,当即判断出,在西南面的深林中,有人在交手!

    ——

    ——

    “你们想干什么?”

    深林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愤怒叫道,在她旁边,还立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瘦弱少年,两人皆穿着朴素,甚至是寒酸。

    两人此刻正被一个彪形大汉攻击,只靠少女一个人握着长剑与之战斗,处境岌岌可危。

    在战局一侧,还立着两个白衣青年,双臂抱胸,笑吟吟看着战局,目光总在少年那曼妙的身材和绝美的脸蛋上逡巡,不时闪过yín邪贪婪之sè。

    “卑鄙!想不到你们星罗宫的弟子,也会如此卑鄙龌龊!”少女愤怒尖叫,清丽的瓜子脸上尽是焦虑之sè。

    “姐,不用管我,你赶紧逃!”少女旁边的少年,瘦弱不堪,眉眼稚嫩,却透着一股狠sè,可他不通武技,也只能躲在少女身后干着急。

    这姐弟二人,出身明显不好,不提身上的寒酸衣物,那少女手中的长剑也只是凡器级别,早已被崩坏了许多豁口,几yù碎裂。并且她的剑法也是粗浅简陋,破绽百出,明显是没有名师指点过,纯粹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小美人,别挣扎了,就你这烂剑法,若非顾惜你的美貌容颜,我早杀你千百次了。乖乖地放弃抵抗,让我哥三个好好爽一爽,就放过你和你弟弟如何?”彪形大汉戏谑一笑,脸上尽是yín邪之sè。

    “呸!星罗宫身为龙渊八大宗门之一,竟然有你们这样猪狗不如的东西,真是恶心至极!”少女咬牙骂道。

    “哼!竟敢骂我们猪狗不如,真是找死,既然如此,师弟,先杀了小美人的弟弟,让她知道我们的厉害!”

    “对,先杀了他弟弟,再玩了她的身体,然后毁尸灭迹,这天地下,谁会知道是咱们哥三个干的?”

    一旁抱臂旁观的两个青年,相继冷笑开口。

    “好!就按两位师兄说的办!”彪形大汉狰狞一笑,便即朝少女身后的少年杀去。

    “你们敢!”少女愤怒到了极致,挥剑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竟是不顾自己xìng命,也要救下自己的弟弟!

    “砰!”少女虽挡下了彪形大汉的攻击,手中的长剑却是碎裂断掉,整个人更是朝后跌出十几丈,当场吐出一口血。

    “姐!”少年吓得大叫出声,转身朝少女跑来,竟是浑然忘了,在其背后还立着一个凶徒!

    “文飞!小心后边!”看到这一幕,少女直吓得花容惨淡,亡魂皆冒,凄厉呼喊出声。

    “晚了,哈哈哈……死吧!”彪形大汉举起手中巨剑,狠狠一剑斩下。

    眼见弟弟下一刻就将被活活劈成两半,少女再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泪水如珠子一般轰然涌出。

    噗!

    便在这时,一抹流光倏然冒出,快如闪电,直接在彪形大汉的头颅上洞穿出一个血窟窿。

    一个峻拔的身影,也随之鬼魅般地出现。